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位金主總撩我
有位金主總撩我 連載中

有位金主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翹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翎寒 現代言情 田小鹿

【一窮二白身世成謎的大學生VS要多少錢有多少錢的悶騷男】專門做男人的生意的田小鹿,偷偷和一位金主戀愛了從此……腳蹬單車上學的小女人,有豪車接送了欺負小女人的,都無故消失了想對小女人攤牌表白的,牌還沒出就被封殺了!金主眸子半眯,這麼明顯,小女人不會還不懂我的意思吧?後來……網傳,各大校草捧花爭相向小女人告白,半路被神秘男人摘的葉子都不剩!金主:呵呵……跟我搶女人你們也配?展開

《有位金主總撩我》章節試讀:

還好還好,只要不是扣錢其他都好商量。

不過見家長也不是好應付的活!

你想啊,家長們走的橋比我們走的路都多,個個身經百戰,閱歷豐。

她這麼一隻小白兔,不得被人一眼看穿想吃胡蘿蔔的心?

「請問,你大哥家的家長有幾位?」

墨謹言攪着咖啡的手一頓:「婚禮那天不都看見了?」

田小鹿撓撓頭,尷尬的笑笑:「我……我眼神不好!」

她哪裡是眼神不好,她分明就是不操心。

她只管完成自己的任務,其他她才懶得注意。

別說是他大哥的家長,就是那天的主角,新郎新娘她都忘了什麼樣。

她的工作宗旨是,只要能把錢掙到手,其他不用管。

墨謹言輕咳一下,伸出細白的手指:「五個!」

田小鹿:「啊?!」

五座大山,這次她的壓力可不小。

「不過想見你的只有一個!」

田小鹿:「哦。那還不錯!」

五座大山變成了一座,田小鹿頓時覺得心裏暢快不少。

……

「找到那個女人了嗎?」

墨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墨翎寒翻着資料,漫不經心的問。

墨謹言拍拍的胸口:「只要我出馬,沒有搞不定的事兒!」

「時間約在這個周五,你跟她說清楚了吧?」

「你能不能別再質疑我的能力,就這點小事,我閉着眼睛都給你辦好,你就放心吧!」

墨翎寒抬頭瞥他一眼,語氣淡淡:「那我該怎麼謝你?」

墨謹言一溜的從落地窗跑到他的身邊:「謝倒是不用,咱們兄弟我幫你不是應該的嗎……大哥,瑪莎拉蒂出了新款跑車,顏色賊漂亮……」

不等他說完,墨翎寒打斷他的話:「該說的事你已經說完了,現在可以出去了!」

「大哥,那輛跑車……」

墨翎寒拿起電話:「滴滴滴,銀行么,我這邊有個賬號要凍結一下……」

墨謹言餓狼撲食似的雙手抱住座機:「好好好,我走我走……」

邊往外邊走邊嘟囔:「幫你這麼大忙連個回報都沒,早知道不幫了,哼,無情!」

有時候,墨翎寒真想揍他這個堂弟一頓,幹啥啥不行,邪門歪道比誰都在行。

如果不是他,也不至於弄出這麼大麻煩。

新娘家大鬧了一場,割讓了三千萬的生意不說,他的奶奶自從婚禮上回來,每天哭着叫着要重孫子,見不到重孫子她就不吃飯不睡覺。

有兩次還跑到公司這邊來鬧,害的墨翎寒工作都做不好,一聽到家裡來電,他就提心弔膽。

也是苦不堪言。

……

田小鹿真是恨透了班長梁昊,元旦聯歡讓她齣節目,運動會給她報長跑,校慶讓她去當禮儀……

但凡學校里有個什麼活動,梁昊會想方設法的把她塞進去,美其名曰鍛煉她的能力,為日後走向社會打基礎!

班上還有五十六個同學,怎麼不見他這麼「鍛煉」他們?

說白了,就是看她弱小好欺負,故意使喚她,為自己的骨幹業績增光添彩!

關鍵是她不幹還不行,她只要說個不字,班長就會惡狠狠的瞪過來:「田小鹿,你下學期的助學金是不是不想要了,嗯?」

那嘴臉……活脫脫一小人!

這不,十一假期還沒休完,班長大人又來禍害她,讓她馬上去學校一趟,有事找她!

田小鹿邊換衣服邊罵班長:「狗梁昊,死東西,遲早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泄我心頭之恨!」

急急匆匆趕到學校,學校都放了假,操場上一片安靜,清晨的霧氣還沒完全散去,白楊籠罩的天空有幾分朦朧。

田小鹿跑到約定的地點,剛想打電話給班長,吼他為什麼還不到,身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別打了,我等你好久了!」

田小鹿轉身,看着眾多女生心中的白月光,她心裏的蚊子血,低吼:「今天你說的事要趕不上豬肉漲價,我就滅了你!」

梁昊今天穿的很正式,白襯衫,黑西褲,還給頭髮做了髮型,雙手背在身後,衝著田小鹿笑。

田小鹿狐疑,這傢伙不會傻了吧?

她這麼吼他,換做以前,他早就拳頭伺候了,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喂,我說你……」

田小鹿準備繞過去看他身後藏了什麼,梁昊忽地伸出一隻手,遞過一個月餅來!

田小鹿懵了懵:「你別說大清早的讓我過來就是為了……」

「我叔叔從廣州寄來的,本來準備給你一盒,誰知道宿舍那幫狗東西私自拆了我的快遞,我虎口奪食才搶下來這麼一個,給你吧,據說很好吃!」

田小鹿感覺梁昊今天怪怪的,但具體哪裡怪她又說不出。

她接過來月餅,拆開外面的包裝就吃:「中秋節都過去好幾天了才想起來給我月餅,你反射弧還真不是一般的長!」

「慢點吃,當心噎着!」梁昊看着她道。

田小鹿翻了翻眼皮,說話囔囔的:「說吧,又想讓我幹什麼?別的都好說,刷鞋的事想都不要想,你有腳氣,我怕傳染!」

「死丫頭,你……」

田小鹿瞪過去。

他輕咳一下,聲音變柔:「小鹿……」

田小鹿抖了一個激靈:「幹啥,神經病啊!」

梁昊遲疑半晌,慢吞吞的把另一隻藏在身後的「玄機」拿出來。

一束鮮艷欲滴的紅玫瑰!

「小鹿我……」

此情此景,田小鹿有點懵:「梁昊你……」

不過她反應很快,一把奪過那束玫瑰抱在懷裡:「又有女生送你花啦……嘖嘖嘖長得帥就是吃香,哪哪都有愛慕者,好了,我幫你處理掉,這種事我做了好幾次,在行,放心吧!」

「小鹿我……」

「別我我我的了,快回去吧,大熱天穿這麼厚也不怕捂痱子,我要回家吃飯啦,走了,拜!」

不管梁昊在身後怎麼叫田小鹿,田小鹿都沒有回頭。

她一口氣跑出學校,上了公交才敢回頭看。

這麼明顯的事情如果她還感覺不到,那她也太傻了!

梁昊雖然經常壓榨她的勞動力,她對他恨之入骨,但都只是同學間的打打鬧鬧,都不是真的。

梁昊不錯,無論是學習還是人品,配她田小鹿都綽綽有餘。

就是因為綽綽有餘,田小鹿才不能接受他。

她弱小又敏感,一丁點的不對稱,她都覺得對方在施捨。

何況,她現在只想掙錢,根本不想談戀愛。

談戀愛對於她,太奢侈了!

她抱着那束玫瑰坐在座位上,眾人看過來,她全身都不自在。

她低了一會兒頭,然後側頭看向窗外,外面車水馬龍,高樓大廈,撥弄着玫瑰花花瓣,輕輕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