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連載中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三隻小板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然 現代言情 陶小滿

陶小滿在工作中遇到大明星李然,相識後發現兩人志趣相投,引為知己但二人相處引來網絡暴力,陶小滿出國三年,回國後,兩人再續前緣………展開

《用更好的自己去見你》章節試讀:

李然本來打算回家過年,可是陶媽給他打電話說,「你表姐結婚,我跟你爸爸要去海南參加婚禮,順便渡個假。你工作那麼忙,不用刻意請假陪我們了。」

「表姐的婚期不是在五一嗎?」

「反正就是提前了。」

「為什麼?」

「因為……小孩子問那麼多幹嘛。照顧好自己。我跟你爸難得過一次二人世界,我們會照顧好自己。」陶媽說。

「媽媽,我怎麼感覺自己不是親生的。」陶小滿撒嬌道。

「哎呀,陶子,你對自己的定位還是挺準確的嘛,別吃太多,胖了就不上鏡了。」陶媽調侃道。

「知道了,媽媽。新年快樂。紅包記得收一下。」陶小滿知道媽媽是故意讓自己安心才這麼說的。

「謝謝兒子,媽媽愛你哦。」陶媽語氣里難掩的開心。

掛了電話,陶小滿失落地坐在房間里。每年都是跟父母一起過年,今年突然只剩自己了,還真有點不習慣。

他檢查了一下廚房和冰箱,列了張清單,準備去超市,心想「一個人也要好好過年!」

他從超市帶回了大包小包的食物日用品。整理之後躺在床上,翻看着新聞。

突然,李然的微信彈出,「新年快樂!到家了嗎?」

「然哥,新年快樂!今年不回去了,就地過年。」陶小滿回道。

「為什麼?」李然追問道。

陶小滿把不能回家的原因說了一遍。

「真巧,我今年也不回去了。」李然說。

「然哥為什麼不回去了呢?」陶小滿疑惑地問。

「工作。」李然很平靜地回復。

「那提前預祝然哥新年快樂。」

「你也是。」

「我剛出門買了些吃的用的,準備開啟宅家模式了。」

「哈哈,這個可以有。」

……

居家過年第一天,陶小滿想着,反正也出不去,不如趁這時間把衛生打掃一下,再準備些過年吃的東西。

房子雖然不大,但還是忙了一個上午。看着窗明几淨的房間,心情也瞬間好了起來,隨便吃了點東西,便開始處理超市買回來的食材。

陶媽絕對算不上一個完美的媽媽,很多在別人看來都應該由媽媽做的事情,她都不會,或者裝不會。對,就是裝不會!但陶媽的撒嬌和誇讚的水平那可是他們家公認的奧斯卡水平。

在陶小滿印象里,陶媽絕對是一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人。陶小滿自記事起,出門媽媽就沒有抱過他,總是說,「媽媽胳膊沒有力氣,你是男子漢,自己走,行不行?」小孩子的虛榮心總是會堅定回答「沒問題!」就這樣陶小滿被媽媽套路着學會自己穿衣服,自己吃飯,自己收拾玩具,自己跟自己玩。

稍大一點,搬搬扛扛的工作,廚房裡的活也就都會了。初中以後,過年置辦年貨都是陶小滿在前面挑挑揀揀,陶媽在後面付錢。所以,陶小滿一個人過年,陶媽是絕對放心的。至於陶媽,那不是還有陶爸嗎。再說,你真以為她什麼都不會嗎?她只是堅信「懶媽媽,勤孩子」的教育理念,她曾無數次驕傲地說,「我將來的兒媳婦一定會感激我的!」

陶小滿把食材處理了之後,開始準備餃子餡,之後又炸了些雞塊和排骨等。

忙完這些,天已經黑了。洗了澡,躺在床上刷刷新聞,給陶媽發些自己做的食物圖片。

可能是點的太多了,居然把幾張圖片發到了李然那裡。

「陶子這是要深夜放毒嗎?」李然先發來了信息。

「不好意思,然哥。發錯了。」陶小滿又加了個對不起的表情。

「哦。」

「我本來要發給我媽的,不小心點錯了。」

「是你自己做的嗎?」

「是的,下午剛弄好的。」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然哥,明天就三十了。你準備怎麼過呢?」

「不知道,博哥也回去了,我看能不能定到外賣吧。」

「除夕夜的年夜飯不是都要提前預訂的嗎?」陶小滿。

「那不如陶子收留我吧!我看你準備了那麼多好吃的,你自己也吃不完,剛好我吃的也不多!」

「啊!然哥你開玩笑的吧?」

「難道陶子嫌棄我,不願意收留我?」

「當然不是。」

「難道是嫌我吃得多?」

「怎麼會,我只是怕然哥會吃不慣我做的飯。」

「我吃得慣。」

陶小滿心想,「天哪,這叫我怎麼接?我真是自作多情,他的伙食怎麼輪得到我替他操心,他有一百種方式可以吃飯。哪裡輪得着我瞎操心?這下好了,怎麼辦?」

「如果陶子覺得為難就算了。」李然說。

陶小滿猶豫了一下,「我這邊地方太小了,你過來也不方便。我做好給你送過去吧。」

「那就謝謝陶子了。」

陶小滿收起手機,回想着剛才發生的事情,覺得一切都太魔幻了。他不知道他跟李然的關係怎麼會發展到可以一起吃年夜飯的地步。

人家可是當紅的大明星啊,自己不過是一個小主持人,兩人的差距太大了。但是無論是醫院的談心,還是古鎮的同游,又或者演唱會,這一切又都太美好了。陶小滿又陷入了深深的糾結。

看來只能用老辦法了,陶小滿拿出一張紙,對自己說「開始吧!」他分別在紙的兩端寫下「利」和「弊」。接着又在「利」和「弊」的下面寫了很多條。

結果發現自己更混亂了,「看來感情的事情是沒有辦法用利弊來衡量的,只能跟着感覺走了。

別人都說這個圈子沒有真正的朋友,可身在這個圈子的我們也是人,我們的感情跟其他人也並沒有什麼不同啊。

任何圈子都有情深義重的人,也都有薄情寡義之輩,不同的只是人,並不是圈子。只要以誠相待,何懼之有?放鬆點,陶小滿,只是交個朋友,沒有你想像得那麼複雜,just follow your heart!」

陶小滿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推理,然後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陶小滿睡到陽光灑滿整張臉才從床上爬起來,滿意地伸了個懶腰。

吃過飯以後便想着年夜飯怎麼辦。「反正就兩個人,也不用那麼麻煩,包點餃子,再整幾個菜就行。」陶小滿心想。

於是說干就干,包餃子,煮餃子,炒菜,裝盤,一氣呵成。忙完這些,已是下午兩點了。他想着先把這些送過去,回來再準備自己那份。

就直接打車出了門。

他按照李然給他的定位來到李然的小區門口,保安不讓外人進。他就給李然打電話說「然哥,小區保安不讓進,我把飯菜放門衛,你自己過來拿吧。」

「我現在不方便,你能送進來嗎?」

「可是……」

「沒關係,你把電話給保安。」

陶小滿只得照辦,保安接過電話,他們說了幾句,保安把電話還給了陶小滿,放他進去了,保安還用一種奇怪的眼神仔細打量了一下陶小滿,然後告訴陶小滿路線。

陶小滿根據提示找到了李然的房子。那是一幢白色的獨棟兩層別墅。他確認了一下門牌號,按下門鈴。

李然一臉笑容地打開了門,「快進來吧!」

陶小滿禮貌地點頭進去,房間的裝修是復古的ins風格。他來到餐廳,把自己拎着的東西放到餐桌上,「這兩個是涼菜,餃子和熱菜剛做好,晚上吃的話加熱一下就行。」

李然一臉幸福地看着陶小滿一個個盒子地往外掏,「這麼多,都是你做的嗎?」

「是啊,然哥不要嫌棄才好。」陶小滿說。

「你還沒吃飯吧,坐下來一起吃吧。」李然說。

「這些應該夠你吃了,我還是先走了。」

「回去也是一個人,不如咱們一起吃頓年夜飯吧。」

陶小滿看了一下手機,已經4點了。「太晚了,再晚就沒有車了。」

「就當陪陪我,好嗎?」李然的語氣里居然有一絲的祈求。

陶小滿看着李然的眼神,那眼神讓人不忍拒絕,「再晚真的不好打車了。」

「那就留下過年吧。」李然認真而又平靜地說,「反正你也走不了了。」

「什麼?」陶小滿驚訝地望着李然,「你剛說什麼?」

「忘了告訴你,剛才保安跟我說,通往我們小區的那個路口封了,現在是只能進,不能出。」李然繼續說。

陶小滿想起了剛才保安的眼神,終於明白了。「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啊?」

「你也沒問我啊?」李然表面一臉無辜。

「你……」陶小滿氣得無話可說。

「大過年的,可不能生氣。」李然的語氣里聽不出一絲安慰,反而有幾分調笑。

陶小滿仍然不說話,心裏是一團亂麻,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困在這裡,李然究竟要幹什麼?他是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和處境呢,還是故意為之?

李然見陶小滿不說話,急忙說道,「在韓國做練習生時,年夜飯都是一個人。現在回國了,還是一個人,我……」語氣居然開始哽咽,眼神卻飄向陶小滿。

陶小滿聽到李然的哽咽,突然從沉思中抽神回來,看到李然黯淡的眼神和無辜的表情,居然鬼使神差地開啟了安慰模式,「對不起,我不是不想陪你,只是……」陶小滿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

「我只是不想一個人過年,沒想到陶子你還有別的安排。」李然繼續說。

「我沒有別的安排,只是……」

「那陶子就是不想跟我一起過年了?」

「當然不是。」

「那你是答應留下來過年了!」

「我……」陶小滿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李然套路了,「我怎麼忘了你可是入圍過最具潛力男演員的,我怎麼這麼笨,演戲可是你的看家本領,我怎麼就當真了呢?」心裏懊惱不已。

「我說的句句真心。」 李然伸出三根手指對着太陽穴,做出發誓的姿勢。

看着李然認真的表情,居然覺得有點可愛。最後破涕而笑了。

「陶大廚,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吃飯?我都餓了。」李然見陶小滿笑了,趕緊轉移話題。

陶小滿也不再糾結了,既來之則安之吧,不然還能怎麼樣呢。

於是去洗手開始準備晚餐,食物都是剛做的,所以很快就準備好了。兩人在餐桌旁坐定,李然本打算開一瓶酒,可是想到上次李然一杯倒的場景,還是換成了果汁。

「新年快樂!」

兩人碰了下杯,開始吃飯。席間,李然恭維着陶小滿的廚藝,陶小滿也很受用。

「你笑什麼?我臉上有東西嗎?」陶小滿被盯得不好意思了。

「沒有,就是覺得你好看。」李然調笑道。

「不敢不敢,誰敢在李老師面前狂論美貌啊。」陶小滿連連搖頭。

「為什麼別人都叫你陶子啊?」李然一臉認真地問。

「我姓陶,小時候臉又總是紅撲撲的,所以就有了這個外號。工作之後,覺得這個名字比陶小滿念起來順口,也就這麼叫了。」陶小滿回道。

「你還有其他的名字嗎?」李然繼續問。

「有啊,小時候爸媽本來是給取了小名的,只有家裡人知道。後來就被陶子取代了。」陶小滿回。

「是什麼?」李然追問?

「樂樂。」

「心滿意足,自得其樂。你的名字倒是都挺佛系的。」

「我爸媽都是很隨意的人,他們對我也沒有太高的要求,他們說只要健健康康,開開心心,他們就心滿意足了。」

「那我以後就叫你樂樂吧?」李然突然興奮起來。

「陶子不好聽嗎?」陶小滿有些驚訝。

「所有人都叫你陶子,我不想跟他們一樣。」李然說。

「那所有人都叫你然哥,我是不是也不能叫了?」陶小滿隨口說道。

「他們還叫我老公呢,也沒聽你叫過啊?」李然說完之後,緊張得盯着陶小滿的表情。

「我可不敢,你的粉絲會吃了我的。」陶小滿似乎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沒有粉絲,你會嗎?」李然繼續緊張地追問。

「哥哥開什麼玩笑,即使你不做明星,喜歡你的人也會從這裡排到巴黎。」陶小滿似乎在桌上翻找着什麼,很隨意地說著。

「樂樂你真會轉移話題,跟你聊天真是一句實話都聽不見。」李然說。

「冤枉啊,哥哥。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哪來的轉移話題啊。」陶小滿急忙討饒。

「你以前從未喊過我哥哥,還挺好聽的,以後就這樣叫吧。」聽到陶小滿甜甜的哥哥,剛才不知真的假的生氣全然不見了。

「哥哥都這麼說了,我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了。對了,哥哥,你假期有什麼計劃嗎?」

「有幾個劇本在談,可能會看看劇本。樂樂呢?有啥打算。」

「假期來得有點突然,還沒來得及計劃。」

「博哥不在,樂樂就勉為其難做我的助理吧。」

「我現在困在這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那一言為定!」

這頓飯一直吃到天黑,兩人收了桌子,擺上些零食,準備一起看春晚。

陶小滿找了面白牆當背景,給家裡、師父和師姐等打了視頻拜年,還有很多同事、朋友的拜年信息要回復。

李然的手機卻一直沒有響過,他只是拿起手機發了幾個紅包。

春晚開始後,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陶小滿笑點很低,無論看到什麼都樂得不行,李然對電視沒有太大興趣,但是看到陶小滿樂得前仰後合的樣子,他也跟着一起開心的笑了。

兩人一直看到凌晨,李然收拾出自己房間隔壁的客房給陶小滿住。以陶小滿的性格,他非常不願意給別人添麻煩,但既然事情已然這樣,他也只能先住下了。

李然是個有潔癖的人,他的房子只有博哥和花姐來過,更別提讓別人留宿,但陶小滿似乎是個意外。他還拿出自己的沒有穿過的睡衣和衣服給陶小滿換洗。

陶小滿早早起床,按照陶小滿家裡的習慣,初一早上是要吃餃子的,他記得李然冰箱里是有食材的,所以起了個大早準備。

李然走下樓時,陶小滿已經把熱騰騰的餃子端上桌了。

「哥哥,你醒了。餃子剛出鍋,一起來吃吧。」

「樂樂,你是真的賢惠,誰要是娶了你,真是有福氣。」

「哥哥,你別鬧了,大過年的。」

李然幫忙擺了碗筷,一起坐到桌邊。

看李然坐定,陶小滿一本正經地說,「給給哥哥拜年,祝哥哥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健康康、事業順順利利、每天都開開心心!」

「謝謝樂樂,也祝樂樂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兩人吃過飯,李然拿出了兩個劇本,遞給陶小滿,他們一起研讀劇本,討論角色。以前,李然覺得研讀劇本是一件很孤獨的事,因為他的很多想法別人都不理解,或者不認同。但跟陶小滿一起討論卻不會有這樣的尷尬,他的想法不用細講,就能被理解,他的態度在陶小滿這裡也能瞬間得到認同和共鳴。他們的交流似乎沒有任何障礙。

午飯後他們一起在小區散步。他們一起討論音樂,漫畫,劇本,一起打遊戲,一起做飯、散步。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飄過。

李然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生活,閑適而美好。他才知道自己不是不喜歡說話,而是不喜歡跟別人說話,這裡的「別人」當然不包括陶小滿。

他對食物並不是很熱衷,但他喜歡陶小滿做的飯;他不喜歡熱鬧,但他喜歡陶小滿的滔滔不絕;他不喜歡分享,但他卻對陶小滿無話不談;他一直覺得自己喜歡孤獨,但此刻他好想時間就定格於此。

有個師弟給陶小滿發來求助,自己女朋友想做一個畢業紀念視頻,但是配樂一直不滿意,想讓陶小滿給點意見。陶小滿看了視頻,裏面記錄了師弟跟女朋友在大學相識相愛的過程,青蔥的校園生活,單純又美好。

陶小滿突然有了一個有趣的想法,他想按照視頻里內容的節奏,找到與之相匹配的歌詞,再把這句歌剪輯在一起。這個想法看起來很有意思,可是執行起來着實沒有那麼容易。

這天,李然路過陶小滿的門口,看着燈還亮着,就敲門進去。

「樂樂,怎麼這麼晚還不睡?」

陶小滿摘了耳機,連忙關了視頻,「哦,沒事,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忙完。」

可是李然還是看到了視頻里的女孩。李然的眼神先是一驚,然後浮現了受了打擊的失落。「那你別忙得太晚了。」

李然回到房間,翻來覆去,遲遲不能睡去。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是生氣嗎?為什麼?又憑什麼?

自己為什麼會生氣,是嫉妒嗎?以什麼身份呢?有什麼立場生氣呢?他把這段時間的相處看成了某種默認的承諾,但又怕是自己一廂情願而已。比起生氣,更多好像是失落。就這樣,一夜無眠。紛飛的思緒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東飄西盪。直到次日凌晨,才被生理的困頓打敗,迷迷糊糊睡去。

陶小滿像往常那樣做好了早餐,等了半天不見李然下樓。覺得奇怪,就上樓敲門,敲了半天沒有回應,開門進去。

房間的窗帘遮光效果極好,陶小滿走近床邊,看到李然蜷縮在床上。不知道他是沒睡醒還是身體不舒服,就又湊近了點。李然連睡着的樣子都這麼賞心悅目,只是今天的表情很凝重,即使在醫院時也不是這幅睡態,他擔心李然睡生病了,伸手去摸李然的額頭。

李然警醒般抓住了他的手,睜開眼睛卻看到陶小滿,四目相對,兩人此時幾乎臉貼到了臉,這氛圍實在有些曖昧。

「我看你一直沒下樓吃飯,敲門也沒人應。進來看看你怎麼了?」

「哦,我沒事,昨晚沒睡好。我還不餓,你先去吃吧。我想再睡會兒。」

「哦,好。」陶小滿點點頭出去了。

中午吃飯時,李然出奇地安靜,臉上也沒什麼表情。陶小滿故意說話逗他,他也是很勉強才擠出一個笑容。陶小滿只認為他是沒休息好,也沒多想。下午繼續去忙他的事情了。

「啊,終於完成了!」看着自己的作品,雖然只有短短几分鐘,陶小滿卻很心滿意足。「這幾天沒白忙活。」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李然突然出現在門口。

「嘿嘿,有個工作完成了,很開心。」

「什麼工作,我能看看嗎?」

「這個......」陶小滿突感有些害羞,這個純粹出於愛好才做的剪輯,要在當事人面前拿出來,似乎還是有些班門弄斧的尷尬。「哥哥,你得答應不能生氣也不能笑話我。」

「什麼會讓我們家樂樂這麼患得患失?我倒是好奇了。」李然走了進來。

「先說好,不能嘲笑我。我這個純屬自娛自樂。」

「好,我保證。」

李然在陶小滿旁邊坐下,陶小滿打開視頻,李然又看到了那天視頻中的女孩。

「這是我師弟的女朋友,她想做個畢業紀念視頻,讓我幫忙給配個樂。」

「這歌?」李然的眼睛瞪得渾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每句都是自己的歌!雖然只有短短几分鐘,可是要把歌詞和內容貼得這緊密,又沒有聽覺上的違和感,真的太難了,原來陶小滿這幾天都在忙這個。

視頻放完了,陶小滿一直緊張地看着李然的表情,「怎麼樣?」

「很好!」

「真的?」

「樂樂這是費了不少功夫吧?」

「還好啦,」陶小滿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原以為會很簡單,但是真的操作起來才發現是真的難。」

「原來我的歌,你都聽過?」

「那是當然,只是怕自己能力有限,把哥哥的歌剪輯的不夠好。」

「沒事,有些細節我幫你調一下就好。」

「哥哥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嗎?」

「沒事。」

李然家裡的設備不全,又打了電話找朋友幫忙,最後的成品效果異常精彩。正當二人歡呼雀躍之時,接到小區通知,路通了。李然臉上絲毫沒有歡喜的顏色,陶小滿也意識到自己該走了。

這段時間的相處,讓他們與外界按下了隔絕鍵,他們也似乎忘記了彼此的身份,他們毫不保留地分享着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他們享受着彼此的陪伴和照顧。現在要回歸現實了。或許,再出現在公眾場合他們還需要保持一定的距離。他們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陶小滿在收拾東西時,格外遲緩。其實他並沒有太多東西需要收拾,除了來時穿的一身衣服,其餘都是李然的。他把房間打掃乾淨,衣服疊好,最後看了一眼,關上門。

李然送他到門口,「哥哥」「樂樂」兩人幾乎同時開口,又同時閉口,沉默之後又幾乎同時說,「你先說。」兩人都被這該死的默契給逗樂了。

最後還是陶小滿開了口,「謝謝哥哥這段時間的照顧,我走了。」

「樂樂,是你一直在照顧我。」

陶小滿展開雙臂抱住了李然, 李然先是一愣,他曾無數次幻想過這樣的場景,還沒來得及反應,「哥哥,再見。」陶小滿便消失在他的視線里了。他本打算要去送陶小滿的,可陶小滿說要直接去台里,李然去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