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少年的劍
少年的劍 連載中

少年的劍

來源:google 作者:蘇打味盛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雲曦 陸離

一把無名的魔劍,一段恩怨交織的仙道之旅,平凡的少年被一步步推向紛爭!悲劇開場男主如何逆襲?在線等,挺急的!展開

《少年的劍》章節試讀:

「此事看來是告一段落了,現在一路南下,到了玉龍城還能多看幾場。」趙潘對着兩人說道。

「也好,那我們明早便走吧!」

商議好此事,三人便各自休息去了。

雖然明天便要離開,但陸離心中疑慮尚未消除,心中尚存幾分不解,但隨後也不再多想,運轉清心訣便緩緩入睡了。

次日清晨,一名小吏看着冷清的趙府暗暗的咽了咽口水,隨後敲響了趙府的大門,在下人的帶領下進了趙府後院。

看着前面面色獃滯的下人,小吏有些緊張,明明是白天,可這趙府總是處處透着詭異,直到走到一名中年男子面前,小吏趕忙行禮道。

「稟大人,城內所有客棧的外來住客都已經在今早陸續出城了。」

「嗯,知道了!」中年男子揮揮手說道。

那小吏看了看中年人,似有所不忍,便又說道「大人請節哀!一定要多多保重身體啊!」

沒錯,面前的中年男子便是城中百姓稱讚有加的趙縣令趙吏!

可趙府出了兇案以後,趙吏並沒有過多的流露出難過或者悲憤,甚至在捉拿到兇手以後也沒有流露出多餘的情感,官府中的眾人都認為是妻子與女兒的死打擊太大,趙縣令還沒有緩過來。

「行了,我知道,你先下去吧!」面對小吏的安慰,趙吏似乎有些不耐煩,擺了擺手便把他打發下去了。

待到後院冷清下來,趙吏的臉色逐漸獃滯起來,若是自己看的話,可以發現此時趙吏的雙眼呈現鮮血般的紅色,片刻之後,用旁人難以聽清的聲音說道「可以開始了!」

而陸離三人一早便出城了,一路向南前進,到了傍晚時,三人遇到了兩位一樣是從小城離開的中年男子。

因為出了小城有很長的一段山路,所以幾人只能暫時在一間荒廢的寺廟中留宿一晚。不過兩名中年男子倒是熱情,幾人聊天也不會無聊。

「陸小弟,你們在我們後面出的城,有沒有聽說那趙府兇案有什麼進展?」二人在前一天下午便出了城,倒是不清楚兇案已經被破了。

「何止是有進展,那兇案第二天便被破了。」陸離對兩人回道。

「怎麼會?不是說此案異常蹊蹺嗎?怎麼會如此容易?」

面對兩人的疑問,陸離三人倒也不奇怪,將官府的通告告知二人。

「這樣就結案了?,總感覺太草率了吧。」

「而且我兄弟二人都是鄉里的屠戶,刀口上十多年的經驗,宰牲口都沒聽說過幾道口子就能將血放乾的,這人血流盡不得千刀萬剮啊!」

面對二人的疑問,陸離低頭思索,心中疑慮又起「難道官府並沒有找出答案嗎?總感覺我們忽略了什麼,到底是什麼呢?」

「二位是屠戶?」楊羽凡對二人問道。

「對啊小兄弟,我們兄弟二人做了十多年了!」

「看來兩位經驗倒是豐富!」趙潘見兩人性格質樸,便也不拘謹,對二人打趣道。

「小哥說笑了,哪來什麼經驗,只要制住那牲口,刀口利索點捅進去,再劃幾刀不就成了,不過做這行倒是需要幾分蠻力,不然牲口體型要是大一點反抗起來可受不了咯。」說罷,便大笑起來。

陸離聽完一愣,低頭便思索起來。

幾人後面的聊天他並沒有聽進去,而額頭上冷汗卻漸漸冒了出來。

對啊,人慘死時是會反抗的,即便是毫無防備也會有掙扎的跡象,可為什麼那二人卻與平時沒有區別?而且人無辜死去,怨恨會凝聚產生冤魂或者凶魂,可那晚陸離用靈氣入眼查看趙府卻什麼都沒發現,反而冷清得古怪。

「她們的魂被吞了!」陸離嘴角變得發白,答案在心裏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陸小弟可是身體不適?」幾人談笑間見到自己的異樣,都關心的看着陸離。

「啊,沒事,只是想起有東西落在了客棧,恐怕明天得回去拿一下。」

「哦,那倒是可惜了,我還想着我們能有路有個照應呢,看來只能日後有機會再見了!」

楊羽凡和趙潘二人略感驚訝,但有其他人在場便也不多問。隨後幾人隨便聊了一會便各自睡下了。

次日一早,屠戶兄弟二人便起身先走了。

陸離將心中所想說出,趙潘兩人皆是面色發白冷汗直流。

對於能吞人魂魄的存在,要麼是道行高深的妖物和魔道邪修,要麼便是殺傷極大的兇器,但明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三人都是聚氣境,面對這類存在毫無還手之力。

「他應該還沒有發現我們,不然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我們離開。」

「得回去看看,若真的出事能救幾人救幾人」趙潘咽了咽口水,三人畢竟是太華劍宗弟子,內心雖然恐懼,但面對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我用傳音符告知師傅,你們呢?」陸離摸出一道符篆準備告知師父情況。

「本來沒想着會遇到這種情況,沒帶在身上。」

「我也是。」

「看來只能指望我那不靠譜的師傅了!」隨着陸離的施法,符篆漸漸燃燒起來,化為一道金光飄向遠方。

「我們先溜進城吧,救兵應該很快就來了。」說罷,三人便急忙往回趕去。

太華劍宗一共七峰,主要分內外兩門,外門弟子人數眾多,皆在山腰以下修行;內門弟子數量少了許多,在山腰修行;山頂則是各峰長老及親傳居住坐在。

不過陸離所在的青雲峰卻不同,百年之前太華劍宗發生一場惡戰,最後來犯者被誅殺,但青雲峰靈脈卻被生生打碎,慢慢的青雲峰也就成了飼養靈獸所在。

而師傅禹清風說白了就是負責飼養靈獸的,後來陸離與李雲曦被帶回來收養,也就拜了禹清風為師。

而在青雲峰山頂的一座洞府外,一位灰袍老頭抱着一個大酒壺一邊喝一邊說道「雲曦啊,咕嘟咕嘟...趕緊收拾收拾,等會我們...咕嘟咕嘟...提前出發去玉龍城咯!」

「我知道了,少喝點酒!」門內一道溫婉柔和的聲音淡淡的傳出。

「姑娘家家懂什麼?陸離那小子想嘗都沒機會呢。」

「你自己就罷了,千萬別教壞小離!」門內的女子似有些惱怒,向著老頭嬌喝道。

「切,小姑娘就是有了師弟...咕嘟咕嘟...忘了師傅咯!」老頭便是陸離和李雲曦的的師傅禹清風,而門內女子則是陸離師姐李雲曦。

誰能想到對外一向冷艷的「冰雪美人」,在自家青雲峰上卻是這般溫柔的姿態。

由於此次大比距離遙遠,而且玄天劍主也要到場,宗主便與長老幾人一番商議,決定提前前往玉龍城,提前見一見李卓峰,順便也能與其他宗們多交流一番。

恐怕陸離的傳音符要想傳到禹清風手中花費的時間便要更長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