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聽說,你等我很久了
聽說,你等我很久了 連載中

聽說,你等我很久了

來源:google 作者:憶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歡 現代言情 祁言

【穿越】×【學霸】×【校園】×【雙向奔赴】冉歡一直在等少年時喜歡的人傅送州,可三年期間音訊全無冉歡是學霸,全年級第一的成績拿到手軟傅送州是一個腹黑的混世魔王,不喜歡讀書,只喜歡打籃球和逃課上網一次籃球比賽上兩人相遇,傅送州故意接近她,想要捉弄她傅送州:「相互認識一下?」冉歡:「沒興趣」旁邊的女生拉了拉冉歡:「他很兇的」冉歡立即狗腿地說:「哥,開個玩笑,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展開

《聽說,你等我很久了》章節試讀:

微風習習,吹得冉歡心裏痒痒的,陽光落在傅送州的長睫毛上,那樣纖長。被陽光覆蓋的眸子閃着金色的光。

冉歡偏頭看了看身旁耀眼的人,嘴巴已經跑在腦子前面了:「我們談戀愛吧?」

傅送州聽後微微抿了抿嘴角,然後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她:「癩蛤蟆?」

這人真有意思,誇自己是天鵝呢。

不過,冉歡也不惱,她大人不記小人過,誰叫他確實是只生得一副好皮囊的天鵝呢。

傅送州帶着她跑進一個衚衕後停了下來,衚衕里到處都長得一樣,許多牆頭都長滿了青苔。

兩人都站定後,傅送州毫不猶豫地甩開她的手。

冉歡吃痛,蹙了蹙眉,難不成她身上有病毒?甩得這麼用力這麼果斷。

傅送州看都不看她,表情傲慢至極:「他們不會再追了,你快回家。」

哼!要不是看在傅送州以前對她好的份上,她絕對不會搭理他。

她踮腳看了看傅送州空蕩蕩的背,後知後覺:「你的書包呢?」

雖然說他有沒有書包都一樣吧,可書包丟了書就沒了,書都沒了他更加不可能好好讀書了!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有人會給我拿的。」

「噢。」

多此一舉了。

這時的太陽已經不那麼灼熱,微風吹過,傅送州的額前的碎發被輕輕吹起。

冉歡沒由得來了句:「你頭髮這麼長,老師不管嗎?」

勝藍中學有一個規定是,男生女生不能染髮燙髮,而且男生都必須剪平頭。

傅送州冷哼一聲,出言諷刺道:「你家住太平洋?」

她吃了癟也不惱,痴痴地笑。

傅送州看她這傻樣更是眉毛都擰在了一起,決定離她遠點:「時候不早了,你還不走?」

冉歡懂他的意思,但她怎麼能放過和傅送州獨處的好機會呢?

只見她「嘭」地往地面上一摔,表情猙獰:「我腳崴了。」

「碰瓷?」傅送州掃了一眼裝模作樣的冉歡,淡淡吐出這兩個字。

冉歡見他不吃這套,尷尬地笑了幾聲站起來,又開始瞎扯:「我怕那些凶神惡煞的人找上來,我一個手無寸鐵的軟妹子,缺胳膊少腿就不好了。」

這會傅送州難得地笑了,如果嘲笑也算笑的話。

「軟妹子?我看是傻孩子。」

「……」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冉歡也是有骨氣的!傅送州幾次三番地諷刺挖苦,讓好脾氣的她也沒了好臉色。

冉歡二話沒說,轉身就走,留給傅送州一個瀟洒的背影,心裏還覺得自己此刻一定威風極了。

人對自己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誤解。

「那是死胡同。」傅送州語氣裡帶着絲隱隱的笑意。

可惡啊!寧歡的氣勢一下子就弱了。

她若無其事地調頭,走到傅送州身邊時放慢腳步,顧左右而言他一堆廢話,最後才磕磕巴巴地問:「怎麼走出去?」

傅送州挑眉,一聲不吭地抬腿往外走,寧歡則在後面屁顛屁顛地跟着。

走出衚衕後,寧歡覺得她又行了,大手一揮:「我回去了,再見!」

她大步流星向前走,身後不遠不近的地方跟着一個修長的男生。

冉歡回頭望着他:「你跟着我幹嘛?」

「怕你被那些人逮住被打了來訛我。」

傅送州說這句話的時候說得那麼理所當然,讓人氣得牙痒痒。

就這樣,夕陽西下,兩人一前一後地走着。後面的人一直和前面的人保持的一定距離,但也不會讓前面的人離開他的視線。

傅送州心裏想的是:自己真是一個善良的人。

冉歡走到家門口後,沖現在不遠處的傅送州招手:「來我家玩嗎?」

「不用了。」傅送州轉身朝後面揮了揮手拒絕道。

其實冉歡也只是客套一下,她當然知道傅送州不會進去玩,要是這麼早就把以後的小男朋友帶回家,姜玲還不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