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明末之南浦中興
重生明末之南浦中興 連載中

重生明末之南浦中興

來源:google 作者:魚泉散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功芃 朱平林

主角意外去世後,復生到前世身上,來到公元1641年,也算是重生了吧?西南內陸長江邊的小縣城裡,成了明末的一位郡王這都崇禎十四年了,還有不到三年張獻忠大軍就要入川,接下來滿清大軍也跟着殺來,自己該如何躲過這一劫?沒想到意外發現了平行時空,給自己送來了幾位後世的得力臂膀,那就一起為改變命運而奮鬥吧展開

《重生明末之南浦中興》章節試讀:

朱平林要急死了,問你又不說,我能睡得着嗎?可是他又起不了身,只能躺在那裡干著急。

待秦郎中寫好了藥方,貴婦人囑咐丫鬟好好的照顧朱平林,這才與郎中出了門派人抓藥去了。

丫鬟走了過來,輕輕說道:「殿下,你就先好好休息吧,奴婢就在隔房伺候着,有什麼事殿下叫奴婢一聲便是。」說完給朱平林蓋上了錦被,再退了出去。

朱平林本想抓住丫鬟問個清楚,無奈身上疼痛竟使不上勁,只得容她離去。

躺在床上,朱平林左思右想不得要領,又感到頭昏腦漲的,疲憊中不覺又慢慢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床前來了一個人影叫醒了朱平林。

光線昏暗,這是天黑了嗎?朱平林模糊中看不清來人模樣,只好問道:「你又是誰,我怎麼今天老遇到怪事,碰到的儘是不認識的人?」

來人緩緩說道:「朱平林,你本是大明南浦郡王朱至江之子,因你父親在南浦縣為王時造福一方,深得百姓們擁戴。本來你墜馬時頭部受到重傷,傷重不治英年早逝,閻羅王決定讓你父子在三百多年後再續父子之情。」

「我爸是叫朱至江,但是他快要退休了,你怎麼說他是明朝的南浦郡王?還有,我本來在路上和爸媽一起回家,被車撞了醒來怎麼來到了這裡?你知不知道我爸媽現在在哪裡?」

來人不理他的問話,繼續說道:「你父子三百多年後重續前緣,後來你參軍入伍成為一名軍官,能夠捨身救人令人欽佩。但你兩世為人均不幸早逝,閻羅王深嘆命運不公,好人沒得好報。因此命我招你魂魄回到大明,讓你在墜馬重傷後能活過來,繼續做你的南浦郡王。」

朱平林大概聽懂了,自己在2021年已經車禍離世,靈魂穿越回到了前世的身體上重生了。

現在是公元1641年,是大明崇禎十四年,自己仍然在家鄉南浦縣(後世的霧都市羊渠區)。前世的自己身為南浦郡王,怪不得貴婦人和丫鬟、郎中都稱呼自己為殿下。

至於父子二人為何兩世為人均是取的同樣的名字,可能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吧。

來人繼續說道:「你現在了解當前的情況了,我就幫你恢復這一世的記憶吧,你後世的記憶也將保留下來。這樣,對於你以後生存下去也是很有幫助的,閻羅王可不想讓你三世為人再次早逝了。另外,我再送你一件禮物,這也是你祖上留下來的。」說完,來人就消失不見了。

朱平林東張西望,確信這人就是突然消失了不見的,不由得大聲喊起來:「你去哪了?我話都還有沒問完,你怎麼不見了?」

叫喊中,朱平林突然清醒了過來,喘着粗氣居然可以起身坐了起來,身上也沒先前那麼痛了,原來是做了一個夢。

雖說是夢,卻又感覺是那麼真實。

丫鬟聽見喊聲趕緊從隔房小跑了進來,邊跑邊問道:「殿下,殿下,你醒了嗎?你做噩夢了?」

朱平林擺了擺手,長出了口氣:「沒事,我口渴得很,你給我倒點水吧。」

「那殿下請稍等,奴婢馬上給你倒杯水來。」

回想起夢中人所說的話,漸漸地這一世的記憶也慢慢浮現在腦中。

自己的確是南浦郡王朱至江之子,去年(公元1640年即崇禎十三年)父王薨逝,自己襲封了南浦郡王的爵位。

昨日在一次騎馬打獵中因意外墜下馬來,頭部受了重傷,如果不是後世魂魄被召回來附體,可能就傷重不治了。

這麼說來這不是夢,自己是靈魂穿越附體前世身上了,也算是重生了?自己擁有兩世的記憶,哈哈,作為一名部隊軍官還是民族黨員,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不管是靈魂穿越了還是重生了,至少這都是真實的,不是在夢中了。

想到這點,朱平林只激動了一小會,就開始想念自己的父母了,也不知道他們該多傷心啊。

丫鬟把水遞到朱平林面前並說道:「殿下請喝水。」

朱平林看着這少女,記憶恢復了以後,他也想起這丫鬟名字叫曦月,今年已經十七歲,在這時代也不算小了,她是王妃陳雲薇幾年前嫁到王府時帶過來的。

「謝謝你了,曦月。」

曦月吃了一驚,惶恐的說道:「殿下,你認得我了?你怎麼能對奴婢說謝謝呢,我是你的丫鬟啊。」

說完,曦月突然想到朱平林既然醒了還想起了自己是誰,應該馬上告訴王妃去:「殿下既然想起來了,奴婢得馬上告訴王妃去,她一定很高興,奴婢先告退了。」

朱平林看她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苦笑着搖了搖頭,想到自己兩世的記憶,身為一個郡王卻對一個丫鬟說謝謝,這是後世的記憶左右了自己的言語習慣嗎?把個丫頭唬得驚慌失色的。

對了,想起來剛才那人說的送我一件寶物呢,在哪裡?朱平林摸索着起了身四下找了找,發現角落裡似乎多了個很大的金屬箱子。

是不是這個?打開一看,竟然全是一塊一塊的金磚!

這算是神仙給自己的啟動資金嗎?他說祖上留下來的什麼意思?

好傢夥,這一箱黃金得有多重?一時半會還估算不出來,正在思索着,突然聽到有人喊道:「殿下,殿下,你好了嗎?」

朱平林趕緊合上箱子,又來到床前剛坐下,王妃就帶着曦月進來了。

看着朱平林坐在床前,王妃問道:「聽曦月說殿下記起事了?你還是躺着吧,受了那麼重的傷,這麼快就起來坐着不好。曦月,伺候殿下躺着。」

朱平林拒絕道:「我傷沒那麼嚴重,不用人摻扶,就坐一會沒事的。」

「殿下想起我了嗎?」王妃見他不躺下,也不勉強,轉而問道。

朱平林笑着對她說:「結髮夫妻,怎麼能忘了。先前是受傷了一時迷糊,現在沒事了。」

王妃點點頭,微笑着說道:「那就太好了,一會我讓下人把葯煎好了送來,殿下可要趁熱喝了啊。」

朱平林點頭稱是,打量着王妃。看着這個後世陌生,這一世又熟悉的女人,心中五味雜陳。

五年前,那還是在崇禎九年,當時十六歲的陳雲薇就嫁給了自己,帶着丫鬟曦月和晨雲來到王府。

陳雲薇父母是南浦商人,家裡經營着一家當鋪和一家鹽鋪。舅舅張謙望是南浦縣主簿,在當地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從小得父母和舅舅的寵愛,脾氣有點倔強,雖然兩人還算恩愛,但也少不了有吵嘴時。

朱平林上學時歷史成績還算不錯,他突然想到,現在都已經是崇禎十四年秋,還有不到三年,崇禎皇帝就會在煤山上吊自殺。張獻忠也會在同年攻入四川,蜀王帶王妃侍妾投井自盡。現任蜀王朱至澍是自己的親伯父,雖然沒多大感情,總歸是自己親人。何況張獻忠進川路線就是從巫山打到南浦,再攻向重慶。今年初他剛剛攻破襄陽,殺了襄王朱翊銘。若張獻忠攻破南浦,自己定難逃他的毒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