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一個廢柴青年,為祖國獻航母
我,一個廢柴青年,為祖國獻航母 連載中

我,一個廢柴青年,為祖國獻航母

來源:google 作者:特嬌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木 沈月 都市小說

我,偽裝成廢柴!我,是華麗學霸!我,說話好使,一聲令下!最新型航空母艦拿下!獻給我的祖國,你比沈月都大!展開

《我,一個廢柴青年,為祖國獻航母》章節試讀:

江門諾亞金樽夜總會。

號稱南部地區最具規模,裝修最豪華,視聽效果最震撼的頂級俱樂部。

停車,上樓。

左一排帥小伙兒,右一排靚妹兒。

「老闆,晚上好!」

齊聲問好後,夏木就被兩個小妹妹引導着往前台走。

「老闆有沒有預定?」

這兩個小妹兒是新來的,邊走邊問。

當見到夏木亮出的黑金卡,馬上大驚失色。

「老闆,請!」

也不問有沒有預定了,黑金卡超級VIP,不用預約,長期預留包廂。

到了包廂,坐下後。

引導的小妹兒便退出去了,按流程一會兒是媽咪來。

「夏公子!」

未見人,先聞其聲。

媽咪帶着五十多個佳麗進了包廂,一下子包廂擠得滿滿。

泳衣佳麗,一字排開,可是又排不開,只能圍成兩圈,等着夏公子翻牌。

「聽說是夏公子來了,所以也不客套,所有的佳麗都來了,隨便挑!」

熟客又大方,所以媽咪也交了底兒。

能上的佳麗全來了。

如果客人不熟,媽咪首輪會叫五六個佳麗,讓客人選。

一般客人會裝矜持,第一輪一個不選。

媽咪會叫上三輪,既顯得佳麗多,又給足了客人面子。

最後客人選定後,後面的佳麗就不用上了。

「今天佳麗不選了,哪位妹妹要來就來,要走就走,可以串場。」

「唯一要求就是把這張卡刷爆。」

夏木跟媽咪說完,媽咪驚呆了,慌忙走得近一點,聞一聞有沒有酒氣,摸一摸有沒有發燒。

一切正常。

「真的!」

夏木望着媽咪的眼睛,又說了一遍,並把卡遞給她。

媽咪還是不敢接卡,因為從業那麼多年,形形**的人見多了,壓根沒遇到這種事兒!

「行,多謝夏公子!」

旁邊一個女子接過卡,答應了一聲謝。

殷紅!

夏木可能已經不記得她,畢竟萬花叢中過,未曾濕過身。

記不得,曾經哪次有交集。

她記得夏木。

因為曾經有一次,一個醉鬼想要侵犯她,是夏木幫她解圍。

所以銘記着他,在她眼裡:

他勇敢、洒脫、多金、英俊、有情調。

估計是愛了!

每次夏木來夜總會,她都會遠遠地看幾眼。

她拿着黑金卡出包廂。

沒多久就聽到打碟主持人,大吼:

「啊···里浪···哦!···吽!全場···夏···公···子···買單!」

「夏···公···子···買單!」

大廳卡座,一陣騷動!

包廂里的人也出來,一陣掌聲!

音樂起···

震耳欲聾。

五十多個佳麗,在包廂里,談天談地談空氣。

唱出精彩,唱出未來,唱出喜怒哀樂。

一人一敬一杯酒,海量也承受不起。

何況,酒還分白的,啤的,紅的,黃的···

殷紅就坐在他旁邊,跟他喝了好幾杯。

「我可能以後不來了···」

夏木對殷紅說。

「你要結婚了嗎?要收心了么?」

一般浪子回頭,總有理由,內因或外因,總會有原因。

夏木用手指,划了一個×。

「為了信念!你懂信念么?」

他自己跟自己幹了一杯。

殷紅看到他喝了一杯,自己也默默幹了一杯。

「我曾經來這裡,是因為我孤獨。」

「我現在來這裡,是因為我快樂。」

夏木說的這個意思,可能不一定有人懂。

只有他自己明白,天才常孤獨,凡人多猥瑣。

孤獨的人找到了快樂,迷航船隻找到了燈塔。

「夏木,我有點愛上你!」

殷紅拿着酒杯自己幹了一杯,對着夏木說。

可是音樂聲太大,夏木可能沒聽到,沒有什麼反應。

這時一個姐妹過來,想拉夏木一起唱一首歌。

夏木站起來,一陣眩暈,心想:

「完了,過量了。」

噴射狀吐了起來。

整個包廂又一陣嘈雜···

吐完之後,回味了一下,緊接着又是一陣嘔吐···

地上:肉燉海參、魚翅、盤龍鱔、雞、芽菜、竹蓀肝及其他晚餐食材···

第二天中午。

殷紅睜開眼睛。

她躺在自己的出租屋的床上,沒穿衣服。

昨天她把他踉踉蹌蹌拖回家,幫他擦擦洗洗,然後兩人情不自禁…

殷紅用毯子披着身子,起身找一找昨天的那個男人。

看到了衛生間的水漬,廚房已經做好了的又涼透了的早餐,洗衣機里已經洗好的衣服。

茶几上,一張字條:

謝謝你,忘了我。

殷紅眼睛濕潤了,但是又笑了。

這樣的男人,值得擁有。

回味昨天的感覺,做他的女人真好。

夏木回到家。

他收拾了一下私人物品,把長期不用的東西打包裝起來。

準備午休一下。

突然手機震動起來。

看到電話是個陌生號碼。

按掉。

一般陌生電話他從來不接。

又打來,還是那個號碼。

按掉。

又來。

這是個什麼鬼?

接起電話後,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夏木,我萬德全,你考慮的事情怎麼樣了?」

萬德全!怎麼會現在就催呢?不是有三天么?這才過了一天半!

「沒有到期啊,不是三天么?」

夏木回應他。

「你也知道,國情局內部審批也有流程,前前後後的時間要用,而且你馬上也要高考了,這個事情拖不得。」

萬德全顯得很焦急的樣子。

「我可沒拖時間,說好了三天。」

「高考,我閉着眼睛都行。」

夏木說得很在理,誠信做人,明白做事兒,確實是約定了三天。

「不瞞你說,主要是你的檔案核查,材料入絕密庫,需要一段時間,我得把這期間也考慮進去,反正就是要壓縮時間。」

這個說法令夏木很不爽。

還沒開始執行任務,這個萬德全就不誠信,太令他失望了,這以後的配合還怎麼開展?

「你這樣,你什麼時候有空,來我便利店一趟,當面談一下。」

萬德全約夏木去他店裏面談。

剛好,眼下沒什麼事情。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他還是去了。

湖濱南路一家普通的便利店。

萬德全玩着手機遊戲,嗑着瓜子,看着店。

見夏木來了,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從桌子下,拿出來一大疊表格。

「填吧!」

夏木看了他一眼。

「不是說,當面談么?怎麼就直接填表了?」

這個到底是個什麼程序?弄得夏木也覺得很怪。

「不用談了,直接填,這幾張按手印!」

「看這裡,不要笑,正經點。」

萬德全拿着相機給他拍照。

夏木呆若木雞的對着相機,一張證件照就這樣產生了。

這就算入了?

怎麼像強拉上賊船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