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天武神皇
天武神皇 連載中

天武神皇

來源:google 作者:一點點樂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一點點樂 其他小說 周昆

很久很久以前,整個世界都是無窮無盡的黑天月神王為了守護天下蒼生,在人世間創造了天武大陸和無極黑洞,並將天武大陸永久封蓋在無極黑洞之上而天月神王也因此耗盡最後一滴血,只留下一枚神秘符文寄宿在人世間若干年後,周昆得到這枚神秘符文,卻引來各方勢力的陷害,身死道消五百年後,周昆有幸重生,開始向陷害他的人一一討還血債,重塑大陸新秩序,成就永恆偉業!展開

《天武神皇》章節試讀:

周昆和林婉兒還有貼身侍女雯敏一行三人,簡單收拾一下行李和包裹,走出了東王府。目的地便是東陽州西北方向五百里開外的北沙州。

這也是周昆第一次見到五百年後外面的世界。在離開東陽城的西城門時,郊外有一座城隍廟,只見不停地有老百姓進去參拜,祈求她的保護。

林婉兒也是其中之一,此去北沙州,路途遙遠,她希望城隍廟裡的這位女皇能夠一路保佑他們三人平安到達。

進入城隍廟之後,林婉兒便要周昆和他一起跪拜一尊神像。

周昆望着這尊神像,腦袋忽似爆炸一般。

「怎麼這麼像一個人?」

這時情不自禁地從腦海里浮現出一幕血腥的畫面。

……

五百年前。漠河帝國和北燕帝國交匯處,一軍地帳篷內。

「神皇哥哥,來,你今天殺敵一整天了,也累了,喝杯臣妾給你砌好的千年林芝茶,提神醒腦,祛乏消困。」一容色絕麗女子露出潔白皓齒,淡淡說道。

接着她那如玉般的小手在周昆後背錘了起來,按摩揉肩。

頓時一股香甜的氣息熏繞在周昆耳畔,讓他心情無比舒暢,殺敵的勞累頓時也蕩然無存了。

「好,還是皇后體貼我。再過三天,我將平定北方十六州叛亂,到時候成為這天武大陸一等一的強國,從而號令諸強,成為天武大陸最偉大的神皇。」

然而,這杯千年林芝茶下肚,周昆頓感渾身乏力,經脈閉塞,上氣不接下氣。

「皇后,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喝下它祛乏消困嗎?」周昆頓時滿腹狐疑地看着寧月天。

只見寧月天臉上露出一幅與往日不同的表情。

「周昆,你的風光已經到頭了,接下來我寧月天就要接管你打下的這片江山!你知道我剛才給你喝的是什麼嗎?」寧月天忽然似變了一個人似的,往日那副溫柔那副單純善良討人喜歡的面孔變得冷冰冰的。

「你快說,你給我喝的是什麼?」周昆質問道,手中拳頭緊握,青筋暴起,眼眸中布滿猩紅的血絲。

他確實沒有想到容貌絕麗,溫柔賢惠,體貼會照顧人的神皇皇后會隱藏得這麼深。

而他也一直將寧月天視為自己的紅顏知己,登基稱帝以來,後宮佳麗三千人,他卻獨寵寧月天一人。

「你喝下的可是天武大陸毒神毒孤仙精心煉製的腐屍斷魂湯,哈哈哈……。」寧月天忽然狂笑不已,「任你修為再高,道法再精深,此刻也不過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周昆勃然大怒:「好你個賊婆娘,我就是死,也要先殉葬你!」說罷手掌之中凝聚最後一絲真力,欲一掌劈死寧月天。

「爹,你們快動手。他現在是強弩之末!喝了毒神的斷魂湯,命長不了!」寧月天俏臉一甩,喝聲道。

這時一黑袍老者和一紫袍青年忽然出現在軍帳之內。

從這兩人所穿服飾和衣服上所掛胸牌,周昆知道一個便是天魔宗的人,另一個便是嗜血宗的人。這兩個宗派一直都是互相勾結的,其歷史都是上古大荒時期,魔族的傳承。

「原來你是魔域的人,當年我在烏石鎮黑風崖遭人暗算,救我的人是你,想必也是你們故意為之,討好接近我吧!」周昆朝寧月天冷笑道。

「現在你知道這些有什麼用,一切都為時已晚!當初我處心積累讓我女兒接近你,無非就是為了今天,不費吹灰之力,竊取你的江山,哈哈哈……」黑袍老者一陣狂笑道。

「從今天開始,我們魔域的公主便是這漠河帝國,不,現在改叫天月帝國的一代女皇了,神皇已死,女皇當立。哈哈哈……」紫袍青年獰笑道。

二人話一說完,黑袍老者拿出手中法寶噬魂劍,刺入周昆心臟之中。

周昆本想反抗,無奈經脈彷彿被縛住一般,渾身酸軟無力,手掌之中凝集的最後一絲真力,竟無法施出。

「啊……」周昆一聲慘叫,頓時一陣青煙騰起,肉身灰飛煙滅。

……

這尊神像,竟然和她如此之像?

周昆內心無比震顫。

她就是寧月天,陷害自己的大仇人。

神皇已死,女皇當立。

周昆對那尊神像頓時露出無比仇視的眼神。

覺察到周昆的異常,林婉兒道:「昆兒,你怎麼了,這位天月女皇可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啊,現在整個天武大陸都在流傳她救苦救難的傳說呢!」

「呸,虛偽!」周昆呸聲說道。

面對周昆的奇怪舉動,林婉兒當然不明所以。五百年前發生的事情,她又哪裡能未卜先知呢。

在城隍廟祭拜完後,周昆和林婉兒,還有侍女雯敏一行三人向西行出幾十里地後,途徑一小鎮,天色已黑,便找了個客棧,訂了兩間客房,住了下來。

周昆在自己所住的房間,脫下了衣服,開始檢視這副讓他重新獲得新生的身體。

但是令他很失望的是,這具身體經脈細如髮絲,丹田異常狹小。也難怪十五歲了,還不能明月點砂。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樣的身體,怎麼可能是天選之人呢,老天自然是看不中的。

想當初五百多年前,自己可是天武大陸第一神童,甫一出生,天現異象,一枚神秘螺紋胎記便自出生起刻於肚臍正上方。

正是這枚神秘螺紋胎記,讓周昆三歲便開始明月點砂,這在天武大陸的歷史長河中絕無僅有。

明月點砂就是一種記號,或者說是一種介質。

有了這種介質,人類便擁有修鍊的基因,從而有了成為武者的可能,否則只能做一個肉體凡胎的平凡人。

而這種記號是有顏色劃分的,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每種顏色的深淺代表天賦的高低。

赤色等級最低,紫色天賦最高。

當然還有一種胎記顏色不在這七色之列,天武大陸自從誕生以來,很少出現過這種怪才,那便是這七色之外的其他顏色,顏色無法預知,代表將來的修為也是深不可測。

而當時周昆三歲時擁有的可是金色的砂印,天武大陸數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未曾有人有過,可說是無比的妖孽。

而後周昆一路逆天成長,別人十年八年才能修鍊或者跨越一個修鍊境界,而他僅需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就可完成。十二歲,他父皇便主動退隱,將漠河江山交給周昆治理。

漠河本是天武大陸北方一小國,常年受到外敵入侵,百姓民不聊生。然而在周昆帶領之下,不出幾年,周昆終結了天武大陸北方的幾百年戰亂,成立了漠河帝國,下面附屬數十個小型帝國,在他統治領域,老百姓無不歡呼,敬稱他為天武神皇,一時間,到處都有老百姓為周昆樹立銅像,像神仙一樣頂禮膜拜。

周昆本想憑藉腦海中記憶的修鍊功法,納天地靈氣與丹田之中,可是他盤腿打坐半天,心中默念法訣,狹小的丹田竟然容納不下任何靈氣。

「對了,真是造孽,這具身體之前都未曾開啟過明月點砂,又如何能夠修鍊?」

在天武大陸,只有開啟了明月點砂,才具有修鍊的資格,否則連想都別想,如若一個人在十六歲成人禮之前還無法開啟的話,則宣布這個人在修鍊一途是死刑。

天武大陸在凡體期,修鍊境界一共有七個大境界。

第一,聚氣境。武者修鍊納天地靈氣,匯聚于丹田之中,形成一個或者多個氣池,這時一拳能最少打出一牛之力。

第二,氣放境。這個階段的武者在修鍊時可以將聚在丹田中的靈氣收放自如,並開闢出一個或者多個氣田,這時一拳最少能打出十牛之力。

第三,通脈境。武者修鍊在經歷丹田匯聚靈氣和收放自如之後,開始開闢全身九條經脈。隨着每一條經脈的慢慢開闢,力量開始暴漲,這時一拳最少能打出二十牛之力。

第四境界,引雷境。武者全身開闢九條經脈後,便可以用肉身引來自然界之風雨雷電,化作自身力量。這時一拳能打出一雷或者多雷之力。

第五境界,騎雲境。武者可以騰空駕馭一朵或者多朵雲朵,空中來去自由,強勢者一日飛天。

第六境界,涅槃境。武者肉身經過淬鍊,脫胎換骨,每跨過一小境界,壽元可增加一百年。

第七境界,出神境。武者經過涅槃境界洗禮之後,初步掌握時空大能,能夠開山移海。

超越這七大境界之後,人類便超脫肉身凡體,化腐朽為神奇,越過凡體期,便進入神體期乃至仙體期,在修為境界上還有更高深的發展。

由於周昆的丹田始終納不了靈氣,無奈之下只好暫停了修鍊,他沒想到老天讓他重活一世,居然是這種結果,這不是讓他活受罪嗎。

不能修鍊,上一世的大仇便不能得報,這一世東王府的羞辱也無法蕩平。

周昆越想越不甘心。他上一世就是一個要強的人,絕不輕易認輸服軟。哪怕這一世,他是一個廢人,他還是不服輸,不肯低頭。

他又重新盤腿打坐。利用之前上一世的修鍊法訣,重新嘗試。他就是想嘗試只要能納靈氣與丹田,他就有辦法修鍊。

一次,十次,百次,千次,天都快亮了,周昆額頭布滿豆大汗珠,結果還是無功而返。

忽然就在此時,周昆頓感腹中一股燥熱,肚臍上方火辣辣的。

周昆掀開衣服一看,只見一枚神秘的形似螺絲的灰色胎紋烙印在肚臍上方。

周昆大喜過望,心中默念道:「沒想到它也和我一起穿越過來了!」

上一世,周昆便是因為它超越無數同人,一路逆天登頂,成就神皇霸業。

這一世,他依舊要重新登頂,創造還屬於他的一切。

《天武神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