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連載中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

來源:google 作者:張點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忻 鍾傾

「是喜歡的女孩,在追」一見傾忻➕一見鍾秦可愛甜豆VS腹黑玫瑰娛樂圈未來影帝VS他的可愛小同桌高考結束的第二天,在鍾傾家門口坐了一夜的秦忻終於等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什麼?被狗仔拍到了?秦忻竊喜,正好省的他再找別人拍【鍾傾只想好好的讀個書,做個普通人,卻沒想到被天降大禮包給砸中——一個過了氣的十八線小明星】【秦忻病好之後只想做條鹹魚,順便再好好立一波自己的人設,就是在他同桌眼裡他好像就是個透明人,他想什麼鍾傾都知道】「從小到大所有人都在告訴我怎麼討好別人,只有她告訴我要對自己好」——秦忻展開

《秦影帝說他缺我這朵小白花》章節試讀:

兩個人一路無言的到了鍾傾家門口。

鍾偉照例坐在門口抽煙,只不過這次門是開着的,因為裏面有個女人也在抽煙。

女人背對着門坐着,與環境格格不入的旗袍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線。

「媽!」

「媽……」

鍾傾和秦忻同時開口,雖然都是在叫媽媽,但是語氣大不相同。

「秦忻,你回來啦。」

女人看見門口的秦忻便小跑過來,還伸手握住了秦忻的手。

秦忻感覺手被抓着十分難受,費力的抽了出來。

那個女人見秦忻把手抽出來了倒也不生氣,依舊重新攀上了秦忻的胳膊。

鍾傾在一旁站着只覺得尷尬,剛想開口打招呼便被女人嘴裏的煙撲了一臉。

鍾傾瞬間感覺整個胃都攪了起來,胸悶的難受,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秦忻見狀便伸手將鍾傾攔到了身後:

「不要在別人家裡抽煙。」

秦忻說話的聲音很大,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便聚集到了女人身上。

下一秒秦忻就拉着還沒來得及打招呼的鐘傾進了客廳。

女人看着秦忻和鍾傾的背影只是訕訕的笑了笑,拿起一張餐巾紙揉滅了本就倒地的煙。

「快來坐。」

在廚房裡的惠玲玲雖然手上忙着,但是也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急慌慌的就往外端菜,來緩解尷尬。

「阿姨好,我叫鍾傾,是秦忻的同桌。」

鍾傾喝了秦忻遞過來的水,轉身和那個女人打了聲招呼。

「你好,我叫秦麗人,是秦忻的媽媽。」

秦麗人對着鍾傾主動伸出了手,她的說話聲音很好聽,軟軟糯糯的。

鍾傾回握住了秦麗人的手。

她覺得秦麗人很特別,很少有長輩在介紹自己的時候會帶上名字,而且還會主動握手。

「開飯了!」

隨着惠玲玲將最後一碗湯端出來,所有人也圍着餐桌坐了下來。

「我們在路上買了個巧克力蛋糕,想着大家可以一起吃。」

秦忻將蛋糕拆開,放到了桌子上。

鍾傾看到蛋糕就想起了剛剛在甜品店裡失態的樣子,臉上不自覺的有些發熱。

「這孩子也太懂事了,實在是惹人喜歡。」

惠玲玲看到秦忻拿出來的蛋糕笑了起來,對着秦麗人就開始誇秦忻。

「哪有哪有,秦忻不過是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所以特地買的。」

秦麗人有意表現出一副母慈子孝的樣子,可她剛想伸手去接秦忻切的第一塊蛋糕,秦忻就把蛋糕放到了鍾傾的面前。

鍾傾感覺到了氣氛中的尷尬,於是主動把蛋糕放到了秦麗人的面前。

「我怕胖,阿姨您喜歡吃就多吃點吧。」

秦麗人尷尬的笑了笑,剛想拿勺子卻看見秦忻把蛋糕又拿了回去。

「不要怕胖,偶爾吃一次沒什麼的。」

鍾傾看着重新回到自己面前的蛋糕難受起來。

這……

李奶奶看着秦忻和秦麗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樣子怕被人看笑話,連忙開口:

「秦忻這孩子是在體諒他媽媽呢,他媽媽這兩天扁桃體發炎,吃這麼膩的東西肯定會難受的。」

李奶奶說著還看了一眼秦麗人,

「你兒子這麼體諒你你可就記着吧,不要再亂吃東西了。」

秦麗人知道李奶奶這是在給她台階下,所以就沒再說話。

而秦忻見自己外婆出言轉圜,再加上本來也無意太過為難秦麗人,所以也就沒有跟着說話了。

這一頓飯實在是吃的大家漫長而又尷尬,結束後李奶奶也一反常態的直接回了家。

只是惠玲玲在收拾完桌子之後發現秦麗人的包落在了沙發上。

不出意外,送包的任務被交到了鍾傾的手中。

鍾傾看着一個停在一樓,一個停在頂樓的電梯嘆了一口氣,轉身往樓梯間的方向走去。

她剛經過樓梯間和電梯之間那兩道防火門時便聽見了秦忻的聲音:

「你怎麼回來了?」

秦忻的聲音中透着不耐煩,鍾傾瞬間緊張起來,她開始後悔不等電梯,選走樓梯了。

她並不想知道秦忻在和誰說什麼,

但她現在可謂是進退兩難,繼續往上走肯定會撞見秦忻,秦忻說話語氣中明顯透露着不耐煩,鍾傾可不想上去撞槍口。

轉身回去又免不了發出聲音,萬一秦忻主動發現她那就更加解釋不清了。

被迫的,她留在原地,放輕了呼吸聲。

「我為什麼不能回來?」

鍾傾下意識捂住了嘴,是秦麗人的聲音。

「這裡是外婆家,你當然有權利回來。但你覺得你花枝招展的坐在樓下鄰居家抽煙很不正常嗎?」

「我不正常?秦忻,你說話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同樣都是做家長,同樣也都是做孩子,你看看鐘傾是怎麼對她父母的,你是怎麼對待我的?」

秦麗人的聲音瞬間拔高,嚇的鐘傾一激靈。

「你好意思和鍾傾他父母比?鍾叔叔因為鍾傾聞不了煙味一直坐在門口抽煙,惠阿姨每天在家裡做好吃的等着鍾傾回來,甚至連傘都記得幫鍾傾在學校里放一把,而我呢?要不是鍾傾今天我就只能淋着大雨回家了。」

鍾傾聽到這裡愣了一下,突然替秦忻感覺到了些心酸。

「人家爸爸能出去工作賺錢,她媽媽當然可以做在家裡享清福的家庭主婦,她能和我比嗎?你爸爸那個沒良心的早就死了,秦忻,你別忘記了,是我這個你嘴裏的不像媽的媽一路把你拉扯大的。」

鍾傾聽到秦麗人的話心有不悅,但一想到秦忻也被揭了傷疤心中的憤怒便更多的變成無法理解。

還未等她衝上去發作秦忻便率先開了口:

「鍾傾的媽媽原來也是事業女性,不比你差,你大可不必這麼看不起她。至於你拉扯我長大,我從小到大賺的錢也應該還清了這份恩情,外婆的房子是我買的,以後你還是少來吧。」

秦忻的話剛說完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便在樓梯間里傳了開來。

「秦忻你真的以為我想回來?要不是你一直不肯簽那個合約我至於跑這麼遠來受你的氣?」

「呵,你確實沒這個必要,我現在還是未成年人,你是監護人可以直接簽合同,反正這種事情你以往都沒少干。」

大概是被秦忻的話給噎住了,秦麗人的語氣開始變得婉轉:

「囡囡啊,你要知道媽媽也是為了你好,我才聽說你接了幾個雜誌的內頁,可你本來是應該站在雜誌封面上的人。媽媽和一個公司老總聯繫上了,肯定能讓你重新火起來的。」

「聯繫?我早就沒戲拍了,你怎麼聯繫上的?還是用哪種方法?」

鍾傾即使沒有看見秦忻的表情也能從語氣里知道秦忻現在有多麼厭惡秦麗人。

長久沒有人再出聲,隨即秦麗人的高跟鞋聲也越來越遠。

只不過鍾傾沒想到的是剛剛還態度堅決的秦忻在秦麗人走之後沒多久就啜泣了起來。

啜泣聲不大不小,正好讓鍾傾聽的心裏發酸。

半晌過去,啜泣聲停止,關門聲響起,鍾傾知道她能出去了。

她逃一般的離開了樓梯間,電梯漸漸接近她所在的樓層,她心裏的漣漪也因為深呼吸漸漸平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