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永不褪去的夜色
永不褪去的夜色 連載中

永不褪去的夜色

來源:google 作者:小胖不自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凡 小胖不自閉 都市小說

在青天白日之下,隱藏着無人可見的黑暗;在繁華的都市中,活躍着一些暗夜中的生物;為何中國神話鬼怪傳說總會活躍於大眾視野,西方又為何會出現如金字塔、空中花園一般的建築,一切從一個坐輪椅的天才少年和一個可愛的暴力少女開始說起展開

《永不褪去的夜色》章節試讀:

「他又是第一名啊!太恐怖了!」

「他畢竟是姜凡啊,三年從未失去過第一的寶座。」

「只可惜他再厲害也只能坐在輪椅上了!」

一群高中生圍在了銻城五中6班的教室門口,看着成績單激烈的討論了起來。

忽然,一陣車輪滾動的聲音傳來,只見走廊上一輛輪椅向6班靠近。

輪椅上坐着一個少年,少年長得很普通,一臉的冷漠,看不出任何情緒。

推着輪椅的是一個穿着校服的少女,身高大概1米5左右,少女長着一張清秀可愛的臉蛋,一頭秀髮紮成了兩個丸子頭更顯得可愛,只是少女的臉蛋上也如少年一般冷漠。

「姜凡和沐微微來了!」

學生們馬上散去將門口的路讓出來給姜凡和沐微微通過,姜凡沒有多說什麼,進了教室。

他們不得不讓,倒不是因為姜凡成績好,而是怕姜凡身後的沐微微。

當時姜凡第一次被沐微微推進這個教室時,有幾個人嘲笑了姜凡,第二天這幾個人便鼻青臉腫的走進了教室。

當他們被人問到時他們眼裡充滿了恐懼,什麼也不敢說。

本來6班的學生們是懷疑不到沐微微身上的,直到某一天幾個沐微微的追求者找到姜凡實行威脅時,沐微微一個人把十幾個人打趴了,大家才明白這個看起來可可愛愛的姑娘有點小暴力。

沐微微一戰成名後,追求者並沒有變少,反而引來了更多更強的追求者,其中包括五中最大的惡霸勢力——體育生。

當時姜凡連人帶輪椅被抓去了操場,沐微微一氣之下衝到操場一個人把所有體育生打趴下,順帶着來勸架的老師都被被打了一頓。

那些老師當場氣的啊,直接說要把姜凡和沐微微開除了,結果通知才發出沒多久,一群校領導便推着姜凡回來了,似乎當時有些領導還一瘸一拐的,而且那一天五中的體育生少了一大半,甚至還少了兩個老師。

自此,沐微微沒有了追求者,也從校花榜上被除名,也沒人敢找姜凡的路子了。

姜凡來到了位置上,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副棋盤,沐微微也連忙拿出了兩盒棋。

「你已經跟了我三年了吧,時間過的真快啊!等高考結束你就走吧,不要為我耽誤了你自己。」

姜凡落下了一顆黑子,沐微微也馬上跟上一子。

「我走了,你怎麼活,你的腿因我而沒,我有責任照顧好你。」

沐微微又猶豫了一下,說道:「哪怕我將來因為一些事離開了,我也會找其他人照顧你!」

「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我現在這個樣子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沐微微又落下一子,說道:「那你和我說說,你的腿到底怎麼沒的,你能說服我,我就走。」

姜凡猶豫了一下,沒有再說話。

「你看,每次問你你也不說,要你和我去京城治腿也不去,看來你還隱瞞了我許多東西。」

「你不也隱瞞了我一些事情嗎?」

沐微微有些疑惑的看着姜凡,一抹緊張的神色在臉上浮現。

「三年前你把我送回家時,往我脖子上扎了一針,我想那應該和消除記憶有關吧。」

沐微微猶豫了一下,沒注意手中還有棋子,當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完全忘記了剛才的思路了。

「你急了,這一子不是你想下的。」

沐微微臉一紅,道:「你不是說過,圍棋最大的技巧便是求變,你怎麼知道我這一步更好?」

「你怕是忘了,是誰教的你下棋!」

接下來沐微微下的越來越急,破綻百出,姜凡也沒有心思玩下去了,直接終結了棋局。

「還記得我和你說過下圍棋的核心是用心嗎,?你的棋風會反應你內心的想法,看來我猜對了啊!」

沐微微臉色一變,道:「你在套我話?」

「看來我猜的八九不離十了,果然與記憶有關,你似乎還有事瞞着我。」

「姜凡,我所做的事都是迫不得已,但且我真是為了你好,你一定要相信我!」

姜凡笑了笑,道:「我信,我肯定信,我會等有一天你親口告訴我的!」

姜凡將棋子重新放回了盒子,道:「好像要上課了,先把棋收了吧。」

「沒事,繼續下,誰敢說你,我就……」沐微微將自己的小粉拳舉了起來。

「不要那麼暴力啊,下了三年棋還是沉不住氣。」

上課鈴響了,姜凡和沐微微繼續下棋,老師只是當做看不見,姜凡是沒什麼可教的了,自己講的這小子都會,至於沐微微,算了,自己還不想去醫院。

「凡子,又在下棋啊!」

只見姜凡左邊湊過來一張臉,那人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由於是最後一列,他沒有同桌,而且這位已經在這個位置坐了三年了。

莫不語也是個奇葩,一個一上課就喜歡找人鬧磕的主,當時姜凡來的第一天便很自來熟的和姜凡扯了起來,雖然姜凡並沒有聽,姜凡甚至一度懷疑這個傢伙是對自己名字不滿才成為話癆。

而且這傢伙有點惡趣味,他雖然從來不聽課,但每一次考試都能精準的將各科分數控制在及格線,剛開始還沒什麼,到後來,他控分的事徹底傳開了,被老師約談幾次無果後便沒人管他了。

「上課挺沒意思的,他講的我都會。」姜凡說道。

「我覺得下棋也沒意思啊,你和微微姐怎麼下的那麼有意思?」

「你懂什麼,這裡門道多着呢。你閉嘴,別吵我和姜凡下棋。」

「好,微微姐說的對,我不懂。」

莫不語可不敢去反駁這位姐,萬一沐微微一個不高興他估計得躺一天。

「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姜凡問道。

「肯定是真不懂啊!」

「算了吧,姜凡,你難道還指望他能和你下棋?」

「我怎麼覺得和他下棋會比和你下棋更有意思?」

「我才不信呢!」

不知過了多久,中午下課鈴響了,姜凡將最後一枚黑子落下,道:「收棋吧!」

「還是贏不了你啊!」

「急不得,慢慢來吧。」

「凡子,明天我生日,你來不來?」

莫不語湊了過來,給了姜凡兩張請柬。

「不去,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熱鬧。」

「我們去,記得給我和姜凡留個位置!」

莫不語笑道:「行,一定要記得過來!」

「我不想……」

姜凡還沒說出來就被沐微微捂住了嘴,沐微微兇狠狠地說道:「我讓你去你必須去!」

「凡子家庭地位下降了啊,微微姐都敢替你做主了。」

莫不語背着包飛快的跑了,因為他看到了沐微微的美眸朝他瞪了過來。

「告訴我,為什麼一定要去?」

「去白吃白喝不好嗎?而且莫不語是這個學校你唯一的朋友,你不應該去?」

「前年年去年他也邀請我了,為什麼今年一定要去?而且,誰說他是我唯一的朋友的?」

「你難道還和其他人有來往?男的女的?不對啊,我怎麼會不知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沐微微指了指自己,道:「別把我當朋友,如果有一天我突然離開了,忘了我,就把我當成一個過客。」

「我都沒說讓你走,你敢走嗎?」

「姜凡,你不懂的,我命中注定要行走在黑暗中,我也不能和你說多了,請你理解我。」

「沒意思,當謎語人有那麼開心嗎?」

沐微微推着姜凡進了食堂,然後直接上了三樓。

食堂三樓不同於一樓和二樓,三樓是小鍋飯,現點現做,不過價格有點貴,不是大部分學生能吃的起的。

通過姜凡的觀察,沐微微之前絕對是某個有錢人家的小姐,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沐微微身上的錢少的可憐,甚至為了養姜凡被迫晚上去打工。

沐微微賺到的錢基本都用在了姜凡身上,對於自己幾乎沒什麼開銷。

「阿姨,還是紅燒豬蹄,記得辣一點,再來一個辣椒炒肉!」

「微微,你自己也點一點菜,不要只幫我點!」

沐微微笑道:「沒事的,你喜歡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姜凡來到窗口前,說道:「這兩道菜都退了,來一道松鼠桂魚。」

沐微微看了看姜凡,道:「你怎麼知道我怎麼喜歡這道菜?」

姜凡沒有回答她,他可不會說有個女孩說夢話時說自己想吃松鼠桂魚。

「同學,這道菜有點麻煩啊,你這兩道菜加起來都不夠。」

「沒事,你讓廚師做就是了。」

說著姜凡拿出手機將錢發了過去。

「你有錢?」沐微微問道。

「我這麼聰明弄點小錢不是什麼難事吧,總不能看着你這個大小姐一天天的去打夜工養我。」

沐微微臉一紅,道:「你都知道了?」

「你晚上出門動靜那麼大,我要是不知道才有問題了。」

「以後不要去了,我可以養你。」

沐微微臉一紅,道:「誰讓你養我了,本小姐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大小姐厲害啊,那去幫我買瓶水唄!」

「好,我馬上回來!」

沐微微沖向了商店,姜凡在輪椅上自言自語道:「這個大小姐啊,又露出破綻了,得從她的夜班下手了。」

姜凡觀察過沐微微,她絕對是一個能不吃苦就絕不會吃苦的人,現在姜凡賺到錢了,已經有能力養活自己,甚至養着沐微微也沒有問題,可是她還是要堅持去上夜班,這在姜凡看來不合理,姜凡也覺得自己可能會猜錯,說不好沐微微已經從大小姐的身份中擺脫出來了,真是去上班了,不過去探探總沒壞事。

沐微微買水的功夫,松鼠桂魚已經做好了,這姑娘看到菜時雙眼已經放光了,不到20分鐘,餐桌上只剩一根魚骨頭了。

沐微微擦了擦嘴,看了看基本沒動筷子的姜凡,尷尬的說道:「要不我再去給你點個菜?」

「不用了,你怎麼感覺很久沒吃過飯一樣?」

「只是很久沒吃過這道菜了,上次吃還是三年前了。」

「我很早就想問你個問題了,你這三年都沒回過家,你父母呢?」

「你不用管,他們能照顧好自己,你應該看的出來,我家挺有錢的。」

姜凡說道:「離家出走,我猜的對嗎?」

「你真的很聰明,不過我不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我總覺得你會因為你的聰明壞事。」

「這不是還沒壞事嗎?」

沐微微神色一變,說道:「等你真正壞事了,就沒有後悔的機會了。」

一頓午餐過後,下午的課程繼續開始,姜凡坐在輪椅上閉目養神,而沐微微似乎在寫着什麼東西,打死也不讓姜凡看到。

姜凡開始還想動用點手段看看,但他看到沐微微那惡狠狠的眼神時,他想還是算了。

至於莫不語,難得看到他在看書,姜凡稍微撇了一眼,那是一本《聊齋志異》。

姜凡只覺得無聊,於是拿出棋盤開始自己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