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情鍾神醫甜妻
情鍾神醫甜妻 連載中

情鍾神醫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鳳兮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鳳兮苒 霸道總裁 韓檳禹

她鳳兮苒,有着可愛無害的臉,看似柔弱,卻有着一顆堅毅的心看似對所有事都漠不關心,卻又比誰都熱心真誠,第一次他們見面便在大馬路上,混亂而刺激,面對那疾馳的車流,她毫不畏懼的沖向他有了第一次的驚心動魄,便有了之後的無數次相遇相遇,相識,相知,到相許,讓他發現,她便是一本書,讓他忍不住想要翻開去看裏面的內容,也讓他生出別樣的情緒來只是當她看到他那珍藏已久的寶貝時,鳳希苒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這是哪來的?誰給你的?老婆,你聽我解釋看着那寶物,才發現原來緣分早已註定,誰也逃脫不了展開

《情鍾神醫甜妻》章節試讀:

鳳兮苒看着他們將人放好,拿着剛剛去找的孕婦的保健手冊,然後便立刻也鑽進車裡,看了眼後面的孕婦,又看了看自己的白色連衣裙,這是爸爸和媽媽最後買給她的禮物了,要是弄到血就毀了。
「坐吧,扁鵲,照顧她,其他人上後面的車。」
車裡的男子冷冷了說著,並且伸手拉了她一下。鳳兮苒沒注意他會突然拉自己,一時沒有防備便被他拉倒。
鳳兮苒突然倒下的時候碰到了男子的胸口,男子的肌肉便瞬間收緊了一下,鳳兮苒是醫生,對於人的身體她最熟悉不過,她敢肯定這人肋骨骨折了。
等所有人坐好後,吉普車立刻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開向前方。
鳳兮苒這時拿出孕婦的保健手冊看着,手裡的電話也撥了出去。
「喂,小兮,你就到家了?今天怎麼那麼快?!」
電話才響,便被接了起來,聽到電話里的聲音,鳳兮苒將手機放到耳邊。
「哥,我遇到了一起車禍……」
不等鳳兮苒說完,電話那頭便響起一個緊張而擔憂的聲音。
「小兮,你出了車禍,傷到哪裡了?嚴不嚴重?!」
「哥,出車禍的不是我,我是遇到了車禍,現在你聽我說,我這裡有個孕婦,三十五加一天,初步估計胎盤大面積早剝,所以……」
「我這裡是神經外科,不是婦產科。」
「我知道,不過婦產科不是在你們樓下么,請你把電話給她們當班的醫生,我和她們交流。」
鳳兮苒翻了翻白眼,有些無奈,本來她是想給自己在州婦幼保健院的嫂子打電話的,但是這裡還有個傷員,還是一次性解決的好。
「是了,等會兒。」
鳳兮辰和搭班的醫生說了一聲便拿起電話向樓梯跑去,跑到隔他們兩層樓的產科。
「李主任,你也在啊,我妹妹遇到一個出了車禍的孕婦,向你們說一下情況。」
產科的主任一聽鳳兮辰的話,立刻便拿過電話。
就在鳳兮辰拿着電話下樓的時間裏,叫扁鵲的男人已經將車裡備用的止血劑給孕婦輸上了,並且給她量了血壓。
「喂,小兮,孕婦現在什麼情況?」
聽到這聲音,鳳兮苒立刻將孕婦的情況彙報了一遍。
「孕婦叫黃玉瑩,23歲,G2P0,孕三十五周加一,腹部受到重擊,羊水已破,陰~道流血估計八百毫升,血壓80/50毫米汞柱,孕婦有些嗜睡,血型是O型RH陽性。子宮破裂的可能性不大……」
「行,我立刻通知120指揮中心、手術室還有血庫。」
「好的,我這邊已經輸上液了,還有這裡有個軍官,估計肋骨骨折,肺挫傷了,也請告知一下胸外科。」
一聽鳳兮苒的話,車裡和電話那邊的人都一愣。車裡的人看向鳳兮苒,就連一直閉目養神的傷者都睜開眼睛看着她。
「好,小兮,我立刻上報醫院。」
掛了電話,鳳兮苒才發現自己被人盯着。
「你說誰受傷了?」
與她們一起的兵哥哥立即問道,他們之中誰受傷了,他記得他們都是些皮肉傷啊。
鳳兮苒被他一吼,指了指坐在自己身邊的冰山,然後立刻捂住耳朵。
「隊長,你受傷了,怎麼不告訴我們?」
車內響起比先前更大聲的聲音,幸虧她有先見之明,不然這耳朵怕是減壽三年。
「小傷,沒那麼嚴重。」
冰山男人依舊冷冷的說著,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鳳兮苒再次翻了翻白眼,小聲嘀咕着。
「是小傷,還不嚴重?!才怪。」
為了讓自己耳朵能逃過一劫,更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鳳兮苒在他威脅的目光下點了點頭,反正暫時死不了,他自己都無所謂了,那就算了。
不過貌似要是自己沒有壓倒他,沒有二次損傷還真是不怎麼嚴重,也就肋骨骨折,不過現在么還真的是不好說了。鳳兮苒想到剛剛自己貌似不小心撞到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那個,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鳳兮苒。」
鳳兮苒問完,有些覺得不禮貌,又將自己的名字說了一下,並且伸出右手。
看着眼前嫩白的小手,男子愣了一下,這丫頭也太熱情了些,他只是看到她如此大膽的攔車,短短時間計算好了自己的起跑與衝出來的時間,這丫頭不簡單,所以才會讓她上車。
上了車,看到她乾淨的眼神,身上也沒有刺鼻的化妝品的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最重要的是他不討厭,才好心讓她坐他身邊,不過這丫頭還不錯,也就接觸了自己一下,居然感覺出來了。
「韓檳禹。」
「寒冰雨!?寒了還有冰居然還有雨,怪不得那麼冷冰冰的,就一個大冰山。」
「韓國的韓,檳榔的檳,大禹治水的禹。」
聽到鳳兮苒對自己名字的誤解,韓檳禹立刻解釋着,解釋完了才想起來,自己怎麼就解釋了,還是一個剛見面的小丫頭。
看着自己隊長給鳳兮苒解釋,車裡的三個隊員有瞬間的愣住,車也飄了一下,然後看鳳兮苒的眼神也很不一樣,帶着打量,然後三人對視一眼。
「這丫頭不簡單,居然讓他們這個自傲非凡、冷酷的離雌性生物三米遠的隊長開口上車,貌似還拉了她,而現在居然還解釋了。」
「要對這丫頭客氣些……」
「何止要客氣,必須討好。」
三人交換着只有他們才懂的眼神,看向鳳兮苒的眼神也亮晶晶的,好像看到救世主一樣。
可惜鳳兮苒沒看他們,她已經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針包,將頭髮紮起來,又拿出一隻蠟燭點上。彎腰站在孕婦面前。
「麻煩你幫我拿一下。」
鳳兮苒將蠟燭給那個軍醫,軍醫接過蠟燭,看着鳳兮苒的動作。
鳳兮苒立刻將孕婦的衣服解開,露出隆起的肚子,右手摸着她的手腕,感受着孕婦腕脈,還好,孩子很堅強。
鳳兮苒仔細感受了孕婦的脈象,立刻在孕婦的腹部和手臂扎針,看着她用火烤火銀針之後,在手法熟練的扎進穴位,孕婦的出血量也有所減少,大概十分鐘後,孕婦也悠悠醒了過來。
孕婦醒來之後的第一反應便是摸自己的肚子,因為她已經感覺沒有先前疼得厲害了。
「我的孩子……」
「他很堅強,你也要堅強。」
鳳兮苒給了孕婦一個安撫的笑顏,點了點頭,孕婦自己也感覺出了自己的情況,她感到自己腿間的血少了些,也對這個年輕的小姑娘有了新的認識,心裏也不由得相信了她些,對自己能順利生產也更有了信心。
看到孕婦血流減少並清醒過來,扁鵲有些驚奇,這就是中醫的神奇么?他自認為自己醫術非凡,但是要他在沒有任何藥物的情況下將血止住,他自認為自己還是無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