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連載中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

來源:google 作者:斐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孟霖 現代言情 許鹿微

【純野系馭夫高手vs高冷系寵妻狂魔】金融新秀X商界才子那一年,許鹿微怎麼也想不到沈孟霖會離自己而去而今,她成功晉陞華西銀行項目總監,意外接手了中城集團的融資項目,這時的他,已經成為了萬眾矚目的集團公司太子爺這一次,她還是沒能全身而退愛情遊戲,到底誰是獵人,誰又是獵物*1v1破鏡重圓*從校園到都市,從雙向暗戀到相愛相殺*治癒與救贖he展開

《總裁是我的怨種前任》章節試讀:

「嗯,小七怎麼了?」

這幾個字好像有千斤重似的,需要她費儘力氣才能說出來。

她咬咬牙,眉頭不自覺皺起。

「小七離世了,我們救助中心已經對遺體進行了火化,因為這兩年您沒再來我們中心,想了解一下,您是否還有領走骨灰的意願......」

「許小姐?您在聽嗎?」

......

小七走了?

許鹿微大腦一陣轟鳴,耳邊嗡嗡作響,再也沒聽清楚電話那頭說了些什麼。

她獃獃地怔在原地,緩了許久才含糊的應了兩句。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久到下一次再收到關於它的消息,已經是陰陽之隔。

她望着窗外陷入沉思,想起那座冰冷陌生的城市,想到那個天寒地凍的雪夜,關於從前的回憶像無數電影片段般從自己的腦中掠過。

沈孟霖。

......

三月底的北京,漫天柳絮飄零,近日沙塵多發,天空總是灰濛濛的,好像此刻的中城集團,彷彿被陰鬱籠罩 。

集團公司的新能源汽車——AIV一代即將投產,關於芯片的問題卻爭執不休。

研發中心認為只有用德國芯片才能形成產品優勢,快速佔領市場;財務部認為德國芯片成本高,生產投入超負荷不利於長期利益。

兩大派系爭得熱火朝天之際,中城科技在南濱的一場大火,更是把集團內部鬧得沸沸揚揚。

對於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公司上下眾說紛紜......

普遍說法是南方的新能源板塊業務經營管理不善,高層無作為,要不是當初把AIV的研發放在了總部,這個項目早就夭折了。

有人認為,這個說法是從研發中心散播出來的。

眾所周知,集團太子爺一心搞研發,無心集團管理。但即使他如何對江山無意,早晚還是要登基。

與其到時候過着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日子,不如先發制人,清除異黨。

於是這場「舅侄」之間的戰爭,先在集團大廈15樓的財務部會議室拉開帷幕。

坐在正上位的男人一直沉默,他的四周總是環繞着一股彷彿與生俱來的低氣壓,渾身上下散發著逼人戾氣,給人十足的壓迫感。

他遲遲不開口,所有人都低着頭面對面坐着,憋紅着臉好像窒息般透不過氣。

幾個部門都等着他為芯片供應商的選擇拍板,但他卻只專註手機里關於中城科技失火的新聞。

琥珀色的眼珠里透着一股冷冽的思慮,他薄唇上揚,俊魅的臉上顯現一絲似有似無的笑意。

這場火災,來的古怪;就像今天這場會議,也不過是有心人的局罷了。

「沈總,新洲那邊也認為還是按照原有方案比較妥當,德國進口的芯片雖然性能更好,但畢竟成本擺在那,生產投入太高......」

財務部總監說話帶着山東口音,聲音卻好像蚊子音一樣細,他小心謹慎開口,好像生怕沈孟霖聽不出其中慎重之意。

眾人皆點頭讚許,會議室附和聲一片。

沈孟霖挑了挑眉,對大家的反應不以為然,「既然都這麼認可趙總的意見,那就按照財務部的意思辦吧。」

他的聲音猶如冰川,總是泛着一股寒意,將人拒於千里之外。

見他起身,趙紹軍連忙將人留住,一臉歉意的賠笑,「別別別,沈總,我們只是發表看法,這麼重要的事,自然還是要您做決定。」

沈孟霖很清楚,趙紹軍所謂意見到底代表何人,可他不在乎,更無所謂會得罪誰。

苦心投入了三年的新能源汽車終於可以上市,現在,他只想這個項目成功投產,其他的,都不重要。

而眼下,繼續斡旋下去沒有任何意義,他知道,他只需要如他人所願走進這個局,到時候,自然有人會搭台唱戲。

「我的決定很簡單,想要順利上市就必須使用德國芯片。」

他薄唇微啟,斜長的眼睛裏帶着一絲不容置疑的堅定,不等趙紹軍做任何錶態既揚長而去。

沈孟霖的堅持,多少會讓人覺得他有些完美主義,凡事總愛追求極致。

這幾年在新能源汽車的研發過程中,不管是原材料供應還是產品設計方案,他什麼都要做到最好。

不過,儘管這種行事態度或多或少會遭人詬病,但最後他還是用成果告訴了所有人,他的堅持,值得被認可。

AIV是他在中城集團的唯一意義,是他這五年還活着的證明。

提前結束了會議的沈孟霖並沒有回研發中心,而是輾轉來到15樓的項目融資部。

中城科技的這場大火,必定會帶來一些東西......

「杜總呢?」

到了杜宇辦公室門口,發現大門緊閉,他隨手攔下一位同事詢問。

女孩兒似乎對沈孟霖的突然造訪很是意外,看着他的眼神既驚喜又惶恐。

這位傳說中智商爆表、長相一流的太子爺在集團工作三年,別說跟他打個招呼了,就連見他一面的機會都屈指可數了。

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還能和他這麼近距離對話,簡直猶如皇恩臨幸。

她瞄了瞄四周注視着自己的目光,無比緊張道,「杜總他......去沈董那裡了。」

察覺到沈孟霖雙眸中流露出的疑惑,她又接着解釋,「好像是南濱那邊有銀行的人要過來,杜總說他要去跟董事長彙報一下。」

南濱......銀行的人?

果然,他猜的沒錯。

眸光一轉,冷峻的面容露出一絲瞭然之色。

此刻的感覺難以言表,無法只用一個簡單的詞語去形容,好像長期封閉的心門被突然打開,渴望與害怕並存。

他本能的想將門關上,內心的期待又不受控制。

「好的,謝謝。」

習慣性的禮貌道謝,大長腿三兩步邁出辦公室,沒有察覺到身後的女孩在聽到「謝謝」後內心掀起了怎樣的軒然**。

沈文城辦公室門外,杜宇足足等了一個小時,裏面的人還沒出來。

上午接到老同學高一鳴的電話,華西銀行準備明天親自來集團溝通對中城科技的債項擔保事宜,於是杜宇連忙趕來沈文城辦公室準備彙報此事。

此刻辦公室里正大聲囔囔着什麼,想着或許跟自己要彙報的事情有關......杜宇心生好奇,卻又不敢仔細湊上前聽。

在中城集團工作這麼多年,關於沈文城和江耀平的關係,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他大手一揮,說要用德國芯片就一定要用,哪裡知道這對公司來說壓力有多大。」

沈文城辦公室,江耀平義憤填膺道,「大哥,孟霖這孩子是在研發中心呆太久了,對集團的經營管理根本一竅不通,您要再這麼讓他鬧下去,我第一個不答應。」

本來只是找江耀平詢問中城科技失火的事,誰知失火事件沒問出個究竟,倒是在AIV一代投產的事情上,被江耀平揪着沈孟霖說了不少話。

沈文城放下手中的茶杯,大笑了兩聲,好像對江耀平的不滿早有準備。

他不緊不慢,沉穩開口,「這孩子就是這樣,認定了想做的事情就不管不顧的一頭扎進去。不過......」說著,眼色一變,勸解道,「耀平,他的堅持也不無道理,這兩年市面上的新能源汽車品牌多起來了,想要快速搶佔市場,芯片,是關鍵。」

話音剛落,茶杯遞到江耀平面前,他笑了笑接過茶杯,看着沈文城的眼神像是明白了什麼。

江耀平心裏很清楚,五年前老爺子借病突然把沈孟霖從南濱召回北京,無非也是為了等這一天。

自從沈孟霖出現後,集團的那些高管們這幾年來表面對他客氣順從,實則不過都在觀望罷了。

中城集團,畢竟姓「沈」。

沈孟霖這次為公司立了大功,只要沈文城在背後稍微助推一把,集團董事長這把交椅,他就坐穩了。

江耀平終於在沈文城處探到虛實,儘管他表面坦然笑着,其實心中已經有了權衡。

中城科技的突然失火,也許正在將他擺向不利位置。

不過,暫且不說這場大火對江耀平或中城集團來說意味着什麼,許鹿微倒是對這次的北京之行勢在必得。

「高一鳴你大爺的,出差又不用打卡,為什麼非得趕早上八點的飛機。」差點因為起太晚而耽誤行程的許鹿微,罵罵咧咧的一路飛奔到機場。

到了候機樓,發現依然是一身正裝的高一鳴,氣定神閑的坐在那敲着筆記本電腦。

「整個項目的情況都了解了嗎?」還沒等許鹿微把氣喘勻,高一鳴便問道。

許鹿微在高一鳴身旁坐下後歇了口氣,「嗯。中城集團的新能源汽車AIV一代已經上市,目前正在投產。新洲市的中城新能源公司計劃在南濱建設新能源汽車產銷基地,我查過了,項目已經開始動工了,你想去談的合作,應該是這個吧。」

許鹿微早猜到了,如果只是去談中城科技的項目擔保,高一鳴完全沒有必要親自出馬。

昨晚她連夜把整個項目的資料和中城集團在南方的業務規劃全部了解了一遍,才知道他的真正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