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禍水:禁慾權臣被她撩撥動心
重生禍水:禁慾權臣被她撩撥動心 連載中

重生禍水:禁慾權臣被她撩撥動心

來源:google 作者:一江漁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裴敘淵 陌醉嫣

前世的陌醉嫣只活了二十五年,在這短短的二十五年里,她囿於笑裡藏刀的繼母的算計;受惑於佛口蛇心的庶妹的哄騙;迷失在渣男的虛情假意和各路豺狼虎豹的欺騙利用里,她一步步掉進有心人精心編織的大網裡苦苦掙扎她費盡心機、耗盡心血、步步為營,到頭來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這二十五年,她不過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她的最後一點血肉被榨乾後,這群人露出了兇狠惡毒的真實面目可笑她從小便被浸泡在毒蛇環伺的瓦瓮里,對虛情假意的愛的渴望讓她迷失心智她死在了最美的年華,連帶着唯一真心對她外祖一家也都死了,死在了最陰毒的算計中一朝重生,她是披着活人皮的厲鬼來複仇索命,她要把那些人一個個全部送進地獄!展開

《重生禍水:禁慾權臣被她撩撥動心》章節試讀:

「聖詔曰:皇后陌醉嫣心如蛇蠍,嫉妒成性,毒害龍嗣,妒害后妃,殘害宮人,私通鄰國使臣,動搖國本。罪大惡極,實難饒恕,但念其為大祁征戰數載,故免除死罪,廢其後位,打入冷宮,終身不得出。欽此。」

那道聖旨,讓她受盡天下人唾罵。

天下人皆道她心狠手辣,狠毒無比,卻不知,她庶妹才是那個陰狠毒辣之人啊!

旨意中的種種罪行都是她最喜愛的庶妹栽贓陷害給她的,可他不知,天下人不知!

驕陽炎炎,刺得陌醉嫣睜不開眼。她緩緩抬起手遮陽,美眸看向那指縫中流出來的陽光,心中,異常冰冷。

突然,「哐當」一聲,冷宮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緊接着伴隨一聲尖銳刺耳的通傳:「皇后娘娘駕到。」

陌醉嫣神色一滯,皇后娘娘?

猝然抬眸,陌醉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她的庶妹,陌曼汐。

只見陌曼汐一襲雍容華貴的硃紅色鳳袍,烏髮高高綰起,梳了一個簡單高雅的偏華蝶髻,插着一隻九尾赤鳳金玉步搖。整個人顯得高貴冷艷,光彩奪目。

「姐姐還有閑心曬太陽啊?」陌曼汐不屑地睨了一眼陌醉嫣,神情中滿是譏諷。

陌醉嫣對陌曼汐的譏諷充耳不聞,只是福了福身,儀態得體,不卑不亢。

看到陌醉嫣全然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陌曼汐也不生氣,只是蹙着眉頭,似乎是很苦惱,「妹妹忘了姐姐如今不過是個廢后,當然悠閑了。」杏眸中難掩一抹挑釁。

陌醉嫣聽了,美眸中燃起一簇怒火,「我為什麼會被廢,你不比誰都清楚!不過,你連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坐這個後位倒真是無可厚非。」說罷,陌醉嫣冷冷地睨着陌曼汐。

陌曼汐臉色不變,瞥了一眼陌醉嫣,輕嘆道:「是啊,本宮就是害了你,你能拿本宮怎麼樣?」

陌醉嫣見陌曼汐毫無悔意,不由得怒道:「你要這後位說便是,何必這麼煞費苦心?自小到大,只要你喜歡的東西,我都拱手相讓。畜生都知道感恩,你呢?」

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陌曼汐「咯咯」地笑了起來,良久,才停下。

陌曼汐掩嘴鄙夷道:「我的好姐姐,你怎麼一直都這麼沒腦子?拱手相讓,你覺得你是很大方嗎?你那是施捨不叫相讓,你知不知道你施捨的樣子讓我討厭極了。還有,這後位本來就是我的,皇上也是我的,你有什麼資格說讓出後位?!」

緊接着,陌曼汐一雙杏眸中毫不掩飾的同情流露出來:「姐姐一直都是施捨者,自然不會知道輕易得來的人和事有多無趣,我知道啊。而姐姐你,正是這點輸給了我,才落得如此下場!」

陌醉嫣別開頭,不想看見陌曼汐可憎的嘴臉 。

可陌曼汐像是沒看到陌醉嫣發自內心的排斥一樣,依舊自顧自地說道:「姐姐你是倒貼的啊,你認為,主動送上門的,能珍貴到哪兒去?要不是看你帶來的利益足夠大,皇上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你!」

陌醉嫣被戳到了痛處,臉色一冷:「那又如何?我所擁有過的一切都是自己掙的,而你就靠下賤功夫勾引男人去換取你想要的一切。是,如今看,我確實敗了,天下人不知道,你我他可是清清楚楚。我的存在讓他只有殺了我這一個辦法,我死了,他會記一輩子。

而今的我如果換做是你,他不會把你看作危險,你觸及到了他的利益,他只會隨手打發,根本不懼。一個只會勾心鬥角花瓶,一旦你也沒可利用價值,你覺得,你又比我好到哪兒去呢。」

的確如陌曼汐所說的,夜肆澤看上的從來就只是她帶來的利益,只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罷了。陌醉嫣心中明白。

陌曼汐瞧着陌醉嫣淡然的神情只覺得分外刺眼,她倒要看看她這幅故作清高的樣子能維持多久,於是開口道:「你哪來的自信?你掙來的,那是我忍住對你的噁心,讓皇上把你的利用價值榨乾再丟棄。皇上早就在登基後就要尋個錯處打發了你,哪還有你後來的種種。」

「六年前錫潼一戰,皇上假稱自己重傷讓你帶兵衝鋒,就是想讓你死在前線,沒想到你命大,沒死反而立了戰功。接着浙北亂黨造反,流民四竄,皇上讓你去安撫流民就是想讓那些激憤的流民弄死你。且不說這幾年後宮中位分低微的嬪妃對你的種種迫害是皇上默許,五年前讓你去錦景近郊的村鎮疫病區,三年前的使臣之事……你自己想想吧。」陌曼汐瞧着眼前人色變,心中才覺得解氣。

陌醉嫣臉上的血色一下全部褪去,尖聲道:「你住口!我不信!我才不信!你信口胡謅!」然後她極力用手捂住耳朵,不想再聽見陌曼汐說的話。

可陌曼汐的話像一隻只無形的蟲子,直鑽入陌醉嫣的耳朵里,陌醉嫣怎麼努力都無法驅趕那些話語:「胡說?本宮有必要騙你嗎?本宮只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讓你弄個明白!姐姐不知道吧,皇上每每與姐姐你耳鬢廝磨,行床笫之歡時,忍了多大噁心?因為皇上只要一想到你是一隻別人用過的破鞋,他就會感到噁心無比、屈辱萬分!皇上乃九五之尊,應當配同樣高貴的女子,而不是一個外界看來失貞的、給他帶來恥辱的**!」

陌醉嫣痛苦的捂着耳朵,搖着頭,不想相信。

她不願意相信,那個與她相濡以沫八年的男人、整日與她甜言蜜語的男人、時時對她體貼備至的男人,只是在與她逢場作戲!

「本宮就把使臣之事的前因後果跟你說清楚吧,姐姐和別國使臣在寢宮在同一張床上的事情是本宮與本宮的娘一起策劃的!雖然沒有發生什麼,但是世人還是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你栽的,不冤。而且,這其中關竅還是皇上點化的,不然,本宮哪敢拿使臣誣陷您。」陌曼汐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眉目中難掩幾分得意。

陌醉嫣聽後怒火中燒,憤怒無比:「賤人!原來是你!」氣極的陌醉嫣張牙舞爪地衝上前去,想要徒手撕了陌曼汐。

突然,陌曼汐跌坐在地,楚楚可憐,梨花帶雨地抽泣道:「姐姐恨我佔了你的位置,可妹妹也無可奈何。如果姐姐想出氣,那就來吧,妹妹絕不還手,只要姐姐能消氣。」

陌醉嫣看到陌曼汐這副矯揉造作的表情更加來氣,揚起手,狠狠地扇了下去。

但陌醉嫣卻忽略了陌曼汐唇邊一抹得逞的笑容。

《重生禍水:禁慾權臣被她撩撥動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