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誘成癮:裴爺腹黑人設崩塌啦
甜誘成癮:裴爺腹黑人設崩塌啦 連載中

甜誘成癮:裴爺腹黑人設崩塌啦

來源:google 作者:支支吾吾的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晚清 現代言情 裴澈

【甜寵➕雙潔無虐➕雙向救贖➕團寵➕多CP】逃離向家後,落魄小姐向晚清竟然跟霸總談戀愛了!離開家後,多了無數個幫她撐腰的人!她在外毒舌,在裴澈面前,簡直一嬌嬌軟軟,愛撒嬌的小甜心~婚後多金、身體好的霸總再也不腹黑了,天天寶寶、寶貝、老婆…….———裴澈取出皮帶,在向晚清面前晃了晃「皮帶不僅可以用來當腰帶,還可以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適當地調/qing…….」向晚清漂亮的眸子上染着層霧水,有些驚慌地望着裴澈,「我…..害怕痛」展開

《甜誘成癮:裴爺腹黑人設崩塌啦》章節試讀:

裴澈感覺自己有了反應。

他咬了咬牙,太陽穴青筋暴起。

因為極力地隱忍,嗓音有些沙啞,「不許亂摸了。」

他攔腰將向晚清抱起,朝自己預定的酒店房間快步走去。

房間內。

裴澈把向晚清放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轉身,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送套乾淨的女士衣服來。」

說完思考片刻後,又繼續說道:「M碼。」

掛掉電話後,他來到床邊坐下,「你叫什麼名字?」

「向晚清......」

裴澈一字一頓地念着,「向.....晚.....清。」

是個好名字。

「好難受......」

向晚清的雙眸里泛着淚光,讓人看得好生心疼。

裴澈並不喜歡乘人之危,他緩聲說道:「過一會就沒事了,你乖一點。」

話剛說完,門口處就傳來了敲門聲。

叩叩叩———!

裴澈站起身,去開門。

沈宴站在門口,手中拎着一個袋子,「BOSS,衣服帶來了。」

說完,就將袋子遞交給裴澈。

沈宴有意無意地看向屋內。

我去,果真有個女人!

起初裴澈打他電話時,他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好好的要女人的衣服做什麼?

現在看來,他沒聽錯!

裴澈整個人擋在他面前,語氣冰冷地說道:「看夠了嗎?」

沈宴收回不安分地眼神,低頭回答:「對不起,BOSS!」

嘭———!

裴澈無情地關上門。

沈宴琢磨不透地看着被關上的門,盯了好一會,像是要把門看穿。

最後也沒想出所以然來,才搖了搖頭,離開了。

—ฅ՞•ﻌ•՞ฅ︎—

裴澈抱起向晚清走到浴室,在浴缸里放滿冷水。

將人放了進去。

向晚清難受地胡亂拍騰着水。

等她身上溫度明顯降低,恢復正常後,裴澈才將人從水裡抱了出來。

向晚清渾身濕漉漉的,白色的連衣裙貼在身上.......

裴澈的喉結動了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把沈宴送來的乾淨衣物,給向晚清換上。

期間,他沒有亂看。

換好乾凈的衣服,向晚清摟着他不鬆手。

「你坐好,我給你吹頭髮。」

「我不想吹......」

「不吹乾明天會頭疼的。」

裴澈強行讓向晚清坐在床邊。

隨着吹風機的風力跟熱量,淡淡的洗頭膏的香味鑽入裴澈的鼻子。

裴澈盯着她一頭烏黑的**浪,柔順發亮出神。

「啊!你燙到我了.......」

「抱歉。」

因為他分神,手裡的吹風機沒移過位置,燙到了向晚清。

吹完頭髮之後,裴澈讓向晚清躺在被窩裡。

「你去哪......」

「我去洗澡。」

「哦.......」

裴澈在浴室沖了好久的冷水澡,才把那抹躁動壓下。

他摸了摸剛剛在轉彎口,被向晚清親過的薄唇。

似乎現在還留存着她的香甜......

裴澈從浴室里出來,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包,不禁覺得向晚清好像還蠻有意思的。

他關掉燈,躺在沙發上。

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明亮,它透過玻璃窗,在房間地板上投射出窗框的影子。

裴澈一閉上眼,腦海里全是剛剛向晚清撞入他懷中,主動擁抱她,以及後來親吻他、亂摸他的模樣。

心尖上莫名地泛起點點漣漪.......

—ฅ՞•ﻌ•՞ฅ︎—

第二天清晨,裴澈因為早上有會議,早早的就起來了。

他收拾完自己,看了一眼還在睡懶覺的向晚清。

在便簽紙上寫下一段留言,就出門了。

在他離開後沒多久,向晚清也漸漸醒來。

她從床上坐起來,伸了個懶腰。

她努力回憶着昨晚發生的事情......

越想越覺得離譜!

太丟人了吧!

好想坐火箭逃離地球。

但是她跟裴澈好像什麼也沒發生?

等等,床頭柜上好像放着張紙。

向晚清拿起紙,看着上面的字。

【向小姐,可以在這等我回來嗎?】

??

裴澈說讓她在酒店等他回來?

她沒看錯吧?

太尷尬太丟人了,還是趕緊離開吧!

最好再也不見了!

向晚清看了一眼,昨天的那條白色的連衣裙,點點血跡,刺激着她的眼睛。

昨晚的點點滴滴漸漸浮現在腦海中。

向正山、葉迎春,你們真是夠狠的!

那以後咱們走着瞧。

她緊緊攥着雙手,肩膀也有些微微顫抖。

向晚清好不容易平復心情,她苦笑了一下。

身上的衣服,應該是還不了裴澈了。

她在便簽紙上,裴澈強勁有力的紙下,寫了一段話,當作回應後,便離開了酒店。

出了酒店的向晚清,一時間不知道要去哪。

她沒有朋友,現在連家也沒有了。

好在,爺爺生前給了她一張銀行卡,卡里的錢雖然不多,但至少能保她一段時間的吃穿用度了。

向晚清不想就這麼頹廢的活着,她要找份工作,找個住的地方。

畢竟生活還要繼續,她不想被任何人看扁。

向晚清坐上302路公交車,坐在後排的她,頭靠在車窗上,看着路邊的景色。

「媽媽,你看!這是我今天在幼兒園拿到的小紅花!」

「是嘛?寶寶真棒!」

向晚清微微一怔,尋找着聲音的來源。

坐在公交車最前方的座椅上,坐着一位年輕的媽媽跟一個約莫5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依偎在她媽媽的懷中,可勁地撒嬌。

年輕的媽媽滿眼都是對小女孩的寵愛。

好溫馨的畫面啊……

好羨慕。

不知不覺中,滾燙的淚珠划過向徽南精緻的臉龐,這才將她的心思拉回現實。

她倔強地抹去淚水。

對於自己媽媽的離世,她一直都很難釋懷……..

她不理解,為什麼媽媽可以殘忍地丟下她。

媽媽明明是最疼愛她的。

如果可以,她好想問問媽媽,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