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兩個男人立刻轉身,向著女孩離去的背影看去。

「阿明,我們航空公司有女流氓?」

說這話的,是帝國皇家航空的新任總裁,白礪宸。

他那張臉,很像幾位姓吳的男演員的綜合,但有過之無不及,濃密的眉毛斜着挑起,鼻樑高挺,下巴不是時下流行的尖下巴,而是平的,最吸引人的是眼睛,雙眼皮很深,眼尾向下帶出一抹弧度,下眼瞼有淺淺的卧蠶,眼睛明明長得清澈透亮,那眼神卻很深沉,隱隱透出雍容的王者之氣。

現在,這位總裁的臉色陰沉到極點。

第一次出來體驗普通人的航班,就遇到這樣的奇葩,還是自己公司的員工,真是顏面無存!

阿明趕緊小心地說:「不應該啊,所有空乘都經過了嚴格的面試和審核才能上崗。」

「哼,那她就是漏網之魚!」

「老大,她和我們同一個航班!」

阿明看着女孩進了飛往花都的登機口。

「馬上查一下,這樣的女流氓留不得,如果有不良記錄,立刻開除!」

「是!」阿明拿出筆記本,停了下:「老大,您要不要上洗手間?」

白礪宸冷冷地斜了他一眼:「我只是想來參觀一下而已!」

「……」阿明憋住了吐槽的話,點擊了幾下,馬上查到DG873航班的全體人員信息,指着一位年輕女孩的證件照:「是她!」

白礪宸接過筆記本:

金如惜,女,23歲,籍貫嘉城,入職時長:一年零三個月。

學歷:江南體育大學畢業,傳媒專業本科。

家庭情況:父母離異,生父失蹤不詳,母親職業:投資人,現居帝都。

工作獎項:初始訓練優秀學員、客艙廣播大賽悅聽獎、安全員格鬥大賽第一名,兩艙服務之星……

一個工作才一年多的員工,榮譽獎項居然有大半頁。

「……」總裁和秘書同時沉默了。

許久,阿明問:「老大,您確定要把她開除?」

白礪宸合上筆記本:「去飛機上看看。」

飛往花都的DG873航班登機口。

玻璃幕牆外面,一架帝國航空的波音747飛機顯得格外醒目。它號稱「空中皇后」,體型巨大,通體白色。如果說其他的客機是白鴨子,那這架波音747就像一隻展翅欲飛的白天鵝,那鼓起的鵝冠,其實是飛機內部的第二層——駕駛艙和公務艙的所在。

主任乘務長費菊黑着臉站在機艙門口,盯着女孩從廊橋口一直走進客艙里,連聲責問道:「金……什麼,你怎麼這麼半天才來?你知不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做?」

女孩含笑解釋道:「乘務長,我剛剛肚子疼,上了下洗手間。」

費菊露出嘲諷的表情,白了一眼道:「嘁!真是懶驢上磨……」

「您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女孩笑得更燦爛了,對着費菊那神似安康魚的臉說:「還有,乘務長,我叫金如惜,不叫金什麼。」

說完,金如惜轉臉將笑容猛地一收,無視費菊的黑臉,抬起修長的腿,邁上了樓梯。她被分到了上艙工作,也就是這架波音747的「鵝冠」區域。

放下行李箱,她和同區域工作的張憶夏說了一聲,便匆匆進了駕駛艙……

為了多掙點小時費,金如惜選擇做了兼職安全員,她需要在第一時間和機長制定安全細則,還要逐一檢查客艙各個的隱秘角落,及時發現可疑物品,保護飛機上的人員和財產安全。

安全員在地面的最後一個工作,就是清點旅客人數。

客人馬上要登機了,金如惜抄起一個計數器就往機艙門口跑。

「哎,等等!」樓下頭等艙的小姐姐叫住了她。

「怎麼了?」她轉身看去。

只見頭等艙的姐姐抱着一瓶香檳追了出來:「妹妹,幫我開一下香檳唄!」

金如惜無語了:「大姐,你這麼顛一路,氣泡全出來了,一開就爆,你叫我怎麼開?」

小姐姐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就是怕爆才不敢開,這架飛機上,就數你最勇敢了,你就幫我一下好嗎?求你了……」

金如惜着急去數客,沒工夫跟她磨嘰,聽她這麼哀求,便接過香檳,輕笑着說:「這個世界上沒有我開不了的瓶子!你們幾個,把耳朵捂好了!」

周圍的乘務員全部捂着耳朵縮在角落裡,宛如置身拆彈現場。

金如惜站在頭等艙廚房,將香檳瓶身略微傾斜,伸手小心地擰開瓶塞外的細鐵絲……

「Boom!」一個巨響炸開,瓶塞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眾人都嚇了一跳。

「咚!」

機艙門口響起一個聲音。

???金如惜趕緊放下香檳跑出去。

白礪宸按着額頭蹙眉站着。

阿明怒問:「誰開的香檳?!」

「對不起!」

金如惜抬頭看去,靈魂瞬間出竅:媽呀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

他看起來25-30歲的樣子,目測身高190+。打扮極其復古,頭髮三七開向後鬆鬆地梳着,身上穿得是卡其色襯衫外加墨綠色針織馬甲,袖子往上卷着,手臂上的青筋清晰可見……

只是現在……他的額頭有一個紅印子。

「咳咳!」阿明咳嗽了聲。他是個外國人,睫毛跟駱駝似的卷翹濃密,留着絡腮鬍,眼神似老鷹盯着金如惜,神態很像網上看到的沙漠國大王子,有些陰鷙。

金如惜驚醒,跑到白礪宸面前:「先生您沒事吧?我給您拿冰塊敷一下……」

「……」白礪宸不善地注視着她。

這毛毛躁躁的樣子,真的是「兩艙服務之星」?

金如惜被他盯得小臉通紅,感覺自己的春天又來了,含笑道:「抱歉,剛才沒注意到你們過來,請問二位能出示登機牌嗎?」

阿明將登機牌遞給她。

金如惜一看激動壞了:他們倆都在上艙!我的地盤耶!

「二位站邊上樓……」她擺出標準的「請」的手勢。

「金如惜,你怎麼還在這?快去數客去!雷總要來了!」費菊在艙門口沖金如惜吼道。

白礪宸看了一眼費菊。

金如惜只能聽命,出去數客人人數。

不一會兒,來了個禿頭中年人。

「哎呀雷總!這邊樓上請~~」費菊那諂媚的聲音聽得人只想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