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連載中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猩猩不知道傷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子衿 猩猩不知道傷心

地星自有人類以來,曆數其最高光時刻:上可九天攬月,下可五洋捉鱉他們不再仰望星空,邁入星河時代人力所至,神明不達殊不知,災難因此而來毀滅,接踵而至最終,人類一敗塗地,退守地心世界世紀輝煌,不過彈指一揮間關於地表世界的毀滅眾說紛紜,但最為出名的則是十大假論:太陽災劫、隕石墜落、核戰爭....事實真是如此?展開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章節試讀:

老神棍義憤填膺,指着季子衿道:「混賬小子竟掘爺墳,真是天理難容,我沒你這兄弟!」

「當初李爺爺曾言,要將它一起帶入地下,你這狗東西怎能如此?」

季子衿面無表情,轉身間問向一旁的吳常:「老二,我爺爺有說過?」

可惜吳常沒看他,假裝沒聽見兩人對話,將頭扭到一邊去。

涉及人倫,他不好多言。

見到季子衿此番作態,老神棍怒氣狂飆,「咻」的起身。

而後居高臨下,引經據典痛斥其之不孝,一說就是半小時,還不帶重樣的。

挖耳朵的季子衿本有歉意,忍耐已到極限,眼神微瞥向吳常看去。

「砰」的一聲巨響,老神棍驟感後腦勺一陣劇痛襲來,眼冒金星指着季子衿兩人。

「我踏馬大意了,忘記這兩狗東西秉性,下手偷襲,不講武德。」

雙眼一番,暈了過去。

輕哼一聲的季子衿起身,看着倒地的老神棍面露不屑。

老子任你說得天花亂墜、舌綻蓮花。

高興聽的時候,整一盤花生米,小酌兩杯聽你BB,讓你盡興。

不高興的時候,一棍帶走。

季子衿相信,棍棒之下出真理。

而真理,就是打到你服氣為止。

季子衿甩一甩聽得頭昏腦漲的頭,內心暗道:「終於清靜了!」

「老大,我們這麼做不地道,畢竟大家都是兄弟...。」

季子衿頭也不抬,立馬回應道:「那你將他弄醒。」

「不,還是算了!」

吳常忙擺手,這可開不得玩笑。

要真讓他敞開了說,那不得說上三天三夜,想想腦仁就隱隱生疼。

不過小三的話也太難聽,看來只能等他醒來,為老大解釋一番。

什麼掘爺墳,真正的石瓶藏在另外一個地方,假的才是陪葬品。

他,想什麼呢?

良好的睡眠質量,從老神棍被敲暈開始。

眨眼間,天亮了。

雨後的小孤山空氣清新,活着真好。

「好,好啊,你們倆真行!吳常你不愧豬大腸之名,萬年沒老二啊!」

「你踏馬又敲我後腦勺,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痛醒來的老神棍頓知怎麼回事,還未起身就是一頓狂噴。

吳常聽後當即炸毛,上前就是一頓扭打。

叼根草的季子衿似早已見慣不慣,看會兒戲後頓覺無趣,上前一把將兩人分開。

「等下還有正事呢,忙完再打。」

........。

「阿公,我們給您送糧食來了。」

昨日里聽老二講述,承蒙鄉親不計前嫌,救命之恩當表示一番。

幸好逃離涼城前,將全部家當帶在身上。

三人一合計,去隔壁大鎮上買了一些東西。

季子衿的大嗓門,將鎮上人都吸引過來。

馬車上那一袋袋糧食,不正是他們眼下所缺的嗎?

之前還在為這事發愁,想不到一轉眼...。

看來,這兩小子在涼城混得不錯,出息了!

鄉親們議論紛紛,很是眼紅。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季子衿在涼城那不是一般的出名。

「悍匪中的悍匪!」

涼城南區廣場事件發生後,也不知李虎和趙歡是怎麼商量的。

一通說辭上去,弒天堂高層震怒,派發追殺令!

季子衿陰謀害死熾日之人,從而導致戰火發生,死傷無數。

膽大包天,害死鄭老。

更有甚者,坑殺弒天堂南區所屬五十二人後叛逃。

有好事者,將其之前經歷一一扒出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可謂是觸目驚心,挨誰誰死!

活脫脫一個喪門星!

就是李虎看後,也是瞠目結舌。

在他眼中一個隨時可捏死的螞蟻,居然有如此「輝煌」的履歷。

他,栽得不冤!

沒死,算命大。

問題來了,季子衿如人間蒸發般消失不見。

李虎現在也很是頭疼,但好在躲過一劫。

賬,總有一天會算清。

經此一事南區恢復平靜,但也僅限於表面。

返鄉的季子衿那知,涼城因他已炸開鍋。

「小崽子,這是糧食?」

阿公顫顫巍巍上前,手指發抖指向馬車,他一輩子沒見過這麼多。

「是的,阿公。」

季子衿笑着上前,從馬車上提起兩袋遞給阿公兒子。

頓時令他發獃般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之前他對父親所行還有所抱怨,可現在...。

季子衿拱手間,站在馬車上道:「大家都有份,以前年少不懂事,多有冒犯。請各位叔伯嬸嬸,大哥大姐多擔待!」

一聽馬車上的糧食大家有份,鄉親們頓時炸鍋。

「我也有嗎?」

李大壯忐忑問道,以前他還揍過這小子。

「大壯叔,有!來幫忙。」

......。

季子衿送來的糧食,對如今的他們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大家看他的眼神,明顯異於之前。

一旁,被神情激動的鄉親擠出去的老神棍和吳常。

兩人鼻青臉腫,互相看見對方俱是不爽,要不是場合不對,還得干一架。

無聊下,只得蹲在地上玩泥巴。

「狗子衿,是真會收買人心啊!」

聽見老神棍的話,嘴角叼着根狗尾巴草的吳常鄙夷,沒見過世面。

這算什麼?

老大在南區,那可是八面玲瓏。

唯一不好的,就是費領導。

誰當他上司,誰倒霉!

「小子衿,給大傢伙說說,你們闖蕩涼城的故事唄。」

李大壯手提糧食,嘴笑得都歪了。

他剛才大概瞅了一眼,裏面還有種子。

顯然這小子不似之前那麼渾,開始懂事、成長了。

「是啊,說說。」

大壯叔提的問題不厚道,季子衿稍愣神。

「額,這個就說來話長...。」

「要不,改天?」

難得後顧之憂暫解,憨厚的李大壯高興得跟個孩子般。

「我提議,讓家裡的娘們都出來做飯,今天大家聚在一起飽餐一頓。」

「小孤山鎮,好久沒這麼熱鬧。」

「阿公,您看如何?」

李大壯話語剛落,四周孩子俱是歡呼起來,往外跑去。

高興的阿公欣然點頭,看得出他也想知道。

盛情難卻,季子衿撓頭應允。

篝火燃起,小孤山鎮熱氣騰騰。

眾人圍攏一起,季子衿端坐**。

「你不過去湊熱鬧?」

吳常果斷搖頭。

老神棍也很是好奇,之前他問幾遍涼城的事情,兩人三緘其口而不談。

現在有機會,想擠進去好好細聽。

換來的,卻是鄉親們兇狠的眼神。

訕訕退後和吳常並排而坐,內心頗有點不忿。

看着四周熱情的鄉親,一道道眼光充滿着好奇仰慕。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季子衿此時對這句話,有了深刻理解。

渾然得意中,清了清嗓子開口道:「在涼城,我保護弱小,伸張正義。」

吳常鄙夷,尼瑪的欺負人,收保護費的事給你說得偉正光。

真有你的!

「在涼城,我積極向上,不斷拼搏。」

吳常眼神獃滯,那是因為上司死的快。

「經過努力,我們加入最大的勢力之一——弒天堂。」

季子衿此話一出,頓時一片嘩然。

雖然小孤山鎮地處偏僻,但有人還是聽過。

季子衿再放重磅炸彈:「涼城南區主事李虎麾下軍師,就是我!」

看着意氣風發的季子衿,有人道:「小子衿,我聽隔壁鎮上人說過,弒天堂無惡不作...。」

季子衿略顯尷尬,轉而溫和看向說話的人道:「張伯,那都是以訛傳訛,弒天堂沒那麼壞。」

「熾日,我們也曾加入過。」

提起這茬,吳常將頭都快埋到地里。

這,都有臉說?

可一旁的老神棍越聽心裏越不是滋味,若是當初兩人沒拋下自己...。

不滿中,輕哼一聲。

看着老神棍YY的樣子,吳常哀嘆一聲,知他心中想法。

要是你也一起去,更有看頭。

一天不被人砍,都是輕的。

憶往昔崢嶸歲月,季子衿逐漸迷失。

在裝X的道路上馳騁,吳常拉都拉不住。

大有涼城亂不亂,子衿說了算的架勢。

「鄉親們,過幾天就要返回涼城,捨不得你們。」

「等我徹底出人頭地之日,就是小孤山名揚涼城之時!」

「那時你們會用上電,會看上電影,坐上汽車...。」

季子衿牛逼越吹越上頭,越說無邊際。

吳常不斷使眼色,差點吶喊而出:「還回去,你是嫌命長?」

老神棍一聽這話,神情激蕩,倏地站起來。

「好!」

「帶上我一個!」

弒天堂南區主事李虎:「好,我等你來!」

愉快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鄉親們戀戀不捨散去。

可他們內心總覺有些欠妥,好像忘記問重要事情。

他這麼牛逼,為何還會半死不活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