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話世界之神魔宇宙
神話世界之神魔宇宙 連載中

神話世界之神魔宇宙

來源:google 作者:草木胡蘿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基爾加丹 奇幻玄幻 草木胡蘿蔔

這是一部神話般的小說,但卻又真實存在着一千年前,一群自稱是『天外天』的修士來到了這顆星球上,他們將整個星球改造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將全人類困住,而且還用盡辦法封鎖了人們的力量,讓普通人根本就無法反抗,只能夠眼睜睜的等死而他們則帶領那些超凡的強者,試圖衝破這個囚籠,拯救他們人類的希望!這就是《神話世界之神魔宇宙》小說的開篇,從一開始的一千年前,到一千年後的末日展開

《神話世界之神魔宇宙》章節試讀:

他的靈魂不再純凈,不再乾淨,他已經不是他,他是惡魔,惡魔的代名詞。

林天逸的意識已經模糊了,他努力的支撐着,他想要告訴那個黑袍男子,他確實不是神農氏的傳人,而是李家的人,是李煜的後人,但是,他說不出口,他的靈魂已經瀕臨消亡了,那個黑袍男子並沒有給林天逸說話的機會,他再次把手伸出去,捏爆了林天逸的靈魂。

而在這個時候,林天逸的身體突然間像是觸電了一樣,他的身體痙攣抽搐了幾下便不動彈了,這時候,那黑袍男子才把手從林天逸的身體里拿了出來,只是這個時候林天逸的身體已經冰涼了,林天逸的靈魂已經被他摧毀了。

那個黑袍男子走過去檢查了一番林天逸的身體,然後搖了搖頭: "哎,這小子的肉體雖然也算是不錯了,可惜他的心境差了點。 "他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 "不管他是不是神農氏的傳人,既然是神農氏的人就應該有神農氏的責任與擔當,你殺了我的兄弟,那麼,你的這條命也就別想要了! "

黑袍男子說著,一拳砸在林天逸的胸膛之上,頓時林天逸就七竅流血,死翹翹了。

這個時候,黑袍男子才把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葉寸心,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長發披散在肩上,臉蛋清秀漂亮,尤其是她身材玲瓏凹凸,肌膚雪白如玉,簡直是美麗極了。

"嗯,不錯,是塊璞玉,可惜你是華夏人,否則老夫還真想留下你! "黑袍男子滿意的摸了摸鬍鬚。

"你想做什麼? "葉寸心緊閉雙眼問道。

"做什麼? "黑袍男子邪魅的笑了起來: "呵呵,當然是**做的事情啊! "

"呸,你不要碰我! "葉寸心怒斥道。

"哈哈,不聽話?那可由不得你! "黑袍男子說罷,抬起腳步向著葉寸心靠近,而他每往前邁出一步,整個地宮都劇烈震動一下,彷彿隨時都會坍塌一樣。

葉寸心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斃,她趕忙從地上爬起來向著通道跑去。

"你跑不掉的,乖乖的獃著吧! "黑袍男子獰笑着說道。

葉寸心聞言停了下來,她憤恨的轉過身,冷冷的瞪視着那個黑袍男子。

"怎麼?還想反抗嗎?呵呵,我可不介意在你死之前先品嘗一下你的味道。 "黑袍男子說道。

"哼,你這個畜牲!你不配提及神農氏! "葉寸心大罵道。

"喲,脾氣還挺倔嘛,你以為你現在還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嗎?呵呵,告訴你,現在的你和普通女孩兒沒啥區別,老子想要你的話,一句話的功夫就可以辦到。 "黑袍男子淫邪的看着葉寸心說道,這一幕要是放到古代的話,他肯定是採花大盜的典範!

葉寸心咬了咬牙,忽然說道: "你不用費勁了,我早就服食過禁藥,你就是把我弄死了,我也是絕不會屈服的! "

"哈哈,那可由不得你! "黑袍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朝着葉寸心走過去,葉寸心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嘿嘿,我勸你還是別做無謂的抵抗了,不過是浪費力氣而已,乖乖的聽話,等我爽夠了,自然會饒你一命的,你看如何? "黑袍男子說著就伸手去抱葉寸心的腰肢,他顯然是誤會了,認為葉寸心是在求饒了。

"你休想! "葉寸心奮力的推開黑袍男子,同時,她的手裡突然多出了一根金針,她毫不猶豫的扎在了自己的脖頸處,然後用力一划,她的鮮血順着傷口噴涌而出。

"你幹什麼?你瘋啦? "黑袍男子驚呼起來。

"呵呵,我說過,我寧願死,也不會委身於你這種骯髒醜陋的東西! "葉寸心慘笑道。

"草泥馬的!老子讓你死! "黑袍男子勃然大怒,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葉寸心的臉上,葉寸心立即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頓時她覺得腦袋暈沉沉的,眼睛也花花的,好像要睜不開了。

黑袍男子一把抓住葉寸心的衣領,厲聲吼道: "你竟然敢用毒刺我?賤女人,我今天非殺了你不可! "

"你......你不得好死! "葉寸心掙扎着說道,但是卻沒有半分力氣。

"嘿嘿,賤女人,這可由不得你,老子要玩你,你就得乖乖的奉陪,哈哈...... "黑袍男子狂笑道,然後伸手就解開了自己的褲帶。

"嗚嗚,救命啊! "葉寸心拼盡全部力量喊了出來。

但是外面沒有絲毫的動靜,顯然是那些武者都進入到地宮深處尋找寶物去了,此刻地宮裡只剩下了黑袍男子跟葉寸心兩個人。

"你就叫吧,越叫我越興奮,哈哈! "黑袍男子大笑着,脫下褲子向著葉寸心撲了過去。

然而就在黑袍男子剛撲到葉寸心面前的時候,一陣轟隆的巨響從地宮的另外一端傳來,地宮的牆壁竟然開始崩裂了。

"媽呀,這...... "黑袍男子嚇壞了,連忙躲到了葉寸心旁邊。

然而,那巨大的響聲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更加猛烈了,地宮開始不斷的顫抖,葉寸心和黑袍男子都摔在了地上。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們倆都要掛了! "黑袍男子急迫的對葉寸心說道,然後伸手拉住了葉寸心的胳膊,準備把她拖過去擋住洞門口。

然而他剛剛拉住葉寸心的胳膊,那股龐大的吸引力就又傳了過來,黑袍男子瞬間鬆開葉寸心跌落在地上,而葉寸心也摔在了他的身旁。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葉寸心歇斯底里的哭泣道,而這個時候那股吸引力已經強大到無法阻擋的地步了,葉寸心只感覺自己的皮膚上傳來一陣**的痛楚,她渾身的皮膚開始龜裂開來,然後一滴一滴的鮮血滲透了她的皮膚。

"啊—— "葉寸心凄厲的尖叫了起來,她知道,她快要完了,她很不甘心,可是,那種痛苦她實在是承受不住了,她想昏迷過去,但是,她發現自己居然連昏厥都做不到了。

"你給我醒過來!醒過來啊! "黑袍男子瘋狂的搖晃着葉寸心的肩膀,可是葉寸心依舊閉着眼睛,任憑他怎麼搖晃都沒有任何作用,此時的葉寸心已經完全失去了生機。

"啊—— "黑袍男子發出一聲悲鳴,他知道,他徹底的毀了!

他一屁股癱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葉寸心那具冰涼的屍體,喃喃自語: "你為什麼要這麼狠心呢?我明明比他優秀千倍萬倍啊,你為什麼偏偏喜歡那個小白臉啊? "

"哈哈...... "黑袍男子突然發出了癲狂的大笑: "你不是喜歡他嗎?我倒要看看你被他糟蹋後他會不會嫌棄你,哈哈...... "

黑袍男子笑的極其猙獰,他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葉寸心的面前,蹲下來看着葉寸心那美麗的容顏,忍不住讚歎道: "哇塞!真是太漂亮了,難怪李雲龍那個王八蛋會那麼痴迷你,哈哈,今晚,本人要享受一番你的美妙胴體嘍...... "

說著黑袍男子的右臂便伸向葉寸心的胸脯,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葉寸心那原本緊閉的雙眸猛地睜開了,她的目光清澈如水,彷彿蘊藏着宇宙中最閃亮的星辰一般。她盯着近在咫尺的黑袍男子,冷聲道: "畜生,你該死! "

"啊?你......你沒有死? "黑袍男子大驚失色,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親眼看見葉寸心已經被那個石棺里的東西吸幹了啊!

"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齷齪卑鄙嗎? "葉寸心說完便猛地彈射起來,揮拳砸向黑袍男子的頭顱。

黑袍男子趕緊舉起手臂格擋,結果葉寸心的拳頭卻是穿過了黑袍男子的手臂打在了他的肚子上,黑袍男子悶哼了一聲,整個人被打的翻滾出去五六米遠,然後趴在地上吐了幾口血。

"媽的,居然沒死!你到底是誰? "黑袍男子捂着自己劇痛的腹部問道。

"我是誰?我是殺你的人,你害死了我的父母和弟妹,今天我要替他們報仇雪恨! "葉寸心憤怒的說著,再次沖向黑袍男子。

這一刻,葉寸心的眼神變了,她變得冰冷無情,她的眼裡充滿了殺意,彷彿地獄裏的惡魔復活了。

"卧槽! "黑袍男子大罵一聲轉身往甬道里跑去,然而葉寸心早已經鎖定了他的位置,追擊上來,一腳踹在他的臀部,將黑袍男子踢得橫飛出去三四米遠。

黑袍男子還沒爬起來,葉寸心便一躍而起跳到了黑袍男子的身邊,左手抓着他的脖頸,右腿高高抬起,對着黑袍男子的腦袋劈了下去。

"不!饒命! "黑袍男子嚇得魂飛魄散,連連求饒。

葉寸心哪肯放過他,一腿劈下,將黑袍男子劈暈了,然後她迅速從包里掏出匕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頓時一股濃郁的鮮紅血液流淌出來,葉寸心趕緊將鮮血塗抹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她的臉頰上開始浮現一層淡淡的粉色,這是她體內的鮮血在沸騰。

隨後,葉寸心咬牙喝到: "師傅教導我,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要你血債血償! "

"噗! "

葉寸心的話音未落,她手裡的刀便狠狠的**了黑袍男子的喉嚨里。

"唔......呃...... "黑袍男子張大了嘴巴,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他瞪大了眼睛,眼珠暴凸着,他不甘的伸出手指着葉寸心,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惜他終究還是咽下了最後一口氣,然後倒在了地上。

葉寸心的臉上布滿了汗水,她的呼吸顯得有點急促,但是她的眼神依舊冷酷,她抽出自己的匕首擦了擦上面沾染的血跡,然後扔掉匕首走到了石棺的跟前。

"爸......媽......弟......妹......我帶你們來找哥哥了,哥哥馬上就能回家了...... "葉寸心輕聲的念叨着,然後跪在了墓碑前磕了一個頭。

"哥哥...... "葉寸心的淚水順着她絕美的臉頰滑落,然後她站起來,撿起那顆金色的晶體放入了自己的衣兜里,然後深深的望了石棺一眼,毅然轉身離去。

然而,就在葉寸心轉身的剎那,原本安靜躺在石棺中的女屍突然動了,她的雙手撐着石棺緩緩的坐了起來,一股強悍的氣息從她身上爆發出來,她的兩隻手猛然握住石棺,然後將它提起來,接着,她將石棺朝着黑袍男子砸了過去。

"砰! "石棺狠狠的砸在黑袍男子的身上,黑袍男子慘嚎了一聲,然後又被巨大的反震力推了出去。

"啊! "葉寸心尖叫着逃出了古墓,然而就在她剛剛離開古墓的那一瞬間,葉寸心感覺自己的腦海中轟的炸響,然後她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接着她的身軀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葉寸心並不是昏死過去,而是她被強烈的眩暈感侵襲,整個人陷入了半昏迷狀態,她只覺得自己好累好累,疲倦的睡了過去,再也沒有清醒過來。

等到葉寸心再度醒來時,外面的雨停了,她看到了天邊露出一絲魚肚白。

"我......這是在哪兒? "葉寸心茫然的環顧四周,她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個山洞。

"奇怪,我記得我是掉進古墓里了啊,怎麼會在這裡? "葉寸心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忽然她想起了那個黑袍男子,她立刻警惕的觀察起四周,很快她便發現這個山洞的確很狹窄,僅容一人通行,她的手電筒已經摔壞了,因此光芒非常暗,她勉強看清楚周圍的景物,這個山洞很長很長,足足有幾百米。

葉寸心站起身來,仔細的聽着四周的聲音,她隱約聽到了流水嘩啦啦的聲音,這讓她疑惑,難道這裡有河流或者其他什麼嗎?她沿着山洞的牆壁慢慢摸索着走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嗯? "就在葉寸心即將走到洞口的時候,她敏銳的發現在山洞的另一側竟然有一處空間,她小心翼翼的移動着腳步向著那個空間靠攏過去。

越是靠近那個空間,葉寸心的心臟便撲通撲通狂跳起來,這個空間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有種詭異莫名的感覺,讓葉寸心渾身毛骨悚然。

葉寸心走到空間門口附近的時候,她屏住呼吸透過縫隙向里看去。

這是一條幽深漆黑的通道,不知通向何方,在黑暗的盡頭是一座宏偉壯麗的宮殿。

"好雄偉的宮殿,難道說這裡是皇帝的寢宮?可是為什麼沒有燈呢? "葉寸心納悶道。

"吱呀! "

就在這時,那宏偉的宮殿里竟然傳來了一聲沉悶的摩擦聲,似乎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移動。葉寸心的心裏升起了一絲危險的預兆,她趕緊轉身準備跑回去。

就在她剛剛邁步的時候,那個空曠的山洞突然發出「嘭」的一聲巨響,接着那座宏偉的宮殿竟然坍塌了!

葉寸心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她根本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那座宮殿完好無損,怎麼突然就坍塌了?難道說裏面的東西突然跑出來了?

葉寸心的目光盯着坍塌的宮殿,這一次,她終於看見了那宮殿廢墟的全貌,在廢墟的上空竟然漂浮着一具棺材!那具棺材呈橢圓形,表面雕龍繪鳳,華貴無比,而且那具棺木竟然懸浮在空中。

葉寸心驚呆了,她喃喃自語道: "這......這是怎麼回事? "

"吱嘎! "棺蓋打開了,裏面飄出了一團陰風,吹拂在葉寸心的身上,葉寸心不由得顫抖起來,那股陰風給她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那陰風中竟然夾雜着一縷若有若無的香味。

"哥哥...... "葉寸心情不自禁的喊道。

"哥哥! "葉寸心又喊了一聲。

"吱嘎! "棺蓋再度合上,一切又恢復如初,除了坍塌的山洞和碎裂的石塊之外,彷彿之前的一切都像是錯覺。

"哥哥...... "葉寸心仍舊在低聲的吶喊,然而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癱軟下來,最後徹底失去意識。

......

葉寸心做了一個夢,她夢見自己的哥哥回來了,還是以前的樣子,穿着黑色的長袍,背對着自己,他的頭頂有兩束火紅色的長髮,那兩束長發隨着他的腳步而搖曳,在他的身後拖拽出了一條長長的影子,影子拉的老長,直接延伸到了葉寸心的腳下。

"哥哥! "葉寸心激動的喊着哥哥的名字向著他跑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葉寸心卻猛地睜開了眼睛。

"啊! "葉寸心驚叫了一聲,她發現自己正坐在床上,而她的右腿則搭在左腿上,她的身子則趴在床邊,她的手臂搭在她的右腿上,她整個人都是蜷縮在床上的,姿勢很是不雅。

葉寸心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發現自己真的不是做夢,她的確是被人救了,救她的人竟然是張雨欣。

"雨欣姐,是你嗎? "葉寸心問道,她看到張雨欣正坐在床邊,正在翻看着一份文件。

張雨欣抬起頭,微笑道: "是我。 "

"你...... "葉寸心剛想說話,卻發現自己嘴巴上纏着紗布,她皺眉說道: "我的嘴怎麼了? "

"沒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