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降臨:從勇敢者遊戲開始
諸天降臨:從勇敢者遊戲開始 連載中

諸天降臨:從勇敢者遊戲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窮困潦倒來寫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羅德 諸葛陽

【穿越電影】+【電影物品,人物穿越過來】【雙向穿越+主線拯救現世】人類生死存亡之際,諸葛陽重回災難之初第一關竟是神秘棋盤內暗含一個被惡魔入侵的世界(勇敢者遊戲2)且看諸葛陽如何利用智慧與實力拯救世界,揭開諸天的秘密展開

《諸天降臨:從勇敢者遊戲開始》章節試讀:

帕里斯監獄,四周圍牆高聳,機器警衛無時無刻不在四周巡邏。

監獄內,360°無死角的電子眼,遍布每一處位置,甚至是廁所,都有溫度感知儀,模擬犯人的一舉一動。

「不存在,也不可能越獄。」

這是世界安全組織專業人員實地考察,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

6月17日清晨,距離諸天第一起事件還有兩天。

123號牢房內,諸葛陽坐在床邊,看着面前一臉戒備的朱諾,友好地微笑道:「您真是個美女!」

此番話在朱諾眼裡,簡直是暴徒搶劫銀行的第一槍,她掏出鐵刺,後退至牆壁,「你別過來,再靠近一步,我就喊,到時候,激光落下,你要玩完的!」

諸天時代末期,男女之間,極其的大膽,畢竟生死壓力之下,哪裡有時間愛情長跑。

所以,諸葛陽有些疑惑,為什麼對方的反應這麼大!

「嗚呼嗚呼,大家快看啊!又有新囚犯不怕死地惹老大的女人了!」正對面的279號牢房,正好處於斜上位置,一囚犯貼在牢門上,發出怪異的吼叫。

「閉嘴,2792。想試試鐵刺嘛!」不待諸葛陽有所動作,朱諾率先憤怒地衝著279號牢房咆哮道。

「哈哈哈哈,我可怕死了呀!」被稱作2792的囚犯發出尖銳的笑聲。

之後,其他囚犯,紛紛附和着,狂笑着。

2792正要繼續調侃朱諾時,他忽然瞥見一道宛如深淵惡魔般的眼神,一瞬間,他痴愣在原地,口中喃喃道:「惡魔!真正的惡魔!」

見狀,諸葛陽不屑地撇了撇嘴,一個精神威懾而已,對方膽小得出乎他的意料!

火系異能者諸葛陽,跨越時空隧道後,異能消散,精神力同樣十不存一!

「狗娘養的,大早上的是誰想挨揍啊!」羅德伸出舌頭,舔了舔上下嘴唇,顯得極其變態。

聽到羅德的聲音,頓時,整個休息區鴉雀無聲!

羅德轉過頭,似有深意地瞧着諸葛陽,不成想,後者朝他淡然一笑!

見此,羅德禮貌性地點頭回禮,他看過諸葛陽的檔案,小過無大錯。此後他轉頭大聲吼道:「現在,滾去吃飯,吃完去做早間娛樂活動!誰要是亂動,哈哈哈,我希望你們亂動哦!」

……

早上八點的帕里斯監獄休息區內,只見在這最不文明的地方,排起了最文明的隊列,沒有人喧嘩,沒有人插隊,沒有人打鬧!

隊伍里,朱諾與諸葛陽二人前後並排。

「我叫朱諾,你叫什麼?」

朱諾是諸葛陽前一批進入帕里斯監獄的,她比諸葛陽不過在這多待了七天。

這段時間,她極度缺乏安全感,神經綳得非常緊。

諸葛陽覺得此前是自己語氣有些過於直接,於是道:「美麗的女士,我叫諸葛陽,華夏人!」

「你可以叫我朱諾,我們可以做朋友,不過要保持一定距離,可以嗎?」奉承的話語總是動人的,朱諾確認對方並無惡意後,笑着回道。

隊伍流動的很快,白色的食堂窗口近在眼前。

「能與您這樣美麗的女士成為朋友,是我的榮幸!」諸葛陽甜言蜜語的能力完全繼承自龍陽,作為領袖之孫的他,縱橫情場,情話隨口而來。

「你可真會說話!」朱諾開心地笑了,笑的得很爛漫。

諸葛陽不自覺地露出笑容,突然發覺身後的那個女孩不像是一個罪犯。

取餐窗口前。

「友好提醒,取餐請伸手放入窗內!」一道電子音傳出,悅耳的女聲。

諸葛陽將手伸入窗內,霎時間,一個冰冷的鐵盤落下,緩緩端出,一塊褐色肉排,一小碗蔬菜湯,一個雞蛋以及一杯牛奶!

所有囚犯取餐結束。

「就餐時間半小時後結束,不要鬧事!」羅德狡黠一笑,大聲說道。

說完,他砰的一聲,重重地關上鐵門,自顧自離開,囚犯的用餐時間,也是他的早飯時間,屋頂幾架鐳射槍可不是吃素的,他不擔心出大事。

剛落座的諸葛陽,抬頭一看,朱諾環顧四周,不知道落座何處。

不多時,她似乎是看到空位了,眼睛一亮,又立馬黯淡下去,當看到諸葛陽對面有一個空位時,忐忑地向他走來。

「諸葛先生,我能坐你對面嗎?」

「朱諾小姐,您請隨意!」諸葛陽模仿着記憶里的龍陽,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朱諾很開心,她覺得新室友還不錯!至少非常帥。

是的,克隆人諸葛陽非常帥氣,原本龍陽就是一等一的帥哥,而諸葛陽在此基礎上,經過基因編輯,相貌堂堂並不是說說的!

二人正愉快地就餐時,一名身材健壯,高約一米九的白人囚犯徑直走來。

「賤人,就會在我面前裝清冷!是嗎?」

白人囚犯一把扯起朱諾的紅髮,猝不及防的她失聲驚叫。

周圍人似乎認識白人囚犯,紛紛避讓開來。

白人囚犯欲要抬手扇去,一把西餐叉瞬間沒入他的手掌,他痛呼道:「啊,啊,是誰,誰他媽的下狠手!」

諸葛陽甩叉的動作,是位於餐桌下方進行的,所以並未引起注意。

朱諾雙眼瞪圓,驚詫不已,她原以為諸葛陽會袖手旁觀,直到她瞧見,他持叉的手從桌下收回,只余手,而不見叉。

然後就是一聲慘叫聲在耳邊炸響,她的頭髮也被鬆開了。

華夏功夫,哦,天吶,神奇的華夏功夫。

朱諾心裏瞬間想起一個可能,她的雙眼瞪得很大!

羅德前腳剛剛踏進食堂,一聲慘叫隨之響起,他彷彿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鯊魚,緩步走來,表情愉悅!

「哦,讓我們來看看,是哪個小寶貝在哀嚎!」羅德拿着舊時代的警棍,一臉興奮地看向白人囚犯。

「羅德警官,不,你聽我說,這是我自己搞得,是的,沒錯,我自己插着玩的!」

白人囚犯一米九的個子跪在羅德身前,由於恐懼,細汗布滿臉龐,聲音顫抖着解釋道。

羅德毫不在意地用手中的警棍,挑起囚犯的手,看了看,「你他媽的當我是豬嗎?」

迎接他的是一下又一下的鐵棍,他哀嚎着,跪求着,哭喊着……

羅德更興奮了!

15分鐘後,諸葛陽淡定吃完了早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至於為什麼,因為,他的對面,一米之遙就是暴打現場。

「飯食不錯,」看着背後圍着的一圈人,「你們都不吃嗎?多浪費啊!」

人群中的朱諾露出了苦笑。

終於,羅德停手了,順帶踢了兩腳。

他一屁股坐在了諸葛陽對面,扯了扯領口,滿臉的細汗。

「是你乾的吧!黑髮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