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為什麼喜歡我?
為什麼喜歡我? 連載中

為什麼喜歡我?

來源:google 作者:半山別墅的洛克菲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任久庚 沈筠 現代言情

1.沈筠一個愛混吃等死的花季美少女,因為學習不好又愛自由被她親爹送去了意大利學藝術,美名其曰是鍍一層金,實際上是因為歐洲公立學校的「高性價比」,在這認識了努力向上,處處都很優秀的任久庚,異國他鄉的他們墜入愛河,但是沈筠一直沒明白,明明處處優秀的任久庚為什麼選了頂多算小有姿色的她作為女朋友…2.任久庚,國內頂尖大學建築系學生,清雋的外表受眾多的女生喜愛,平日里比較沉默,除了學習就是忙着打工掙生活費,學院內的高嶺之花,機緣巧合受教授勸導去了學校和意大利頂尖學府的合作項目,在此之前他以為他這輩子都會孤獨一人,直到遇見了她…她強勢的走進了他的生命里…本文着重寫兩個人異國他鄉互相扶持,細水流長的感情發展,本質還是歡樂又溫情的HE展開

《為什麼喜歡我?》章節試讀:

第二天早上沈筠發現任久庚依舊給她做了早餐,豐盛並且色香味俱全她覺得怪不好意思的,她給他買吃的又不是為了讓他給自己做東西吃的,只是單純想對他好一些罷了,看來要找個機會和他說一聲下次不用特意給她做了。

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猶猶豫豫地問了一句:「你的早餐吃的也是這個嗎?」沈筠試探的說了一句,「要不下次不用幫我一起做了,怪浪費你時間的。」沈筠不知道自己表達的夠不夠委婉。

「沒關係,只是多做一份,不浪費時間。」任久庚回答道。

沈筠聽完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自己也沒有看到任久庚吃早餐,看來下次需要特意留意一下,順便再給他買點吧……感覺他經常性的只吃一些沒有營養的速凍產品或者吃烤肉店給的白飯……但是沈筠怕任久庚覺得是她的施捨。

「既然這樣的話,下次你做東西給我做一份也給你自己做一份,不用給我錢了,做飯當作報酬怎麼樣?我真的真的真的太討厭做飯了!」沈筠期許的看着任久庚,並且全程表現出自己特別討厭做飯的樣子,希望任久庚能答應她的要求。

任久庚沉默了一會最後點頭了。

沈筠感覺頓時開心多了,開心的吃掉了自己的早餐洗好了盤子,就和任久庚打招呼說自己去學校了。

沈筠特意把她的油畫也一起打包帶過去,準備給教授展示,順便請教一下教授還有沒有修改的餘地。

*當教授真正的看到這幅作品的時候,還是被這幅畫給震撼到了,沈筠對於細節的把控一向是所有學生當中最棒的,甚至對於作品情感的傾入,彷彿不像是一件普通的作品。

教授愛不釋手的對着所有的同學展示,順便轉頭問沈筠:「jun,冒昧的問一下,你的模特是你的男朋友嗎?多麼好啊多麼好啊,你看他的神情,彷彿是對着自己的愛人一般。」

沈筠被教授說的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她也沒有否認,於是就在那裡笑着打馬虎眼。

教授也沒有管沈筠的反應,繼續開口說:「你有想好這次的作品名稱和主題嗎?你把名稱寫好,然後我提交上去。」講完之後又繼續看着那幅畫說:「多棒啊多棒啊!」

沈筠突然間想到什麼似的,拿出了一張白紙,然後往上面寫了Amore這一個意大利語單詞,這個意思就是愛人的意思,寫完之後的沈筠也挺不好意思的,還沒有在一起呢就管別人叫愛人。

教授看了之後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肯定沒有感覺錯,這細膩的情感不是對於普通模特應該會有的樣子。

「好的,我這就幫你提交上去,至於過不過就看你的造化了。加油!jun。」教授鼓勵的拍了拍沈筠的肩膀。

「那教授我不需要再修改一些什麼了嗎?就這樣就好了嗎?」沈筠疑惑的問着。

「jun你有沒有聽說過過猶不及,如果繼續刻畫的話畫面就會過於的繁瑣,反而失去了主次,我知道你想做的更好,但是有的時候適當的留白反而會變得更加的精美。」

沈筠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確實想要做的非常好,對於畫畫方面沈筠一向很拚命,對於她來說畫畫就像是信念一般。

沈筠看着周圍的同學看着她的畫露出讚歎的神情,沈筠就覺得自己無比的快樂。

*下課的時候沈筠接到了舒蘭的電話,說是她的男朋友從英國飛來了,要請她一起吃個飯,沈筠其實一開始是拒絕的,誰想無緣無故當一個閃亮的電燈泡啊,關鍵是下午她其實還有一節模型的選修課,但是耐不住舒蘭的軟磨硬泡,以及五星級餐廳的誘惑,她還是去了……這不是不吃白不吃嗎?!正好下午的課也只是選修課不是特別的重要,主要是這個選修課當初她在填表格打勾的時候看差行了,就選錯了,畢竟沒有什麼純藝術的人會樂意去選一個電腦做設計的課程的。反正沈筠心裏是這麼想的。

星級餐廳果然高級,氛圍感特別的好,沈筠也不是沒有去過但是去的比較的少,她本人雖然不差錢,但也不追求高檔的氛圍,她按照舒蘭給的指示走進了餐廳和服務員說了預約人的名字。

餐廳服務員帶領着沈筠走向裏面的包間,大老遠就看到舒蘭和他男朋友唐天寧依偎在一起,也不知道唐天寧說了些什麼,舒蘭嬌羞的笑了起來。沈筠感覺自己都快要吐了,生理不適,自己的好閨蜜平時大大咧咧的,沒想到談起戀愛卻像個小女生一樣。

沈筠走近了之後先和舒蘭打了聲招呼,然後對着唐天寧說:「好久不見啊。」

「來了就坐吧,天天聽小蘭提起你。」

「肯定沒說什麼好話吧。」沈筠開玩笑說。

這個時候舒蘭跳了出來說:「天地可鑒,我可沒說你壞話,說的都是你的搞笑故事,你說對吧,天寧?」

唐天寧看着自家的女朋友寵溺的笑了笑說:「是的,我敢保證。」

沈筠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拜託,我的搞笑故事在她那裡都是我的悲慘事迹……」

看着對面恩恩愛愛的樣子,沈筠此時也特別希望她有個男朋友,這樣她就不尷尬了,關鍵時刻還可以幫着她說話。

菜正在一道一道的上來,沈筠覺得這個時候自己只要安靜的做個沒有感情的乾飯機器就好了,於是憤恨的吃着自己面前的東西。

這個時候舒蘭開口對着沈筠說:「吃慢點吧,沒有人和你搶,哦對了我去個廁所。」

舒蘭說完和她男朋友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位置走了出去,沈筠面對舒蘭的男朋友也沒有什麼好聊的,就低頭悶聲吃飯,這個時候就看到舒蘭的男朋友拿起了手機,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打着什麼字,看上去非常忙碌的樣子,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唐天寧示意了一下沈筠站起來就準備接電話,好巧不巧沈筠也不知道自己是錯覺還是什麼,在他接起電話的一瞬間傳來了女生的聲音,沈筠好奇歸好奇但是自己也沒有辦法去探究,因為唐天寧已經走出去了。

電話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沈筠一個人坐在那裡,奇怪的是舒蘭也好長時間沒有回來,沒一會唐天寧就回到座位上了,沈筠沒忍住問了一句:「你很忙嗎?」

沈筠感覺唐天寧的眼神稍微閃了一下,過後就恢復了鎮定,回答了沈筠的問題。

「我們最近小組合作項目,我剛剛去處理項目的事情了。」

沈筠聽完也沒發表什麼,就看到舒蘭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不好意思啊,比較倒霉一開始沒有找到廁所,好不容易找到了還需要排隊,哦對了你們剛剛在聊什麼啊?」

唐天寧搶先一步回答:「哦我剛剛在說我最近小組合作項目的事情,比較忙所以電話要處理的事情比較多,親愛的你不介意吧?」說著就含情脈脈的看着舒蘭。

「當然啦,處理事情要緊。」

沈筠感覺自己不應該在桌邊應該在桌底,果然小情侶在一起尷尬的就是旁人,沈筠也就只能自顧自己吃着自己的東西。

一頓飯吃到了快要三點,畢竟吃的是意大利的正餐,有開胃酒有前菜,有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還有飯後甜品。

走到餐廳門口舒蘭問沈筠要不要和他們一起去看電影,沈筠直接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她寧可回學校繼續上模型課,也不要去吃一對情侶的狗糧了……

正好模型課從下午兩點半開始上到晚上七點,現在才三點,她趕回去也來得及上個幾個小時的課,說時遲那時快她就趕回了學校。

美院的課其實一直都是挺隨意的,可以隨意的進出,無論遲到還是早退也不會有教授管,沈筠走到了教室發現最後幾排還挺空的,於是就走了過去,正好後面有一張亞洲面孔,沈筠就順勢坐到了他的旁邊。

那位亞洲人留着劉海,皮膚白白凈凈的,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小奶狗的長相。

沈筠轉過頭問旁邊的亞洲人之前都在講些什麼內容,那位亞洲人很好心的回答了沈筠的問題:「也沒講什麼內容,主要是說這一次的考試是小組合作為主,隊員兩到三個人,圍繞着建築汽車之類的來做模型,需要做cad,rhino還有實體的模型。」

沈筠感激的說了一聲謝謝,正準備開始聽課,就聽到旁邊的亞洲人問她要不要一起組隊,正好他找不到隊員可以一起的。

沈筠想着反正也無所謂自己在這節課也不認識什麼人了,既然人家拋出了橄欖枝她也沒有不接的道理,於是就同意了。

「那我做一個正式的介紹吧,你好我叫何世傑,是設計專業的。」

「哦哦你好,我叫沈筠,是學油畫的。」沈筠回答道。

「油畫的來選這個課嗎?沒事到時候畫草圖和做實體模型的事情就要多麻煩你一些了。」何世傑笑着對沈筠說,笑的時候還能露出兩顆虎牙,沈筠觀察到。

兩個人交換了自己的微信之後,何世傑問沈筠:「哦對了,我最近才剛轉學過來,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我都可以詢問你嗎?」

沈筠連忙回答道:「可以的可以的。」

下課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七點了,天已經黑了,沈筠和何世傑打了聲招呼就自己先急着回家了,因為她的手機快要沒電了。

沈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到了家,想要打開門的時候發現,她的鑰匙居然沒有帶,沈筠試着摁了摁門鈴發現任久庚好像還並沒有回家。

趁着手機還有電的時候沈筠點開了任久庚的對話框。

迪士尼在逃藝術家:你什麼時候回家呀?我忘記帶鑰匙了手機好像也快要沒電了……

沈筠消息發出去一會都沒有收到迴音,任久庚可能還沒有看到手機,在一剎那間沈筠的手機沒電關機了。沈筠覺得自己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又沒帶鑰匙,手機電也沒有了。

沈筠只好坐在樓梯上,頭靠在欄杆上,開始放空自己,也不知道任久庚什麼時候回家,她不會要等到半夜十二點吧?

想着想着沈筠就睡著了。

任久庚看到消息的時候已經一個小時以後了,他急忙給沈筠打了個電話發現是忙音,也不管其他的了,和老闆請了個假就立馬跑了回去。

沈筠睡着睡着就聽到了樓道里傳來跑步的聲音,沒過多久就看到任久庚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昏暗的樓道被黃色的暖光燈照亮着,有光卻一切都是模糊的樣子,黃色的光線在任久庚五官分明的臉上看不清他的神色,可是沈筠卻能感受到任久庚此時的急切。

沈筠的心臟瘋狂的跳了起來,任久庚就像一個救贖者一樣,把困在原地的她解救了出來。

「你來啦。」沈筠輕輕的開口說道。

「嗯。」

雖然他回應的不多,但是沈筠卻感覺十分的安心。

任久庚開了門讓沈筠走了進去,沈筠打開家裡的燈之後才看清任久庚此時好像穿着其他店打工的衣服,頭髮好像因為跑步被風吹的有些許凌亂,但是絲毫不影響他的帥氣,沈筠意識到自己好像給任久庚找了麻煩。

「你等下是還要去工作嗎?」沈筠小心翼翼的開口了。

「不去了今天請假了。」任久庚回答着沈筠的話,「你吃晚飯了嗎?」他接着問。

沈筠覺得自己內疚極了,她知道任久庚條件好像很不好的樣子,平時的生活都靠自己打工,就因為自己沒帶鑰匙害得他請假沒有錢賺,她低着頭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吞吞吐吐的說了句:「還…還沒有呢。」

她低着頭都不敢再去看任久庚,她低着頭久久不能平靜,再抬頭的時候發現任久庚已經在廚房忙活着什麼事情了。

她手足無措的坐在那裡,不一會任久庚就端着一碗面走了出來,對着沈筠說道:「來吃吧,面煮起來更快所以我給你煮了一碗面。」

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的沈筠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抬頭對上了任久庚的眼睛,彷彿像是平靜的湖水一般波瀾不驚。

沈筠夾了一筷子放進了嘴巴里,一如既往的好吃,任久庚好像沒有做東西不好吃的時候,沈筠感覺自己有些許的哽咽,她忍着希望任久庚不要發現她的異常,咽下去第一口面之後,沈筠低着頭看着面對任久庚說:「對不起啊,影響你工作了。」

或許是沈筠掩藏的很好的聲音裡帶着一絲的顫抖,任久庚覺得她說話都帶着一絲的哭聲,於是輕聲又帶着一絲安慰的說:「沒關係的,一次也不要緊。」

沈筠感覺自己都憋不住眼淚了,她的淚水爭先恐後的涌了出來,她感覺自己越哭越大聲,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她感覺自己好像淚失禁了。

任久庚看着沈筠嘆了一口氣,然後從旁邊拿來了餐巾紙遞給了沈筠,他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一個人,只好生澀的說了句:「別哭了,沒事的我不怪你。」

任久庚不說還好一說沈筠覺得更傷心了,她接過了任久庚給她的紙巾,用力的醒了一下鼻涕,然後哽咽的對任久庚說:「下次別這樣了。」

任久庚只好先答應了她,然後哄着沈筠去洗澡睡覺。

哭完之後的沈筠覺得怪不好意思的,又是大哭又是醒鼻涕,最後還要任久庚哄着去洗澡睡覺,恢復理智的沈筠只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

睡前想到今天發生的種種沈筠感覺自己一生的臉都要丟光了,又很不好意思又很尷尬,沈筠感覺自己的心情就像在坐過山車,但是內心還是有些小竊喜的,因為任久庚安慰了她。

於是沈筠拿起了pad就想隨手畫一些小草稿,她先是用一些冷灰色調的顏色來表達她內心的灰暗,畫了一個抽象在哭泣的人,接着又另起一個稿子用暖色調畫了一個在哈哈大笑的抽象的人。兩幅圖代表了她今天不同的心情,接着她順手發到了微博上,並且配了兩個對應的,一個在哭泣一個在笑的表情包。

發完了之後沈筠就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些事情了,逼着自己開始進入睡眠狀態。

與此同時任久庚看到沈筠的微博之後,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