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城的繁榮
小城的繁榮 連載中

小城的繁榮

來源:google 作者:簡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攸晨 現代言情 簡皓

銅罐驛原本是一個繁榮的小城,近20年來,經濟懈怠,年輕人口流失巨大,一群人為了振興鄉村經濟,重拾銅罐驛的繁榮而奮鬥的故事展開

《小城的繁榮》章節試讀:

簡皓陪老爸在村子住的這些天,家裡陸陸續續來了些人,打起招呼來,熟得跟天天見面的親人似的,什麼你姑婆家的三叔,你母親表姐夫的妹妹,他幾乎都不認識,他能肯定老爸跟他們也沒有言語上那麼熟絡,只是來找拆遷同盟的。
他懶得掰扯,寒暄完就躲到屋子裡,讓簡爸爸去應付。
沒落的小村子突然就熱鬧起來,拆遷就像火柴,瞬間點燃了乾枯沒有生機的村莊,生命力便如火焰一樣,熊熊燃燒起來。
簡皓去村頭買菜,回來的路上看到很多中青年人,背着行李,不時招呼着路過的人,三三兩兩的往村子裏走。
簡皓暗忖,現在很多偏僻貧困的鄉鎮都在想辦法把外出務工的年輕人叫回來,說老家要拆遷是最有效的,動遷大會才過半個月,村子裏的年輕人明顯多起來。
簡皓沒功夫陪簡爸爸在這裡共謀「致富大事」,吃晚飯的時候,他提出要回主城去,他失業三個月了,得趕緊找工作,他認為腳踏實地的上班才是正確的生財之道。
電視新聞里,因為拆遷引發的偷雞不成倒失把米的案例數不勝數,土地流轉的補償賠付條款都擺在那裡,你想把開發公司當冤大頭,有點天方夜譚,當心獅子大開口,把別人嚇跑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簡爸爸說:「不行,你得在這裡看着把豬圈壘起來。」
「我不知道豬圈要怎麼弄。」
「不懂就學嘛,你向來成績不錯,學東西也快,你這兩天在村子裏有豬圈的人家去轉轉,多問問,不用砌多好,弄幾面牆,柵欄門,再弄個頂。」
「不行,我要回去找工作,再不工作我就要鬧饑荒了!」他找着借口。
「現下拆遷的事要緊,要是把這事做好了,能頂你十年工資。」簡爸爸頓了一下,說:「你在這裡的花銷都算我的,你是年輕人,腦袋比我好使,我看村裡回來了好些年輕人,都是為了搬遷的事,你也多去走動走動,看看別人是怎麼給自家爭取利益的。」
簡爸爸的年假只有7天,另外還請了3天的假,沒辦法在陡石塔村繼續「折騰」下去,便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到簡皓的手上。
簡皓不太習慣住在老家的房子里,奶奶去世有一年多了,房子一直是空着的,無人打掃,屋樑上掛着蜘蛛網,傢具和器物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
他跟老爸都是不太會做家務的人,只是把卧室和客廳簡單打掃了一下,把燒碳的爐子搬到院子里做飯,算是湊合著過,這樣的生活堅持一兩個星期還能湊合,時間一長,他就混身不自在。
家裡的數字電視在奶奶去世後就停交了,電視機也因為長時間不用而短路,打開顯示屏上滿是雪花,更沒有網絡,他的娛樂消遣僅靠手機網絡支撐着,而且手機看久了,眼睛疼。
一入夜,四周漆黑一片,連路燈都沒有,唯一能走動的地方就是離房子100米的地方有個小賣部,裏面的貨品很少,飲料只有屈指可數的幾種,帶奶味的,顧客多是小孩子,他想喝的咖啡,老闆從開業起,就沒進過這種貨。
點開外賣搜了一圈,光送餐費都在20以上,如果讓他在這裡住上兩三個月,准得精神崩潰。
簡皓盤算着搬到銅罐驛鎮上去住,雖然鎮上條件也不理想,至少比村子裏強,也不用再吃自己做的難以下咽的飯菜,鎮上有小外館,叫外賣也方便,相比主城區的物價,性價比很高了。
第二天,簡皓興緻勃勃的正要去鎮上找個旅館,簡爸爸的老同學就找來了,說簡爸爸特地給他打過電話,讓他幫忙找砌豬圈,說到底還是不放心簡皓做事,畢竟現在的小孩子,養尊處優慣了,沒幾個知道豬圈長什麼樣的。
而且老同學還催促他動作要快,丈量人員很快就要到位了,而且砌豬圈是有訣竅的,就是不能太新,畢竟是拿開發公司的便宜,很多事不能明目張胆的干。
老同學打電話託了不少人,才找到一些殘破的舊磚,雇車大老遠的拉到村子裏來,砌牆的時候水泥要薄,磚是舊的,但不能讓人看出水泥是新的,所以磚與磚之間一點點就夠了,到時候丈量的人來看,就說是時間久遠,邊緣的水泥都脫落了。
簡皓不得不佩服人類在金錢面前所體現的強大智慧,要是把這股幹勁用在工作上,估計這老同學早在外面「繁衍生息」,哪還看得上這窮鄉僻壤的房子。
舊磚是簡皓找車去拉的,100公里外的一個小鄉村,來來回回顛簸得他有氣無力,也就暫時打消了去鎮上住旅館的念頭,砌豬圈他得在家裏面看着,還得給工人買煙遞水,才能讓人家加班加點的干。
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住着太孤單,他突然想起動遷大會上遇到的那個女孩子,陡石塔村的人口並不多,來來回回竟然一次都沒有遇上過。
但仔細想想,人雖然不多,但家家戶戶住得比較疏遠,有的房子南北相差距離遠,遇不上也在情理之中。
老同學正在指揮工人如何砌牆,一個背有些佝僂的老人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快去你二弟家,你二弟跟三妹打起來了!」
畢竟老爸的這位同學為自家的事忙前忙後,人家遇到麻煩,即使幫不上,也得關心一下,簡皓說:「走,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這位老同學的二弟和三妹當初蓋房的時候,共用一個宅基地,相鄰而建的兩棟房子,兩棟房子中間隔了一條兩米寬的走廊,原本相安無事,沒想到趕上這次搬遷,這條走廊就成為增加自家面積最合適不過的區域,為了這20個平方,兩家人就打起來了。
簡皓平日就不喜歡湊熱鬧,遇到打架鬥毆,都是躲得遠遠的,避免飛來橫禍,今天是他第一次近距離的看人打架,血脈相連的兩兄妹,一點情面都不留,一個抓着對方的頭髮,另一個就用指甲去挖方的臉。
被人勸開後,二弟的臉上被抓出兩條血痕,手上還緊緊拽着妹妹的一撮頭髮。妹妹鼻血直流,嘴裏一直罵罵咧咧。
村幹部也趕來了,呵斥兩個人:「為了點錢,連手足情都不顧了,你說你倆丟不丟人!」
二弟不服氣:「早就看不慣她了!」
妹妹也不甘示弱:「你也配當哥!」
村幹部勸着:「搬遷是有政策的,不是你現在砌一堵牆,明天我搭一個窩,就能佔著便宜的,新農村建設,不是讓你們挖空心思的占投資公司便宜,而是新家園建設好以後,藉著創造的條件,憑自己的勞動來致富!」
簡爸爸的老同學是兩人的大哥,老同學趕緊上前去:「你們倆在這裡鬧,也不怕被人笑話,老二,你去深圳這麼多年,也沒見你賺多少錢回來,在自己妹妹面前逞強,算什麼能耐。」
老二不服:「大哥,你好意思說我,你不也一樣嗎,聽說按房子面積來賠付,你家那房子都完工7、8年了,你現在不也在加蓋!」
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老同學的臉上有些掛不住,紅了一片。
老同學催促着自己的兩個兄妹:「走,回家去說,都是些丟人現眼的玩意!」
簡皓見自己幫不上什麼忙,反而讓對方覺得尷尬,便慢慢退出人群,準備回家,在路口遇到一個老婆婆,滿臉皺紋,穿着一件樸素的格子襯衣,不禁讓他想起了過世的奶奶。
老婆婆的眼睛眯成一條線,似乎所有的光都聚在他的身上,他疑惑的問:「老婆婆,有什麼事嗎?」
「我看着你面熟,小夥子,你是哪家的孩子?」
「我叫簡皓,住在村南的,我家後面有一棵很大的桂花樹。」
這是他近期聽得最多的問語,他總結出一套介紹方式,只說名字,對方不一定記得住,村裡房子多,說哪個方向幾號,人家也會一頭霧水,所以得有明確的參照物就容易辯識。
他家屋後有一棵百年桂花樹,到底有沒有百年不得而知,那樹是真的大,樹桿要兩個人合抱才能圍住,特別是桂花開放的季節,似乎滿村子都聞得到。
在他很小的時候,就經常在那桂花樹下玩,也不知道是哪一年,那樹被一戶人給「霸佔」了,將那樹圍自家的院子里。
老婆婆笑眯眯的問:「你是家英的孫子?」
家英正是他奶奶的名字,聽到對方跟奶奶很熟絡,頓時有了幾分好感。
「叫我廖婆婆就行了,那桂花樹就是我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