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連載中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來源:外網 作者:堆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堆堆 都市言情

深夜,坐落於a市頂級地段的奢華豪宅,一輛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駛入。 別墅里。 阮白的雙眼被蒙上了一層綢布。 對方不想讓她知道他是誰。 「不要害怕,深呼吸,」 「阮白,你可以的,沒有什麼能比老爸換肝以後繼續活着更加可貴,為老爸犧牲一點不算什麼。」 車開進別墅的聲音不可忽視。 事到臨頭,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在心裏自說自話,勸慰自己。 慕少凌頎長挺拔的身軀走進來時,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卧室里的阮白,18歲的女孩,正處於花季,亭亭玉立—— 展開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章節試讀:

男人身體某處,快要爆了。

阮白有幾個瞬間的大腦空白!

她皺眉,暗暗的在心裏罵自己不爭氣。

對於一個非男朋友身份的陌生男人的親吻,身體上的反應,竟然是很敏感的……

阮白,別忘了你有李宗!

你只能對李宗那個男人有感覺!

「跟我**,也敢走神?!」男人粗魯的一把推起她白色的外套。

唇上濕熱的觸感傳來,她裏面穿的胸衣也已經被男人大手扯歪,略帶薄繭的男性手指甚至覆蓋上了她那兩團雪白。

疼的要命,也癢的要命。

「摸我。」男人低頭吻着她的頭髮,良久,偏低的嗓音在她耳邊誘惑道。

阮白聽了男人這聲低語後,快要炸了!

慕少凌身上散發著很好聞的沐浴乳的味道,跟她身上的一樣,這說明,這個男人方才洗澡的時候,用了她的沐浴乳。

阮白知道,現在若不劇烈反抗,危險會有多大。

普通的掙紮根本沒有用。

她只能對不起了,對上司不敬,總好過莫名其妙的失身!

阮白的眼睛適應了黑暗,隱約可以看到男人精緻的五官輪廓,昏暗的光線揮灑到男人身上,透出一種不真實的光華,那張薄唇,特別魅惑。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一幕畫面下的男人是全世界最炙手可熱的a-v片子影帝,他的一舉一動,無不是叫人沉醉迷亂。

阮白手指用力掐着男人的身體,鼓起勇氣,抬腿。

曲起膝蓋,用力撞上男人腫脹起來的地方!

「嗯――」

一聲悶哼,男人蹙緊眉頭,把那股子疼痛消化在了喉嚨里。

「放開我!」她左右搖晃着,掙扎。

男人驀地攥緊她的手腕,攥疼了她。

她怎麼扯都扯不出去。

阮白差點以為自己完了,要栽在這裡了。

但過了片刻,男人卻突然放開她。

大腦一片空白的她,第一想的,就是趕快逃出去。

推門關門的聲響不小,震得床上一雙小傢伙悠悠轉醒。

……

酒店深夜裡的走廊,阮白不敢長久停留,房間又不能回,洗手間這類死胡同的地方更不能去。

最後,她進電梯,下到了一樓。

酒店大堂,燈光明亮。

前台服務小姐有兩個,外面執勤的保安有四個,來來往往的不管是什麼人,都騷擾不到她,即使騷擾到她,保安就在兩米外。

很安全。

「小姐,給您。」服務小姐態度極好的給她倒了一杯熱茶。

「謝謝。」阮白接過茶水,喝了幾口,暖了暖嚇到發涼的身體。

這一夜,註定漫長。

時間是難熬的,但卻不是沒有盡頭。

……

阮白早上是被冷醒的,即使身上被蓋了毯子,但她還是發現自己在鼻塞,身體發顫,八成,是凍得感冒了。

醒了,就要面對昨晚的殘局。

阮白抱着手臂想:如果老闆為昨晚的事情真誠道歉,她就考慮接受。如果老闆絲毫沒有悔改的意思,她就毫不猶豫的辭職。

她明白,不管國內國外,男上司騷擾女下屬這種事,都不新鮮了。

離開這個公司,下一個公司可能還是會發生這種事情。

女人在男人眼中是弱的,但不代表每個女人都會按照他們男人想的那樣去做事,指望她咽下這口氣,不太可能。

……

一同來h市出差的女同事周小素,男同事李濤,下樓的時候是早八點。

「小白,你這麼早。」周小素正要跟李濤一起吃早餐,轉身就看到阮白。

阮白看到同事,好歹有了一些安全感。

正要站起來跟同事們一起走,這時,她看到左側的電梯門打開。

boss大人,正領着一雙兒女走出來。

阮白面色蒼白的看過去。

慕少凌的視線,也準確的對視上形象略顯狼狽的阮白。

「先跟你們董叔叔走。」慕少凌低頭,對兒子女兒說道。

軟軟一手被董子俊牽着,經過阮白身邊時,還調皮地對阮白咧了個可愛的鬼臉。

看到軟軟,阮白的心,莫名地變得柔軟了。

董子俊帶着兩個孩子去吃早餐,並且示意周小素和李濤一起跟上。

慕少凌深邃的視線始終盯着阮白,直到靠近,雙眸在她白皙的臉頰上來回徘徊,「昨晚,為什麼我睡在你的房間。」

呃……

阮白愣住,抬頭看老闆大人。

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這個男人昨晚,喝斷片了?

酒醒以後,都不記得了嗎。

四目相對,阮白突然覺得不公平。

面前的男人身高差不多接近一米九,真正的挺拔修長,寬肩窄臀的,一件純白襯衫,完美包裹着男人精壯的身軀。

眼下他這幅衣冠楚楚的模樣,彷彿昨晚那個粗暴的按住女人,緊緊貼着,急切吮吸的壞男人,是另外一個人。

「慕總昨晚喝多了。」她說道。

「沒錯,但一些零散片段我還記得,那個女人,是你?」他冷漠問道。

阮白氣息有些亂,被他盯得很慌,他該不會是以為……她昨夜是故意把他拽進房間,試圖染指自己老闆,跟自己老闆發生關係吧……

阮白趕緊擺手,說:「不是我,我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我的房間被您霸佔以後,有個上門服務的女人進去,不過,她只進去五分鐘就出來了。」

男人仍是盯着她,視線在她臉上,從眉到眼,從鼻尖到嘴唇。

她其實只想把這件事含糊過去,既然老闆都忘記了,可萬萬沒有說老闆「那方面太快」的意思。

說五分鐘幹嘛,該說一個小時的!

「怎麼了,她偷東西了嗎。」阮白問道。

男人皺眉,戲謔道:「沒偷東西,但她,似乎動過我的命根子。」

阮白臉上瞬間浮起一片粉色,卻不自知。

「還……還好吧?要不要去醫院?」阮白嚇了一跳,問道。

男人銳利的視線直撞進她不停閃躲的眼睛裏,「我擔心,有沒有撞壞她的膝蓋。」

阮白:「……」

「算了,既然是上門服務的,應該也習慣了過程里受點傷。」男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後,蹙眉點了根煙,沒再理她,邊離開邊吸了一口。

她站在原地,才感覺到膝蓋上的確有一些痛……

老闆的那個東西,昨晚,也太*了!

軟軟和湛湛的媽媽恐怕早就已經不在了,否則老闆怎麼像是饑渴的幾輩子沒碰過女人了。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