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聖運圖錄
聖運圖錄 連載中

聖運圖錄

來源:google 作者:聖運圖錄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文 李公公

氣運縹緲,聖運悠悠無形氣運化為有形,聖運席捲天地「眾生必將在神國之中獲得新生,在神國之外驚懼顫抖...」展開

《聖運圖錄》章節試讀:

「在大周誰不知道烈玲瓏,烈校尉乃是年輕一輩第一高手!烈校尉行事公正更是在大周廣為流傳!」回答少女問題的同時,矮胖男子也在拍着馬屁,以期增加自己在烈玲瓏心中的好感。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麼便一定知道窺心鏡了,誰是誰非你們不要在這裡爭論,照一照那鏡子自然一清二楚!」

臉上漠然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說話間,烈玲瓏輕輕一擺手,數十名身穿黑色鐵甲氣勢洶洶的士兵,便將周文二人包圍了起來。

數十名鐵甲士兵再加上修為不知深淺的烈玲瓏,周文心中已經做起了最壞的打算。

不遠處的一處小巷子里,一位少女惡狠狠地盯着被黑甲士兵包圍的周文,那表情恨不得吃了周文。

「我的計劃全指着玲瓏姐跟這個死胖子了,現在都被突然出現的小子打亂了。」

越想越是生氣,少女絕美的臉上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銀牙緊咬,便要朝周文走去。

「小姐你不要衝動啊!」一旁丫鬟見此瞬間急了眼,趕緊伸手阻擋。

「你不要攔着我,你難道就能眼睜睜的看着我嫁給撼北王世子嗎?」被阻攔的少女眼神之中滿是兇狠,是真着了急。

「這不也沒有確切消息啊!」

看着少女的樣子,丫鬟也不敢多做阻攔,語氣極快的說道:「再說了,即使傳言是真的,老爺也絕對不會同意的,實在不行,不是還有太子殿下啊!」

「那個獃子?」

提到太子,少女更是氣憤,根本不給丫鬟打扮的少女再多說話的機會,轉身便出了巷子。

聽烈玲瓏說出窺心鏡這三個字,矮胖男子眼中顯出一絲慌亂,趕緊說道:「其實我是撼北王府的呼管家。也是剛隨世子進入受天城,也許是因為我一直待在北域抵抗天狼帝國敏感過頭了,才誤會這位小兄弟了!」

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烈玲瓏一抬手,便準備示意身穿鐵架士兵將周文二人帶走,好像根本沒有聽到這個呼管家的話一樣。

「玲瓏姐姐,好巧啊,在這裡遇到你!」烈玲瓏話到嘴邊還沒開口,一聲好似涓涓泉水般清脆的女聲便傳入眾人耳中。

「在這裡遇到琪兒妹妹你才是好巧,怎麼今天沒有進宮去陪太子讀書嗎?」

看清來人,烈玲瓏漠然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語氣也變得親切了起來。看得出來,突然出現的這位女子同烈玲瓏的關係極好。

聽到陪太子讀書這一句,周文雙眼猛地一縮,表情有些僵硬的將目光放到了來人的身上。

這名女子年紀看起來也就十四五歲的樣子,皮膚雪白的刺眼,同烏黑柔順的長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精緻的瓜子臉上點綴着一雙好似黑珍珠般迷人的雙眸,精巧高挺的瓊鼻,在配上那嬌艷的紅唇,少女小小年紀相貌就已然傾城傾國。

一身合體的青色長裙,緊緊包裹着少女初顯玲瓏婀娜的身體,將曼妙線條展現的同時,卻又顯得異常典雅。只是不知為何,周文看着少女笑眯眯的樣子心中不由的有些發毛。

「玲瓏姐姐這是?」青衣女子不經意的朝周文撇了一眼,隨即一臉好奇的問道。

聽烈玲瓏簡單的說完,青衣女子這才注意到周文二人一樣,尤其是看到周文之後,青衣女子原本笑吟吟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看着低着頭的周文,青衣女子滿是譏諷的說道:「你竟然還在受天城」

「琪兒妹妹認識這少年?」心中好奇,烈玲瓏卻是沒有插話,安靜的當起了自己的旁觀者。

「我在受天城很奇怪?」

半眯着雙眼,周文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顯得從容不迫,只不過嘴中發出的聲音,卻是同先前有明顯的區別。別看周文現在臉上雖然不動聲色,心中卻不禁泛起了嘀咕。

周文怕就怕在少女是看穿了自己的面具從而將自己當成了太子,真要是那樣的話,對於周文來說,情況可就比現在要兇險無數倍了。

「你現在倒是裝起傻來了,前兩天不是還拿着一紙婚約,要挾我父親,將我嫁給你嗎?」

青衣女子話音剛落,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青衣女子是什麼身份?那可是當朝太師獨女,太子青梅竹馬的玩伴,聞幕琪,聞大小姐。

要是聞幕琪同這般窮酸小子有婚約的消息一經傳開,必定轟動整個大周。不管是對於聞太師,還是太子,都會造成不小的衝擊。

「完蛋了,事情鬧大了!」

小跑着從巷子里鑽出來,丫鬟打扮的少女聽到聞幕琪的話直接愣在了半路上。

「小姐啊!小姐!你聰明一世怎就糊塗這一時!當著撼北王府管家的面說出你有婚約在身是堵住了撼北王府的提親。可是一旦事情傳開了,太子會怎麼想,天下人又如何想,難道小姐你就真的嫁給這小子不成?」

「我父親不是已經把一切都給你安排好了嗎?你為何還不離去?」陰沉着臉朝周文走去,聞幕琪聲音之中除了厭惡沒有任何情感。

一連好幾個問句瞬間讓周文回過神來了,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周文一咬牙,雖然不知道這聞幕琪的目的,卻只能博一搏了。

「琪兒小姐不願見我,我可以馬上就走。不過婚約是我父親定下的,我說什麼也不會廢除的!」

捕捉到聞幕琪眼中的不滿,周文繼續說道:「我也不是不講理之人,我現在對天起誓,如果三年之內我不能突破靈體六重,婚約自動廢除,你說如何?」

眼中閃過一絲欣賞,聞幕琪沒想到周文竟然如此的聰慧。先前沒有絲毫交流的二人心有靈犀一樣,配合的完美無缺。

周文承認下來二人有婚約一事已然讓聞幕琪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先前被周文打亂的計劃也都不用再進行下去了。

至於周文真要完成了誓言怎麼辦,聞幕琪根本沒有想過。周文這一句聽在眾人耳中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沒有人當真,明白了前因後果的眾人都覺得周文這是在死撐。

剛才聞幕琪根本沒有仔細觀察周文,現在一看,聞幕琪竟然從周文身上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好!我答應你!」想不出來這莫名的熟悉感覺從何而來的聞幕琪嘴角微微上揚,回答的極為爽快。

心中長呼一口氣,只想着趕緊離開的周文轉身面向一旁若有所思的烈玲瓏,淡然道:「烈校尉,不知我現在能離開了嗎?」

事情發展到現在,烈玲瓏早已沒有了帶周文二人去窺天司的心思。回想着周文那靈體六重的誓言,烈玲瓏看周文的目光反而有了一絲同情。

揮手示意一眾黑甲士兵退下,烈玲瓏柔聲朝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沒有回答烈玲瓏,周文轉身就走,眨眼間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遠遠的從風中好似傳來了周文的喃喃。

「問我名字到是把我難住了,難道大庭廣眾之下,我能說我叫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