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連載中

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雷鳥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大清 傻柱 都市小說

穿越成為何大清,傻柱他爹!雖然是資深寡婦愛好者,經典渣男,但誰的兒子誰疼啊!自己兒子都被被滿院的禽獸欺負死了,作為親爹不能袖手旁觀吧!我的兒啊!你爹回來了!展開

《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章節試讀:

打發了賈張氏何大清總算能坐下來喘口氣,給自己泡了壺高碎,一邊喝着茶一邊盤算。

四周打量一下自己的屋子,除了小點兒房子是真不錯。畢竟是二進院的大北房,是這院子里的主人房,寬大豁亮,透過房頂還依稀可見的彩繪圖樣,可以想像之前這房子雕樑畫棟華麗堂皇的樣子。可惜何大清只有一間正房,大約也就四十多平米,另外還有一間耳房,就是雨水睡覺那屋。

傻柱之前在峨眉飯莊學徒,跟着吳師傅住,可接下來傻柱如果真到軋鋼廠上班,那就要搬回家來住,再以後傻柱娶媳婦這房可就不夠住了。再說何大清自己今年不過才三十來歲,總不能一直單着吧!想到傻柱這個傻不拉嘰的在電視劇里被這一院子禽獸吸血,練小號的事那就更必須儘早提上日程了……

亂七八糟想了一會兒,何大清開始動手收拾屋子。之前何大清的心思就不在這兒,家裡亂的和狗窩也差不多,既然自己走不了,接下來要在這兒長期戰鬥,怎麼也要住的舒服些。

「爹!你在家呢!」一個小丫頭欣喜的推開門,看着何大清高興的叫着。

這聲爹一下子就喚醒了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血脈聯繫,父女天生的親情立馬湧上了何大清的心頭,「雨水?我閨女!」

只見一個梳着兩個小辮的小丫頭,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沒錯了,自己的閨女何雨水。雨水今年才八歲,放暑假在家,何大清上班,一般白天都是讓雨水在後院老太太家或者易中海家獃著。

「嗯!姑娘回來了?」何大清和藹可親的回答,「去洗洗手玩一會兒,爹這就給你做飯!」

說起來雨水才是最可憐的,打小就沒了娘,爹又是一個不靠譜的渣男,整天鬼迷心竅的圍着寡婦屁股轉,後來直接撒丫子跑路了!後來跟着哥哥過,誰知道哥哥也是個二貨,見了寡婦也是走不動道兒,一心一意給秦寡婦拉幫套,她這個妹妹沒餓死真得挺幸運的了。

「哎!爹!您趕緊做飯吧,我都餓了!」雨水高興的眉眼彎彎,小孩子天真爛漫,看到爹在家就很歡喜,蹦蹦跳跳的像只小鹿忙活自己的事兒去了。

夏天白天長,傍晚也稍微涼了一點,何大清到廚房捅開爐子開始做晚飯。將就廚房裡的材料做了五花肉炒豆角,拍黃瓜,西紅柿雞蛋湯,雜和面的窩頭!這幾個菜在時下年月正經是不錯的,要不說大旱三年餓不着廚子,傻柱雨水別的不說,跟着何大清從小還真沒缺過嘴。

畢竟是大廚的手藝,簡單的家常菜味道那也是非同一般,爺倆愉快的共進晚餐,雨水一邊吃一邊跟何大清嘰嘰喳喳的說著她認為值得高興的事兒。

「得嘞!已經吃上了爺倆!我這還想着叫雨水到家裡吃飯呢!」正吃着呢,一個穿着工裝的漢子在門外笑着說道。

「易大爺!」雨水趕緊叫人,「老易!快進來!今兒就在這兒一塊兒對付一口吧?我再去弄個菜,咱哥倆喝一盅!」何大清也站起來笑呵呵的招呼着。

「不用了!甭客氣了,你們爺倆趕緊吃吧,我們那口子飯也做得了!」說話的不是別人,四合院第一君子,易.不群.中海同志。

其實之前的何大清和易中海關係還是很不錯的,大家都在軋鋼廠上班,同時又是鄰居。何大清平常上班沒功夫管孩子的時候,易中海的媳婦也就是一大媽也會幫忙照看一下雨水。最要命的是易中海是資深實力演技派,本身是技術工人,根正苗紅!不管是在院里還是廠里,他正人君子、寬厚忠直的人設那是演的絲絲入扣,威信口碑那是杠杠滴!要不何大清跑路到保城以後,給傻柱雨水的生活費能寄到易中海這裡嗎?

可現在的何大清對易中海的底細那可是了如指掌,這貨才是傻柱悲催人生的根源。不過這會兒不能翻臉,因為這才53年,人家易中海很多事可還沒幹呢!如今何大清不會再去保城了,自然很多事都就有了變數,但是對易中海,何大清一直都會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不給面子?家裡做了好飯瞧不上我們是吧?」何大清笑着調侃易中海,和平常一樣的熟絡地開着玩笑。

「拉倒吧你,整天也沒個正形!你在家就成,趕緊吃飯吧,別耽誤孩子。」要不說人家易中海以後能幹一大爺呢,就這言談舉止,任誰也得說一句這人真是一個正人君子大好人啊!

「吃完飯我有點事兒問問你,先過去了。」說完也不等何大清吭聲,轉頭回家吃飯去了。

何大清也沒在意,舒舒服服的吃完了晚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時下這年月雨水這麼大的丫頭已經能幹簡單的家務活了,家家都是這樣,沒人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吃完了飯雨水擦桌子洗碗,何大清坐在着喝茶,等着易中海上門。

「易大爺來啦!」門口的雨水脆生生的聲音,易中海背着手走了進來,何大清趕緊招呼,兩人桌子前坐下說話。

易中海國字臉,濃眉大眼一臉正氣,看面相那是標準的正面人物,可惜也不知道少白頭還是沒孩子愁的,三十來歲頭髮就半白了。

「老何,今兒怎麼中午就回來了?」何大清和白寡婦那點兒糟爛事其實廠里早就傳遍了,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兒傳千里,易中海盯着何大清也不是一兩天了,至於打的什麼主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嗨!甭提了,也不知怎麼邪了門了,今上午就特么中暑了。實在是堅持不住了,回家來歇歇!」何大清張嘴就編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那可是要注意啊!這天兒熱,你又是在廚房,整天煙熏火燎的尤其要仔細!別的不說,你可還有倆孩子呢!」易中海掏心掏肺的,怎麼看都讓人感動。

說了幾句客套話,易中海就進入正題,「昨個兒你沒在,居委會張主任過來傳達上級精神,上頭說是要加強管理,讓咱們各個院子推選義務調解員,幫着調解鄰里糾紛,維護個治安伍的,也不給關餉,就是純幫忙的差事。你看咱們院兒誰合適,咱們商量商量。」說完幽幽的看着何大清。

「那還商量啥呀?你老易在咱院里的為人處事誰不挑大拇哥?」何大清心裏暗暗罵了好幾聲王八蛋,還特么商量商量,想當這個管事大爺你直說啊,又當又立什麼玩意兒。

易中海緊鎖的眉頭舒展了,「那不成啊,還得大傢伙兒一塊推選呢!」

「沒事,就是大傢伙兒一塊推選你老易肯定也是頭一個!別人我不知道,反正我肯定是選你!」何大清琢磨自己現在和易中海搶這個管事大爺肯定沒戲,畢竟之前何大清在院里根本不上心,人家老易可是處心積慮的經營,威望人脈領先自己太多了,所以乾脆順手推舟賣這王八蛋個人情得了。

易中海這下徹底熨帖了,何大清是這院里為數不多讓他忌憚的,大廚有手藝,街面上人頭熟關係廣,據說和街道上幹部也有連連(要不怎麼住上房),真要是何大清也想搶這個差事易中海還真要費些手腳。

見何大清這麼識情知趣,易中海鬆了一口氣,對何大清感覺似乎好了幾分:「嗨!我也不是非得要干這個差事,」衝著何大清裝模作樣的擺了擺手,「主要是咱這院里人口越來越多,難免有個牙碰舌頭伍的,難得大傢伙都信任我,我這性子又看不得別人為難……」

何大清聽着這話,噁心的都快吐了,趕緊攔住,「得嘞老易!不是有那麼句話說是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嘛,都一個院住着,啥情況大傢伙都有數。我這沒說的,有啥事你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