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穿越提瓦特,治好精神內耗
原神:穿越提瓦特,治好精神內耗 連載中

原神:穿越提瓦特,治好精神內耗

來源:google 作者:住在蝸牛殼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住在蝸牛殼上 楓秋夕 遊戲動漫

【輕鬆搞笑日常穿越甜?戰鬥】「我是刻晴-璃月七星中的玉衡星」「小保底又歪刻晴了,大保底原石不夠!」「穿越了?」一覺醒來的楓秋夕發現自己來到了異世界秋夕生活不如意,領導班子頭上騎穿越大陸無人知,玩轉異界把妹痴(痴?吃!)(又名《原神:帶着手機闖蕩提瓦特大陸》)展開

《原神:穿越提瓦特,治好精神內耗》章節試讀:

「兄台天色也不早了,如果對我這古玩店感興趣的話可以明早來,正好我給你看一下我新收的貨。這麼久,還沒請教兄台的姓名?」

「楓秋夕。」楓秋夕想着明天正好也沒事做,今天賺了一千多摩拉還能堅持一陣「那鄙人明天再來光顧禮兄店鋪。」

「可。」

轉頭離去,而當路過店內的某處時,心頭一緊,莫名的壓迫感襲來但很快消失了。

隔日

古玩店二樓陽台處。

隔着老遠就看到禮衛正在搬運一件藍色幕布遮擋的物品,到了陽台外回頭,正好看到了樓梯口處的楓秋夕。

「楓兄,你來得正好,來帶你看一看本店的新收的寶貝」禮衛一邊招呼,一邊拉下幕布。

底座三腳架,沿着架子上方,前寬後窄的兩面鏡由黝黑的的筒將其連接而成。

「望遠鏡?」脫口而出,楓秋夕看到這個首先第一反應就是天文望遠鏡。

「嗯,沒想到兄台也知道這件寶貝,本以為能在你面前炫耀一番,看來是我見識太淺薄了。」

其實他並不知道在楓秋夕那個世界,這東西很早就有了。

禮衛小心翼翼地將它推到陽台,他的古玩店是在璃月的上方,陽台視野開闊,在這裡能將一大部分的璃月景觀盡收眼底。

「每天早上,我都將它拉出來去看看璃月早市的繁華。」禮衛慢慢將望遠鏡的視線調整到璃月一家有名的饅頭店「楓兄,我來給你看看我每天早上必看的景象,保准你看了之後食慾大增。」

然而當他讓出位置時,腳尖不小心踢到了下面的支架,位置就這樣偏了一點。

楓秋夕接過,在他的眼中則是另一番景象。一個女人,身穿白色旗袍將曼妙的身姿勾勒的絕妙豐滿,秀髮盤在頭上,手放在膝前,顯得十分端莊。

然後美麗的誤會就從此開始。

「禮兄,你每天早上就是堅持看着這些東西嗎?」楓秋夕輕輕調整了位置,鏡頭裡如雪的白。

「當然,每天早上不間斷,楓兄你不覺得這景象很有食慾嗎?」兩人很明顯指的不是同一個東西,禮衛這一句話讓誤會加深了。

「確實很有食慾,那是相當的開胃啊。」咽了咽口水,楓秋夕躁動的手不停摸着光滑的鏡筒,心頭如同被貓撓了一樣直痒痒。

腦海中浮現出禮衛的那副廋弱的模樣「怪不得臉色這麼差,天天早上看這些怕不是魂都被抽走了。」

「是吧,這盛景也就早上能看到了,待到午時就沒有這機會了。」禮衛的話語中甚至有幾分得意。

「有個體格健壯的男子出來了,話說禮兄這樣看不會挨打嗎?」

縮小鏡頭,楓秋夕看到了一位魁梧的男子走出來,上半身只穿了一個短背心,身上的肌肉在太陽的照耀下顯得油光發亮。兩人如膠似漆,看起來像是一對夫妻。

「挨打,為什麼會挨打?那男人,就算我現在下去當著他的面吃兩口也不會說什麼,我們可是老熟人了。」禮衛閉上眼,腦海中想的是饅頭店魁梧的擀麵師傅。

「玩這麼大,熟人就可以嗎?」放大鏡頭又是一片雪白。

「當然,記我賬上便是。這家與其他相比稍貴一點,但味道卻不是他家能比的。」

「確實,看起來也不便宜。」

「楓兄,想不想去嘗一口,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禮衛轉頭,只等楓秋夕一句話便走。

「算了,禮兄你跟他很熟,我可不熟,我這身板可打不過她老公。」

「打不過他老……公?」楓秋夕主動讓位,接過望遠鏡的禮衛看到的是雪白的場面

「饅頭?不對。」

再把鏡頭縮小,一個壯碩的男子目光與他對視,皺着眉朝他揮舞了拳頭。

「錯了錯了錯了。」三聲「錯了」說完,兩眼無神,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給旁邊的楓秋夕整懵了,不知道這一聲聲錯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良久。

禮衛扶着牆爬起,深吸一口氣,解釋了這個美麗的誤會。

本來是饅頭店的熱鬧景象遞給楓秋夕時卻變了樣,搞笑的是兩人不在同一個頻道還能順着各自的話接下去,這也是逆天了。直到最後楓秋夕的一句話才破了局,不然估計還能聊下去。

聽完楓秋夕恍然大悟,敢情他自己也是被帶偏了。

「不談這些, 下面還有不少的古玩我帶楓兄你去看看。」禮衛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帶他去了一層。

「這個是一位得道高人的佛珠,據說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具有能辟邪驅鬼的神通。」指着眼前的佛珠,禮衛的聲音略帶一些低沉。

楓秋夕看着眼前的這串古香古色的紫紅木珠,是不是幾百年他不知道,但這外表厚厚的一層包漿沒有個幾十年是磨不出來的。

又指向對面櫃檯的一把銹劍。

「再看這把劍,別看他破,在當年可是一把用來鎮妖的劍。不過之後被一位盜寶人破了封印將其盜走,幾經轉手之後到了我這裡,不過上面的靈氣盡消,慢慢地也就成了現在這樣。」

手掌翻轉,伸直手臂,禮衛五指緊握劍柄用力往上拔「唉,還是拔不出。」

這看似破爛的鎮妖劍紋絲不動,劍身下方是一小片猩紅色的磚,當年的盜賊拔不動此劍,將封印破壞之後的他直接連磚帶劍一起挖走。

禮衛也曾出高價在冒險公會頒佈任務:只要是能拔出此劍的人就能獎賞10000摩拉,並將此劍贈出。

任務一出便轟動整個璃月,當日來往的人絡繹不絕,甚至驚動了一些在深山裡潛心修鍊的能人異士,這些人當然是衝著劍去的,可惜最後沒有一個能**的。

第二日來的人屈指可數,第三日空無一人,直到任務最後的一天這劍也不曾拔出,甚至連上面的鐵鏽都未掉落一片。

楓秋夕上下打量眼前的這把所謂的「鎮妖劍」—銹跡斑駁,劍身的青銅屑在微風中搖搖欲墜,再看那劍柄不知道是哪個缺大德的鳥在上面行了個方便。心中不免嗤笑:這破破爛爛的廢鐵,你說它之前是一把開天劍他都信。

「楓兄有沒有興趣試一試……」禮衛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沒興趣,還是算了吧。」這廢鐵就算**多半也是不能用,而且若被劃傷了口,還得花上一筆醫藥費,果斷拒絕。

筆直往前,都是一些珍貴玉器和稀有木製品。起初楓秋夕還有點興趣,把玩了一番,但一路走來都是這些名貴的物件,看多了也就逐漸麻木了。

再往前,高高的櫃檯上那不起眼的血紅色小紙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原神:穿越提瓦特,治好精神內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