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終末的幻想曲
終末的幻想曲 連載中

終末的幻想曲

來源:google 作者:漆繼柃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加玲莜雅 奇幻玄幻 文夏雲升

命運的鐘聲已經敲響,彈奏着幻想夜的交響曲將破碎的希望重拾,在你我的眼中是那名為「西曆」的瘋狂年代,在你的腦海里,是名為「啟示」的引導展開

《終末的幻想曲》章節試讀:

十五年前……那個夜晚記憶猶新,吶喊、狂吠、嘶吼、逃命,死亡充盈的紫色夜晚,燒得通紅的天空,到處是掙扎的屍體,到處是行走的惡魔。而我,是這些亡命之人中的一員,面對即將失去生命的瞬間,我選擇了拚死戰鬥,弱小的拳頭砸在黑色的骨架上,毫無作用。

幾枚金色的子彈掃死了眼前的怪物,橫濱市已然成為火與血的地獄。我癱倒下來,「人……」

「還有活人嗎?」幾名扛着槍的士兵走進來。我站起來,大喊。之後,一位頭髮花白的魁梧老人走來,雙手架着黑色的手槍,面容嚴肅不苟,指揮道:「各組繼續搜查倖存人員……能起來嗎?」他的表情寬鬆了一些,他蹲下來,把槍扔了。我緩和下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叫文夏雲升。」

「你就是雲升啊,你的父母……已經……」他低沉的面容,眼神掃到神情鎮定的我,轉換成驚訝,「沒事的,我會帶你走的。清柔、智勤和我約好了的,我一定會把你的撫養長大的。」

「嗯……你也輸給了時光呢。」我話題一轉。

「啊哈哈哈……哈哈哈。」蒼顏白髮的老人大笑道,「你果然是個不尋常的小孩……妹妹呢?」他一轉笑容,沉重的表情再次浮現。

「她和我走散了。」

「想找回她么?」一聲來自戰士的割捨,他看到我的冷靜後想明確我的覺悟。

「想啊,但沒有辦法……我已經感覺到她離開了這裡。」四周集中過來的行屍讓我們無法移動。天降下一位拿着長刀的少年,一柄銀刃化成長擺的光劍掃開大量的怪物。「我來晚了,父親!」

少年開始指揮直升機上的部隊,「明川是我們的橋頭堡,必須拿下!肅清這裡的怪物,擊潰來犯的敵軍。」今天,這片港口地區多了一片廢墟。世界大亂有人作亂,所謂本質就是如此。

西曆10293年4月18日,已經不復存在的龐大帝國分裂成世界各部。

西曆12900年,災難過後,大量人口消失,土地腐化。西曆12907年,江戶重工業家族殷卡密聯袂明川織輞重工走向港口地區政壇,家主海·殷卡密登上江戶地區執政官之位,江戶、千葉、明川三個地區走向統一。西曆12905年1月21日,我加入了殷卡密家族,成為家主海·殷卡密的養子。

「這幾個月,父親不能陪你了,外面時局不穩,戰後的民心難以平復,我有好多政務要在外面完成。」從他的眼中,我看到的寵溺佔了一半以上,我很理解地點點頭:「去吧。」

西曆12907年4月21日,七歲的我已經把小學到高中的知識全部學完了,無論是為人的道理還是道德規範,我已經通讀了幾遍,為的是以後一人也能活下去。「我不能去學校上學,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人類,所以不能去。」我在我的日記上寫下過這樣的字跡,「我覺得超能力的研究更適合我,我能看見未來的樣子,一定是超能力者的時代。」

之後的三年,動亂結束了,我也開始走向屬於我的巔峰。「這些書你真的看得懂嗎?」海·殷卡密抱着一堆理論類書籍走進來。我頭也不抬,「嗯,看得懂……又有新書嗎?」我站起來,拖着破舊的睡衣跑過去。

「你看,我給你帶了柃子夜的新作品,而且是她親筆簽名的哦。」他遞給我一本繪製一對流淚鴛鴦封面的書本,「我覺得你會喜歡。」

「嗯,我覺得她的文筆很好。」

「那你猜一猜她多少歲。」

「這樣的文筆……嗯……二十多?」

「沒那麼大。」

「十五?」

「還是太大。」

「額…嗯……」

「八歲。」他乾脆地說出來。我翻開書頁,裏面還有一張精緻的明信片,這是一個契機。

我也不覺得年齡的奇怪,這個世界上還有着許多人造人,餘光瞟到滿屋子的手稿,角落中的大量硬皮書。「可惜,我對文學沒有太大的興趣。」

「我知道你對超能力有興趣,但你太小了……」

我一改話題:「最近的超能力研究進展是不是遇到瓶頸了?」

「你怎麼知道的?」

我遞給他我的稿子,上面有條不紊地分析了超能力的研究進度和必然的瓶頸,然後給出解決方案。

「你說的是真的?」

後來的四年,我在工業中心的地下研究所待了三年,遇到了傲氣的老教授、稚嫩的女研究生還有成熟的大叔研究員,同時二姐滄黎作為監管人以及學生跟着我。這個家族中還能像父親一樣對我的人只有幾個兒女中最年長的人,還有他的兒子奕諾·殷卡密是我同齡中最要好的朋友。但這一切都在西曆12913年6月13日化為泡影,酷暑之下是這怨聲載道的時局。

舊帝國江戶地區的四大家族聯合制裁海·殷卡密,西曆12913年9月30日,三百名超能力者圍困江戶市郊殷卡密工業重鎮。二姐得到消息想帶着我跑。

「能跑到哪裡去呢?」我揉揉眼睛,身着白色的常服坐在自己的小房間里。

「你快走吧,我來拖延時間吧。」我收拾一下,脫去外衣,外面已經水泄不通。之後,我們遭到槍擊,海·殷卡密倒在了血泊中,家中只剩我一人抵擋在門口。我已經提前按好避難警報,「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傻。」父親咽下最後一口氣,閉上了雙眼。「他選擇了不反抗!哈哈哈哈!」頭目走出來。

「對啊,當年捨命也要追過來的人也是你。」我站起來,絲毫不懼眼前的漆黑槍管,「這不是肆虐了橫濱的恐怖分子嗎?怎麼?不嫌麻煩地來這裡送死嗎?」

只有十三歲的我在他們看來就是笑柄,頭目站出來大笑起來:「你就是這家連狗都不如的養子啊……偌大的家族要你這個養子來支撐門面還真是丟臉丟到國外去了!」這個人一腳踢上來,我順手接住,肘部用力命中膝蓋,膝蓋骨被打了個粉碎。頭目痛得哇哇直叫:「你們愣着幹什麼!殺了他啊!殺了這個超能力者!!」

一時間子彈穿破建築,碎片和肉塊橫飛在大廳中,激起揚塵遮擋我。槍械停止叫囂,煙霧沉降,「我已經提前說過了,送死也要這麼囂張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我完好無損地站在這裡,雙眼迸發著紫色光,全身通體的閃亮紫色,高壓一拳命中眼前人,他上半身完全摧毀,一腳掀開空氣,折斷旁邊幾名正在逃竄的恐怖份子的腿部。

殺完這群亡命之徒,沾上鮮血的我擦去臉上的血跡。「超能力被發現於西曆12875年4月22日,一片紫色的煙霧中誕生的人形怪物……不但嫁禍於我的父親,還利用恐怖份子來銷毀證據。真有一套啊,江戶市代理執政官伊犁·澤西先生。」

上空幾百架戰術直升機開着大燈把我包圍。

「不僅身體機能強大,而且頭腦也如此敏銳,不愧是殷卡密家族親自培養起的超能力者。」最大的一架直升機中下來一個穿着白色軍服的男人,「怎麼樣?你的父親已經去世了,要不要加入我們呢?我給你豐厚的待遇,還有你想知道的真相。」這個風度翩翩的男子完全沒有表面看上去善良,一臉陰暗,眼球突出。

「可惜……我不屑與小人為伍。要麼,你死;要麼,我亡。」我笑道,看着他憤怒的表情。

我從口袋中拿出起爆器,直接引爆地下的火藥庫。「好了,一起陪葬吧,我已無遺憾。」「等等!」爆破聲掩蓋了他最後的吶喊,熱浪席捲、灰燼重壓在天際,戰術飛機全部淹沒在火海中。那300個半吊子超能力者也消失在爆炸中,爆破的震感讓全江戶都顫抖。

超能力者被人為製作是在十九年前的12894年6月9日,殷卡密家族地下研究所隱藏了這些內容。

所以,這個工業家族成為了無數人爭奪的地點……」再說下去再無意義,我的身體已經俱滅,躺在靜謐的湖面,一睜眼猛然地望見天際撩人的流星滑下去,星星點點的天空伴隨着轟隆雷聲。湖岸邊,青石上,繞岸白楊灑落片片銀葉,不斷延續成一顆顆淚珠掉入湖底。

「我還活着嗎?」我問。

「活在生死之間。」我,自然而然地懂得,「進入輪迴了嗎?我明明沒有期待才是……」

「還有三分鐘,你可以停留在此。」冰冷的女聲沿着手掌心傳來,那凍手的觸感,撥動無限的湖面。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是司辰,是厄爾斯大陸先代第十一魔王的靈魂狀態,我寄存了他的部分記憶和『智慧』,所以你天生擁有不同凡人的成長能力。我需要你去尋找他的『意識』和『記憶』。我來到你的面前,是為了他的轉生。好了,和我簽下契約吧,我會將魔王大人的『不死』送給你……」

「如果我拒絕呢?」

「你將見證時代的洪流,死亡的挑戰……不斷的進化,然後回到過往。否則,我將讓你體驗痛苦。」

「我答應你……」

沉默時分,湖底的巨大齒輪正在運轉,走向終焉然後進入下一個迴轉。時針和分針重合的那一刻,輪轉的命運才正式開啟。

「這是屬於你的命運,你不可拒絕。」我站起來,一腳踩碎湖面,蒼藍的水液浸潤每一寸皮膚,最深處的暗門打開,迎接我的又是一個光線不斷的世界,那個櫻花伴隨着淚珠不斷落下的年紀,那個飛舞花瓣的青春。

時間飛逝,西曆12920年4月2日,我唯獨能讀的書只有柃子夜的作品了,連日的失眠讓我脾氣怪異,家裡的牆滿是刀痕,但我又不得不去縫補那些痕迹。

藥罐子空了一個又一個,我在這深夜還是打開了燈,昏暗的燈光能讓我平靜下來,再強製冷靜後,我能夠記得前幾年的暗殺任務中,那個滿臉淚水的小女孩卻顫顫巍巍地舉起刀給我一擊。

這七年的昏昏沉沉,也讓我的生活混亂不堪,「那就迎接一次新生活吧。」

「我想要的情報中沒有憐憫這一欄……」我的筆跡也軟軟弱弱,也許是這隻拿刀的手已經握不住筆了吧。夜半,我冷靜下來,想一想過去的自我幻想、自我安慰,如今強大百倍的我也該走向光明。「要是我們還能再見的話,請記住今天的約定……」這份覺悟總是沿着書頁傳達而來,陪伴我無數個長夜。「我能得到救贖嗎?」

西曆12920年4月3日,舊時江戶城的櫻花又絢爛在天空,這座的荒土之城任憑歲月的摧殘。城關的高塔依然不言耳而語地傾訴着時間,細碎的片段在耳語。

這座都市,邊城被紫色結晶浸染的都市,就像牢籠一般圍困着這裡的人。

出門前確認電器關閉完成,把室內的換氣系統換成手動調節,再確認好外門鎖,最後穿上鞋子提上包出門了。四月芬芳撲面而來,我就像往常一樣在街上溜達,一腳踢開路上的花瓣,再撿起空中一瓣捏在書中。

一路慢慢悠悠地走到校園門口,「江戶地區一等學院」、「江戶地區超能力研究中心」、「江戶市立一等超能力學院群」。這些名號我早有耳聞,一次性這麼多的也是第一次見,不同於殷卡密工廠中的那種黑暗感覺,也許這裡的陽光壓制着這裡的黑暗吧。我擺擺手,路過籃球場走進學校特有的金色禮堂。

外面的學生忙着社團活動、體育健身,而我願意端着本厚重的古書沉浸在這古典的木質氣息中,上午也沒有什麼特別要聽的只好等待下午的新生歡迎會,結果當然是迎新會同樣無聊。

我站在天台,俯瞰整座校園。操場上的熱情球賽、籃球架上的大灌籃、網球場的弧線裙擺、還有棒球沙地的本壘打,我從未想像的美好都在這裡聚集。

回到教室,好多人圍在那個角落,裏面的女孩絲毫不在意,時不時輕輕撩動頭髮。冷冷發乾的眼神中透着沉悶深邃,手中的一本爛舊發黃的書,夾着一支通體透明的鋼筆,上面依稀寫着「柃子夜」三個字。

下午,刻着紅字的時間屏:西曆12920年4月3日。我並沒有按照那張安排表去找座位,而是隨便找個方便我下課直接溜走的後門角落。

「怎麼了?對她很感興趣嗎?那個位置可是大美女加玲莜雅的同桌噢。」我的前桌靠過來,是那個黃毛小子。

「沒,不感興趣。」我轉過頭,擺弄手中的一張明信片。「這是什麼?」

我舉起這張卡片:「這是在以前『柃子夜』的簽售會中得到的,據說是她親手繪製的。」上面成熟的筆跡,跨越六年的路程傳達而來。「你真幸運啊,居然有那個知名小說家的親筆簽名。」

黃毛小子低沉個頭,左手撐着腦袋,目光時不時朝那個角落裡望去。

「你才是喜歡她吧。」我看着書,「克萊斯卡·萊恩哈特同學說吧,想讓我怎麼幫你。」啊,青春啊。

「才……才沒有!」克萊斯卡羞得臉紅。

「確實啊,那麼好看的女孩子誰不喜歡。再說嘛,青春期的衝動就是這樣。」我笑道。

「你……你你你,你就沒有什麼想法嗎?你就沒有想……想追到她之類的?」

「追到?為什麼?炫耀自己所擁有的嗎?」我似乎看到了那群圍着那女孩所有人的想法。

「嗯,好感這種東西……美好又不切實際。」

「那麼……你對她是什麼感覺呢?從你熾熱的目光里,我知道你想保護她的。」

「你……你是惡魔嗎?這麼會讀心?」

「只是你不會掩飾罷了。」我輕飄飄地說出來,「順便一提,那個女孩的經歷想必極其沉重,那種眼神我在東京的邊城見過。」

「是嗎?她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你們小時候就認識嗎?」我好奇地問。

「對……」他沉悶的語言中我也找不出幾個有用的東西,我當作是沒有意義就沒再問。那邊的靠窗位置只有那一人而已,視線相交之處,我看到的只是一張無趣拉長的臉,然後是冷到極致的容顏。

下午三時,「你不去參加訓練嗎?」克萊斯卡先開口了。

「不去。」我吐出兩字,班裡人都走出去了,我一人坐在椅子上,拿出鉛筆和橡皮。上午的自我介紹中,印象最深刻的卻還是角落中的那個女孩,其他男生期冀的神情讓我覺得好笑。

但她一絲不苟、行雲流水的自我介紹讓我着實感慨萬分,聲音冷靜中的穩重讓人很舒服,嗓音沉重但不低落,和外表不同的是語言的精鍊。「我是加玲莜雅……」

「你……」身後冷冷的聲音讓我回過神,許久才等來第二句話,「你……不去參加訓練嗎?」我慢慢轉過頭,回答:「不去……」是她在詢問。

「啊,這樣啊。」她走過去,在窗邊停住,「你喜歡畫畫啊。」她沒回頭,「畫得不錯嘛,該有的都有……」

我也沒什麼不好意思。「很符合我現在的氣質……」她繼續說,她笑得有點冷。

「抱歉……我沒有徵求你的意見……」我有點慌張。

「沒事,我無所謂的。」

死一般的眼神透過她的輪廓傳來,沉寂……沉寂到教室都凝固了。「謝謝……」長達十幾分鐘的沉默後,她轉過頭來說,「還有……那張畫能送給我嗎?」我注意到了她的金屬手鏈,上面銀白色薔薇很眼熟。

「嗯……可以。」我走過去,遞給她。

當我問起她為什麼向我搭話的時候,她卻微微笑道:「只有你……全班男生只有你沒有打攪我,他們就像是蒼蠅一樣飛來飛去的……」她意識到說太多了,兀然地閉上嘴。長久的沉默以後……

「再一次自我介紹吧。我叫加柃莜雅,曾經有個擅長繪畫的朋友……但他已經和我分別……所以,所以……你能教我嗎?能教給我找到他的方法嗎?」

她認為作出自己的畫作就能夠找到過去逝去的人,這也是一種記錄吧。

比起我,她更加憧憬……憧憬着未來。

「為什麼只和我說話呢?」我不小心又問了這個問題。

她不但沒有厭煩,而是重新組織語言再說一次。「……因為只有你不會向我諂媚,他們都是衝著這副皮囊才想討好我的……你的……你的眼中充滿着星辰大海和比我想像中更加深沉的東西……」

少女的眼神中閃現一絲絲的光華,我注意到了微微的細節,她果然比我更加憧憬未來。

不過以後再回想起和她的初見,應該會說是極其老套的見面吧。

(遙望窗邊的片片櫻花,手中的書頁已不知翻過多少……)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