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醫王妃嬌且颯
神醫王妃嬌且颯 連載中

神醫王妃嬌且颯

來源:外網 作者:顧初暖夜景寒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初暖夜景寒

他,夜國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戰神王爺,卻被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給氣昏了,從此性情大變,嗜血殘暴。 她,醫學界頂級天才,莫名其妙穿越成丞相府不受寵的醜女三小姐,庶妹欺凌,渣爹厭惡,後娘偽善,很好,區區螻蟻,也敢害她。 且看她如何手撕白蓮,腳踩渣渣,一手醫術驚天泣地,傾城容顏震驚天下。 一紙婚書,她成了他的妻,從此生活雞飛狗跳。 不久,傳言來襲,戰神王爺再次性情大變,從一個殺伐果斷,雷厲風行的人,變成畏妻如虎,聞之色變的小男人。 夜景寒暴怒,「本王是那樣的人嗎?」 顧初暖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乖,你負責貌美如花,我負責打砸搶殺。」展開

《神醫王妃嬌且颯》章節試讀:

草叢另一邊。
夜景寒全身乏力,無法動彈,只能狠狠瞪着顧初暖。
”你敢碰我一下試試。 ”
「別這麼小氣嘛,這事你又不虧。」
顧初暖理直氣壯,差點把夜景寒給氣死。
一夜後……
夜景寒氣得青筋暴漲。
顧初暖扯過一件衣裳,蓋在夜景寒身上,心裏也是一陣躊躇。
這男人,通身王者之氣,一看就非常人,她不會踢到鐵板吧?
罷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顧初暖腳底抹油,準備開溜。
她就着夜景寒的血,在一件乾淨的衣服上塗塗畫畫,半響,才將衣裳丟回夜景寒的身上。
”你身中寒毒,按這法子,雖然不能徹底將毒清掉,但起碼每月發作時,可以不用那麼痛苦了。今日以後,咱們兩不相欠,你別再找我。當然,就算你找了,我站在你面前,你估計也看不出我有幾分像從前。 ”
望着溜之大吉的那抹背影。
所有人徹底傻眼。
兩個黑衣人將頭埋得極低,幾乎不敢去看自家主子的臉色。
夜景寒望着身上的藥方,嘴角一抽,則是怒火衝天。
”啊……!!你這女人,咱們梁子結大了!! ”
顧初暖撒着腳丫子狂奔。
跑了許久,才在一條溪邊停下,喘着粗氣,有時間用來休息。
陌生而又熟悉的記憶湧上心頭。
顧初暖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幽幽嘆了口氣。
她上輩子執行任務,被最親密的人背叛,死於一場爆炸。
沒想到竟會借屍還魂,穿越到同名同姓的顧初暖身上。
顧初暖,丞相府三小姐,雖是嫡出,卻從小不受寵愛。
據說,她的母親是先皇的義妹,因為母親愛慕父親,所以先皇下了兩道聖旨,一道是為父親母親賜婚,一道是賜死父親青梅竹馬的愛人。
父親把罪全怪在母親身上,自成親後便大肆納妾,冷落母親,最後母親抑鬱而亡。
而她,也成了眾人嘲諷欺凌的對象。
先皇為了表示對她的寵愛,把她許配給了澤王。
這次顧初蘭陷害她,就是為了毀掉她的婚約,讓她名聲盡毀。
至於原主為什麼會死,顧初暖記憶不全,卻是不得而知。
回憶着原主的記憶,顧初暖掀開面紗,就着清澈的溪水一照。
果然。
她的臉坑坑窪窪,全是膿包。
可是,記憶里的原主,十歲前分明長得水靈好看,怎麼十歲之後,只是被毒蜂蟄了一下,就讓臉潰爛成了這個樣子?
顧初暖抿着嘴,抬手摸向自己丑陋的臉。
一寸灰……
原主因為這張臉,受盡羞辱。
竟然是因為她被人下了一寸灰!
到底是誰,竟然這麼心狠,一出手便要毀了原主一生!?
顧初暖緩緩收手,眼裡閃過一道寒芒。
如今,她是顧初暖。原主的仇人,便是她的仇人!
不管是誰,膽敢欺她!辱她!害她!
她一定要讓他,百倍奉還!
……
丞相府。
顧初暖回來時,已經接近午時。
諾大的府里,氣氛詭異。
她的貼身侍女秋兒急慌慌的跑過來,身子有些瑟瑟發抖, ”小姐,你怎麼才回來!五小姐說你設計陷害她,老爺發了好大的火!現在,大家都在正堂等你,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
秋兒滿臉急色,說著說著,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誰放過誰還不知道呢。 ”顧初暖冷笑一聲,霸氣凜然。
秋兒一怔,沒想到顧初暖會是這個反應。
她家小姐中邪了?怎麼突然變得這般霸氣?
顧初暖繞過秋兒,走進正堂。
正堂里,已經密密麻麻的站了一群人。
為首的,赫然便是她父親,顧丞相。
而在顧丞相身邊,還有大夫人,三姨娘,五姨娘,以及她的好幾個嫡庶姐妹,場面甚是壯觀。
”爹,就是她!就是她設計陷害我!是她把我引到小破廟裡的! ”跪在地上的顧初蘭,一看顧初暖回來,當即就炸了。
顧初暖小臉一垮,卻是猶如一隻受驚的小白兔,滿臉驚慌失措, ”妹妹,你在說什麼啊?昨天不是你讓我去破廟的嗎?難道你是氣我沒去? ”
”妹妹,你不要生氣……昨天是我娘親忌日,我是去雲清廟給我娘祭拜了……下次!下次我一定會去的! ”
顧初蘭聞言,氣得臉都歪了。
這個賤蹄子,什麼時候說謊也不打草稿了?
”顧初暖,你說謊!當時分明是你強逼我喝下千日醉的! ”
顧初蘭抓狂,她一生的清白都被顧初暖毀了,她反而無辜的像只小白兔。
顧初蘭氣不過,爬起來就要去掐顧初暖脖子。
誰知,這時顧丞相卻是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放肆。 ”
除了顧初暖外,所有人紛紛一嚇。
五姨娘更是拉着顧初蘭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老爺息怒!蘭兒被人陷害至此,你可一定要給蘭兒做主啊! ”
大夫人與三姨娘等人嗤笑一聲。
有心人所下?是指她們嗎?
五姨娘仗着相爺的寵愛,平日里沒少對她們耀武揚威,如今她女兒失去清白,她們倒要看看,她還能翻出什麼風浪。
”爹,你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賤人啊!她表裡不一! ”
顧初蘭被五姨娘抱在懷裡,撕心裂肺的嚎啕。
直至現在,她還痛入骨髓般的痛着。
這一切,全怪顧初暖!
”夠了,初暖,你來說,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給你妹妹灌了千日醉? ”
顧初暖冷笑。
一口一個賤人,她要是賤人,那顧老頭子算什麼?
賤父?
雖然鄙夷,顧初暖還是委屈道, ”妹妹說是,那……那便是吧。 ”
顧初蘭胸口一噎,差點氣得心肌梗死,若不是五姨娘死死拉着,只怕她早就暴走了。
”就算是你娘祭日,你也可以多帶幾個下人,深更半夜,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幹嘛? ”
”女兒也想多帶幾個人的,可是……可是五妹妹說,她帶了很多人,我就不用帶了,當時五妹妹說這話的時候,好多人在場的,不信你可以問他們。 ”
三姨娘慵懶的把玩着自己的丹蔻,笑道, ”五小姐確實說過這話,還讓人把秋兒給攔下了。 ”
瞬間。
顧丞相臉色陰沉下來,一雙眸子,幽深無比。
”老爺…… ”
五姨娘的心慌了。
顧丞相卻是勃然大怒, ”你給我住嘴,要不是你平日里把她寵得無法無天,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
小破廟……
千日醉……
顧丞相也不是個傻子,聽到這還不知道顧初蘭她在撒謊。
只是他不想再糾結這個話題了,於是把罪全推到顧初暖的身上。
”全怪你,若不是你執意要去雲清廟給你娘祭拜,也不會發生這件事,以後要祭拜便在家裡。 ”
顧初暖冷眯微眯,背脊挺得筆直,嘴裏噙着一抹微不可聞的諷刺。
”我娘說,她在地下很孤單,當年死的也很慘,她老人家很想上來看看爹,再看看諸位姨娘姐妹們。 ”
”看我們做什麼? ”五姨娘背脊發寒。
”爹前腳娶了娘,後腳就大肆納你們為妾,當然是看看你們過得好不好,恩不恩愛了。 ”
眾人臉色微變。
想到當年顧初暖母親臨死前那雙怨恨的眼晴,心裏起了陣陣雞皮疙瘩。

《神醫王妃嬌且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