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鏽蝕王
鏽蝕王 連載中

鏽蝕王

來源:google 作者:牽着蝸牛看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明 牽着蝸牛看海 都市小說

抬頭會看到什麼?星球壁壘相互擠壓吞噬,掙扎融合,生靈彼此在重合空間里競爭求生,爭取機會抬頭會看到絕望,或者不放棄希望!展開

《鏽蝕王》章節試讀:

「抬頭會看到什麼?」

「天空還是星河?」

雲明目光獃滯,盯着布滿黃漬的天花板,一遍遍回想着父親生前最後問他的這個問題。

狹小的儲物間里只有一扇木門,臃腫膨脹的麻袋密密靠牆堆積,佔滿了地面,雲明躺在麻袋上方一塊微微傾斜的木板上,空氣中能夠感受到自己呼出氣體的溫熱。

右手邊是一個黑色矮胖的罐子,貼着封條,旁邊還放着一封信,白色的紙張從信封中露出一角,皺皺巴巴。

「你們幹什麼?」

「他還是個孩子!給他點時間!」

門外低低的掙扎怒吼聲響起。

很快木門就被拉開,涼爽的空氣立刻湧入,雲明的發梢輕輕拂過額頭。

來人明顯一愣,似乎沒想到房間里會是這幅場景,很快又恢復正常:

「雲明,你父親的死我們很痛心,今天來找你是想交換你的名額。」

「你父親是英雄,按照第一戰時法令,他的名額由你繼承,但是你的年紀和實力確實承擔不起這份責任。」

「轉贈給我們周氏吧,換取一個重回輕鬆生活的機會!」

...

說話的中年人信心滿滿,不經意的表情中流露出傲氣和施捨。

「雲明?雲明?」

短暫沉默後,中年人的聲音明顯開始不耐煩。

身後的老者微微嘆口氣:

「周先生,請回吧,給他點時間,有消息了我聯繫您。」

中年人冷哼一聲,眼裡滿是厭惡:

「雲明,那就給你一天時間考慮,希望你能看清現實,做出正確的決定。」

幾人腳步聲遠去。

很快,腳步聲又傳了回來,木門被輕輕拉開,返回的老者一屁股坐在麻袋上,絮絮叨叨:

「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誰能想到老雲這樣的研究員說沒就沒了,鄭叔我也難以接受。」

「現在這世道已經亂了,你父親的東西又都是機密,只給你留了個名額,你...今後還要繼續生活...」

良久的沉默。

又是一聲嘆息,老者拖着有些佝僂的背影消失在門口。

雲明微微回了回神兒,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一幕幕閃過腦海。

父親毅然決然去重合空間,幾天後雲明被告知父親死亡,接着就被趕出研究員小區,走馬燈一樣輪轉的說客粉墨登場,話里話外為了名額,威逼利誘。

那些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只把他當成一個被父親溺愛庇護的脆弱少年。

木板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雲明收拾好物品,頎長的身影走出木門,後背上是父親的骨灰。

他要離開這裡,去父親心心念念的重合空間里看看,名額是他的,哪怕浪費了,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貧民窟的街道上陰暗潮濕,兩側緊閉的門窗上釘滿了木條和鐵鏈,坑窪路面上的積水映照着神色匆匆的行人,每個人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個腦袋,掃視前方。

在嗆人的氣味里,雲明敏捷的穿過一個個低矮的通道,快速甩開粘在身上的那些侵略冰冷的目光,這些人在能被看見的地方兼職做乞丐,在不被人注意的黑暗裡就會化身成惡魔。

拔地而起的建築群深深刺入大地,一座座破敗的高樓大廈從中間被密密麻麻的鋼索貫穿勾連,人為隔斷出了一片「空中陸地」,營造了雲明熟悉的那個高高在上的世界。

幾天前他還在那個世界裏俯視下面的生活。

「嗚...嘟...嗚...嘟」

搖搖晃晃的軌道車緩緩停靠在鋼鐵站台旁,人流傾瀉而出,又魚貫而入,塞得滿滿當當。

雲明抱着圓滾滾的包裹,背對着人群微弓身軀,形成一個狹小的空間,然後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

狹窄密閉的車廂里各種味道混雜,他的終點還很遠,身體需要主動適應環境中的味道,每周都有在車廂里暈倒的人,他們唯一的結局就是窒息死亡,儘管如此,乘客還是從四面八方湧來。

作為貧民窟里僅存的免費出行工具,軌道車曾經是帝國運輸裁撤的目標,由於所有人都做好了用生命捍衛這一權利的準備,這個計劃最後不了了之。

窗外不斷閃過粗大的鋼架,紅褐色的表面滿是鏽蝕,忽閃忽閃的路燈連成一條橘黃色的線,映照着水泥牆上不斷重複張貼的巨型海報:

「冰皇許昭,重合空間第一人!」

「傳奇武僧,怒撼夔牛!」

「帝國王牌尖刃,連斬三獸,他究竟是誰?」

這些話題是人們枯燥生活里為數不多的樂趣,底層的貧民窟是這樣,中層的人們同樣如此。

遠離陽光久了,人們就習慣了沉默和昏暗,在軌道車走走停停中,雲明終於擠出了車廂,積滿油漬的站牌上隱約還能看到站名:

「九號站」

站台外,兩側聯排的建築一模一樣,街道岔路口四通八達。

雲明緊了緊身上的包裹,不經意間掃視一圈,閃身走進一個小巷。

金屬在黑暗的通道里隱去光澤,星星點點的陽光斜斜照亮兩端,他站在中間的黑暗中靜靜等待。

「去哪裡?」

冷漠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低沉有力。

「鼠倉!」

在帝國中,帝國銀行是當之無愧的巨無霸,但是人們更願意將財物放到地下的鼠倉里。

在那裡,任何人都可以購買一個倉房,存放任何物品,不記名,沒有檢查,鼠倉組織也用強大的實力一次次證明了它的安全可靠。

老鼠在黑暗裡能視物,這個組織的人是否也可以?

疑惑中,雲明感覺頭上被套了一個布袋,一股毛髮的味道傳入鼻尖,接着就被人拉着向前,幾十步之後,耳邊開始出現滴答的水聲,變得潮濕的布袋垮垮壓在頭上,脖子很不舒服。

走上一段台階後站定,身體隨着一陣機械咬合的喀嚓聲緩緩下降,最終站在了堅實的地面上,雲明感覺手上一松,耳邊傳來一個蒼老沉穩的聲音:

「摘下來吧!」

拿掉頭套後,一名頭髮打理的整整齊齊的老者站在一張實木桌子後面,西裝筆挺,胸口位置是一個金線勾勒的老鼠,燈光下閃閃發亮。

「位置,名稱,數字。」

老者簡單直接。

雲明有些不好意思,扭頭看了看,兩側和身後的通道中都沒有人,快速轉身拉開了後背的衣服。

老者微微錯愕,然後就看到了雲明後背上一塊巴掌大小的藍色圖案。

雲明也很無奈,所有的信息都是他父親畫上去的,這個地方他也只是聽父親交代過,這是第一次來。

老者轉身找出一把鑰匙,遞給雲明,然後就一言不發。

雲明有些尷尬:

「我...應該去哪個位置?」

他確實不知道,後背上的圖案只以為是未雨綢繆而已,從未看過。

老者沉默了下道:

「從我們的口中,不能出現任何客戶的信息,所以......」

看到雲明不知所措的表情後又補充道:

「但是你可以看!」

說著,就隨手將剛才摘抄的紙條遞了過來。

「甲106,鼠倉7380,0613」

雲明走過一排排高度僅有一米的門洞,終於在狹窄通道盡頭找到了甲106號。

輸入數字,聽着傳來的咔咔聲音,眼淚一下子湧出來,這裡是父親給他準備的地下安身之所,可是他的心已經無處安放了。

十幾平米的長條形倉房裡,門口兩側碼放着一箱箱包裝肉食和飲用水,接着是兩個木架,掛着成套的衣服,都是常見的類型,角落裡是一張單人床,乾淨整潔,床頭柜上有一些疊放的資料,還有一個煙灰缸,對面則是工作台,牆上掛滿了各種器具,整個空間中還有一張木製躺椅,增添了一絲生活氣息。

雲明輕輕放下父親的骨灰,床頭柜上一張敞開的報紙引起了他的注意:

「兩個世界的擠壓和融合分析」

紙張很普通,只是這份報紙通篇都是手寫,是父親的筆跡,正反兩面只有這一篇文章,雲明確定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內容。

躺椅上,雲明拿着報紙,越看越心驚,通讀一遍之後,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父親竟然在文章的結論中,給融合結束時處於弱勢的星球判了死刑!

「尋找答案嗎?」

雲明喃喃道,內心裏隱隱有些理解父親為什麼要堅持進入重合空間了,他的心開始變得火熱,那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讓所有人擠破腦袋想要進入。

熟悉了鼠倉之後,雲明又回到了地面,按照父親留下的指引,找到了一座帶有閣樓的房屋,鼠倉雖然安全,卻不適合長期生活。

房屋裡依舊是簡單的傢具陳設,似乎已經很長時間無人打掃。

雲明躺在閣樓上,遙望着城市中心那片壯觀的空中陸地,有一種逃離的解脫。

沒有遮擋和束縛,從這裡才能看到完整的天空,只是,現在的天空已經不再完整。

另一個星球緩緩轉動,巨大的透明壁壘擠壓進這個星球的表面,彼此之間的粒子流在天空中碰撞出絢麗的殘影。

磅礴的弧面從半空中凸起,延伸而下,迴轉進大地深處。

透過布滿細小裂縫的結界,兩個星球共有的空間里,高高升起一片平坦的陸地。

那裡就是重合空間!

「抬頭會看到什麼?」

會看到兩個星球的壁壘,相互掙扎吞噬,會看到絕望,或者不放棄希望。

或許這才是需要雲明知道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