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還愣着作甚?去把她給本王打發了。」齊宥沉聲道。 「是。」葉珍珍連忙頷首,出去之後,帶着二等丫鬟拂柳和碧青,一塊往外頭的小院子去了。 老實說,葉珍珍沒料到自家王爺會翻臉。 上輩子,王爺不是對蘭照佳情根深種嗎? 是因為自己的出現,導致一些事兒發生了改變,還是因為……王爺心裏本就不怎麼在乎蘭照佳,上輩子那些事兒,是誤會? 葉珍珍也懶得想那麼多,進了小院子之後,直奔廂房而去。 「你們是誰?」見葉珍珍三人進來,侍女緋雲頓時迎了過來,沉聲道:「我們小姐暈了過去,你們快去請王爺過來。」 「王爺又不是大夫,來了也無濟於事,我略懂醫術,王爺特意派我過來給蘭小姐看診。」葉珍珍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銀針,作勢便要往蘭照佳脖子上的穴位刺去。 「住手,大膽賤婢,不許碰我們家小姐。」緋雲氣的大吼一聲,便要來阻止。 拂柳和碧青見了,連忙一左一右架住了緋雲,把她往後拖。 來的時候葉珍珍已經吩咐過了,讓她們見機行事,聽她的話。 老實說,從前紅珊還是大丫鬟的時候,拂柳和碧青這兩個二等丫鬟都沒有現在這麼聽話。 葉珍珍也是二等丫鬟升上來的,她們也曾不服氣,可見王爺那麼器重葉珍珍,兩人只有聽話的份兒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嘛。 葉珍珍一針刺到了蘭照佳脖子上,一針刺到了她臉上,疼的蘭照佳一下子坐起身來,猛地拔出銀針丟到了地上。 「大膽賤婢,你竟然敢拿針刺本小姐。」蘭照佳大聲吼道,臉都氣的有些變形了。 原本還算嬌媚的美人兒,如今卻有些面目可憎了。 葉珍珍知道,蘭照佳根本就沒有暈倒,只是裝的而已,所以刺了她兩處十分特殊的穴位,令其劇痛無比。 「既然蘭小姐已經醒了,那就請離開王府吧。」葉珍珍一臉淡然的說道。 這個蘭照佳,一門心思逼着齊宥娶她,連自己都名聲也不管了,可謂破釜沉舟呀。 只可惜,現在的齊宥已經不是從前的齊宥了。 「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命令本小姐?本小姐是來拜見表兄的,你一個賤婢膽敢阻攔,那便是找死。」蘭照佳沉聲說道。 「蘭小姐慎言,王爺吩咐了,讓珍珍姐姐過來請您離開,蘭小姐還是快些走吧,免得觸怒了王爺。」一旁的扶柳皺了皺眉道。 蘭照佳之前便看葉珍珍不順眼,因為葉珍珍太美了,她感受到了危機。 她知道齊宥收了個通房丫鬟,也知道人家叫葉珍珍,但是從未見過,所以對不上號,如今知道眼前的人便是那個通房丫頭,頓時捏緊了拳頭。 「不過是個通房丫頭罷了,有什麼資格叫本小姐離開?」蘭照佳嗤之以鼻。 「我們小姐是王爺中意之人,遲早會成為王妃,你不過是個小小的奴婢,竟然敢在我們小姐面前叫囂,簡直是找死。」緋雲沖了過來,一邊護着蘭照佳,一邊大聲說道。 葉珍珍聞言笑了:「來人,把她們給我趕出王府去。」 反正,是齊宥讓她來趕人的,她才不怕呢。 倘若人家改變了心思,自然會親自來阻止,只要齊宥沒來,葉珍珍就按照吩咐辦事兒。 從前,蘭照佳是王府的常客,不過……都是偷偷來的,女兒家的閨譽很重要,若是明目張胆上門,肯定會遭人非議的。 「誰敢?你們若是碰了本小姐一下,表哥會把你們碎屍萬段。」看着衝進來的丫鬟、婆子,蘭照佳氣的渾身都在顫抖。 她來過王府多次了,還是第一次這麼丟臉,被一個通房丫頭拿捏。 表哥是不是因為前兩日的事兒生她的氣了?不然怎麼會讓一個賤婢來折辱她? 看着盛氣凌人的蘭照佳,原本想衝上去趕人的拂柳等人頓時遲疑了。 他們家王爺和蘭照佳青梅竹馬長大,對蘭照佳也十分客氣,每次蘭照佳來,王爺只要有功夫,都會和她說上幾句後。 她們以前還在想,蘭照佳即便成不了王府的女主人,那起碼也是個側妃,所以,真不敢動手。 葉珍珍早就猜到這一幕了,她瞥了拂柳等人一眼,沉聲道:「這王府到底是王爺說了算,還是她一個外人說了算?」 「外人?表哥答應過我,會娶我為妻,他不過是因為前兩日的事兒與我置氣,才不見我,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蘭照佳真的很生氣。 對於齊宥,她志在必得,籌謀多年了,決不允許一個通房丫頭壞了她的好事兒。 見葉珍珍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蘭照佳忍不住伸出了手,猛的往葉珍珍臉上甩去。 她一個養在閨中的小姐,哪裡比得上葉珍珍這樣的丫鬟靈敏,葉珍珍一側身便躲過了。 蘭照佳有些站立不穩,險些撞到了桌子上,眼淚一下子下來了。 「賤婢,你居然敢欺負我,我定要讓表哥殺了你。」蘭照佳一邊說著,一邊哭着往外跑去。 「珍珍姐姐。」拂柳等人有些傻眼了,想阻攔,又有些不敢。 「沒事,讓她去王爺跟前告狀。」葉珍珍揮了揮手,低聲說道。 她也想知道,在自家王爺心裏,蘭照佳到底還有沒有地位,這樣自己也能確定以後該怎麼對這個女人了。 正院的老槐樹下,齊宥還在喝茶,一旁的小桌子上擺着一些果子和蜜餞,是瑞嬤嬤剛剛奉上的。 蘭照佳衝進來後,看着悠哉悠哉的齊宥,頓時委屈極了。 表哥真是太過分了,躲在這兒不見她,讓個賤婢打發她,讓她丟盡了臉面。 「表哥。」蘭照佳望着齊宥,淚水一點點往下掉,看着凄美又動人。 蘭照佳從前也會掉眼淚,齊宥那時候也不覺得反感,女兒家嘛,愛哭是難免的,他家母妃便是如此,一傷心就掉眼淚。 若是換做從前,他肯定會安慰幾句,如今卻很不耐煩。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