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源記
星源記 連載中

星源記

來源:google 作者:落寞的小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落寞的小丑 諸星辰

一次偶然的機會,諸星辰得到了一顆神秘的圓珠,打開了新世界,從危險萬分的試煉,再到緊張刺激的成長之旅,一步既生死,一躍誇永恆……大家好,我是一位萌新作家,這本小說是在我腦海里回蕩很久的奇幻遐想,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有不好的地方也請各位讀者大大們不要責怪我,我會不斷的學習,寫出更好的作品給大家展開

《星源記》章節試讀:

「老師老師,有重大發現,您趕緊下來,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對講機里發出了考古人員激動的聲音。

「小張啊,你做事還是這麼毛毛躁躁,自從來到三星堆,你見到什麼都是那麼激動,今天是第幾次了」諸教授無奈的笑道,剛才對講機里傳來的聲音正式諸教授的愛徒張川,而說話的正是Z國考古協會現任副主席諸博程教授。

「老師……這次真的不一樣,已經超出了我對古代的認知,您還是趕緊過來看吧」張川顫抖道。

「什麼!!!張川這事可不能開玩笑,保護好現場,有情況及時和我彙報,我與其他教授馬上就到」諸博程教授震驚了,他知道張川性格不會在這方面開玩笑,馬上聯繫了考古協會的其他教授,並對現場考古人員說道「現在三星堆遺址列為一級警備狀態,所有人員對今天的事必須保密,第二組跟我下去。」

「二組,收到,全體集合。」二組組長王剛興奮的喊道,這是所有考古人員最想見到的事情,所有人集合完畢。

不一會,諸博程教授便帶着眾人趕到現場,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空蕩的石室,兩邊靠牆各擺放着一排考古專用燈具,石室很大,空氣中瀰漫著細微的灰塵,現場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物,諸博程看着撿漏的石室充滿疑惑的問道「張川,你說的重大發現在哪?」「老師你看這」張川用毛刷擦拭着牆壁上塵土,隨着泥土的不斷掉落,漸漸透露出了金色的牆面,諸教授立馬上前查看,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文字,看上去似曾相識,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立馬讓所有人開始清理牆面上的泥土,嘴裏喃喃道「不會是那面牆吧」不一會牆面上的土竟一塊塊的砸落在地,弄的整個石室塵土飛揚,能見度極低,眾人變暫時退出石室靜靜等待。

「老師你看,金色的……牆!!!」古老的金色牆面顫立在眾人面前,看色澤是純金的,牆邊正是那些奇怪的文字,一條條紋理錯綜複雜的向中間靠攏,隨即映入眼帘的一個身穿怪異鎧甲的人形雕塑相切在牆**,彷彿在訴說著不可抗拒的威嚴,虔誠的捧起雙手,好像手裡應該有什麼似的。

「這是……」張川驚訝的望着自己的老師那激動的臉龐,充滿了疑惑,似乎老師對這扇金色怪牆無比的熟悉。

「博程啊,你這麼著急的叫我們過來是不是有什麼重大發現了,這可不像穩如泰山的你啊,怎麼和我那不爭氣的兒子張川一樣,哈哈哈……」不遠處傳來了人聲,沒一會就出現在了石室門口,來人正是當今中國考古協會現任會長張致國和李惠琴教授等人。張川看到張致國尊敬的說道「父親您來了」張致國笑着點頭正要說話時,「老張,惠琴你們快過來看這是什麼。」諸博程激動道。

「不是我說你博程,你怎麼火急火燎的,讓我來看看,什麼發現能讓我們的博程教授這麼……這,這難道是?惠琴你快過來看」張會長緊張道。

「我說你啊老張,還有臉說博程,一丘之貉,都別急,等我帶上眼鏡仔細瞅瞅」說著李惠琴邊帶眼鏡邊上前仔細觀察了起來,當看到那怪異文字和中間的鎧甲人像時,神情突然變得激動起來,緩緩轉頭望向諸博程和張致國。

「七星堆的怪異古牆」三人異口同聲道。此刻三人臉上盡顯激動神色,「自從幾年前在七星堆下偶然發現了那一面古牆,我們一直都在尋找這古牆的出處,沒想到啊,盡然在這裡被我們發現了,證實了那個遠古文明確實存在,不過那座牆是石制的,這面牆卻是純金的,看來這裡就是那文明的真正遺址」諸博程看向了倆人。

「現在不討論這些的時候,張川你立刻帶領其他人封鎖這片區域,列為最高機密地區,聯繫武警,設立關卡和入口警戒,這裡發生的事不許對外張揚,其他人跟隨張川回到遺址外聽候指示,王剛帶着考古設備留下。」張致國神情嚴肅說道。

「收到,所有人立刻跟着我撤離這裡,入口處設立警戒線。」張川嚴肅道。

隨着眾人離開,只剩下了諸博程、張致國、李惠琴、王剛四人,「王剛,把我背包里蓋有紅色印章的文件袋拿過來。」諸博程道。

「好的諸教授,給您」王剛把文件遞了過去,諸博程看着蓋有國家保密印章的紅色文件袋,神情嚴肅的打開,抽出了幾張照片和一本筆記,看着照片上的那面牆對比了面前的金色古牆,「真的是一模一樣,你們過來看,這牆上的文字圖形規律和照片上基本相同。」說著便遞過了手中的照片。

「我們為了這所謂的遠古文明遺址,尋遍了國內所有考古地點都沒有任何線索,卻不曾想在這三星堆內找到了,而且這面牆中的文字比七星堆的更詳細,紋路也更清晰,之前文字因為腐蝕導致字體不全,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研究其中的含義了,目前我們已知的文字只有這幾個,神、追尋、屏障。」

「張老頭,什麼神啊鬼啊,古代文明一向把他們敬仰人當做神明,那都是子虛烏有的事,別跟個老神棍一樣,我們是研究古代文明,不是來找信仰的。」李惠琴打趣道。

「好了,都別鬧了,你們仔細看下這照片,牆中間那人形雕像手裡捧着的是一顆圓球,可面前的卻沒有,而且你們看,這人形雕像是穿着某種奇怪的盔甲,看上去很精密,做工和外形都遠超我們所知的任何古代文明,由此我可以判斷這個文明是高度發達的鐵器時代,牆邊的文字也都是完整的,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把這些文字翻譯出來,才能研究這古牆文明到底出自哪個朝代。」

「諸博程說得對,當務之急先是把這文字翻譯出來,目前我們對這遠古文明一無所知,王剛,你把這些文字詳細記錄下來,再拍幾張照片,我們就回研究所。」張致國說完繼續對着金色古牆研究了起來,四個人開始各忙各的。

他們走後,牆中間怪異人像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彷彿在注視某處,不一會又暗淡了下去,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的。

與此同時的C市機場,「星辰,馬上就要見到你爸了,怎麼一臉不樂意?」一位身着淡藍色女士休閑服的美婦人看着眼前的男孩,眼裡充滿了寵溺,這人正是諸博程的妻子黃瑛,也是考古研究會的教授。而那位身高185厘米的帥氣大男孩正是諸星辰,諸教授的獨子,19歲的他完美繼承了母親瓜子般的臉龐,父親的深邃眉宇,英挺的鼻樑,適中的嘴唇和雙眼皮的敏銳大眼睛,活脫脫的大帥哥一枚,可此時他那睡眼朦朧的眼神只有慵懶與無奈。

「媽,好不容易放暑假,結果又要陪着你們待在無聊的研究所里,你說我高興的起來嗎?」諸星辰沮喪的說著,臉上寫滿了不樂意,但也是沒辦法,父母都是考古學家,自己也繼承了父親意願,考上了BJ大學,這都成考古世家了,心想着同學們都在吹着空調打着XX聯盟,內心充滿了嚮往,不由得說了一句「我那逝去的青春啊!!!」

就在這時,諸星辰懷裡圓球吊墜突然一震,腦海里突然發出了奇怪的聲音「XXXX,XX,語言轉換成功,發現目標,請求鏈接,確認……鏈接成功。」剎那間諸星辰懵了,這是什麼情況,哪來的聲音,隨即向母親詢問起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黃瑛笑罵道「你這臭小子,為了不去你爸那好好學習,盡然裝起幻聽了,等會讓張叔瞧瞧,他最喜歡研究這些了。」

一聽到張叔,星辰就慫了,他永遠都忘不了張叔對於這些虛幻事件的執着,可剛才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對了,珠子,諸星辰想起來了,剛才珠子震動了一下,他拿起吊墜看了眼這平平無奇的圓形珠子,嬰兒拳頭大小,表面流露出灰色,怎麼看都是個普通的玻璃珠,這還是他爸的愛徒張川哥送給他的,據說是在七星堆研究所附近的小溪邊撿到得,確定沒有任何研究價值後,才把它當做紀念品送給了他,「這難道真還是個寶貝?那我豈不是發財了,哈哈哈……」諸星辰心裏YY着,便跟着母親坐上了去往三星堆研究所的接送大巴,這次前往的一共有17人,全是考古學家。

當大巴接近三星堆研究所門口時,發現門口全是是路障與武警裝甲車,讓車上眾人不由得擔心起來,諸星辰也緊張了起來轉頭看向母親,怕她擔心父親便打趣道「媽,是老爸他們是不是挖出千年老妖了,怎麼連武警裝甲車都出動了?」話未說完,大巴里的一位考古專家笑道「小同志,你是不是電影看多了,三星堆歷史悠久,就算有屍體那也是乾屍,而且看這情形,肯定是會長他們有了重大發現,才會採取這種措施,你要相信科學,不要迷信神鬼論。」這才緩和了車內的壓抑氣氛,正當眾人在討論着眼前事態時,大巴車門打開了,上來了幾位武警軍官,為首軍官面容剛毅,高大威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頭餓狼隨時會撲向你,「各位,我是負責三星堆研究所警衛的武警隊長趙志勇,因為某些原因,三星堆和研究所目前處於高度警戒狀態,請在座的各位務必配合我們接受身份排查,謝謝。」隨即眾人便跟隨下車來到了警衛室,當趙志勇拿到諸星辰的身份牌時好奇的看着眼前這位帥氣男孩,笑問道「你是諸博程教授的兒子吧,才19歲就是考古研究協會的會員了,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不過你這身體素質不當兵真的可惜了啊」「趙叔,您謬讚了,我只是跟隨父親的腳步而已,與其他前輩比起來,我還有很多的不足,這次來就是為了向各位前輩們學習的,當初我也想去當兵的,不然說不準就是您手下的得力幹將,哈哈」諸星辰此刻腦中飛快的運轉,這套溜須拍馬可是他混跡在外的看家本領,自學成才。

「好小子,你這嘴倒是挺會說。」趙志勇心想這小子挺機靈的,越發的欣賞起來。

「報告隊長」一名武警士兵嚴謹的站在趙志勇面前挺胸喊道。

「說」

「身份都核實過了,沒有問題,可以放行。」

「好,你們都去警戒,各位,現在由我帶領你們去研究所,請務必跟緊不要輕易離隊,現在是非常時期,也請你們理解。」眾人也紛紛點頭表示心裏明白的樣子,畢竟現在情況和平時不同,一行人默默的跟着趙志勇,前往了研究所的招待中心。

與此同時,三星堆石室內發現了詭異的一幕,古牆上的文字發出了金色的光芒,這些光芒沿着牆上的紋路很快就聚集到了**人像處消失不見,它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隨即發出了一段古老的話語,透露着無盡的威嚴,當聲音消失時便沉寂了下去,一切恢復平靜,整個石室內靜的出奇,顯的格外詭異。

當眾人來到招待中心,迎面而來的是張川等人,「張川,人我都帶到了,接下來交給你安排,我得回指揮中心處理下,就先走了,祝各位工作愉快」趙志勇笑着說道。

「辛苦了,趙隊長,警戒方面有勞你多多費心」說完張川來到眾人眼前,一眼便認出了諸星辰和師母黃瑛,朝星辰眨了眨眼後說道「歡迎各位考古人員不遠千辛萬苦來到三星堆研究所,我是張川,接下來由我詳細介紹下研究所的各項事宜……」

「具體注意事項就是這些,至於工作,待各位休息一晚,明日會長會詳細安排,現在請隨招待人員去迎賓處辦理登記領取工作牌與宿舍鑰匙,一人一間設施齊全,用餐時間在2小時候舉行,到時會通知各位,謝謝」隨着張川一番介紹後,眾人便隨着招待人員而去,原地只剩下黃瑛、諸星辰母子二人,張川上前向師母黃瑛恭敬的鞠躬道「師母,您大老遠從BJ市一路敢來,辛苦了,我這就帶您和星辰去老師的住所。」一頓噓寒問暖後,三人邊走邊說。

「川子哥,研究所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或者很刺激的險地」諸星辰期盼的望着張川,只見張川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道「光是挖掘遺址就夠忙的了,哪有時間去玩啊,星辰,這次的考古可不一樣哦,也許你進去後會有驚喜」張川故作神秘的樣子激起了諸星辰的好奇心。

「川子哥,你就跟我說嘛,你們是不是發現了不得了東西,你怎麼話說一半啊~」

「現在只能保密,你還是乖乖等老師帶你去吧。」

「切,真小氣,川子哥你跟我爸學壞了,就知道忽悠,我看是什麼都沒有吧」眼看張川油鹽不進,便放棄了。

三人來到了諸博程的宿舍樓,正要進門時,卻聽到了裏面的喊叫聲,張川見狀趕忙開門,打開時錯愕的發現,張致國、諸博程、李惠琴三人正在互相真吵,誰都沒發現門口的三人,這時王剛低着頭走過來,右手摸着後腦勺尷尬的解釋道「會長他們為了翻譯文字起了爭執,誰都覺得自己翻譯才是正確的,結果就吵起來了,啊!黃教授,您來了,還有星辰好久不見。」

黃瑛向王剛點了點頭徑直走向了爭吵不休的三人「有好戲看咯」諸星辰興奮道。

此刻還沉浸爭吵中的三人渾然不知黃瑛已經站在身旁,還拿起了桌上的照片和資料,緩緩說道「哦,竟然是七星堆古牆上記載的文明,還是完整的,真不可思議。」

「你誰啊,誰讓你動桌上的材料,王剛,趕緊……原來是黃瑛啊,你來的正好,你是國內最權威的古文字教授,你說說我們誰翻譯的對」張振國急切道。

「老婆,你們來了啊,星辰那臭小子來了嗎?不會又找借口不來吧」諸博程說完看向門口站着的諸星辰正朝着他做鬼臉,無奈的笑了笑。

「追 尋 神 之 路,跨 越 阻 礙,突 破 自 身 屏 障,方 可 翱 翔 宇 宙……」黃瑛看着古文字緩緩念道。頓時三人震驚的站了起來,「不可能,古代人怎麼可能知道宇宙,這絕對不可能,何況自身再強,也不可能僅憑肉體在宇宙中飛行吧,黃瑛你確定這些古文字的含義是你說的?」李惠琴緊張道,這段文字翻譯已經超出人類所有認知,試想一下,如果人類真的可以憑自身突破地球翱翔宇宙,這跟神有何區別,況且這事要泄露出去必定會造成各國動蕩。可諸星辰是越聽越興奮,人可以成神翱翔宇宙,太刺激了。

「我也只是按照你們現有資料翻譯的,況且這上面的古文字,和我之前參加國際考古文字交流會上的大致相同,不過沒有你們的詳細,僅有追、尋、神、跨、越、翱、翔這幾個字,你們還記得10年前長白山底的神秘古藏吧,那裡除了甲骨文之外還有這些殘缺不全的文字,讓你們誤以為是一些特殊的紋理,我在整合所有文字後才發現了這種特殊文字,當時也以為這是古代人機緣巧合下造成的,可能根本不存在這種文字」黃瑛嚴肅的看着眾人緩緩說道。

「太不可思議了,對了黃瑛,你快看看剩下的這些古文字是什麼意思」說罷張致國拿起桌上的幾張照片遞了過去,黃瑛仔細看了一會,搖頭示意需要時間研究,眾人這才放下緊繃的神情。「會長,用餐時間到了,要不先帶黃教授他們先去用餐吧」王剛示意道,「對對對,光顧着研究文字,把這事給忘了,我們一起給黃瑛母子和其他考古人員接風洗塵,來,星辰,讓張叔好好看看你這小子」看着張致國熱情的走來,諸星辰冷不丁直哆嗦,求助的眼神望向張川,後者早已轉身溜走。無奈只能硬着頭皮對着張致國一陣頂禮膜拜,好不自在。

用餐時,諸星辰以身體不適為由,終於擺脫了眾人,哼着流行小曲向父親的宿舍走去,突然胸口的珠子再次亮起光芒,強烈的疼痛感瞬間佔滿了他的大腦,詭異的聲音也隨之而來「信息傳輸完畢,開啟引導」,頭部的疼痛感消失了,諸星辰滿頭大汗,這次不會錯了,真的是珠子,因為珠子還在散發著光芒,「跟隨指引,請前往試煉之門……」機械般的聲音在腦海里響了起來。

「你到底是誰,我為什麼要照你說的做,到底有什麼目的。我憑什麼去你說的試煉之門」諸星辰氣憤的說著,他最討厭的就是被強迫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更何況這來歷不明的珠子與這詭異的機械聲了。

「跟隨指引,請前往試煉之門,開始計時,1小時內未達到試煉之門判定試煉失敗,剝奪生命,作為違抗神旨的懲罰」

「靠,你XXXX有病啊,一點選擇的餘地都不給,我連試煉之門在哪都不知道,你至少告訴我門在哪吧,還有1小時也太少了,你當我超人會飛嗎?」諸星辰絕望的看着四周,相當無語。

這時胸前的珠子突然朝着某個方向指引,「該死,管不了那麼多了,回頭再跟爸媽解釋吧」說著立馬朝那方向飛奔而去,好在諸星辰平時都會跑步鍛煉身體,十分鐘不到就來到了三星堆遺址的門外。

「是誰在那裡,站着別動」頓時門口警衛處出現了幾個武警朝他走來,胸口的珠子突然暗淡了下去,諸星辰也懵了,怎麼指引的方向竟然是三星堆,猛然想起了父親住所內的談話,母親那句話原來是真的。

「請出示你的證件,這麼晚了來此有什麼目的,還有你不知道三星堆已經封鎖禁止無關人員進入參觀了嗎?」為首的武警士兵警惕的詢問道。諸星辰飛快的轉動腦子,有了,他拿出了考古研究所發放的工作證件說道「你好,我是三星堆考古研究隊的,我叫諸星辰,來此是為了研究,請看,這是我的證件」,「的確是考古研究所的證件,你是今天剛來的考古人員吧,也真夠心急的,晚上還來研究,你跟我來」說完便帶着諸星辰來到了警衛室,一進門就看見了坐在指揮台前的趙志勇隊長。

「喲,這不是星辰嗎,他可是諸博程教授的兒子,你們可以出去警戒了,來星辰,坐這裡,說說晚上不陪你父母,怎麼跑來三星堆遺址?」趙志勇疑惑的看着諸星辰。

「你好,趙隊長,我這不是好奇三星堆嘛,我爸和張叔他們跟我說了一大堆關於三星堆的研究發現,實在按耐不住就來這裡想看看,打擾到趙隊長你,真的萬分抱歉。」諸星辰恭敬的說著,臉上流露出對三星堆的嚮往,但內心已經緊張萬分,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到現在還沒找到試煉之門,他可不想死啊。

「好吧,既然你那麼想看,那我親自帶你去看下你父親他們的發現」說完起身就帶着諸星辰前往三星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