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羅武祖
修羅武祖 連載中

修羅武祖

來源:google 作者:幻秋之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洛顏 陸塵

爽文聖母?壓抑?不夠狠?史上最狂殺神,即將上線!第一世,他是無敵的修羅神,帶領百條東方龍,屠戮西方神域,讓宙斯、雅典娜、波塞冬一眾西方神帝,皆成碑下枯骨第二世,他是人族丹、陣雙絕的最強武帝,曾開闢河洛古陣,並以一把九轉修羅斬,和八種滅世異火,斬盡諸天魔神,主宰武道之巔!他也是最強的御獸師,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以及最危險的黑龍帝,皆以他為尊!九品煉藥師,九品陣法師,九品馭獸師,八品煉器師...展開

《修羅武祖》章節試讀:

「杜大師,我煉製的一品凝神丹,如何?」陸塵站在青爐鼎旁,雙臂環胸,笑問道。

「這…」

杜老輕嗅着空氣中瀰漫而來的濃郁葯香,一雙老眼瞪得溜圓。

「這不止是絕品!」

他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慌忙沖了過去。

當他拿起丹藥,看到上面的紋路後,一張老臉瞬間僵硬無比。

「丹紋!」

「你說什麼?!」

言仲聽到這兩個字,吸進去一口氣,差點沒出來。

丹藥的品質,籠統的說,最高為絕品。

但真正要區分的話,其實在絕品之上,還有更高的品階,那就是使丹藥形成丹紋!

只是這種事,他們曾經從古籍上看到過。

現實中,根本聞所未聞!

但令杜老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眼前這枚丹藥,居然擁有七條丹紋!

七紋絕品!

這!

怎麼可能?!

杜老怔目驚望,看向陸塵那泰然自若的笑臉,再回想起先前和言仲一樣,對他屢屢質疑,當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老朽慚愧,有眼不識泰山,竟險些怠慢了大師!」

見狀,言仲也是嚇得六神無主,跟着跪在了地上。

他現在死的心都有了。

世人都說陸家三少爺資質平庸,為陸家丟盡了顏面。

尤其前些時日,趙王世子當街毆打這陸塵少爺的事,誰人不知?

正因為這些風言風語,才讓他信以為真。

哪成想,他竟是一位煉藥術如此高深的大師!

並且還是一位深不可測的陣法師!

「杜老,請起。」

陸塵來到杜有忠身邊,將他扶起的同時,直接無視言仲,讓那老傢伙悻悻擦汗,不敢起身。

「不敢當,實不敢當啊…」

被他扶起,杜老汗顏賠笑。

到現在,他都不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杜老,既然我考核通過,你就先給我一枚煉藥師徽章吧,至於這件事,我不想宣揚出去,你明白嗎?」

不想宣揚?

難怪世人都罵他是陸家廢少!

原來是刻意想要扮豬吃虎!

「我明白了,塵少請放心,今天這裡所發生的事,絕不會聲張出去!」

說著,杜老回頭給了言仲一個凌冽的眼神,嚇得言仲慌忙低頭。

「很好。」

見到這杜老還算是個明白人,陸塵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快,杜老從遠處一處暗門後面,拿來了一枚煉藥師徽章,來到陸塵面前,顫抖着雙手承上。

煉藥師徽章,是代表煉藥師身份的象徵!

只要擁有這枚徽章,不僅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個國家的丹閣,還可以在很多地方,享有尋常人無法享受的特權。

而這徽章之上刻畫的銀星的數量,則是代表了煉藥師的身份等級。

煉藥師等級越高,就越受世人尊敬。

「塵少,以您的身份,這一品徽章恐怕有些不妥吧…要不我跟閣主說一聲,讓他給您進行二品煉藥師的考核?」

「不必了,其實我這次來到丹閣,主要還是為了買一些材料,至於說我身上銀子暫且不夠,也可以拿丹方來和你們交換。」

「不!不不!塵少能來我丹閣,實乃我丹閣之幸,您需要什麼材料儘管寫下來便是,老夫這就為您備齊。」杜老身為名譽長老,這個主,他還是能做的。

見狀,陸塵含蓄一笑,將所需藥材,都寫在了紙上。

很快,杜老就為他包好了所有的藥材,而陸塵也是不想受人恩惠,另在一張紙上寫出了一張丹方。

「這是二品神風丹,服用之後可對一名武者的身法有顯著提升,就權當是我與你交換這些藥材了。」

陸塵將丹方遞了過去。

能提升身法的丹藥?!

杜老和言仲大驚失色。

難道這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丹藥?

這話若是別人說的,他或許不會相信,但這是塵少說的,一想到他可是能煉製出七紋絕丹的人,二老就不敢再有任何質疑。

「那就多謝塵少了,我們這就送您出去。」杜老躬身示請。

「先等等。」

「塵少還有何吩咐?」

面對杜老不解的目光,陸塵餘光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瑟瑟發抖的言仲,道:「之前言大師說我若是能煉製出一品凝神丹,他就當眾吃屎,這話還算不算數啊?」

啊這!

陸塵的話,宛若晴天霹靂,讓言仲雙腳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

可此子能夠煉製出七紋絕丹,這足以證明,他背後的那位老師,絕不是小小姜國能招惹得起的。

想到這,言仲垂眸低嘆:「是…是小人眼拙,有眼不識泰山,小人這、這就去吃…」

「我說笑的,何必認真。」

陸塵臉上露出燦笑,形同長輩一般,拍了拍言仲的肩膀。

不寬不大的手掌,每一次落下,對言仲來說都猶如泰山壓頂,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多謝塵少海涵!」言仲含淚抱拳,徹底心服口服。

處事沉穩,傲而不驕!

還懂得恩威並施,籠絡人心!

此子真的就是帝都傳聞中,那個被趙王世子教訓的陸家廢少嗎?

杜老站在一旁,驚望着陸塵那絢麗溫和的側臉,心中泛起驚濤駭浪。

「塵少這邊請!」

杜老連忙躬身示請,一旁言仲也是見機行事,趕緊起身衝到房門前,為陸塵提前打開考核室的房門。

門外,一群人守候在門前,皆一臉幸災樂禍的向這邊張望。

似乎每一個人,都在等着看陸塵的笑話。

尤其那紅衣女子,還不等言仲說話,她就抿着嘴迎上前來。

「言大師,那小子從進咱們丹閣起,就對您煉製的丹藥指手畫腳,不懂裝懂的樣子就像個白痴一樣,您可不能輕饒了他呀!」

沒想到好不容易得到了塵少的原諒,這剛一出來,就遇到這個愚蠢的女人來說風涼話,言仲當即老臉一抖。

「你現在就可以滾出丹閣了,永遠不用再回來!」

言仲壓抑着情緒呵斥。

聞言,紅袍女子掩嘴一笑,衝著那陸塵道:「聽到沒有,讓你滾出去,是滾,不是走!」

「他是說讓你滾出去!」

杜老怒步上前,還不等紅袍女子反應過來,「啪」的一個大嘴巴子,當場將她扇翻在地!

「卧槽!」

突然出現的狀況,嚇得前面眾人,齊身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