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命仙尊/天命仙尊
天命仙尊/天命仙尊 連載中

天命仙尊/天命仙尊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烤包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聶清風 高琴瑟

一出生就無法修行,被稱為大家族的廢物,可誰知,他卻是十餘萬年前的仙尊轉世,六神歸一,天地最強,捨我其誰?展開

《天命仙尊/天命仙尊》章節試讀:

久經沙場的聶天煞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小子內心充滿了某種自信,這種自信是他以前從來沒展現過的。

「高相爺千金的事情,你知道了吧?」聶天煞便嘆了口氣說道,見聶清風要開口,他又抬手壓了壓,示意他不要說話。

「不要怪你爺爺,他這麼安排,有他的打算。」聶天煞便說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得不說,我們聶家在倉木國,開始沒落了。」

「自從你大伯和你兩個堂哥戰死,我成了廢人,當今國帝登基之後,明顯對我們聶家不再那麼重視,如果不是赫赫戰功,恐怕早就被朝中其他勢力碾壓得連渣都不剩!」聶天煞嘆了口氣說道。

聶清風臉色平靜,家裡的情況他知道,聶家,曾經是讓敵國聞風喪膽的家族。

倉木國以武開國,同時也受到其他國家覬覦,當年聶無功帶領大兒子以及兩個孫子還有聶天煞征戰沙場,打了關乎倉木國國運最關鍵的一場仗。

那一仗非常激烈,大伯和兩個堂哥戰死沙場,五叔雙腿被廢,下半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國帝念聶家功勞,冊封聶無功為護國公,地位僅次於親王,大伯和兩個戰死的堂哥也受到了冊封,哪怕是已經殘廢的五叔,也成為威遠大元帥。

不過這個元帥只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而聶老二、老三和老四當年也是在兵部、戶部、刑部擔任要職。

但是先帝駕崩,新帝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自然不會再讓聶家把持朝政。

聶家三兄弟幾個文臣已經被國帝用各種借口調到了閑散職位上,可以說,現在的聶家只有金錢上的收入,在朝廷,已經沒有多少影響力了。

「我膝下無子,縱觀聶家第三代,也就只有你那兩個戰死的堂哥成器,奈何天妒英才。清揚和清傑雖然紈絝,但好歹也有修為防身,唯獨你……」聶天煞嘆息一聲。

「我們終將死去,縱觀帝京這些大家族,哪個沒有世仇?哪個沒有生死仇家?我們一旦不在了,你連防身之術都沒有,孩子,你要理解你爺爺的一片苦心啊……」聶天煞繼續說道。

「五叔,侄兒明白了。」聶清風點頭說道,其實他不同意答應這門婚事的,但見五叔說得懇切,也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不過就是一個聾啞人,自己二十年來六神無法歸一都忍了下來,別人的冷嘲熱諷,一口一個廢物都忍了下來,一個聾啞妻子,難道就忍不下來么?

「你這嘴巴上答應得挺痛快,我看你心裏還是不太樂意啊。」聶天煞笑着說道。

「五叔,高相爺家的千金……不醜吧?」聶清風想了想問道,聾啞倒是沒問題,漂亮就行,要是又聾又啞,還是個大齙牙,滿臉麻子的女人,那可真是要了老命,指不定自己都會起殺心殺掉那個醜八怪。

「你問我,我問誰去?」聶天煞好氣又好笑地說道:「我一個大老爺們,去打聽這些事情做什麼,高小姐因為聾啞,所以從小几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就她幾歲的時候我見過幾次,已經好些年沒見過了。」

「要不我去爬牆根看看去,萬一要是太丑的話……」聶清風皺起了眉頭。

「混賬!當年你爬禮部侍郎家的牆頭,還是我把你給撈出來的,你現在還敢去爬堂堂一朝宰輔家的牆頭,找死不成!」聶天煞立刻瞪眼說道。

「行了,你回去吧。後天是你爺爺八十大壽,帝京各大家族都會前來賀壽,屆時你爺爺會宣布下個月有個好時日,你們完婚!」聶天煞便說道。

說完這話,他也不再說什麼,手推動着輪椅的輪子,往別院深處走去。

「孩子,別怪我們……」聶天煞的話音隨風傳來,帶着一股蕭瑟。

聶清風心中一震,看着那滄桑的背影,五叔老了,或許他也感覺快撐不起聶家了吧。

「五叔放心,我以後一定會讓聶家再現榮光!不負聶家兒郎之名!」聶清風心中默默說道。

從殺園出去,回到自己的別院,聶清揚早已經帶着他的下人走了,別院的下人正在收拾着房子里的東西。

「四少爺,剛才二少爺和三少爺他們的下人進來……」丫鬟金釵走上來微微一福,小聲地說道。

「我看那些下人是狗仗人勢,連少爺您的東西都敢隨便亂動,四少爺,您可不能饒過他們!」丫鬟銀釵憤憤地說道,臉上又露出了一絲壞笑。

「少爺,要不咱們去整整他們吧?比如說往他們的被窩裡放蛇,又比如說往他們喝的茶里下點瀉藥?」銀釵又笑眯眯地說道。

「銀釵,你不要老是攛掇少爺做這些事情。」金釵趕緊拉了他一把。

「姐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人家才敢欺負你。」銀釵哼哼道。

金釵銀釵這兩個丫鬟,是跟着聶清風一起長大的,被稱之為暖房丫頭,按照倉木國的習俗,等少爺長大之後,是可以收了暖房丫頭的身子。

這種事情,就連結髮妻子都不能說什麼。

「算了,他們翻了就翻了吧!」聶清風笑了笑,「叫下人來收拾收拾就好了,不用跟他們一般見識。」

聶家風雨飄搖,老二和老三還如此紈絝,聶清風都不想跟他們多做計較了。

說完,他便獨自上了小樓。

「金釵,聽說少爺要入贅高相爺家了,你說咱們還能跟着少爺嗎?」銀釵看着聶清風的背影消失在木梯轉角後,小聲地問道。

「咱們是暖房丫頭,怎麼說也得過去的吧?」金釵有些憂心地說道。

「不一定啊,畢竟少爺是入贅,唉,咱們跟了少爺二十年了,你說萬一不讓咱們跟過去……」兩個丫鬟又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兩天之後,國公府張燈結綵,今天是聶無功八十大壽的日子,一早就有帝京那些品級比較低的官員帶着賀禮過來,品級越低,自然來的時間就要越早,得懂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