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西遊:我的隊友超社會
西遊:我的隊友超社會 連載中

西遊:我的隊友超社會

來源:google 作者:小崔愛小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悟空 敖烈

搞笑+社會+西遊+熱血這是一個21世紀熱血小青年魂穿小白龍帶着唐僧師徒4人西天取經的故事唐太宗:「御弟,你這樣讓我很難辦呀!」唐僧:「難辦?那就別辦了!」孫悟空:「土地,讓你去辦件事不是颳風就是下雨,耍我呀?」豬八戒:「嫦娥仙子,我現在火氣很大呀!」沙和尚:「降龍羅漢,我就問你這瓜保熟嗎?」敖烈帶着自己的社會隊友一路西行,連路過的狗都要扇幾巴掌展開

《西遊:我的隊友超社會》章節試讀:

唐僧點頭道:「沒錯,正是大雷音寺的大乘教法。」

「我本以為昨日之夢只是巧合,沒成想還真有這樣的地方。」

唐太宗見唐僧和自己意見一致,抓着後者的手來到廟內。

「高僧,無論如何你都得幫我去西天取得真經。」

唐太宗因為說話不算話,放了涇河龍王的鴿子,所以每天做噩夢。

只有讓取得真經的得道高僧超度亡魂,他才能渡過此劫。

唐僧為難道:「不是我不幫你,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遠的不說,我都不知道西天大雷音寺具體在什麼位置。」

唐太宗拿出來一張地圖:「我有一條去西天的路,風險是大了點,不過我不讓你白去。」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只要你能辦成這件事,我願意和你共同享受榮華富貴。」

唐僧笑道:「好話誰不會說,我得看到實際行動。」

「怎麼說?」

唐僧把敖烈告訴他的話,講了出來。

「咱們國內的寺廟,道觀每天的香客往來無數,看着我眼紅。」

「我打算創建一個龍神門,你得在全國幫我推廣一下。」

敖烈想的很明白。

大雷音寺和天庭為何經久不衰?

不就是有無窮的信仰供奉嗎?

他若是想帶領龍族在兩者之間求存,就免不了收集信徒。

「這個……。」

天庭,佛門的地位早已經在百姓心中根深蒂固。

百姓們打心底願意朝拜。

現在突然多出來一個什麼龍神門,正常人根本不會去看一眼。

唐僧才不願意想這麼多,不用反駁道:「我不管,這個事情你必須搞定。」

「不然你就去找其他人去西天取經。」

「你讓我有點難辦呀。」

「難辦,那就別辦了!」

唐僧見談不攏,作勢起來就要掀桌子。

唐太宗見狀,急忙開口道:「別掀桌子,我辦還不成嘛。」

「這還差不多。」

與此同時。

化作老和尚的觀音菩薩,剛來到化生寺,右眼皮瘋狂跳動。

「我去,這股心悸的感覺是什麼意思?」

觀音手指一掐,霎時間,敖烈模糊的身影顯現。

「該死的敖烈,不去鷹愁澗等着西行隊伍,來這裡幹什麼?」

「善財龍女,你去城內搜尋一下,我懷疑敖烈在長安城。」

提到敖烈,善財龍女一臉的怨恨。

善財龍女是觀音菩薩的跟班,地位不可謂不高。

按照原本的計劃,西行的最後一人本應該是她才對。

可惜,半路殺出來個敖烈頂替了她的名額。

善財龍女頓了頓,接着開口道:「倘若敖烈真的在城裡,您可還有其他指示?」

「提點他一下,讓他知道什麼叫做規矩。」

「明白。」

「等等!」

正當善財龍女準備離開的時候,觀音突然開口。

「稍微教訓一下就行,千萬不要做的太過火。」

觀音知道自己這個跟班不是什麼善茬。

真要把敖烈教訓的太慘,導致西行計划出現延誤,那就不好了。

「龍女明白。」

山財龍女離開之後,化作老和尚的觀音直接來到唐太宗和唐僧相談的屋子。

「御弟,那咱們就這麼說好了。」

「放心吧,只要你把龍神門的事情辦的漂亮,我去西天取十次經都行。」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心直口快之人。」

等觀音聽到兩人交談的內容,直接驚了。

我去!

西行?

我他么還沒有來給你們洗腦,你們西的哪門子行?

「等等,你們往哪裡西行,為什麼要西行?」

觀音沒忍住,直接破門而入。

唐僧瞥了一眼觀音,心中生出一道異樣的感覺。

「我們這裡只有小乘教法,要想普度眾生,超度亡魂那就需要去西天取得大乘教法。」

觀音又問道:「你知道西天在哪裡?」

「十萬八千里外的西天大雷音寺,如來所在之地。」

「我去,你他么說的都是我的詞呀!」

「我的詞呀!」

觀音怎麼也理解不了。

為什麼她還沒有出面,唐僧就已經領取了主線任務。

如此一來,她還有什麼作用?

「你……你怎麼知道大雷音寺,又是怎麼知道世界上有大乘教法的存在?」

唐僧聳了聳肩,看傻子一樣看着觀音道:「是個人都知道的東西,有什麼好稀奇?」

啊?

是個人都知道?

觀音又看向唐太宗,後者自然不會承認自己不是人。

「說的對,我朝文武百官,黎民百姓就沒有人不知道這件事。」

是嗎?

觀音開始懷疑人生。

按道理來說,她才是編劇,為什麼劇本沒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

「金蟬子,趕緊出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蟬子,你小子在搞什麼灰機?」

「金蟬子!」

觀音一連給金蟬子傳了好幾次音都沒有得到回答。

「老禿驢,你瞅我幹啥?」

唐僧發現觀音一直盯着他,沒好氣道:「再瞅我一眼,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摳下來?」

「你在跟我說話?」

別看金蟬子是如來的二弟子,神通廣大,地位崇高。

可對於獨霸南海的觀音來說還不夠看!

「啪!」

唐僧被社會之心侵蝕,已經變得非常社會。

遭受到觀音挑釁後直接拍案而起,看樣子隨時有動手的可能。

「沒跟你說話,難不成跟鬼說話?」

「你要是不服氣就跟我練練,看我能不能把你頭擰下來。」

觀音怒目圓睜,無比憤怒。

她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和她這麼說話了。

「西行要緊,西行要緊!」

只要金蟬子能成功西行,為什麼去的根本不重要。

觀音為了佛門的未來,強忍着把怒氣憋了回去。

「是我唐突了!」

「我們同作為佛門中人,我理應支持你才對。」

說著,觀音拿出兩件寶物。

「這是錦斕袈裟,上面鑲嵌七寶,水火不侵,可以防身驅祟。」

「這是九環錫杖,可以免墮輪迴,不遭毒害。」

「有了這兩件寶物,可以保你西行平安。」

唐僧掃了一眼兩件寶物,嗤笑道:「我以為什麼好東西,原來是兩件垃圾。」

「看看,這次是真正的寶物。」

唐僧把敖烈交給他的璀璨袈裟,璀璨開山刀拿了出來。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系統給的袈裟,砍刀不僅外觀好看,功能也吊打觀音拿出來的寶物。

只是一個和尚拿着一把刀,實屬有點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