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陸明瑜請白夫人陪着楚氏,董穗姐弟也留在了宴客廳。
她帶着眾人來到明珠和灰灰一家九口所住的院子,直接走進了內室。
一個約莫四十幾歲的婦人坐在床邊做女紅,屋裡生活用品一應俱全,且被整理得乾淨整齊,想來婦人是在這裡生活了有一段日子。
南宮綏綏震驚道:「所以陸溪姑姑在這裡,並不是為了照顧明珠和灰灰,而是為了護衛這屋裡的人?」
陸明瑜點頭:「的確如此,如果把她放在密道,亦或是放在一個獨/立的院子,不管怎樣都容易讓人懷疑。」
「把她安置在這裡,雖然常常有人過來看明珠和小崽崽們,但只要不讓她露面,有了明珠一家的掩護,反而是最安全的。」
南宮綏綏撇撇嘴:「我幾乎每天都過來,竟沒想到這屋裡還藏了個人,究竟是我太大意,還是你們藏得太好了?」
陸明瑜笑了笑,但卻沒有回答。
婦人走過來,盈盈行禮:「奴婢見過王妃,見過相爺與越國公。」
風先生眸色微驚:「靖心姑姑,你……」
靖心姑姑道:「奴婢僥倖逃過一劫。」
事實上,她被人接到淇王府後,便一直在養傷,在陸溪和百里無相輪流照料下,她已然痊癒得差不多了。
陸明瑜也沒有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地道:「姑姑,陛下可能身陷困境,我們需要你入宮一趟,確認陛下的安全。」
靖心姑姑一驚:「陛下?」
風先生點點頭:「本相也不確定,但極有可能,然而我們都不方便入宮,所以只能勞煩你。」
陸明瑜接道:「姑姑,宮變那夜發生的事,我們都能猜到幾分,我知你因為先太后的事,心裏必然有芥蒂,但事關朝局,陛下決不能出事,還請姑姑幫這個忙。」
靖心姑姑沉默了許久,內心似在劇烈掙扎,最後她道:「請王妃吩咐。」
陸明瑜等人,很快就制定出計劃。
不到半個時辰,靖心姑姑與陸溪便出現在宮門口。
而陸明邕帶着麒麟衛,隱身在不遠處,隨時準備着應對突髮狀況。
宮門的守衛將二人攔住:「什麼人?!」
靖心姑姑取出一枚令牌,聲音沉啞:「我是先太后的近身靖心,求見太后,煩請通傳一聲。」
宮門侍衛拒絕:「宮門已經下鑰,請明日再來。」
靖心姑姑道:「你儘管去通傳,至於太后想不想見我,那都與你無關。」
宮門侍衛猶豫不決,他的上峰聽到動靜走過來,一看到靖心姑姑亮出的令牌,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吩咐人去通傳。
太后將要就寢,聽聞此消息嚇得一個激靈:「她怎麼還活着?」
春禧姑姑見太后臉色大變,也察覺到事情並不簡單,她小心翼翼地問道:「太后,這可怎麼辦?是否要見?」
太后狠狠地拽住被子,臉色陰沉得彷彿能滴出水。
靖心還活着。
靖心怎麼能活着呢?
她殺太后的事,除了大長公主,靖心是否知道?
宮變那日,先太后吩咐靖心去做的事,靖心是否會宣揚出去?
……
太后做賊心虛,僅聽到靖心的名字,便嚇得魂飛魄散,她很害怕。
因為她並不知道靖心到底掌握了多少秘密,深夜來找她又是為何。
深陷恐懼的太后,根本沒有去深究其中的真假,如今唯一能讓她惶恐難安的,只有宮變那日她所做的事。
任何與先太后有關的,她都本着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任何一個的原則。
所以驚懼交加的她便殺心大起,想用這種滅口的方式解決可能會存在的威脅。
她可不能讓這賤婢毀掉如今得來不易的一切,於是她吩咐春禧姑姑,道:「你領着我們的自己人,悄悄把人帶到哀家面前,千萬別讓人知道她的身份。」
「至於這幾個守衛,找個機會把他們了結了,一定不能讓他們把靖心活着的事吐露出去。」
「記住,今夜的事必須給哀家辦得漂漂亮亮的,如果有傳出去隻言片語,哀家連你一起辦了!」
春禧姑姑嚇得面色慘白,她戰戰兢兢地退了出去,帶了幾個自己人,悄悄去宮門處接應靖心。
冬藏宮。
蕭貴妃丰容靚飾,一襲華服盡顯雍容,將她襯得美艷絕倫。
她把左右屏退,望着晃晃悠悠站在殿中的元武帝嬌笑連連。
「表兄……」
她嬌喚一聲,慢慢褪下厚重的華服外披,一步步走向元武帝。
白皙的玉足踩在地板上,她彷彿不覺得冷,把每一步都踏出飛燕掌上舞的綽約風姿。
那玲瓏有致的身子,如水蛇扭動,顯得風情萬種。
此時的元武帝,似乎陷入了夢境,周圍的景物於他而言,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他覺得眼前有影子擺動,但他拼盡全力,也無法看清眼前的東西。
是什麼呢?
一條紅色的蛇?
正扭着身子向他逼近?
元武帝一個恍惚,感覺眼前的「蛇」正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將他吞沒。
在求生意志的驅使下,元武帝飛起一腳。
只見眼前的大蛇被踹得飛了出去,身子在空中划出一條拋物線,最後重重地撞在柱子上。
「表……表兄?」
蕭貴妃難以置信,望着眼前彷彿失去神智的元武帝,忽然口吐鮮血,昏死過去。
外頭守着的宮人聽到動靜,詫異地往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對着同伴擠眉弄眼。
陛下可真猛啊……
他們的陛下的確猛,一腳踹飛「大蛇」之後,他整個人幾乎失去了意識。
聲音、景物,如同浮光掠影般向後掠去。
他的五識感知越來越低。
殿里的燭光,如同夢裡出現的那一縷若有若無的光,他整個人,就好像被裹在了夢境當中,拼盡全力,也無法看清周遭的景物。
「吱吱……」
最後的意識當中,元武帝喚了一聲,便徹底地陷入了昏迷。
天牢。
金吾衛統領想將小茜押入關押虞家人的牢房。
長孫燾止住腳步,負手看向他:「大人,你在做什麼?」
金吾衛統領被這氣勢壓得心房緊收,回道:「殿下,臣將小茜小姐收押至虞家的牢房之中。」
司馬玄陌勾住他的肩膀,手下運力:「大人,本王得批評你,陛下讓你抓人,你倒好,一步到位將人直接送入虎口。」
金吾衛統領想要將司馬玄陌的手甩開,卻發現滎陽王的手猶如鐵箍,若是強行掙脫,恐怕會看起來會變成他在攻擊滎陽王。
他冷着臉道:「滎陽王,臣只是在奉命行事,還請滎陽王不要為難臣。」
司馬玄陌果斷放開他,沒有一絲一毫糾纏的意思。
就在他疑惑不已時,抬眸撞見了淇王似笑非笑的神色,又嚇得他悚然一驚。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