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道封仙
萬道封仙 連載中

萬道封仙

來源:google 作者:賣不賣腎結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賣不賣腎結石 奇幻玄幻 軒無憂

世間萬般法,皆入我心中他道即吾道,吾道萬萬道!被認為一生無緣修行界的軒無憂,憑藉功法《萬道經》,揭開上古神秘面紗展開

《萬道封仙》章節試讀:

見來人如此客氣,軒無憂也收斂了凶性,面帶微笑,恭敬地說道,「雜役弟子軒無憂見過孫師兄,師兄人中龍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

孫悅一臉無語,摸了摸鼻子,苦笑的問道:「師弟平常都這樣說話的?不尷尬嗎?」

軒無憂眨了眨眼睛,一臉憨厚老實,「怎麼會呢?我一向尊敬師長,每一位師兄來我都會打招呼,誰知道他們卻對我喊打喊殺…」

撓了撓頭,軒無憂齜牙笑道,「師兄,你該不會也是來殺我的吧?」

孫悅面帶微笑,目光注視着他,笑道,「如果我說是呢?」

軒無憂毫不在意,反而眸中放光,躍躍欲試,「師兄什麼境界?」

「外門弟子中,我稱第一。五行已成,氣海已開,越凡五層。」

「這麼說師兄很厲害?」

「倒不算厲害,只不過你若是打敗了我,外門中,便沒有人會是你的對手。」

「那師弟領教了。」軒無憂興奮的說道,渾身肌肉緊繃,內心卻警惕。

越凡五層,五行已成,氣海已開?

雖然不知道何種威勢,但「外門弟子第一人」的稱號,足以讓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

然而,孫悅卻笑着搖了搖頭,擺了擺手,「師弟莫不是戰鬥狂魔?為兄只是說如果,並沒說真的要和師弟打一場。」

他臉色溫和,模樣生的俊朗,有種說不清的氣度。

「唉。」

他忽然嘆息一聲,搖了搖頭,目光誠摯的看着軒無憂,說道,「軒師弟,我看出了你是煉體奇才,雖然識海被毀,這輩子也不能踏入識藏境界,可如果煉體的話,我絕對有理由相信,識藏以下,你罕有敵手!」

「不如這樣,我替你說情,我的父親乃是刑罰堂長老之一,權力不在孫海長老之下,有我說情,我保證,孫海長老不會為難你,如何?」

聽完這話,軒無憂一愣,渾身緊繃的戰鬥狀態,忽然變得古井無波,雙眼平靜的看着孫悅,如同一面沒有波瀾的湖泊。

周圍圍觀的眾弟子嘩然,完全沒有想到,孫師兄竟然起的愛才之心,願意為軒無憂化解這一段恩怨。

誠然,有孫悅作保,有他的父親孫神通出面,孫海長老一定會賣這個面子。畢竟,軒無憂不過是一個雜役弟子,哪怕神力驚人,卻不會是識藏巔峰境界的孫海長老的威脅。

眾人複雜的目光看向軒無憂,說不清的羨慕。

內門弟子烏海眉頭皺起,眼中帶着警惕和戒備,看着微笑着的孫悅。

只有他心裏明白,眼前這個「外門弟子第一人」的孫悅,是怎樣的心狠手辣!自己已經盡量高估他了,可沒想到,還是小看了他!

「攻心計!」

「孫神通和孫海,兩位長老本就勢同水火,而這一次,孫海長老更是受了重傷,據說此生無緣道宮境界。孫神通看笑話還來不及,怎麼可能為了這麼一件小事,去求孫海?!」

「孫悅此言,不過是為了讓這個雜役心動,好瓦解他的鬥志…這是想收下一個僕從,給孫海一派的人難堪嗎?!」

烏海恍然大悟,看着眼前面帶微笑的孫悅,不自覺的退後兩步。

而此刻,臉色平靜的軒無憂,卻忽然笑了起來。

他眯着眼看向孫悅,緩緩開口。

「孫師兄,你一直都這麼虛偽嗎?怪噁心的。」

周圍忽然死一般寂靜,沒有人能想到,眼前這個雜役竟然敢如此大不敬!

「大膽,軒無憂,注意你的言辭!」

「孫師兄惜才,願意給你說情,你竟然如此不識好歹,該殺!」

孫悅也不惱怒,只是臉上的笑容消失,一股強大的勢在他腳下聚集,形成了一個漩渦。

在他身後,劍鞘中的劍,出鞘一寸!

「軒師弟,沒得談了?」

他帶着惋惜開口,只是身後的劍,又出鞘一寸。

軒無憂不耐煩了,臉上帶着輕蔑的笑,說道,「相較於偽君子,我更喜歡真小人。」

孫悅搖了搖頭,眼神驟然間變得刺眼奪目!

他手中掐起劍訣,「鏘」的一聲,身後的清風劍出鞘,寒光凜凜,他抬手,清風劍被他牢牢握在手中。

「既然如此,師兄便來教訓師弟一番,好讓師弟知道,你與真正修行者的差距。」

「如若你能在我手下撐過五個回合,師兄向你保證,外門弟子,再也不會有人找你麻煩。」

「清風劍訣–滿袖清風!」

孫悅身體騰空而起,體內五行運轉,氣海自然生成,五行相生,靈氣自成循環,遊走在他的周身。

在他身邊,捲起一陣清風,手中的清風劍如同鬼魅一般,飄散而至!

軒無憂瞳孔一縮,忽然感覺到了危機,迅速身體向後挪移,隨即也拔出了身後背負着的劍。

那是叔叔留給他的劍,銹跡斑斑,似乎隨時都會斷裂。

「殺!」

軒無憂低聲喝道,手中銹劍與清風劍相擊,銹劍微微顫動,似乎要斷裂開來,卻終究沒有斷裂。

孫悅輕咦一聲,卻也沒有疏忽,手中劍式翻轉,清風忽然變成狂風,風中盡藏殺意,攪碎着眼前的一切。

軒無憂邊戰邊退,他不會劍法,卻對危機極度敏銳,手中的銹劍看似雜亂無章的抵擋,卻滴水不漏,把劍式一一阻擋在外。

可他的衣服還是被清風劍所帶來的狂風攪碎,肌膚有鮮血流下。

風中藏着劍氣。

越凡五層,五行已生,氣海自成,靈力已經可以周遊全身,天賦絕倫者,劍氣可外放。

而孫悅恰好便是這種天才。

圍觀眾人搖了搖頭,看出了實力懸殊,這名雜役不知天高地厚,挑戰孫悅師兄,結局早已註定。

但同時,也不得不驚訝,能堅持這麼多個回合,足以證明他的不凡。

「可惜了,識海被毀,又得罪孫悅師兄,註定無他容身之處。」

戰場上,軒無憂依舊只能不停招架,毫無還手之力,可他的神情卻不慌亂,雙眼死死的盯着孫悅的出招。

「破綻,一定會有破綻!」

軒無憂一邊抵擋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一邊心裏想着,雖然身上已經傷痕纍纍,血流不止,可全都是輕傷,只不過割破了肌膚而已,對他絲毫沒有影響。

他的眼神如同嗜血的獨狼,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獵物,只要對方有一絲鬆懈,便會毫不猶豫的張開血盆大口!

孫悅劍勢凌厲,卻心驚不已。

自己越凡五層,配合清風劍訣,劍氣足以斬殺眼前雜役,為何他能毫無反應?

銅皮鐵骨?

「不能再拖下去了!」孫悅心中想着,作為外門弟子第一人,和一個雜役切磋,這麼多招卻拿不下對方,對他來說,這是恥辱!

他的手中劍訣再起,清風劍忽然脫手,發出凄厲的破空聲。

「破綻來了!」

與此同時,軒無憂眸光大亮,發出一聲痛快的喝聲。

囚龍脫困,便在此時!

只見他腳下狠狠一跺,身體如同人形炮彈,砸向孫悅。

「清風劍訣–風無形,劍疾風!」

「嗡!」

幾乎同一時刻,孫悅神色凝重,劍訣一指,清風劍伴隨着凄厲的破空聲,以肉眼所不能分辨的速度斬向軒無憂頭顱。

強大的氣勢,卻令軒無憂兇相更甚,他的眼中透出一往無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氣勢,不躲不閃,繼續砸向孫悅!

「戾!」

就在清風劍刺向頭顱的那一刻,千鈞一髮之際,軒無憂手中銹劍翻轉,划出一個漂亮的劍花,以極其巧妙的手法改變了清風劍的軌跡。

「刺啦–」

清風劍與銹劍金鐵碰撞,火星四濺,改變原有的軌跡,卻擦着軒無憂的背部而過,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勢!

然而軒無憂卻似乎感覺不到疼痛,神色愈發猙獰,臉上甚至還帶着笑容,如同地獄惡鬼一般。手中凝勢,一拳轟向孫悅臉龐。

「抓到你了!!」

軒無憂厲聲喝道。

這一刻,孫悅的眼中,似乎只剩下了那隻拳頭。

「休想傷我!」

孫悅反應過來,體內氣海瘋狂調動靈力,幾乎將體內的靈力全部抽干,揮拳而下,選擇硬碰硬!

「轟!」

拳拳相擊,軒無憂被強大的反震力震落,以手撐地,渾身鮮血淋漓。

孫悅藉助反震力量緩緩後退,退了三步,終於穩住了身形,只不過手掌微微顫抖,指節已發白。

「殺!」

只見軒無憂站起身,目光森然。

他的心裏微微顫抖,不是恐懼,而是激動!

剛剛酣暢淋漓的戰鬥,瀕臨死境的感覺,讓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某些變化!

心、肝、脾、臟、腎,乃至筋脈,彷彿都要活過來一般!

甚至,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似乎也發出了微弱的光芒,他看到了一本書,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若隱若現。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種感覺,也不知道為何能看到識海中的景象,可的的確確,他看到了。

戰鬥!戰鬥!!

只有瀕臨死亡,才能讓自己更清楚身體的變化。

孫悅站在原地,看着惡鬼一般的軒無憂,竟然有些膽寒。

感覺着手臂依然顫抖不止,他沉默了。

忽然,他掐起劍訣,清風劍歸鞘,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今以後,外門弟子,再也無人膽敢找你麻煩。」

「至於你與孫海長老的仇怨,等你什麼時候想通了,我的話,依舊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