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醫後重生:讓寵我的男人做皇帝
醫後重生:讓寵我的男人做皇帝 連載中

醫後重生:讓寵我的男人做皇帝

來源:google 作者:鍾愛自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霄 衛樂 古代言情

【重生+神醫+復仇+法器+甜寵】害我者,我視之為仇人寵我者,我尊之為君王前世,衛樂身為衛相府嫡女、前皇后,被表妹告發,新皇以謀反罪滅了衛家滿門,衛樂在冷宮自焚而死今生,衛樂帶着法器重生,不只醫術高明,還有練丹制毒的本事,偶爾還能製作件神器來同小神大仙做交易衛樂要用同樣的方法,對前世害衛相府滿門的人以牙還牙,報仇血恨湘王深情告白:阿樂嫁給本王,寵你一生上天入地寵你,吃苦品甜寵你,眼中寵你,心中寵你,無一不寵你衛樂暗暗尋思:那得讓寵我的男人做皇上,才能將自己寵到至高無上!展開

《醫後重生:讓寵我的男人做皇帝》章節試讀:

一個時辰後,馬車順利地到了田莊,田光這才發現,自己的的衣衫全被汗水打濕。

在後面的馬車內,一位是自己老主人的嫡孫女,一位是當朝的皇四子湘王,這兩位,哪一位出了事,自己的老命都不得保。

馬車停穩後,衛樂先跳下車,快步走到田光面前:「田光叔,我要去給嬸子治醫,再拖下去就要出大事。」她轉身指着車內的兩人:「將他倆先藏起來,外面風波平息之後,再放他們出去。」

「諾。」

田光的長子田大風聞聲迎了出來:「爹,你吃了東西沒有,怎麼這晚才回來。」

田光問:「你娘怎麼樣?」

「不好呀,娘她一直沒醒過來。」田大風難過地道。

「快,帶我去看看。」衛樂大步往屋內走。

待田大風看清來者時,十分的驚恐:「大小姐,您怎麼來了?紫姑呢?」

「趕緊的,你想不想救你娘。」

「想,很想。」田大風跑得比他養的那條黑狗還快。

田光想了一下,轉身先去藏人:「走吧,我們小主人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先躲一下,安全了再回城。」

木飛搖頭:「我主人受傷有點重,不宜移動,先就在車上,人來了再說。」

「那好吧。」田光指着棺木說,「也可以藏在裏面。」

「走走走,這麼不吉利的話你也敢說。」木飛沖他揮手翻着白眼。

田光顧不上同木飛多說,他轉身往室內奔去,他要去看看,大小姐是怎麼樣治自己的夫人。

田光一家幾代人全在衛相府里當差,自己嫡親的女兒紫姑在大小姐屋七八年,大小姐一點不會醫術,這是田光心裏最清楚的事。

不管大小姐衛樂能不能救自己的夫人,田光心裏也充滿了感激之情。身為大小姐的衛樂,手還受了傷,居然偷偷跑出府,跟着自己來了十多里外的田莊救人。大小姐的一片真心難能可貴。

「快給你娘喂葯。」衛樂一手扎針,一手遞葯。

一側看呆傻的田大風接過葯,手忙腳亂地倒水。田光坐到床前,抱着緊閉雙眼的夫人丁氏,兒子田大風小心地喂着葯。

只見丁氏張開了嘴,咽下了葯,還喝下了半杯熱水,隨後長長地**了幾聲。

田光眼眶濕潤起來,自己的夫人恐怕真能活下來。

他抖着嘴唇問:「大小姐,您這一手起死回生的神醫之術從何得來?」

衛樂手裡扎着針,偏着頭想了一下,她編了個謊出來:「嘿,也是機緣巧合,十天前,小姐我偷偷溜出府,遇上一要飯的老婆婆,賞了一錠銀子她。那老婆婆說同我有緣,交我一本醫書,我看了幾日學會了一點,昨天她將書收回去了。」

十天前,是紫姑請假回家伺候母親的日子。

衛樂的這一番神奇的話,聽得田光父子兩人連連稱讚:「小姐好人有好報呀。」

窗外站着的主僕二人也聽見了這一番話,木飛小聲道:「主人,我們回城去尋那位老婆婆,她是位神醫呢。」

湘王哼了一聲:「神醫在屋內。」這小女孩子機靈古怪,她說的話,自己一句不信。

湘王手上緊緊握着一張手絹,桂花的香味時濃時淡,他很喜歡這味道,像極了幼年時躺在母親懷裡,聞到過的香味。

「回王府後,叫管家在院子里種上幾棵桂花樹。」

「啊,遵命。」木飛愣了一下,不明白這個時候,主人怎麼想到了要種桂花樹。

木飛指着裡屋那位,正在扎着針灸的衛樂說:「主人,你看她長着一對水靈靈的丹鳳眼。」

「那又怎麼樣?」湘王心想,宮裡比這丫頭好看的女子多了。

「嘿,給主人您說個秘密。」木飛悄悄道,「我師傅曾對我說,長這樣一對眼睛的女子,能居後位哦。」

「哼,你今天早上出府時還說,看了黃曆,萬事大吉,結果呢?」

「這這,意外,只是意外。哪知咱們府出了賣主的狗東西,將主人您的行程告訴了別人。」

「走吧,回府。」湘王又看了一眼衛樂,見她抬頭在笑,很可愛的樣子。

木飛跟在湘王身後,不停地說服主人:「衛府的大小姐,湘王應該想辦法娶回來……」

「人家才十三歲。」

「那又怎麼樣,宮裡十三四歲的嬪妃多了。」木飛急了,「主人,你要不趕緊的去衛相府提親,那惠王可不同你客氣了。」

「你還不明白嗎?要是這丫頭想同惠王在一起,她就不會救我們了。」

「為什麼?」

「你能不能不要問這麼多為什麼!」

「為何?」

「閉嘴。」

兩人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衛樂見紫姑的娘醒來,沒有性命之憂,她才站起身來:「還有一個時辰天就亮了,我得趕回府去。」

「大小姐,老奴送您。」田光也站起身來。

「行。」衛樂交待,「這幾天給嬸子吃這藥丸,一天兩次,溫水送服。還有,除了喝米湯,一點食也不能進。」

「啊,不吃東西行嗎?」田光擔憂地問。

「嬸子要先養好五臟六腑,方才能吃東西。」衛樂解釋,「嬸子可能是食用了有毒的蘑菇,還好毒性不大,沒有當場……。但是拖了這麼久,身體損傷太重,要慢慢的恢復。先喝米湯,慢慢喝粥,一直到身體漸好,才能喝雞湯養身子。」

田大風聽了這些話感慨道:「大小姐成了神醫啦。」

衛樂忙擺手:「可別這樣叫我,也別說出去,否則小姐我麻煩大了。」

「諾。」田大風忙應了。

田光保證:「老奴和家裡人一定不會將小姐會醫術的事傳出去。」

「嗯。」衛樂滿意地點頭。

衛樂沒曾想過,自己學會的行醫術哪能藏得住?就猶如樹上成熟的果子,總歸是要露出豐盛的模樣來。

田光駕着馬車,往長安城趕,算起來,天曉時分城門一開,能趕回相府,那時各院子的下人才開始忙碌,主人們還沒有起床。

半道,有一隊人攔住馬車,有一人上前喝問:「是誰?去哪?」

田光見這隊人馬,全身鎧甲,手拿弓箭,他拉緊韁繩,緊張地道:「我是衛相府田管家的長子田光,賤內急病,趕去城內請大夫。」

只聽一位男子下令:「放他走。」

馬車內坐着的衛樂,聽見這男子的聲音,恨意一下就湧上了心頭。

惠王,劉霖,你給我好好等着,我衛樂必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