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去往塞壩植樹
去往塞壩植樹 連載中

去往塞壩植樹

來源:google 作者:小烏龜長大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烏龜長大了 都市小說 陳木林

出生於新社會的陳木林沒有經歷過那些年塞罕壩的風沙有機會讓他重回塞罕壩,他勢必要參與這項造福於後人的偉大建設經過專業的培訓和系統的幫忙,陳木林紮根在塞罕壩,用自己的雙手把植樹造林的重擔承擔起來在這裡,你會見證塞罕壩從荒漠到美麗高嶺的轉變,你會見證他們之間的友情、愛情和偉大抱負展開

《去往塞壩植樹》章節試讀:

「雪梅,你想好去哪裡了嗎?」坐在覃雪梅後排的一個男生小聲的問着。

「我想去於局長說的塞罕壩。於局長描述的塞罕壩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雖然現在塞罕壩已經失去了往日的榮光,但是我想我們能讓它重現榮光,你呢,孟月?」覃雪梅沒有理會跟她說話的武延生,而是問起了自己的好閨蜜。

「我也不知道去哪裡,不過雪梅你去哪裡我就跟着你去哪裡。」

「那你的男朋友怎麼辦,你捨得離開他,你跟着我去塞罕壩,你們不是離得更遠嗎?」

「沒事的,雪梅,我和他可以經常寫信,而且又不是一輩子要住在塞罕壩,植樹造林一兩年就能見到成效,而且他畢業之後也要分配到其他地方。」孟月覺得植樹造林一兩年就能有效果,不可能在塞罕壩待太長時間,他的男朋友學的是機械製造專業,到時候塞罕壩建設林場,他們也會有見面的時候。

「雪梅,你去哪,我就去哪,我武延生哪都不去,就跟着雪梅你走。」後排的男生一臉激動地望着覃雪梅,這可是他內定的女朋友,大學追了她三年了,雖然她一直拒絕,但是參加工作之後在一起的時間更多,他不信追不上覃雪梅。而且他武延生只是過去鍍金一段時間,家裡人疏通疏通關係,調回河北還是一句話的事。

動員大會結束後,覃雪梅帶着孟月,武延生跟在他們屁股後面就去報名參加塞罕壩的工作。於正來演講完就帶着陳木林來到了覃秋豐面前。

「這就是老於經常提到的陳木林陳技術員嗎?果然是年輕有為,作為第一個上壩的年輕人,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完成了林業局幾年都沒完成的任務,等塞罕壩林場建立的時候,我會為你進行表彰。」覃秋豐看着眼前的年輕人,沒想到一個京都來的大學生願意到偏僻的塞罕壩去,也是吃驚。

「覃部長客氣了,我的父輩祖輩都來自於塞罕壩,雖然我們現在離開了,但那裡是我們的根,我們怎麼能夠放任不管呢?我這次和於局長來這裡,就是想要找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學跟我們一起上壩,一起建設塞罕壩。」

覃秋豐叫秘書把報名參加塞罕壩工作的人員都聚集在了一起,這次報名的可比電視劇裏面報名的人多,足足有15位。陳木林知道能留下的也沒幾個,況且很多人都是抱着其他想法去的。

送行大會上,覃雪梅看着離自己近在咫尺的覃秋豐,眼淚一個勁的打轉。孟月看着覃雪梅的樣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一旁安慰着。

覃秋豐說了幾句話,勉勵了一下上壩的大學生就離開了。覃雪梅打聽了覃秋豐的住址,想着要離開河北去塞罕壩,還是和覃秋豐相認一下。

覃雪梅來到了覃秋豐家門口,按響了門鈴。

「誰啊?」開門的是一個比覃雪梅年長几歲的女子,「請問你找誰?」

「你好,我是河北林業大學的學生,我來找一下覃部長,請問覃部長在家嗎?」

「他不在,你們這些大學生來這裡是不是想着讓老覃給你們分配到好地方去啊,你們天天來我們家找覃部長,他都不想見你們。」

「不,不是的,我叫覃雪梅,我只是過來感謝一下覃部長……」

「打住,你也姓覃,該不是過來攀關係走後門的吧,覃部長不在家,你要找他自己去林業局。」說著覃部長的愛人就把門關上了,絲毫不給覃雪梅說話的機會,覃雪梅在門關上的那一剎那,聽到一個小孩的聲音,「媽媽,我餓了。」

原來他已經再婚了,他心裏一直都沒有媽媽和我的存在嗎。覃雪梅最後看了一眼自己親生父親的家,離開了。也許自己在他心裏面一點存在感都沒有,覃雪梅收拾了心情,向著招待所走去,離開河北吧,去塞罕壩,那裡以後就是自己的家了。

武延生在送行會結束之後也回了一趟家裡,他本來就是河北本地人,家裡人提前就跟他說了,不管分配到哪裡,只要在那裡待上一段時間,家裡就托關係,把他調回河北當領導。所以武延生對於去不去塞罕壩沒什麼意見,只要他的雪梅去哪裡,他就去哪裡。

孟月的男朋友在她畢業之前就已經分配到其他地方了,孟月趁着離開的時間給她男朋友寫了一封信,也把自己即將去往的地址告訴給了她男朋友。希望她男朋友能夠好好工作,等塞罕壩林場建立的時候,兩個人申請在一起工作。

陳木林這段時間跟着於正來一起,幫助即將上壩的大學生整理東西,短短几天時間,他就和覃雪梅,孟月混熟了。

而遠在塞罕壩的馮程,感覺自己的心裏突然失落落的,難道,我在想陳木林,我在想一個男人?

於正來和陳木林帶着大學生們來到了承德。趁着在承德休息的時間,大家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我叫覃雪梅,西早覃,我來自河北林業大學,我學習的專業是育苗。」

「我叫孟月,孟子的孟,月亮的月,我和雪梅一樣,也是來自河北林業大學,我的專業也是育苗。」

「我叫武延生,我和雪梅來自同一所大學,我的專業是造林,我去塞罕壩是因為雪梅,雪梅是我女朋友,她想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武延生,你別說有的沒的,我不是你女朋友。」覃雪梅對武延生的話已經免疫了,他知道武延生喜歡自己,武延生能跟着自己上壩,她還是很感激的,但是也不代表她就能接受武延生。

聽了武延生的話,大家都一陣打趣。連孟月都說武延生是真心喜歡雪梅的,不然怎麼放着河北的好工作,跟着雪梅來塞罕壩吃苦呢。

「我叫隋志超,我嘛,來自天津,我是天津林業大學的學生,我學的是病蟲害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