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連載中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陸爺又吃醋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爺又吃醋了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金刀自牆上跌下來,落在腳邊。

李世民彎腰撿起,再往下看時,馬車已經匆匆而去,消失在前面的街巷。

想到她小小年紀居然能把金刀扔至二樓,還在牆上扎出印記,他勾唇笑笑「虎父無犬女,有點能耐。」

李安則是完全被嚇呆了。

兩人把刀在他眼前扔來擲去的,是要鬧哪樣?

凈欺負他膽子小!

李世民將刀收入鞘,佩在腰間,懶懶掀起眼皮睇他眼「你還愣在這兒幹嘛?」

「什,什麼?」李安時沒反應過來。

「剛剛那不是玄霸的錢袋嗎,你去官府做個證,把錢袋拿回來,那可是御賜之物,豈能隨意丟棄?」李世民看他獃頭獃腦的樣子,搖頭。

估計被那長孫小妹扔過來的刀給嚇傻了。

——

馬車停靠在長孫府門前,嘉彌被秋媼攙扶着緩緩下車。

不少人正迎在門口,看到嘉彌,位面如冠玉的儒雅少年最先走過來,十四歲的模樣,星眉朗目,器宇軒昂。

他扯着她轉來轉去地看「我瞧瞧,好像長高了,也瘦了。」

看到日思夜想的兄長,嘉彌面上是掩不住的歡喜「四哥也長高了!」

又捏着下巴仔細打量片刻,眯眼笑道「臉龐圓潤,還吃胖了。」

「……」長孫無忌沒理會妹妹的調侃,寵溺地望她眼,聲音溫和,「快去見過阿娘和諸位兄嫂。」

「嘉彌。」耳畔傳來溫柔的輕喚,嘉彌側頭看去。

位美貌婦人正站在台階上,不過三十齣頭的年紀,襲墨藍色齊胸襦裙,臂彎處挽着輕紗披帛,墨發高綰作雲髻,紅鸞點翠步搖映襯皓雪般的肌膚,越發顯得姿容嬌俏,氣質溫婉宜人。

婦人朝她看過來時,桃花眼裡噙着抹笑,又似有淚光閃爍。

嘉彌眼眶紅,急撲上前,跪地叩首「嘉彌給阿娘問安。」

母親高氏彎腰拉她起來,笑容得體,說話時聲音混在融融春風裡,娓娓動聽「快見過你兄嫂。」

高氏是長孫晟的繼室,生有子女,便是長孫無忌和長孫嘉彌兄妹。

兩兄妹上面還有三位兄長,除掉早年戰死的大哥長孫行布外,還有庶出的二哥長孫恆安、已故正室夫人嫡出的三哥長孫安業,都已成家。

「嘉彌問二哥二嫂安,三哥三嫂安。」她對着高氏身後的兄嫂們欠身行禮,嗓音圓潤,舉止乖巧。

這時,兩個小女孩擠着人群從後面探出頭來,笑盈盈給嘉彌行禮,人扯住她條衣袖,齊聲聲地喊着「姑姑安好!」

這兩個小女孩個是二哥家的,喚作宛嫻,今年九歲,比嘉彌還要大些。

另個是三哥家的,喚作宛姝,與嘉彌年齡相當。

瞧見她們倆,嘉彌擺出長輩的姿態來,在每個人臉上捏了下,笑着道「姑姑從草原帶了禮物給你們,在馬車上,會兒讓人送你倆屋裡去。」

「謝謝姑姑!」兩個女孩面露喜色。

長孫安業眉眼輕抬,探着脖子往後面看,卻始終不見父親的身影,便問嘉彌「父親呢?」

嘉彌頷首回著「父親入宮面聖,讓我先行步。」

長孫安業心不在焉地應了聲,臉色不太好,似乎覺得自己白等了這麼久。

長孫無忌瞥他眼,上前拉住妹妹「奔波這麼久肯定累了,你卧房阿娘已經讓人收拾妥當,去看看跟你走的時候可有不同。」

嘉彌應着,挽起母親的胳膊,隨四哥起跨過火盆以驅災禍,隨後進入將軍府。

宛姝和宛嫻兩姐妹則是迫不及待去馬車上找禮物。

長孫安業之妻徐氏眉頭輕蹙,語氣裡帶着酸意「父親到底是疼嘉彌,出使突厥也帶在身邊,咱們宛姝跟她般大都沒機會出去見什麼世面。若論起來,長孫嘉彌不過是繼室所出,哪比得上咱們宛姝這個正經的嫡孫女尊貴?」

長孫安業聽見這些話就頭疼,瞪她眼「不服氣跟父親理論去,跟我絮叨有什麼用?」

他甩袖子轉身走了。

徐氏氣惱地冷哼聲,回頭時瞧見後面站着的老二和老二媳婦。

長孫恆安夫婦是庶出,不好插話,只當什麼也沒聽到,對着馬車旁的宛嫻喊了聲,也轉身回家。

——

嘉彌院兒里,這會兒正是歡聲笑語。

難得與阿娘、四哥團聚,嘉彌心情極好,喋喋不休講着路的見聞趣事,從塞外的牛馬羊群,講到原的名川大河,倒是比書上看到的要精彩。

長孫無忌跽坐在案前,瞧見她頸項的狼牙,目露好奇「那是什麼?」

「這個呀,」嘉彌膝行着挪到他跟前,摘下來遞給過去,「突利王子所贈,從狼王嘴裏拔下來的狼牙。」

長孫無忌打量片刻,從腰間取了物遞過去「所謂男戴狼牙,女佩髀石,有避邪的說法。你是女孩子,戴狼髀石比狼牙好。」

狼髀石,是狼的蹄腕骨。

「阿兄怎麼會有此物?」嘉彌打量着那塊狼髀石,頗為驚訝。

私底下嘉彌習慣稱呼長孫無忌為阿兄,於她而言,在這長孫府里,阿耶、阿娘和阿兄是至親,與旁人不同。

長孫無忌得意笑,挑眉「我搶的。」

嘉彌「??」

長孫無忌解釋「唐公家的二郎君李世民,阿兄的好友,以前跟你提過的。他有次拉我賽馬,以這塊狼髀石做賭注,說我贏了就給我。結果我輸了,就直接給搶回來了。」

「……」搶人東西還挺得意?

長孫無忌說「狼髀石本來就是女孩子戴的,他留着沒用,又知道我有妹妹,估計本就是要讓我拿回來的意思,誰想到我居然輸給了他,那我只能硬搶了。」

嘉彌有些猶豫「這是李二郎君的東西,我留着是不是不妥?」

「是他送給我,我又轉送給你的,豈會不妥?你只管戴着,辟邪護身。」長孫無忌說著,瞧眼她的狼牙,「倒是突利王子貼身之物你戴着反而不好,收起來。」

嘉彌思慮了下,還是聽阿兄的,摘下狼牙換成阿兄所贈的狼髀石,轉身笑問高氏「阿娘,好看嗎?」

「好看。」高氏拉女兒在自己身邊坐下,打量她會兒,有些心疼地道,「我瞧着消瘦了不少。」

「我還長高了呢。」嘉彌抱住高氏的細腰,靠在她懷裡,「阿娘,外面可有趣了,大千世界,天高地廣,比薛先生講的課還有意思。我還學會了騎馬,騎得可好了!」

「是嗎?」長孫無忌揚眉,「改日跟阿兄賽馬如何?」

嘉彌輕笑,言語挑釁「李二郎君比你年幼,賽馬卻能贏你,阿兄如今又要跟我這個更小的賽馬,若是也輸了,阿兄的臉面可還要不要?」

「個子不高,口氣卻不小。」長孫無忌笑指着她,「找機會定跟你比!」

屋裡正聊得熱鬧,門口僕人突然傳話「夫人,民部尚書來了。」

民部尚書長孫熾,是嘉彌的伯父,長孫晟之兄。

阿耶入宮還沒回來,伯父怎麼突然來了?嘉彌不免有些困惑。

高氏臉色也肅然幾分,從案前起身「快請入堂。」

之後疾步往大堂趕,長孫無忌和嘉彌緊隨其後。

趕去正堂時,長孫熾正在屋裡踱步,看到高氏與無忌兄妹,他也來不及寒暄,嚴肅開口道「季晟惹怒龍顏,被陛下下令收監入獄了。」

季晟,是長孫晟的表字。

聽聞此話,母子三人當即愣住。高氏腿軟了下,很快穩住心神,緩聲開口「敢問兄長,朝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長孫熾道「今日季晟出使歸來,本是受賞褒獎的好事。後來陛下談及東征高麗,滿朝武無人敢反對,他倒是做了出頭鳥,極力反對,又說從突厥回來這路上,百姓負擔已然過重,此時東征必然天怒人怨,民不聊生,若強行出兵,只會敗,不會勝。」

長孫熾嘆了口氣「這仗還沒打呢,他就言敗,使得龍威大怒,倒是給自己惹了這禍端。」

高氏臉色慘白,頹然地後退幾步,身子有些踉蹌,長孫無忌忙上前扶住她「阿娘!」

長孫熾見此出言安慰「目下還沒定罪處置,興許還有轉機。只是,這麼大的事,我終究還是要過來跟弟妹知會聲才好。」

他語罷看着眼前的母子三人,時不知再說什麼好,喟嘆聲,負手往外面走。

原本艷陽高照的蒼穹不知何時被團烏雲籠罩,周遭視線隨之黯淡,隱約似有悶雷響起,伴着幾聲聒噪的鴉啼。

春雷滾滾過後,細雨淅瀝而下,又密又急,毫不給人喘息的機會。

凜冽的涼風吹拂,伴着刺骨寒意。

原本歡歡喜喜的回洛陽,如今長孫晟入獄,陡然打破了該有的團圓之樂。

高氏坐在案前不說話,神情獃滯,整個人不知在想些什麼,長孫無忌和嘉彌也是眉心緊蹙,不發語。

長孫安業和徐氏夫妻二人不知哪裡得來了消息,過來問情況,徐氏絲絹掩面,哭哭啼啼,生怕龍顏大怒之下禍及闔府滿門。

沒多久,長孫恆安和柳氏夫婦也跟着來了,柳氏被徐氏的哭聲感染,也隨之低聲啜泣。

長孫安業聽得煩躁,拍長案,呵斥道「你們倆給我閉嘴,父親還沒死呢,哭什麼喪?」

靠在柱子上的長孫恆安將柳氏拉至旁,輕聲道「什麼死不死喪不喪的,三弟別說這種話,忌諱。」

長孫安業瞪他「我說什麼幾時輪到你來置喙?知道忌諱,就讓你娘子閉嘴!」

長孫恆安沒什麼大本事,但與柳氏夫妻情深,此時聽到這話也來了火氣「你娘子哭聲最大,好意思說我娘子?」

「吵什麼?」主位上高氏倏然開口,蹙眉看着屋裡的眾人,淡聲道,「嗓門大就能救你們父親出來?」

長孫安業望向主位上年紀還沒自己大的繼母,輕嗤了聲「母親嗓門不大,倒是想個救我父親出獄的法子來?也對得起父親大人……平日里疼你場。」

「長孫安業!」長孫無忌和嘉彌幾乎同時出口,怒目而視,直呼其名。

長孫無忌斥道「我阿娘也是你的母親,你焉敢這般說話?」

長孫安業理了理衣擺,把玩案上的杯盞,輕蔑笑「我乃正室嫡出,她個繼室,既沒生我也沒養我,哪裡值得我敬重?父親不在,我這個嫡長子才是家之主!」

嘉彌本坐在高氏跟前,聽聞此話,握了握拳,起身走過來,俯首望着他「三哥今日敢說這話,是當父親回不來了嗎?」

她年紀不大,但自幼跟在長孫晟身邊,舉手投足間頗有將門之風,此時就這麼靜靜望着長孫安業,說不上怒,卻又莫名帶着幾分壓迫。

這份凝視,讓長孫安業想到了父親往日的凌厲,捏着茶盞的手微微滯。

他緩緩放下手的盞,從案前起身,站直了身子,嘉彌望過來的目光也從俯視逐漸變為仰望。

長孫安業暗舒口氣,心底的那份壓迫終於消除。

他垂眸睨着嘉彌,眼底帶了輕蔑「你個半大的黃毛丫頭,也想教訓我?」

嘉彌望着他,語帶譏誚「三哥自詡正室嫡出,身份比我們都尊貴,嘉彌怎敢言訓?不過三哥既然這麼有主意,又急着做家之主,救父親的大任現在便交給你。只要你能解父親牢獄之苦,我、四哥還有母親全都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如何?」

長孫安業唇角扯了幾下,時語塞。

等了會兒,嘉彌勾唇「怎麼,這差事,三哥不敢接?」

「都是長孫家的人,憑什麼我想法子?」長孫安業不服氣。

嘉彌眨眼,臉無辜「父親沒在,您是家之主呀,自然得三哥您出來主持大局,拿個主意。」

「……」長孫安業掀袍子,重新跽坐於案前的軟墊之上,啞口無言。

嘉彌看他眼,聲音陡然凌厲「既然三哥還擔不起家之主,就給我母親道歉!」

長孫安業面色染上薄怒,握拳揮在案上,掀起眼皮看她「長孫嘉彌,我看你年幼不與你般見識,你可別欺人太甚!」

「方才欺人太甚,對我母親言語輕浮不敬之人,又是誰?」

嘉彌怒然駁他,見長孫安業不語,她又道,「救阿耶之事,你既然沒法子,而今也不用你操心,我阿娘是家主母,自有應對之策。」

「三哥今日若向我阿娘道歉,此事便罷了,若不然,」嘉彌垂眸看他,聲音不怒自威,「待日後父親出獄得知你今日所言,只怕後果會更嚴重。」

提及素來威嚴的父親,長孫安業眉心跳,面上多出些許慌亂。

終於,他沉着臉重新站起來,上前對着高氏拱手,沒了方才的傲氣「父親突然落難,孩兒慌亂之下時口不擇言,還望母親見諒。」

高氏面上始終沒什麼表情,緩緩自案前站起身來,不曾看他眼,徑直出了大堂。

長孫無忌和嘉彌見了,也跟着走出去。

「長孫嘉彌!」長孫安業喚住門口的嘉彌。

嘉彌駐足,還未回頭便聽長孫安業又道,「你今日這般能言善辯,我且看你們母女怎麼讓陛下改變主意,將父親從牢獄裏解救出來。」

聽到他置身事外的看熱鬧語氣,嘉彌嗤了聲,唇角輕扯「不勞三哥費心。」

她跨過門檻,翩然而去。

長孫恆安和柳氏夫婦則是早看呆了,好會兒才起從正堂內出來,回自己的跨院兒。

路上,長孫恆安想着方才自家妹妹那份氣勢,嘆道,「嘉彌不愧是父親手栽培出來的,小小年紀便有這份沉穩,咱家宛嫻實在難以企及。這打小出去見過世面的,就是跟同齡孩子不樣。」

柳氏斜他眼「莫說宛嫻,你這做二哥的還不是半天沒插上句嘴?」

長孫恆安訕笑兩聲「我是庶子,人家都是嫡系,哪有我插話的份兒?」

柳氏嘆氣「你還別說,得知父親出事,我這心慌意亂的,生怕長孫家就這麼完了。如今嘉彌站出來,我倒覺得好像有了主心骨似的,雖說年紀不大,但能鎮場子,這孩子太像父親了。」

——

嘉彌和長孫無忌送高氏回到房裡,長孫無忌坐在案前問她「觀音婢剛剛那般,莫非有法子救父親?」

嘉彌挽着高氏的胳膊,聽到阿兄的詢問微楞片刻,苦笑「我其實還沒想到呢。」

「那你……」

嘉彌打斷他「二哥二嫂膽小懦弱,三哥嗜酒貪杯,玩世不恭,三嫂素來欺軟怕硬,沒個主意,他們本來就幫不上忙,不震懾下反而鬧得家宅不寧,平白添亂。」

高氏輕拍女兒的手臂,柔聲道「你做的很好。」

「那阿娘可有什麼法子?」嘉彌抬眸問高氏。

高氏看向窗外,明媚動人的桃花目里似有迷離幽光,良久之後,她朱唇輕啟「有,也沒有。」

「什麼?」嘉彌不解地看她。

高氏回神,看向長孫無忌「唐國公出身關隴貴族,與當今聖上又是姨表兄弟,御前說話必然是有分量的。四郎與李二郎君相熟,不如去唐國公府走趟,看唐公可有法子救你父親。」

母親不提,長孫無忌倒忘了此事,忙應着起身沖高氏行了禮,匆匆往外面走。

嘉彌卻有些不放心「阿娘,阿耶觸犯龍顏,此時大家必然竭力自保,不敢跟咱們家有牽扯才是。唐國公與咱們來往不深,只憑着阿兄跟李二郎君的交情,有用嗎?」

高氏也憂心忡忡「不知道,只是唐國公既然有與咱們聯姻的想法,興許會願意相助呢?成與不成的,總要試。」

「聯姻?」嘉彌思索片刻,「國公府嫡出的女兒只有個,便是李三娘子,跟唐國公夫人竇氏久居長安。莫非,這唐國公想要把李三娘子嫁給我阿兄?」

聽聞李三娘子待字閨,與阿兄年齡相仿,倒是很不錯的結合。而且,憑着阿兄與李世民的關係,應該很願意給李世民做姐夫,親上加親。

高氏看她眼,糾正她的小心思「不是你阿兄,是你。」

「我?」嘉彌當即愣了,有些不知所措,心慌慌的,「跟,跟誰?」

高氏道「你阿兄的那位好友,唐國公府二郎君,李世民。」

「……」嘉彌蹭的站起來,小臉兒漲的通紅,「我怎麼不知道?」

「你伯父與唐國公交好,知道那李二郎的品性,很是滿意,便極力促成這段姻緣。還沒定呢,只等你和你阿耶出使突厥回來便商議此事,誰想到……」

嘉彌垂眸,小聲道「我,還小着呢,婚事不用如此着急吧?」

高氏撫了撫女兒背上散落的烏髮,輕聲道「原本是不急的,然而如今你阿耶蒙難,若唐國公願意出面救你阿耶,這門親事咱們得應。」

想到還在獄的阿耶,嘉彌心憂慮,也再顧不得別事,斂眉陷入沉思。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