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敗家子
重生敗家子 連載中

重生敗家子

來源:外網 作者:宋三喜蘇有容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宋三喜蘇有容 都市言情

他贏下百億美金,實時到帳。但是,遭人暗算,游輪爆炸,他死了。屍體火化當天,他的未婚妻,哭的死去活來,數度暈厥。而他,重生了!2010年冬,坐標中海市,老家,一個同樣叫宋三喜的人。展開

《重生敗家子》章節試讀:

第2章

蘇有容醒來的時候,傻了。

房間暖暖的,似乎,有暖氣了。

左手扎着點滴,床頭三瓶藥水空了一瓶。

小腿上和左胳膊上,被人渣打到化膿的傷口,竟然包紮好了。

小腹里,似乎不疼了,清涼的感覺。

人渣生活暴力,所以,她的確是患上了炎症。

「這?」

人渣開了暖氣?

還請了醫生?

他哪來的錢?

宋三喜從外面進來,白襯衣,黑長褲,身姿挺拔。

一慣兇巴巴的臉,神色平和。

「你不是要去賭嗎?不是要拿房子,拿我和甜甜去賭嗎?」

有了些血色紅潤的俏臉,淚流滿面,刺痛了宋三喜的心,深深的。

不輸於未婚妻葉小魚的美貌,楚楚猶憐。

也罷,重生算是不虧。

況且,還能找機會尋找葉小魚。

「有容」

宋三喜這樣叫,總感覺不對味兒。

以前,這人渣叫的是賤人。

「你想多了。我是給你弄葯去了。傷口都處理好了。身子都清洗了,上好了葯,明天應該好得差不多了。」

溫和平淡的話語,蘇有容感覺,那麼不真實。

「你哪來的錢?」

「不用錢。」

「你還是你嗎?」

「這」宋三喜溫和的笑了,「算是吧!」

蘇有容上下打量着,有些陌生,這不像他。

為了錢,又要玩什麼鬼花樣?

不打人,不暴力同・房,改溫柔戰術了嗎?

「想要錢,一分都沒有了。」

「要房子,房產證你自己拿吧!明天我搬姐那去,甜甜需要我過去。」

「我求你了,拿了房產證,就別拿我和甜甜去賭了,好好做個人吧!」

「甜甜那麼小,那麼可憐。讓你打得都不認你了,恨你了。你能不能好好的當個爹啊?」

「你不是會開車嗎?找份工作,好好上班」

「你要是改了,我給你下跪都行啊」

淚水長流,凄然絕望的哀求。

她最大的奢望就是,丈夫不賭,女兒有個完整的家。哪怕她就養着他也行。

這些年,輸了那麼多錢,雖然絕大部分不是她的,但她想想都心疼。

好好一個富豪家庭,就讓他敗完了。

宋三喜來到床頭,把藥水又換了一瓶。

拿起紙巾,輕輕擦拭着她的淚。

這種溫情時刻,他想起了前世對待葉小魚,不禁淡淡的笑了。

「好好保養身體,別的都不要想了。」

「這個家曾經失去的,都會重新回來。」

「對了,正式認識一下,我叫宋三喜。」

蘇有容心裏:人渣瘋了嗎,神經病!認識個屁,你化成灰我都記得!

「對我來說,有家、有女人、有孩子,便是三喜,請相信我。」

「從前我算是我錯了啊,以後再也不會了。」

「如果你想離婚,我同意。不會再威脅說,離婚就殺了你跟甜甜以及你的家人。但至少,等我替你解決掉所有的麻煩之後。」

「如果你不想離婚,也可以。我要讓我的女人,做最漂亮的女神。讓我的女兒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說罷,宋三喜起身出去了。

蘇有容一臉愁苦,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暖暖的房間,家裡還有天然氣了,能燒熱水了。

輸的液,他上的葯,身子癒合般的舒適感,他溫情的話兒

高一輟學,一無是處,遊手好閒,除了開車,身無一技之長的敗家子,居然會醫術?

「天啊!這都是真的嗎?」

蘇有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胳膊,好疼!

竟然不是做夢。

他真的轉性了?

蘇有容想起,他曾無恥的說:老子,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老天爺啊,他到底要搞哪樣?

蘇有容驚魂不定,忐忑不安

藥力的作用下,她再次沉沉的睡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針頭已經拔了。

身上一點都不疼了。

房間里,暖暖的。

天光微亮,老舊的玻璃窗,擦的好乾凈。

破舊的房間,太整潔了。

她揭開被子,啊!

身上粉色的新睡裙,嶄新的,還洗過了,在暖氣片上烤乾的吧?

起床來,地上嶄新的毛絨冬拖鞋,穿着好舒服。

她去了一趟洗手間,老舊的牆壁白瓷磚,乾淨發亮。

牙膏牙刷,擺放整齊。

毛巾像燙過了似的

「他」蘇有容雲里霧裡。

以前,他偶爾表現得越好,從她這裡拿走的越多,這一次

她不禁崩潰,絕望,想哭

上完廁所,才發現,居然有女人專用的濕巾,擺在手邊顯眼位置。

他,似乎像個體貼入微的男人了。

出來到客廳一看,窗明几淨,一塵不染。

一切物件兒,井井有條。

甜甜最喜歡的小白熊娃娃,原來髒了些,現在太乾淨了。

在破舊的沙發上擺着,黑溜溜的大眼睛。

這像是別人的家,不,別人的家,也沒見過這麼整潔的。

這,令人心情好了不少。

廚房裡,飄來煎蛋的香氣。

乾淨發亮的舊餐桌上,玻璃杯里,熱熱的牛奶飄着香。

他曾摔缺口的盤子里,金色透綠的蔥花薄餅,色香誘人

蘇有容徹底驚呆了。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男人,他會做早飯?

哪來的錢買東西啊?

他昨晚幹什麼了?

賭?沒本錢的。

偷?還是搶?

正在那時,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不,有人在憤怒砸門。

「來了,來了」蘇有容趕緊過去開門。

樓下麻將店肥婆老闆張紅梅,瞪着她,惡狠狠的說:

「趕緊把那五百塊還來!利息再加一百,一共七百!」

「張姐,我錢沒有了,能不能寬限幾天,我今天去廠里」蘇有容難堪極了,低聲下氣的說。

「寬限個屁啊?都拖半年了你!要不是看在甜甜生病的份兒上,老娘要借給你嗎?」

「早給你說過了,別跟那種敗家子過日子。多少人盼着娶你過好日子,你不聽。真是賤啊!」

「今天早上不還錢,就別想出門上班!」

蘇有容眼淚嘩的流了下來,撲通一聲跪下來。

「張姐,你是大好人啊,不要為難我啊,求你了。」

「我不上班就是曠工,罰款三百啊!」

「明天,甜甜幼兒園的預交學費還要交,生活費、園服費也要交,我小妹的寒假補習費也得準備,我實在是」

張紅梅冷笑道:「別裝可憐了!你今天就是去賣,也得把錢還我。老娘在這一帶,可不是吃素的!」

《重生敗家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