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修真棄少混花都
修真棄少混花都 連載中

修真棄少混花都

來源:外網 作者:飛天鯤魚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飛天鯤魚

千年前,秦飛全家被趕盡殺絕,幸而魂穿修仙界,在萬族林立的星空戰場所向披靡!千年後,渡劫飛升的秦飛迷失在宇宙洪流當中,重回年少時代的花都,這一世,有恩必報,有血必還!仇人家族、各路豪雄、在秦飛面前皆如螻蟻,一路橫掃,發誓要世界聽吾之號令!展開

《修真棄少混花都》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呸!無恥!」
柳雨欣還是沒鬆開秦飛,臉頰通紅,罵了一句。
秦飛嘆了一口氣,掌心吸力涌動,將落在浴室門口的那條浴巾抓了過來。
「穿上吧。」秦飛順手將浴巾裹在了柳雨欣背上。
「你!你是故意的吧?」柳雨欣趕緊手忙腳亂地抓過浴巾圍好,氣得小臉漲紅,怒目盯着秦飛。
明明秦飛手邊有浴巾,卻不給自己蓋上,簡直是不要臉的範本。
秦飛無辜地攤手道:「你說是就是吧。」
柳雨欣看不到浴巾是怎麼出現在秦飛手裡的,他也懶得解釋,只會越說越亂。
「你!你這個流氓!下流!卑鄙!」
她沒想到秦飛只是看上去老實,內心卻這麼齷蹉,居然趁自己暈倒佔了自己這麼大的便宜。
「這件事我不會告訴柳家,以後你給我小心點!」
看到柳雨欣氣得恨不得以頭搶地的樣子,秦飛眉眼一挑,自己好心救她,反而被當做驢肝肺,真是不可理喻。
這要是在修仙界,憑他堂堂天玄仙君秦飛的名字,不知有多少天嬌公主想要奉上自己的身體。
那些女人的容貌皆是頂尖,更是擁有仙子的出塵氣質,柳雨欣雖然容貌俏麗可愛,不過還是顯得太青澀。
「難怪秦家大廈將傾,這種人,真該!」
「混蛋!你不過是名義上的未婚夫而已,居然敢——」
「哼,剛才肯定被他都看光了,討厭!」
柳雨欣臉色帶着羞怒,回到自己的房間中,狠狠地提了一腳抱熊玩具,沒想到秦飛剛來第一天就已經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說完,她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發現剛才摔到的地方好像有一道小小的疤,但按壓上去又好像沒什麼大礙,讓她有點摸不清頭腦。
「算了,明天去醫院看看吧。」
秦飛當然聽到了房間中柳雨欣的聲音,也不在意,繼續自顧自地修鍊。
到了第二天清晨,柳雨欣好不容易休一天假期,卻要帶秦飛去找工作。
「喂,色狼,走,我帶你去府南醫科大學。」
柳雨欣作為堂堂一個總裁,人脈還是很廣的,所以給秦飛找了個中醫助教的閑職。
工作地點就在府南醫科大學本部,離柳雨欣的別墅又很近,工資不多,三千多塊,但對於秦飛這個什麼都不會的人來說,應該非常不錯了。
送秦飛來到醫科大學之後,她便沒好氣地指着前方說道:「進學校右轉就是行政大樓,你自己去報道吧。」
柳雨欣說完,放下秦飛,自己坐着青青的車離開了學校大門。
秦飛目光微閃,自己朝着醫科大學的方向走去。
在行政大樓辦理了入職手續後,秦飛正準備離開學校,目光突然是瞥到街對面的一輛奧迪A8。
這輛車的車牌帶着「888」,看起來不是普通人的車,車旁更是站着三兩名保鏢保護着。
奧迪A8停在一家診所之外,門店半掩,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人在問診。
秦飛神識探出,片刻後輕聲道:「這個人的氣息虛浮,似有若無,應該是五臟六腑損壞、導致虛火上炎等癥狀,只怕要燒壞了。」
前世的秦飛中醫根本學得不怎麼樣,但如今不同,他作為堂堂仙君,凡人的病症就如同小學生的題目,一眼就能夠輕易看出來的。
就算看不出來,自己一顆丹藥,也可以讓他起死回生。
「看來,賺錢的機會來了。」
慢慢踱步到診所門口,秦飛忽然聽到診所內傳來一聲無奈的嘆息聲。
「不行,老先生這病,我沒有任何辦法。」
看來裏面的老中醫,確實是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不過,正當秦飛準備走進去時,旁邊的兩名黑西服大漢抬手擋在了他面前。
「對不起,診所現在不開門。」
「讓開。」
秦飛隨手一抬,兩名大漢的手臂絲毫沒有反抗之力,被扇了回去。
此刻的診所內,一名臉色略顯蒼白的老者坐在木椅子上,對面給他把脈問診的老中醫臉色無奈地搖了搖頭。
「老醫生,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在老者身邊,還有一名穿着軍綠色服裝的壯漢,以及一名美到驚艷的女孩,穿着成熟時髦,掩蓋不了一身的嬌貴之氣,此時她正焦急地詢問着。
老中醫無奈地搖了搖頭,眉頭緊鎖:「以我的醫術,對老先生的病症毫無辦法。」
他看了一輩子的病,知道這老者是什麼癥狀,卻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醫治。
「你的病,我可以治。」
這時,門口卻傳來一道清朗的少年聲音,診所里的人都是扭頭望了過去。
來人自然便是秦飛,他對王明說道:「這個病比較複雜,屬疑難雜症,傳統中醫肯定是沒辦法的。」
「你是誰?小吳小李?」那迷彩服壯漢不滿地望向門口。
跟着跑進來的兩個黑衣保鏢臉上帶着震驚,說道:「胡哥,我們攔不住他。」
剛才秦飛抬手就把兩人給扇退,他們彷彿就感覺是被一顆大鐵鎚般輕輕推開,既沒有受傷,卻也抵擋不住那股兇悍的力量。
老中醫詫異地看向秦飛,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因為他太年輕了。
老中醫問道:「小兄弟,你說你只學過一點中醫,是如何看出這位老先生的病不一般的?」
秦飛負手而立,輕聲道:「我爺爺是中醫國手,就算我學得再差,也知道該怎麼救他。」
說完,他伸手指向對面的那位老者。
「哼,這位朋友的話我不敢苟同,傳統中醫博大精深,怎麼可能無法可治?」
這時,老中醫旁邊,一名三四十歲的男人突然開口說道:「老先生,我倒是想試一試,我父親的針灸術遠近聞名,整個西南還沒有他針灸術治不好的疑難雜症。」
這人叫做王明,已經在老中醫這裡學習藥理有兩年時間,而且他眼力不低,知道店裡這個老人和女孩並非普通人,只要把他們治好,說不定這輩子都不用再愁錢花了。
老中醫也是突然明悟過來,拍手道:「沒錯,我這名徒弟是天府中醫藥大學王啟才教授的兒子,來我這裡學習藥理,但一手針灸之術深得王兄真傳,連我都自愧不如。」
聽到老中醫這番話,老人身邊的女孩立刻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說:「那王先生,現在能不能立刻給我爺爺施針?」
王明眼中帶着點點自傲,說道:「當然沒問題,我這就開始。」
秦飛見他要用針,頓時搖頭一口否定道:「不行,用針是走極端路線,行不通。」

《修真棄少混花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