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擾月
擾月 連載中

擾月

來源:google 作者:七星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芸 姬玄

本是秦國宗室的姬玄公子的想法是一襲白袍,一柄仙劍,仗劍走天涯的可是自從遇見了他的上一世,他的命運便開始改寫了在去探尋真相的旅途之中他遇見了紅衣少女姜芸,大和尚鶴慶等人他們將一起揭曉在幾十年前他的上一世保衛周王室的真相展開

《擾月》章節試讀:

姬玄現在極其的鬱悶,只能抱着雙膝看着眼前的篝火,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把自己的兩隻耳朵給堵住,旁邊這丫頭也太吵了喂!

他就是被這丫頭從那片死人堆里給救出來的,這丫頭一身紅衣,戴了個斗笠,還有遮紗,根本就看不清臉。

雖然聲音和身材都很棒,**,聲音又清脆,可也不能一直在這裡嘰嘰歪歪啊!

想我大秦咸陽四公子之首被一個小丫頭片子救了出來,還在這聽她像一個老和尚一樣的話,他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話說,你真的是咸陽四公子之首嗎?可是聽說咸陽四公子之首是一個一點用也沒有的紈絝子弟啊?可是我看你也挺有實力的!」

姜芸慢慢的靠近姬玄,用兩隻手做了個喇叭的模樣,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出來。

少女身上的清香撲面而來,姬玄也忍不住想再聞一聞,可是身為大公子的高傲阻止了他的下一步行動。

「肯定就是如假包換的!你看我是多麼的帥氣逼人啊!」

姬玄一聽,這小丫頭片子竟然懷疑自己不是正兒八經的咸陽城四大少之首,氣的鼻子都歪了,雖說剛才小爺的表現確實拉胯,可也不能這樣吧?

「嘿嘿嘿,你確實是帥,可你確實不像那個姬玄嘛,以前好多人都跟我說那個人長的老丑啦!蒜頭鼻子,像豬一樣!」

姬玄聽的氣的火冒三丈,想刀人的心都有了。

「那你是來幹啥的啊?你是不是殺了人,然後被我救了出來,啊!難道,難道,你想要戒色嗎?」

姜芸一秒入戲,兩隻小手捧着自己的小臉蛋不斷的扭來扭去,已經入了戲,被自己的美貌給迷住了。

「得了,你快拉倒吧!」

姬玄站了起來,背着兩隻手,看着篝火說道:

「明天早上之後咱倆就分道揚鑣吧,畢竟,我要去南荒,那裡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對了,我的那把火銃呢?」

姜芸抬頭看了看他,又低下頭輕輕的說道:

「你的火銃在我後面放着的那個箱子里,還有,你只能拿火銃哦,別的不許拿!」

把小爺當成什麼了?怎麼說也是咸陽四公子之首,怎麼可能拿你的東西呢?

姬玄微笑了一下,就朝着後面的箱子走了過去。

別說,這是姬玄見到的最華麗的小箱子了,用帶有莫名香氣的木頭製成,上面的飾品是用一種叫不上來的寶石做的,壓在箱子上的是一把漂亮的紅色油紙傘。

姬玄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箱子,發現自己的擾月就在第一層,他伸出手慢慢的將它拿了出來,發現它的底下壓了好多好像寫了什麼東西的紙片。

「你這箱子里也沒有什麼啊?剩下的就是一些沒有一點作用的紙片而已。」

「啊!那些不是紙片,你千萬不要動啊!」

不讓動?小爺我從來就沒有什麼東西不敢動!姬玄的好奇心瞬間就被勾引了上來,他調皮的用兩隻手指捏起來一張紙,上面不知道寫了什麼他看不懂的字。

「你看啊,我拿起來了,也沒見它怎麼樣嘛!」

「不要啊!」

姜芸像炸了毛的小貓一樣,直接就撲了過來,可是她的身材太嬌小了,姬玄一隻手擋開了她,又捏了捏這張紙。

「怎麼樣啊?哈哈哈!」

你別再捏了啊!姜芸心裏大叫,可是在外面必須保持**的影響,於是硬生生的將叫聲咽了下去。

嘭!

姬玄的臉瞬間就黑了,那張被他抓在手裡的紙竟然炸了!本來俊俏的臉瞬間就變成了像黑炭一樣,系的一絲不苟的束髮變得凌亂不堪,頭髮也成了雞窩的樣子。

最可憐的是姜芸的可愛小箱子,在那一瞬間就化為烏有了,裏面啥也沒剩,全部都成了飛灰。

「話說,你把我的箱子給毀了,你該知道那些符紙和各種藥水粉末對一個術士的重要性吧?更何況是對於一個正統術士?」

「術士,呵呵,我,我剛才是不知道你是個術士啊!」

姬玄一聽,這還了得,馬上就尷尬的笑笑,在這個世界裏,得罪術士是最可怕的,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術士下一步要幹什麼,各種奇怪的法術可以讓一個比他好好幾級的修士毫無辦法。

姜芸在遮紗下冷笑了一下,兩手抱胸說道:

「不管怎樣,對於一名術士最重要的武器被你給毀了,本來我還想着明天一大早就用霧氣化馬離開呢,結果你害的我不得不用腳在這個本來就不平整的地方走路!你必須把我安全的送出去!」

姬玄輕笑了一聲,帶一個小女生出去難道不是手到擒來嗎?可是轉念又一想自己前幾天的遭遇,又有了一點後怕,這才進來這裡幾天啊,就碰見了那麼可怕的一個東西,趙青山他們用命才讓他逃了出來,可他現在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麼,竟然在這一刻猶豫了。

「難道你不敢?可是一個術士沒有了她的箱子,她根本就走不出這個古怪的林子啊!」

姜芸一看姬玄有一點猶豫,立馬就把頭探了過來,直直的盯着姬玄。

姬玄透過遮紗看到了姜芸閃閃發亮的眼睛,他當然知道術士失去了術士箱到底意味着什麼,他最終還是放不下心來,還是同意了。

「行吧,行吧,咱倆一起走,我把你護送回去。」

「就是,你一個大圓滿六階的高手,如果連這一片小林子都出不去的話,還不如跳水裡去淹死?」

「呃,我六階了?」

姬玄一聽,想來咱這挨了一頓打級別還升了一級?那不就意味着挨一次揍就升一級嗎?那自己豈不是無敵了?

「話說,你又在想什麼美事啊?我看你應該本來就是七階大圓滿巔峰了,然後就自然而然的升級了!不要再自以為是了好不好!」

姜芸當然不會放棄一次可以打擊姬玄的機會,這時候連忙說了出來。

「你看你氣血還不穩,我覺得你還不如七階的呢!」

「可是說到底,你還是需要我來護送你啊!」

「……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