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徐徐撩火
徐徐撩火 連載中

徐徐撩火

來源:google 作者:藍莓蛋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寧 沈白辭 現代言情

【甜美實習生×嚴肅高冷大律師】【雙潔+蘇撩】【男主前期冷冰冰後期黏人精】結婚之前,閨蜜就警告江寧,千萬別嫁律師,不然離婚的時候告到你破產,還有可能坐牢,就問你怕不怕?江寧挺着大肚子囂張地叉腰,不怕,他的心肝寶貝都在我手裡!漂亮小護士實習第一天把帥氣高冷的大律師的手背紮成了篩子,事後,又陰差陽錯地住進了沈大律師的豪宅里,古靈精怪VS高冷傲驕誰也看不慣誰,直到有一天,沈大律師生病了,還是難言之隱……這病也只有江寧能治!病好之後,高冷禁慾秒變大狼狗事後,吃瓜群眾好奇地問沈大律師,你到底得了啥病啊,被你媳婦治得服服帖帖的沈大律師臉黑:別問,問就友盡!展開

《徐徐撩火》章節試讀:

江寧是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鼓足了勇氣給沈白辭打的電話。

可是聽到電話里傳來那冰冷的聲音,她整個人又立馬泄氣了。

「我叫江寧!」

「不認識,說事!」

他似乎顯得很不耐煩,出言簡短,惜字如金。

「哦,昨天您在這裡打針的時候,有投訴了我,我想,您能不能把這個投訴給撤回了?」

「不能!」

「為什麼啊?」

「人在其位就該盡其職,德不配位就該受罰!」

男人的聲音透着冷漠無情。

「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新手,我是第一天上班!你能不能原諒我這一次啊?」

「這不是理由!」

江寧說了半天,沈白辭就是不鬆口,固執得像一塊石頭。

江寧差點窒息。

這特么的是什麼男人啊!怎麼這麼記仇,我不就多扎了你兩針嗎?至於嘛!

江寧要暴走,但是一想到自己未來的命運還拿捏在他的手裡,她也不敢翻臉,只得硬着頭皮繼續跟他磕。

「這個投訴會導致我無法畢業,您看您能不能……」

「不能!」

「沈先生!!」

這一次,江寧的話還沒有說完,對方直接掛斷了電話。

再打電話,對方竟然不接了。

哎,真是要命啊,這要怎麼辦呢!?

又是忙碌的一天……

晚上下班回到家。

偌大的別墅區,一片寂靜幽深。

這地方偏僻,靠近郊區,晚上黑漆漆的有些嚇人。

不過,江寧一抬頭,就看到遠處的2號別墅門口亮起了一盞燈,彷彿是漆黑的海面上的燈塔,為她指引了回家的路。

她知道這是有人刻意為她留的燈,漂泊在外的她突然心裏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她心想,劉菁菁她表哥真是人品不錯啊。

回到家之後,這就發現客廳的茶几上放着一個紅包。

紅包上面還有一張便籤條。

非常工整的楷體字,雖然看得出來是手寫的,但字跡一筆一划就好像是打印機打出來的。

「七月份的工資以及**!」

江寧好奇地打開紅包,發現裏面竟然是整齊的紅色毛爺爺,數了一下,足足有二十張。

哇塞!

二萬塊啊!這可是她實習生幾個月的薪水,有錢人真是出手闊綽。

等等,他付她工資是幾個意思?

難道是因為她在這裡打掃了衛生,他心裏過意不去,所以才給她錢?

不過,即便是他有心,她也不好意思要啊!白住人家的房子已經是很滿足了,再收錢就太皮厚了。

於是又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

她朝着樓上的卧室看了一眼,書房裡似乎還有燈光,她原本想上去跟他打一聲招呼。

但是想想這麼晚了,陌生孤男寡女的有點小尷尬,還是明天早上再說吧!

江寧伸了一個懶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次日早上。

沈白辭西裝革履地下樓,路過茶几時,他看到了桌面上的紅包依舊還在。

他皺眉,走近拿起來看了一眼,紅包里的錢分文未動。

只是旁邊又多了一張小紙條。

娟秀的字跡寫着。

「大家都是自己人,給錢就太見外了!祝您工作愉快!」

「……」

沈白辭皺緊了眉頭,誰跟她是自己人,這個新來的保姆怎麼回事,連工資也不要了?

嫌少?

沈白辭轉身朝着保姆房走過來。

敲了敲門,沒有人應答。

他這便徑直推開了虛掩的門,窗子敞開,陽光從窗子里曬進來。

可以看到靠窗的桌面上,鋪着一張粉色的桌布,檯面上排滿了手辦布娃娃。

大床上,床單和被套都換成了粉色系的,連床邊的拖鞋也是粉色的長耳兔子,床頭上還扔着一條粉色的弔帶小睡裙。

他微微皺眉,這個老阿姨的內心還住着一個少女?

嘩啦的流水聲,將他的視線引到了浴室。

浴室的門雖然關着,但是那門是透明的玻璃,一眼就可以看透裏面。

氳氤的水汽之中,女子身子背對着他沐浴,濃密的長髮如瀑布一直垂到了纖細的腰肢間,晶瑩水珠順着雪白的俏圓往下流淌。

卧室里瀰漫著一股少女的甜香氣息,歡快悅耳的哼唱聲也隨之飄了出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立即退了出來。

君子非禮勿視!

他拿緊了公文包,轉身大步走了出來。

半個小時之後,江寧洗完澡走出來,擦乾身子換上了衣服。

為了能夠跟劉菁菁他表哥好好打個招呼,所以今天特意起了一個大早。

結果她跑到樓上一看,發現人已經走了。

呃,劉菁菁她表哥真是個努力上進的年輕人,值得她尊敬啊!

反正醒了,也不想再睡了。

於是,她又貼心地幫着劉菁菁她表哥把臟衣服也洗了!還把他房間的地板也拖乾淨了。

這麼大的別墅,房租一個月少得幾萬塊吧!

好在她年輕,有一把時間和體力,就干點活來抵房租吧!

午餐時分。

李航城還在說案子的事情,沈白辭喝着咖啡,神色有些遊離。

此時,服務員端一盤子甜品上桌。

精美的瓷盤中,躺着一隻白白胖胖的布丁豬,李航城手賤地拿着勺子拍了一下豬屁股。

純白圓溜的豬屁屁被打得顫啊顫的……

沈白辭看到這一幕,突然又想到了上午看到浴室里的女人,這便不由得問道。

「那保姆多大歲數了?」

李航城一愣,以前沈白辭可從來沒有問過個問題。

沈白辭是非常挑剔的一個人,特別對於給他做保潔的阿姨,他已經換了無數個了。

「怎麼,你不滿意?她工作不積極嗎?」

「回答問題!」

「呃,行,我幫你查查啊!」

李航城之前挑保姆,都是直接給中介公司打個電話,讓找個乾淨利索的就行。

至於人是誰,長啥樣年紀之類的,他也從來沒有去關注,畢竟找家政又不是相親,管人家年紀做什麼。

隨便在中介官網上劃滑了一圈。

「哦,四十五歲左右!怎麼,你嫌這阿姨太老?」

「看着不像!」

「我跟你說,現在的女人懂得養生,四十五歲也看着跟少婦似的,體力好,幹活絕對利索。我跟你說,老阿姨比小姑娘好用。」

李航城衝著沈白辭擠眉弄眼的,

但沈白辭懶得再說話了。

他手指摁着太陽穴,突然覺得心裏有些不太舒服。

一定是忙瘋了,才讓那個保姆的桃子臀在腦子裡晃了一整個上午。

午餐剛吃完,手機又響了起來,順手一接聽,又是那小護士的聲音響起。

「沈先生,您好!我是仁愛醫院的護士,請問您能不能幫我把投訴給撤了。」

「不能!」

「好吧,那我下次再打電話給您!」

「再打也沒有用!」

「那要不然我們約個時間見面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