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王:到底還有多少異界要征服?
神王:到底還有多少異界要征服? 連載中

神王:到底還有多少異界要征服?

來源:google 作者:腦洞有個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子軒 腦洞有個袋

王子軒,祖神直系血脈,二十多年,才是個典當行的見習櫃員,意外得到祖玄令牌,得到神王創世空間,激發祖血,打開異界傳送門來到末世,殺喪屍,收異獸,小弟無數,賺的盆滿缽滿穿到魔法世界,禁咒無限瞬發,法神甘當小弟,公主投懷送抱,王子軒:祖玄我想歇會兒!祖玄:主人您是神王!王子軒:好了,再給我打開一個傳送門!竟然是修真界!全都愁眉苦臉?看我助你們集體飛升!展開

《神王:到底還有多少異界要征服?》章節試讀:

從祖玄空間里出來,已經是晚上10點了,他的手機提示音不斷響起,拿出來一看,先是一條銀行卡綁定信息,網銀賬戶上顯示一串的0,讓他着實興奮不已。

接下來是杜石斧的電話,我擦興奮過頭了,還欠這傢伙十萬塊呢。

不過要不是他把這玩意兒給自己了,自己也沒有今天這些錢了,趕緊撥回去,杜石斧那尖酸的聲音立馬傳了出來:「王子軒,你小子錢準備的怎麼樣了?我知道你還不起,我給你叔叔打了電話,他說會替你還!你踏馬命真好,爹媽沒了,叔叔還挺疼你!」

王子軒一聽就不幹了:「我艹!杜石斧你個王八蛋,我說了會還你就會還你,你沒事兒騷擾我叔叔幹什麼?你踏馬還敢提我爹媽?你想死是不是?」

他真的氣壞了,父母的車禍離世是他心裏最大的痛,但是叔叔養了他八年,沒讓他受什麼委屈,儘管明知道嬸嬸想要吞了父母的補償款,但他不怪她!

因為他早就把叔叔當成了自己的父親了,聽說杜石斧還騷擾了叔叔,有了想要掐死這老逼登的衝動。

說了幾句狠話,告訴杜石斧明天在典當行等着,他氣鼓鼓的好久沒有睡着。

天亮前眯了會兒,來到祖玄空間,精神瞬間恢復,神清氣爽的往外走,剛走到村子口兒,就看見郭斌那傢伙站在一輛寶藍色蘭博基尼的邊上抽煙,看見他出來趕緊揮手。

「這呢!老弟!你這裡可太不好找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我這車底盤兒低,也踏馬開不進去啊!你現在好歹是億萬富豪了,咱換個地兒行嗎?」他一陣抱怨。

王子軒還納悶兒呢,這一大早的他來這裡幹什麼?

「你來找我有事兒?」王子軒來回走着看着車。

郭斌堆上笑臉兒回答:「沒事兒,就是怕你有事兒,老弟有那麼牛逼的資源,身邊得有個人跟着不是嗎?左右我又沒什麼事兒!給你當個跟班兒的得了!」

王子軒一想自己還真有些不太懂有錢人怎麼過日子,有郭斌這個不拘小節的朋友跟着也挺好,再說有個車幹啥都方便。

上了車,他的手機來了一條短訊,一看是叔叔給他打來了十萬塊,還附帶發了條語音:「子軒啊,有啥事兒記得和叔說,你嬸子的工作我來做!千萬記得啊」這話讓王子一鼻子都酸了。

狗日的杜石斧!

郭斌問王子軒要去哪兒,聽說要去「敢當」典當行立即樂了:「我擦,兄弟你那東西典當行可收不起?有啥好東西你賣我就完了唄!」

聽說王子軒是上那裡去還債,順帶取身份證,他驚的直撇嘴:「哪個廟裡捨得讓你這麼個大佛走,還踏馬扣你身份證,哥哥我也去見識見識!」

到了典當行門口,王子軒先下了車,郭斌一時沒找到車位,只能在禁停區停下,車門還沒開呢,就見不遠處一個女騎警霸氣的一揮手說:「開走!」

這傢伙趕緊回了句:「好咧!」一腳油門兒就竄了。

王子軒等了一會兒,乾脆自己走了進去,二樓辦公室里,杜石斧大馬金刀的坐在大班椅上,斜着眼睛瞅着王子軒:「你小子有錢了?你叔叔真敞亮!」

王子軒不想和他廢話,拿出手機一頓操作,轉了10萬給典當行的賬戶上,財務確定了以後,杜石斧拿出他的身份證,往地上一扔。

王子軒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紅着眼睛指着杜石斧說:「你踏馬摔打誰?你給我撿起來!聽見沒有你給我撿起來!」

看他發火了,其他看熱鬧的人都不笑了,其中有個和王子軒同期的小子想打圓場,趕緊陪笑着過來要撿身份證,被王子軒一把推開他,指着杜石斧厲聲喝道:「你踏馬要是個男人就自己出來解決,敢侮辱我,我踏馬揍你你信不信?」

杜石斧其實嚇了一跳,平時被他訓得像狗一樣的學徒,敢這麼大聲的罵他,認慫是不可能認慫的,壯起膽子走到王子軒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說:「我踏馬就是要侮辱你怎麼的?靠叔叔養着的廢物!」

他不提這茬還好,一提讓王子軒瞬間爆發了:「我去尼瑪的!」

他一拳揍在了杜石斧的臉上,就見那個肥碩的身軀,高高飛起,砸到了身後的博古架,上面一堆貨物被壓的粉碎,幾顆碎牙在空中伴着血水噴出老遠。

一拳打出王子軒也懵了,他沒想到自己的力氣那麼大,現場的人也愣住了,半晌才有人想起上前查看昏過去的杜石斧。

樓下走上來了一個中年人,大腹便便,腦袋上不多的頭髮梳的整整齊齊。

一見杜石斧讓人打昏在地,貨物碎了一地,立馬質問道:「怎麼回事?」

眾人一看老闆到了,趕緊上前解釋,聽到是因為杜石斧扔了王子軒的身份證,才被打暈的,他直接忽略了前員工被侮辱的起因,畢竟開除王子軒並讓他賠償是自己同意的。

老闆轉向王子軒,一臉憤恨的說:「自己做錯了事被開除,賠償有問題嗎?報復傷人還打壞我的東西,你等着**抓你吧!」

說著就要手下員工報警,眾人面面相覷,猶豫着不知道怎麼辦好,老闆剛要發火兒,就聽見樓下傳來一個大嗓門兒:「我擦嚇死我了,到哪都能碰着那母老虎!我說兄弟你辦完事兒了嗎?取個身份證兒而已!」

聲音有點耳熟,老闆趕緊向下看去,就看見郭斌不顧員工的阻攔,要往樓上走。

他是認識郭斌的趕緊迎過去:「郭總!什麼風把您吹到我們小店來了,真是蓬蓽生輝!不勝榮幸啊!」

郭斌一臉懵逼,不認識啊!

看着熱情的伸出手來的老闆他一邊握一邊問:「老哥認識我?你是這裡的老闆?」

老闆趕緊掏出名片遞給郭斌說:「鄙人黃錦容,在市裡開了幾家財務公司,這個典當行也是我的產業,有幸在幾次聚會上見過郭總,奈何地位低微,入不了郭總的圈子,沒想今日郭總能親臨啊!」

這一套一套文縐縐的,整的郭斌很是難受,趕緊問:「哦!黃總啊,我是來找我兄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