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五個仇人傾國傾城
五個仇人傾國傾城 連載中

五個仇人傾國傾城

來源:google 作者:失眠大吹比 分類:都市

標籤: 葉詩夢 楚閻 都市

只見葉詩夢那張嬌嫩精緻的臉蛋兒,頓時現出五個指頭印身子更是被楚閻抽得一個趔趄,倒在了床上嘩……一時之間,悲憤的淚水,.........展開

《五個仇人傾國傾城》章節試讀:

《五個仇人傾國傾城》是作者失眠大吹比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
一起來看下吧:...只見葉詩夢那張嬌嫩精緻的臉蛋兒,頓時現出五個指頭印。
身子更是被楚閻抽得一個趔趄,倒在了床上。
嘩……一時之間,悲憤的淚水,順着她的眼角流淌而出,像是斷線珠子一樣掉了下來。
她瞪着楚閻,嘴唇都咬出血了。
「你這個人渣,毀了我的清白,竟然……還打我?」
「我跟你拼了!」
葉詩夢委屈地泣聲道,彷彿恨不得跟面前的男人同歸於盡。
這個混蛋糟蹋了自己,自己給了他一耳光,他竟然還還手?
「老子好心救你,你卻打老子耳光,沒一巴掌呼死你就不錯了。」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毀你清白了?」
楚閻冷笑了一聲反問道。
葉詩夢委屈憤恨地瞪着楚閻,含淚質問道:「你別告訴我你什麼都沒做?
我的衣服是誰脫的?
你這個畜生,敢做不敢認!」
楚閻嗤笑了一聲,轉身朝着房間外走去,背對着葉詩夢道:「沒錯,你的衣服是我脫的,但只是為了幫你解毒而已。
自己感受一下吧,除了臉疼,還有別的地方疼嗎?」
蓬!
話音落下,楚閻便已經走出了房間,重重地關上了門。
葉詩夢坐在床上,楚閻的話讓她有些愣怔,逐漸地從那種悲憤和委屈當中回過神來。
她咬着嘴唇,掀開被子看了一眼,表情頓時有些複雜。
床單除了汗漬之外,乾乾淨淨!
想像當中的殷紅,並沒有出現。
而且,就像楚閻說的,她除了被這混蛋打了一巴掌臉疼之外,身上其他地方並沒有那種「撕裂般」的疼痛。
葉詩夢守身如玉,如果是第一次的話,估計疼得下不來床都有可能。
「真的沒碰我?」
她喃喃道。
這時候,冷靜下來的葉詩夢,開始回憶起自己昏迷之前的經過。
雖然被下了葯,當時被**所支配,但她還是有自己的意識的。
想到昏迷之前,自己竟然恬不知恥地沖楚閻投懷送抱,甚至主動勾引,葉詩夢的俏臉就一片滾燙,內心充滿了羞恥。
而讓她有些不忿和驚訝的是,自己竟然……被拒絕了?
葉詩夢摸着自己還有些火辣的臉頰,自言自語道:「這混蛋是個正人君子還是個死基佬?
哼!
反正就是個人渣,連女人都打!」
說著,她不禁看向緊閉的房門,臉上閃過一絲患得患失。
這個混蛋,難道就這麼走了?
這讓葉詩夢心裏,竟然浮起一絲失落。
不過,就在她穿好衣服,洗了把臉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卻只見酒店房間的門再次被人推開了。
楚閻手裡拎着一個塑料袋,裏面是餡餅和八寶粥等早餐。
「呵呵,下床了?」
把手裡的早餐往桌子上一扔,楚閻撇了撇嘴問道。
葉詩夢冷着一張臉,彷彿又變成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
她深深地看了楚閻一眼,面無表情道:「我還以為你就這麼走了呢,怎麼,還回來有事嗎?」
聽見這話,楚閻打量着葉詩夢,沒好氣道:「你說呢?
看你這樣子,應該挺有錢?
我救了你總不能白救吧,你打算怎麼謝我?」
葉詩夢愣了愣,緊接着臉上浮起一抹鄙夷和輕視之色,嗤笑了一聲道:「原來是想要錢?」
她下意識地就想問楚閻想要多少錢,讓他說個數。
不過話到嘴邊,葉詩夢卻突然心中一動。
感覺到自己還火辣辣的臉頰、想到楚閻的一系列表現,葉詩夢心裏對這個混蛋不禁浮起一抹怨氣。
甚至是……一絲報復的念頭。
雖然這混蛋救了她,而且也並沒有對她做非分之事,但女人的心理有時候就是很微妙。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是做什麼的?
看你這身手,不是一般人吧?」
葉詩夢語氣一轉,試探地問道。
「楚閻,退伍兵,還沒什麼具體工作。
老子當然不是一般人,當初在部隊里,我可拿過軍區大比的第一名。」
楚閻啪得點上一根煙,有些臭屁地說道。
楚閻這個名字,是後來老頭子給起的,所以倒不用擔心葉詩夢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葉詩夢秀眉微微皺了皺,抬起玉手扇了扇,似乎有些討厭煙味。
下一秒,她瞭然地點了點頭:「怪不得呢。」
說著,她沖楚閻微笑道:「多謝你救了我,之前是我誤會你了,我向你道歉。
我可以給你一筆錢作為感謝,但你花光就沒了,不是嗎?
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既然你沒有什麼正式工作,不如我給你提供一份,怎麼樣?
哦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銀夢集團的董事長,葉詩夢!」
楚閻聞言「哦?」
了一聲:「給我提供一份工作?
什麼工作?
錢少了我可不幹!」
話音落下,葉詩夢美目閃過一抹狡黠和戲謔,紅唇輕啟道:「我的保鏢兼私人司機,月薪兩萬,怎麼樣?」
聞言,楚閻眼底深處閃過一抹嘲諷和冷意。
這麼多年,他執行各種任務,經歷過各種兇險,可謂是遊走在生死邊緣,對於人心的把握不可謂不毒辣。
對方一個眼神,一個微表情,楚閻往往就能捕捉到對方的心理活動。
呵呵,當初的小魔女,如今果然還是那副德行。
什麼給自己提供工作?
這是挨了自己一巴掌,想把自己留在身邊整自己吧?
好啊!
老子求之不得,要的就是這個機會。
總有一天,你這小娘們會明白,誰才是對方的玩物!

這麼想着,楚閻笑道:「月薪兩萬,還能當葉總這種大美女的護花使者,多少男人夢寐以求吧,豈有拒絕的道理?
成交!」
葉詩夢聞言,心裏暗暗撇嘴。
這個混蛋以為是什麼美差?
哼!
看我怎麼收拾你!

「對了,之前是怎麼回事?
抓你的是什麼人?」
這時候,楚閻語氣一轉問道。
說起這個來,葉詩夢臉上浮起一抹氣憤和後怕之色,把事情跟楚閻講了講。
她的銀夢集團是一家醫藥公司,其最大的原藥材供貨商是雲港市的吳氏集團。
今天晚上,吳氏集團的老總吳天河約葉詩夢出來談生意,結果葉詩夢到了之後,卻發現等在那裡的是吳天河的兒子吳坤。
而這個吳坤,是葉詩夢的狂熱追求者,一直以來都對她垂涎三尺、窮追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