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部修仙錄
一部修仙錄 連載中

一部修仙錄

來源:google 作者:風雨十三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凡 風雨十三州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一步修仙路,從此脫凡塵,日月星河為吾轉,一指逍遙吾為仙,逆天路,生死間,九重天上,九重仙,一曲仙音鎮大道,吾以仙劍破蒼天!展開

《一部修仙錄》章節試讀:

天色很黑,他們沒有照明工具,只能靠着微弱的月光看清前方的路。

山上夜晚的氣溫下降的很快,方凡幾人穿的都是單薄的衣服,即便一直爬山走路,身體里產生着熱量,但還是有好幾個人被凍的全身發抖,再也走不下去了。

此時這條崎嶇的山路上,只剩下方凡,余肆和李風三人了,其他的孩子全部停留在了路上。

余肆臉色蒼白的衝著雙手吹了口熱氣,又搓了搓雙手:「方凡,你還撐的住嗎?」

方凡嘴唇發青,他勉強的點了點頭:「不礙事,我還堅持得住。」

兩人相互鼓勵的點了點頭,繼續向前走着,李風在後方也被冷的瑟瑟發抖,為了爬山,他身上只帶了些乾糧,根本沒有其它的任何東西,夜晚山間的風一吹,讓人冷的直發抖。

此時他突然衝著前方的兩人喊道:「方凡,將你的包袱拆下來,現在只有你有多餘的禦寒之物,不應該拿出來分享一下嗎。」

余肆第一個轉頭過去,一副看白痴的模樣:「你是腦子被村口的驢踢了嗎,別人的東西,憑什麼分給你?還是說你長的丑,就要多照顧你一點?」

李風捏緊了拳頭,眼神兇狠的看向余肆:「怎麼,又要為他出頭?齊雲宗的收徒考核,對於我們村意味着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要是因為他不配合,導致我們全失敗了,你不會不知道結果吧。」

余肆雙手叉腰:「我倆會不會失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再敢廢話,我現在就讓你失敗。」

李風怒道:「你想為了一個野孩子,為你家招來全村的仇視嗎?」

「我呸,跟我阿娘說的一樣,你和你那壞心腸的娘一個德行,村長還在呢,什麼時候輪到你們家代表全村了。」

余肆毫不客氣的懟了李風幾句,要不是現在身體條件確實不好,他都想揍李風一頓了。

李風眼睛掃視過兩人,知道自己怎麼說他們都不會想要拆包袱了,那隻能自己動手了,於是他心裏一發狠,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對着兩人喊道。

「給臉不要臉,現在將你們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給我,要是敢亂動,我一刀捅死你們。」

在李風亮出匕首的時候,方凡和余肆都往後退了一步,在月光的照射下,李風手中的匕首發着寒光。

李風上前一步:「都快脫了,別耽擱我的時間。」

余肆氣的剛想衝上前去,就被方凡拉着往山上跑。

「快跑,他有匕首,我們拿不住他。」

余肆氣的咬牙切齒的,但他知道方凡說的對,李風的體格不在他之下,又有武器在身,他們討不了好。

李風沒想到兩人會逃跑,氣的舉着匕首就追了上去。

「你們不是很沖嗎?不是想收拾我嗎?來啊,別跑啊!」

余肆邊跑邊罵道:「狗玩意兒,有本事將匕首扔了,爺爺我打的你叫爹。」

方凡一點也不管余肆話語里的邏輯性,一邊逃跑一邊仔細看清前面的路,這個時候要是被絆倒,只能是李風手中的魚肉了。

三人體力本就沒有多少了,又跑了一陣,都累的不行,余肆面色不正常的發著紅暈,喘着粗氣道:「我…我不行了,我們回去和他拼了吧。」

方凡的雙腿都在發抖,他感覺只要自己一停下來,這雙腿就再也跑不起來了,兩人都到了極限,再這樣跑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李風同樣好不到哪裡去,要不是有一股怨毒的恨意支持着他,說不定他早就趴下了,此時方凡兩人離他就幾步路的距離,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他們。

方凡停下腳步,轉身沖向李風:「阿肆,你快走,這裡交給我,一定要拜入齊雲宗!」

他將背上的包袱取下,提着系帶,如同輪着鏈錘一般,沖向李風。

余肆聽到方凡的話後,本能的停下腳步,他怎麼可能讓方凡一個人冒險,硬生生停下了腳步,艱難的轉過身去。

「別給我逞英雄!」

李風看見方凡轉身朝自己沖了過來,先是錯愕了一下,而後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這是你自找的。

他用力的握着匕首,狠辣的朝着方凡的胸口刺去,即便方凡用包袱做武器,也擋不住自己這一擊,他臉上全是陰狠的表情。

「給我去死吧!」

余肆在方凡後面追着,可他速度慢了方凡幾步,根本攔不住。

只聽到李風喊了一句後,方凡和他便撞在了一起,隨後響起一聲匕首刺破什麼東西的聲音。

余肆心頭一顫:「方凡!」

一滴血從方凡身上掉落在地上,隨後流下一大片血跡。

李風卻沒有得逞的神情,而是怒吼一聲:「給我鬆開!」

原來在剛才兩人靠近的一刻,方凡知道自己手中的包袱沒多大用處,在第一時間將包袱橫在了身前,擋住了李風的一擊,可包袱實根本沒辦法完全擋住匕首的攻擊,在穿破兩層防禦後,才被方凡用手握住。

李風想將匕首**,可方凡將匕首捏的緊緊的,他本根抽不動,大量的血液在此期間從方凡的手掌上落下,他疼的直冒冷汗,卻沒喊上一句疼。

「去死吧!」

方凡衝著李風喊了一句,李風瞬間感覺到匕首上傳來一股力量,將自己往身旁推了過去。

李風驚恐的喊道:「你要做什麼!」

他連忙想放開手中的匕首,可方凡在他放開匕首的一瞬間,用那雙被割的鮮血淋漓的手,抓住了李風的手腕,匕首掉落在地上,兩人不斷的向著懸崖靠近。

李風大喊道:「你瘋啦!那邊是懸崖!你放開我!」

方凡無動於衷,快速的將李風推向懸崖,余肆看見方凡的舉動,都被嚇住了:「方凡!快鬆手!」

李風掙扎着,臉上出現了懼意:「方凡!我錯了,我再也不敢找你麻煩了,快放手啊!」

方凡冷漠的看着他:「晚了,一起死吧!」

李風突然腳下一空,他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不!」

他的身體被方凡推出了懸崖,兩人雙雙朝着山下墜落而去。

就在方凡閉上眼睛的時候,一隻強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腳,余肆用着吃奶的力氣,面色漲紅:「快!快爬上來啊!我撐不住了。」

李風原本都被嚇傻了,此時他的手還緊緊的抓住方凡的手,他瘋狂的喊道:「快!快拉我上去!」

他越是瘋狂的扭動,幾人的身體越是往山崖下滑落下去,方凡衝著余肆喊道:「快放手!」

余肆咬着牙:「不…不放!」

嗦嗦……嗦嗦……余肆的頭已經出了懸崖,再往前一點,他就也要跟着墜落下去了。

方凡轉頭看向抓緊自己手,還在掙扎的李風,舉起拳頭就砸了過去。

「給我撒手!」

李風的臉上被砸了好幾拳,也許是求生的**爆發了他的潛力,他依舊緊緊的抓住方凡的手,眼神怨毒的看着他:「不放!要死大家一起死!」

此時余肆已經半個身體出了懸崖,他要撐不住了。

方凡發狠,手裡爆發出全部的力量,朝着李風的脖子打去:「那就去死吧!」

咔嚓的一聲,李的脖子被打歪了,吐出一口血,連話都說不出來,既不甘,又怨毒的看向方凡,隨後失去了力氣,鬆開了方凡的手,朝着山下墜去。

余肆全身發力:「給我上來!」

方凡同樣雙手在崖壁上用力,兩人全部摔在了道路的一旁,他們躺在地上,累的氣喘吁吁,全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手指頭都動不了。

余肆頭暈腦脹的,艱難的看向方凡:「方凡……你…你沒事吧?呼…呼……」

方凡乾嘔了幾聲:「嘔……我…我沒事。」

余肆終於鬆了口氣:「那……那就好……」

隨後便累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