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王婿
天王婿 連載中

天王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金鳳 現代言情 田柱

靠女人改變命運?!在波詭雲譎,爾虞我詐的官場,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線,而沒有過人的膽識與謀略是絕對不行的展開

《天王婿》章節試讀:

到了縣委縣**,田柱說明來意,並出示了相關證件,看大門的才放行讓他進去,並告訴他縣委辦公室在三樓,有人在辦公室值班。

縣委縣**大院佔地面積不小,但院里設施很簡單,一棟泛黃的四層辦公大樓很陳舊,看上去年頭不少了。大樓前面有兩個圓形大花壇,此時節春寒料峭,花壇里除了土什麼都看不見。圍着院牆種的一圈樹也是光禿禿的。

田柱進了辦公樓徑直來到三樓,在一間寫着「綜合一科」的大辦公室里,看到有一個男人正坐在辦公桌上,背對着門,拿着電話熱聊,一邊聊,還一邊晃悠着懸在桌子上的腿。田柱見狀沒敢打擾,就站在門口等着。

「你就別生氣了,這周不是趕上我值班嗎,下周我肯定回去,回去之後我好好滿足你還不行嗎。上次我表現的不錯吧,都超過十分鐘了。你說實話,把你乾爽了沒有?是不是比你丈夫還威猛?我跟你說,我現在一想到那天晚上,我的反應就特彆強烈。不騙你,我現在就已經有反應了……」

田柱聽了他的話不由得想到了劉金鳳和卞世龍,然後就有點想笑,沒想到剛來伏虎縣就碰到一個同道中人。

原本以為電話一會兒就打完了,沒想到等了將近十分鐘還沒結束,而且聽那意思還要持續很長時間。田柱不想再等下去了,就伸手敲了敲門。

聽到有人敲門,打電話的人被嚇了一跳,緊忙就把電話掛了。從辦公桌上下來往門口一看,見是一個不認識的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你是?」

田柱拎着行李包走進去,笑着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田柱,是新來的,被分配到了咱們綜合科工作。」

田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人,身高比他高半頭,年紀估摸得比他大個兩三歲,鼻子上架着一個眼鏡,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田柱發現他的五官中最大的特點就是眼睛小,小到正常睜着就像是在眯着眼睛似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眼睛這麼小的人。

「你好,歡迎你來到綜合科。我叫段子潤,在綜合一科工作,以後咱們就是同事了。」段子潤同田柱握了握手,顯得十分熱情。

段子潤將田柱請坐後,給田柱倒了杯水,然後就與田柱閑聊了起來。

通過聊天,田柱得知段子潤也是春陽市裡的,已經在伏虎縣工作快三年了。

「我這初來乍到,什麼都不懂,以後肯定少不了麻煩你,希望你能多多關照。」田柱客氣道。

「關照談不上,同事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有事你就找我好了,只要是我能幫得上的,絕對沒二話。」段子潤豪爽道。

「我住在哪兒啊?」

「有宿舍,我帶你過去。」段子潤說著話就要伸手去拿田柱的行李包。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了。」田柱彎腰把包拎了起來。

走到門口時,段子潤忽然拉住田柱的胳膊,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打電話的事情……」

田柱一副聽不懂的樣子:「什麼打電話?我不知道啊。」

段子潤擔心田柱會把他打電話的事情說出去,但聽了田柱的話以後,他的心就踏實了。

邊往下走,段子潤邊介紹每層樓都是哪些領導和部門在辦公。到了一樓,段子潤帶着田柱從後門走了出去。宿舍就在辦公樓的後面,只有十幾米遠的距離。

三層高的宿舍樓跟辦公樓一樣,也是黃色的,但看上去要新一些。段子潤說領導都住在三樓,但縣委縣**的領導多數都是本地人,外地的只有幾個。一樓和二樓住的都是像他們這樣的普通辦公人員,差不多二十個左右,所以空房間很多。

來到宿舍樓的門口,段子潤跟負責宿管的人說來新人了,登記後,就直奔了二樓。

一個房間可以住兩個人,段子潤目前獨住,他說如果田柱願意,可以跟他住一個房間。如果想自己住,可以單獨找一個房間。田柱想都沒想就說和他一起住,段子潤還挺高興的。

把田柱帶到房間,段子潤就走了,他還得回去繼續值班。

房間能有個二十幾平米的樣子,裏面有兩張單人床、兩個寫字桌、兩個摞在一起的鐵櫃,雖然東西不多,可是很乾凈,由此可見段子潤是個很講究衛生的人。

田柱把帶來的被褥鋪到床上,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然後看了眼時間,就出門去上了三樓。

之前進辦公樓的時候,田柱在門口看到了卞世龍的桑塔納,他猜想這會兒卞世龍應該就在宿舍樓,於是便出門上了三樓。

在三樓的走廊里轉了一圈,田柱除了發現房間沒有樓下多,以及看到每個房間的門上寫着諸如「301」、「302」之類的號碼之外,根本無法分辨出卞世龍住在哪一間。

總不能挨個房間敲門吧?

正當田柱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房間的門忽然開了,從裏面出來一個女的,田柱猶豫了一下,還是朝女人走了過去。

女人約莫三十齣頭的年紀,個頭很高,看着比田柱似乎還要高一點。一頭遮耳的短髮看上去不僅清爽,還顯得非常有氣質。五官中最奪目的是眼睛和嘴巴。眼睛不是很大,可射出的眼神卻像是會說話一樣。嘴巴不大,嘴唇**,不知是塗抹了什麼東西還是一種錯覺,上面好像在泛着光澤,而那光澤在男人眼裡,就會平添幾分誘/惑。

「領導您好。」段子潤說住在三樓的都是領導,所以田柱覺得叫領導准沒錯。

女人見田柱很眼生,問道:「你是?」

「我剛剛來,叫田柱,被分到了縣委辦公室綜合科工作。」

「哦。你有什麼事嗎?」

「我想問一下卞書記住在哪個房間?我找他有點事。」

「卞書記住在304。」

田柱微鞠一躬:「謝謝領導。」

女人嫣然一笑:「不客氣。」

田柱見到女人的笑不禁心裏一震,太迷人,太好看了。之前他認為最好看的笑莫過於沈葉葉的笑,但是今天見了這個女人的笑,他覺得沈葉葉只能退居次席,把首席的位置讓給她了。

真沒想到伏虎縣還有這麼一位美女領導。

女人從視線里完全消失後,田柱才來到304房間的門口。

「噹噹當。」

田柱敲了三下門。

「誰呀?」房間里傳出來一個男人的聲音,田柱一聽就是卞世龍的聲音。

「田柱。」田柱應了一聲。

門一開,只見卞世龍臉色鐵青,田柱見狀,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咽了下去。

「你有事?」卞世龍冷冰冰地問道。

田柱笑着說道:「我沒事,我就是……」

「沒事就不要來找我,有事回市裡再說。」卞世龍說完重重的將門關了上。

田柱過來只是想打個招呼,告訴卞世龍他已經到了,僅此而已。沒想到卞世龍竟然反應這麼大,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同時讓他很沒面子。

田柱悻悻的從三樓下來,想到回宿舍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去找段子潤聊天。

田柱對段子潤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覺得這個人不僅對他熱情,也很健談,自然也就願意接近他。當然,最重要的是段子潤相對於他而言是老人,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對縣委縣**大事小情的了解上,都是他這個人新人不能比的,也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所以他多跟段子潤走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也是他決定跟段子潤住在一起的原因所在。

「段哥,晚上我請你吃飯吧。」田柱想通過吃飯喝酒與段子潤近一步拉近關係。

「別別別,要請也是我請你。你才剛來,我又比你大,理應由我來請。」段子潤爭道。

「那要不這樣吧,今晚這頓我請,下頓你請怎麼樣?」

段子潤想了一下說道:「也好,就按你說的來吧。」

晚上,兩人在縣委縣**附近找了一個飯店,酒菜上齊後,就吃喝了起來。

段子潤很能喝,喝啤酒一口一杯,沒一會兒的工夫三瓶啤酒就沒了,然後還說喝啤酒不過癮,提議來點白酒。田柱當然不會拒絕,就由啤酒改成了喝白酒。

田柱不是很能喝,平常也就是四五瓶啤酒的量,白酒最多一杯,而且要不是重要場合,他輕易還不喝白酒。今天這個場合無疑就很重要,所以即便心裏很抵觸,還是硬着頭皮陪段子潤。

段子潤本來就愛說,喝上酒以後,就更加滔滔不絕了,跟田柱說了不少縣委縣**里的事,田柱也不知真假,只是把他認為重要的事情記在了心裏。

忽然,段子潤眯起眼,十分警惕的左右看了看。他的眼睛本來就小,再一眯起來,就成了兩條線,十分滑稽,田柱強忍着才沒笑出來。

「剛才說的那些都不算什麼,今天段哥高興,就跟你說一件整個縣委縣**里都沒幾個人知道的事情。」段子潤神秘兮兮地說道。

田柱一聽緊忙往前湊了湊,饒有興趣地問道:「什麼事?」

「關於黃縣長事,他……」段子潤剛要往下說,這時飯館裏進來三個人,段子潤一見,就緊忙把嘴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