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裁大人:請放手
總裁大人:請放手 連載中

總裁大人:請放手

來源:google 作者:平原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賀子謙 賀箐箐

喝多之後跟互看不順眼的死對頭滾床單,忍了!發現自己被吃干抹凈,對方還一副老子活好,你佔便宜的樣子……不能忍!「賀子謙,你他媽竟然敢睡我?」「如果我沒弄錯是你強上了我!」「那是我的初吻,那是我的初夜」「呵呵!是嗎?」某人暗爽,賺到了!陰差陽錯,就這麼嫁給死對頭,成了他的老婆,還要幫他生猴子?原來不是仇敵,而是相愛相殺!「賀子謙,你給我滾出去」「老婆,當心動了胎氣,我這就滾」翻身一把將人抱住……嘴巴堵住……問:收拾死對頭最好的辦法是什麼?答:直接睡了,床單滾了,孩子生了,從此雞飛狗跳了展開

《總裁大人:請放手》章節試讀:

  「你胡說什麼,我哪裡有質疑,你聽錯了,無中生有的事情,你這麼厲害,誰敢呢,是吧,拖出來,我替你揍他。」沈黎初抬起頭,挺着胸,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

  賀子謙覺得,他見過無恥的,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睜着眼睛說瞎話的本領,他只服沈黎初,她敢認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

  「沈黎初。」

  「呵呵!」

  賀子謙勾起唇角,那眼神要多陰暗有多陰暗,(沈黎初內心獨白,人家分明很正常看你好嗎?)她不太自在的縮了縮脖子:「我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來喝點怎麼樣?」

  「你確定還能喝得下?」

  她豪爽的拍了拍胸口:「當然,我雖然號稱是一杯倒,但我喝多從來不鬧事,不信你試試就知道了。」

  賀子謙嘴角抽了抽,這種話也只有她自己信,剛才不知道是誰拚命發酒瘋,再喝下去,很有可能將他的家給拆了。

  「行了,收拾收拾睡覺吧,跟你發什麼酒瘋。」賀子謙準備起身將她拉到房間去,沈黎初哪裡肯動,直接拽着他拖到跟前,豪氣萬千的打開一罐啤酒:「喝,今天你不喝就別想走,老子他媽失戀了,好不容易逮着個喝酒的,你還想跑?有沒有點同情心?」

  「失戀?」賀子謙摸着下巴,饒有興趣的笑:「這可有意思了,誰這麼眼瞎竟然看上你呢?」

  沈黎初的啤酒喝到一半,聽見他的話,「噗!」的一聲盡數噴在了賀子謙臉上,別以為她會有半點愧疚,完全沒有的事情,他竟然敢這麼說自己?

  「賀子謙,老娘就這麼沒有市場嗎?難道不該是我眼瞎?你是不是眼睛有問題,我哪裡不好了?我哪裡比不上譚小慧?我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要屁股有屁股,溫柔體貼,我也行啊,貌美如花,我還不夠漂亮嗎?為什麼偏偏是她?你倒是說啊,說啊。」

  賀子謙抹了一把臉上的啤酒,還沒發出火來,就被沈黎初一陣搖晃,差點將晚飯吐出來,她跟個神經病一樣,非要從他嘴裏問出一個答案。

  「你到底說不說,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你為什麼非要喜歡她呢?」

  「……」

  「杜雲帆,你真他媽王八蛋,敢劈腿,老娘一定要去找一個比你有錢,比你帥,比你高的男人,氣死你,讓你知道我沈黎初可不是什麼路邊攤,我是奢侈品,你消費不起的。」

  「好好好,你最漂亮,他不長眼睛甩掉你是他的損失,不如現在我們去睡覺吧。」

  「睡什麼覺,我還沒喝酒呢。」她眼神漸漸變得迷離,指着桌上那一堆沒打開的啤酒:「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

  賀子謙的腦仁更疼了,明天一定要將賀箐箐好好修理一頓,將這麼一個冤家丟給他,還要照顧她,根本就是一瘋婆子,難怪失戀,被男人甩了不是正常嗎?誰敢要這樣的女人?

  「來啊,看我幹什麼呢?」

  「你給我起來。」

  「不要,我要喝酒。」

  「不準喝,再喝下去我打電話給你爸媽。」

  「失去了你也是種獲得,一個人孤單未嘗不可,每當我深夜輾轉反側,悲傷就逆流成河!」

  賀子謙話音才落,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沈黎初的,她醉醺醺的伸出手,從包里將手機拿出來,來電顯示都看不清楚了,嘴裏還在嚷嚷。

  他看不下去,透過屏幕一看,好心提醒:「是你媽。」

  沈黎初是喝多了,但沒傻到底,老媽的電話她還是知道怕的,這個點不在家,找不出一個正當理由,明天回家肯定被罵死。

  「怎麼辦,我媽知道我喝酒一定會殺了我的。」

  賀子謙靠在沙發上,絲毫沒有要幫忙的意思,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賀子謙,你就準備這麼袖手旁觀嗎?」

  「不然呢?那是你媽,又不是我丈母娘。」很快他就要為自己這句話打臉,可不就是丈母娘么?

  「你幫我接。」

  賀子謙睜開眼睛,用一種你很愚蠢的表情看着她:「三更半夜,你非但沒回家,打電話還是一個陌生男人接,你說你媽會有什麼想法呢?」

  「那怎麼辦?」

  「我現在送你回去。」

  沈黎初哇哇大叫,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不能回去,現在回去這一身酒味一定會被打死的,而且萬一她知道我失戀了,還被閨蜜劈腿,明天一定會拿着菜刀去跟杜雲帆那個王八蛋算賬,多丟人。」

  「替你討回公道,這不是挺好的。」

  「你懂什麼,反正我現在就是不能回去。」

  鈴聲還在繼續響個不停,賀子謙努努嘴:「那你準備怎麼解決這個電話的事情。」

  「還是你幫我接吧,就說我在睡著了,跟箐箐在一起,這樣她肯定就不會懷疑了。」

  「你確定?」

  她小雞啄米一般點頭:「確定。」

  「呵呵!」這下子還不逮着機會治你?賀子謙得意一笑:「幫你也行,求我啊。」

  「你……落井下石。」

  「NO!」他豎起一根手指頭:「我跟你從來沒有什麼交情,自然也不需要給你面子,今晚你將我家弄成這樣,明天你休想不收拾乾淨就走人,總之你現在讓我高興就幫你,否則的話……自己解決。」

  「你……」

  「行不行,我困了,你可以慢慢考慮。」賀子謙打了個哈欠,慢騰騰站了起來,臉上分明是得意又奸詐的笑,沈黎初深吸一口氣,低聲咒罵:「小人得志。」

  「什麼?」

  她一秒鐘掛上笑容:「沒什麼,我求你還不行嗎?賀子謙,賀大少,賀公子,你倒是高抬貴手,幫幫小的啊,我肯定感激不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賀子謙接過手機,換上真誠的語氣,十分有禮貌的跟沈母交代情況。

  他先說沈黎初跟賀箐箐今天玩瘋了,在他們家睡覺,讓沈母不要擔心,讓還承諾明天送她回去,安全第一,絕對沒有任何危險,沈母在那頭笑呵呵的應了,還抱怨沈黎初給他添麻煩。

  賀子謙倒是一點不謙虛,哄得她老媽不知道多高興,好不容易解決好,沈黎初對賀子謙不要臉的認知又上升了一個檔次。

  「將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什麼話。」沈黎初一臉防備的看着他。

  「剛才求我的時候怎麼說的?」

  「咳咳!那個啊,忘記了。」

  「是嗎?」賀子謙淡淡的說:「那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記起來。」

  沈黎初頂着頭暈舉起手來:「我說,我說,感激不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賀大少,賀公子,您滿意了沒有呢?」

  「噓!」他微微俯身,搖搖頭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湊到她的耳邊,氣息溫熱撲面而來,讓她不自覺紅了臉:「死而後已就不必了,以身相許,我倒是可以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