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連載中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精神牛馬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牧珩 精神牛馬哥 都市小說

科學家公布了探測到外太空信號的消息,全民沸騰,投票要求不要回答!只不過幾天之後,九霄之上,忽地出現了一團氣勢逼人,半個地球都能看到的暗色光暈各國都以為外星文明降臨,只是不待各國探索,那神秘光暈逐漸退去光華!而那光暈下的真容,竟是百萬兵馬以及他們眾星捧月團團圍住的宮殿!在百萬兵將的胸口,一個個古老的「秦」字,熠熠生輝「始皇陵…上…上天了!」始皇陵從地面消失,如仙界降臨一般懸於高陽之下,向全世界昭告異變的降臨!各種變異物體層出不窮,人類卻彷彿被世間拋棄,無法提升能力,只能依靠變異物體,艱難地生存恐怖悄然張開恐怖的手掌,撥弄整個荒唐的世界少年向死而生,在異變的世界裏,直面詭異,探索真相!展開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章節試讀:

「我那老閨蜜不信我,我怕她出什麼事,想現在就過去。」

王姨臉上帶着一絲無奈,對着牧珩抱歉道,「小牧啊,我是這家店的會員,你吃完直接走就行了,菜不夠再點,我就先走了。」

看到王姨站了起來背上背包,牧珩起身道,「王姨,要不你給我留個地址,我晚點過去找你,我對這件事還是挺好奇的,經過昨晚那件事,我心裏總是痒痒的。」

王姨覺得面前這個小夥子雖然心地善良,但還是有些年輕氣盛。

不過想到自己到時候會叫上好幾個保鏢,而且那會兒人也不少,心裏便稍微放心了一些,說道,「地址我手機發給你,那家要辦白事,你到時候穿身黑衣服。」

……

吃完中午飯,牧珩準備先去那家壽衣店一趟。

在路上,正在步行去公交站的牧珩卻被人攔了下來。

陳寅開着一輛麵包車停在了牧珩身邊,搖下窗戶對着牧珩招了招手。

「牧珩,上車。」

一天見了三次,牧珩心裏也是一陣無語。

「陳隊長,咱們不一定順路啊。」

陳寅道,「你去哪,我送你,白天事少。」

語氣不容拒絕,牧珩坐在副駕駛上,無奈道,「陳隊長,你這是盯上我了啊。」

陳寅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聽到牧珩的話,陳隊長勉強露出一個核善的笑容,淡淡道,「沒辦法,你這傢伙兩次出現在了有異物的地方,我不上心也不行。」

「陳隊長,這真是意外,我哪知道調查那隻鴨子能遇到其他東西。

話說回來,世界這才變異了幾天,怎麼就出現了這麼多的異物。」

陳寅揚起嘴角,頗為神秘地說道,「誰說才幾天。」

說罷,陳寅發動車輛,臉上又恢復了那副高深莫測的模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牧珩張了張嘴,卻沒有多問。

這種事情肯定是機密,他已經想到了問出口會有什麼後果,到時候陳寅威脅自己,那自己還不得任他拿捏。

裝聾作啞才是正經的。

牧珩轉移話題道,「對了,昨晚上我看那些人走的挺急的,他們是不是調查出了什麼,我這裡也知道了一些信息,或許咱們可以公平的進行交換。」

牧珩把公平交換幾個字咬的清清楚楚,着重強調。

陳寅一本正經地說道,「個人是沒有資格和管理局進行信息交換的。」

「那算了,當我沒說。」

話里話外都是想把自己拉入管理局,牧珩雖然知道自己十分優秀,可面對這種連環扣,心裏也是十分難受。

「不過…」

陳寅突然話音一轉,本來生硬的語氣里,突然帶上了一絲狡黠的意味。

「今天是咱們哥倆說著玩,有些事情我也是道聽途說。

那東西和咱們市發生的幾起乾屍案有關係,不過之前都是一個東西作案,而昨天晚上最少有兩個!

其中有一個竟然還會剪電線,這是我沒想到的,這麼高智商的異物,太棘手了。」

牧珩點了點頭,這和自己看到的一樣。

牧珩裝作不經意地說道,「我還以為昨晚剪斷電線的是人呢,我從窗戶往外看,看到巷子里有一張人臉。」

「人臉?」

陳寅並沒有確切地反駁牧珩,疑惑道,「有人臉的異物應該不少,你為什麼猜是人,有什麼依據嗎?」

「只是可能而已,我在那房間里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黑影沒有腦袋,但是巷子里那個有腦袋,我才這麼猜的。」

陳寅輕嗯了一聲,隨即皺眉說道,「我們還沒見到過人類和異物共同作案的案例,是人的可能性不大,更可能是其他東西。

那道黑影有什麼特徵沒?」

牧珩撫摸着額頭,作出思考的模樣,「誒?不對啊,我怎麼記得有人說今天是哥倆討論來着,現在怎麼有種被審問的感覺。」

「……」

看到陳寅一臉憋不出翔的感覺,牧珩感覺自己反過來拿捏了他。

新聞官方報道過,異物出現的地方,所有的監控錄像都無法拍到任何的影像。

似乎是有某種存在刻意為之,除了不能看到異物的模樣,其他類型的電子設備反倒不受影響。

有專家曾提出把所有監控失效的地方連接起來,繪製路線圖,全球異變第一天白天,這是可行的,畢竟異物的出現十分稀少,很容易捕捉信息。

但第一天晚上的時候,所有的監控都變得更加詭異了。

專家發現,監控畫面從一開始的雪花點,變為了正常畫面,人可以出現,只是單單看不到異物和奇物的存在!

也是因為如此,想要知道異物的具體信息,只能按照異物殘留的信息一步一步偵查,或者直接看到異物。

可惜異物神出鬼沒,能夠親眼看到異物的人,大部分都死相凄慘怪異,像牧珩這種親眼看到過兩次異物的人,可以說是國寶了。

陳寅看着牧珩一副天真單純的模樣,感覺自己實在是個老實人,自己和牧珩兩個人的心眼加起來恐怕得有799個。

陳寅沉默了幾秒鐘,破案的壓力讓他眼神一定,說道,「這件事很重要,如果你能說一些關鍵的信息,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跟着我們,看我們使用奇物和異物進行戰鬥,當然,我們不會要求你做任何事。」

牧珩心動了。

因為有日記本的存在,牧珩對於奇物和異物之間的事情,越來越好奇,如今有這麼一個好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哎呀,陳隊長,不是我不想說,我昨晚可是和那異物十分特別超級近距離地切磋了一下,現在一想就覺得害怕,你讓我回憶,我實在是害怕的有些想不起來。」

「……你有女朋友沒?」

正被嚇得「瞳孔地震」的牧珩突然一臉懵逼,這是問題,轉移注意力,不讓我害怕?

陳寅突然想起什麼,說道,「哦,應該沒有,我給你介紹一個女孩,你見過的。」

牧珩腦袋裡出現了那個對自己態度莫名其妙的女孩,怪異地看着陳寅,道,「不是吧,陳隊長,你玩美人計這一套?」

「你這小子,說的什麼話,自從昨前天晚上看到你那個樣子,這兩天江月那小姑娘都有些茶不思飯不想,鼻血一直流,都上火了。」

看着陳寅用粗獷的語氣說著這麼詭異的話,牧珩翻了翻白眼,說道,「打住,我對你說的那個江月不感興趣。」

江月在城南分局可是標準的漂亮姑娘,雖然性格傲嬌,還攜帶着一座飛機場,但架不住人美聲甜,辦事可靠,家裡也真有飛機場,所以也是受到不少人的追求。

就算牧珩不知道她的家世,可單單蘿莉的外形和天使般的樣貌,恐怕沒有一個男人說不感興趣吧?

可現在,牧珩竟然說不感興趣?

陳寅咽了咽口水,眼神飄忽,「其實,我們局裡好像不錯的男孩。」

「……別說了,我是純爺們,你別想轉移我的注意力,咱們還是說正經的。」

陳寅有些尷尬,本來還想讓牧珩看在自己給他介紹對象的份上,不要太獅子大開口,結果牧珩這傢伙竟然不心動。

陳寅無奈地說道,「給你兩次觀看戰鬥的機會,我們可以把你當做路過的人,次數多了可能會被其他人發現的,現在可以說了吧。」

牧珩伸出三根手指,果斷道,「三次。」

「剎…」

車停在路旁,陳寅看着牧珩,吹鬍子瞪眼道,「你小子別得寸進尺,維護社會安定是每個公民的義務,要不是我想拉你進管理局,你能這麼和我說話!?」

「哎呀,頭疼,陳隊,我好像什麼都想…」

陳寅咬牙切齒道,「三次就三次!」

一開始還以為牧珩是個高智商人才,結果是個高智商人渣,竟然藉著優勢有恃無恐,還敢威脅管理局的人,實在是膽大。

牧珩揉了揉太陽穴,「好多了,想起來一些。」

「行,你先告訴我你準備去哪,路上再跟我說。」

牧珩把地址導航,說道,「按導航走吧。」

看到手機上的地址,陳寅瞳孔驟然縮小,不可置信地看向牧珩,道,「你也要去這裡?」

「嗯?什麼叫也?你們查出來一些信息嗎?」

陳寅像看怪物一樣看着牧珩,道,「我們根據受害人的信息,發現他們都曾經參加過葬禮,其中有一家人買的壽衣,就是從這家高檔壽衣店買的。

其中還有幾家不同的壽衣店,所以我今天準備按照查出來的信息,摸排一下。

倒是你,只用了半天時間,是怎麼調查出來的?」

「額,很簡單啊,我直覺上覺得那異物的針對性很強,是直接衝著王姨去的,我就問了一下她在哪留下過信息。」

「嘶,有道理,你小子是真行!」

陳寅道,「說說昨晚異物的情況吧。」

「首先是沒有頭,其次它的身體很寬大,很軟,我用東西砸它,它就好像一個水球一樣凹了下去。

但是它卻會飄起來,當時它直接從窗戶飄了出去。

而且它想攻擊我,只不過好像收到了什麼指令,戛然而止,才飄走的。」

牧珩繼續說道,「當時,它的攻擊姿態就像是想抱住我,而不是撕裂我,看樣子是想貼在我的身上,這可能和它的本質有關係,然後就沒什麼信息了。」

陳寅聽得十分認真,最後面色凝重了起來,說道,

「看樣子跟我們的調查沒有出入!

乾屍案受害者除去頭部,全身的血液被瞬間抽干,根據專業檢測,他頭部的血液是在身體血液被抽干之後才流向身體,然後被抽乾的!

這和你說的異物外形對上了,聯想到這件案子里頻繁出現的葬禮和壽衣店,說不定那異物是壽衣變異!」

牧珩問道,「像你說的那樣,壽衣甚至連帶有襪子,可為什麼卻沒有頭罩?」

「這確實是個問題,看來,還是得仔細調查一下。一會兒到了店裡,你就當我弟弟,咱們遠房二大爺死了,去看壽衣。」

「好。」

兩人腦海里各有各的思考,沉默了一會兒後,陳寅想起什麼,告訴牧珩,在牧珩床上收集的那塊爛肉,是人類的,讓牧珩小心點那隻怪鴨再找上門。

牧珩暗道,怪鴨已經被自己請到日記本里掛機了,但事情還沒有結束,要小心也應該是小心京城那件碎屍案的兇手!

牧珩拐彎抹角地試探着問一些和異物有關的問題,只是陳寅知道牧珩太奸詐,一路上啥也沒說,很快便到了城南臨近郊區的一家高檔壽衣店。

下車後,陳寅低聲道,「一會兒謹慎行事,萬一打起來,躲在我身後,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