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連載中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來源:google 作者:喵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越澤 慕憐雪 現代言情

五年前,她被閨蜜算計,失去清白,自毀嗅覺……五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虐渣狠踩白蓮花卻不料想,小包子抱緊男人的大腿,一口一個爹地叫的開心阮棠恨鐵不成鋼,「你爹地的墳頭草都和你一樣高了,不許胡說!」韓逸辰:……展開

《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章節試讀:

「那些人說只要三天之內拿出五十萬,他們就放過你哥哥,不然……」慕楓在電話那邊痛哭失聲,「不然他們就要他的一條胳膊,還要打斷他一條腿,你哥哥他千萬不能當個殘廢啊!」

又是五十萬!

自從慕俊偉知道她嫁給了墨城首富之後,這幾年已經不知道要了多少錢,每次都說最後一次,可哪次不是拿了錢轉身就進**。

全家都覺得她有錢,可他們不知道這些年給慕俊偉填窟窿的錢,都是她上學時省吃儉用攢下來的,早就被他揮霍光了。

從前她沒要墨越澤一分錢,現在更不會開口。

要她上哪弄五十萬?

她還想……給媽媽買一塊體面的墓地。

「我的卡在家裡,密碼是媽媽的生日,要是能取出來就給慕俊偉,我只剩這麼多。」

慕俊偉老早就把她的卡拿出去刷了,裏面根本刷不出錢,不然他才不會讓爸知道他又賭輸了。

正想着,慕俊偉的聲音在話筒里爆呵!

「慕憐雪,別在這兒給我裝可憐,你沒錢了就去管你那個好老公去要,他家那麼有錢,就算多個兩個零他也不會在乎。三天之內我要是拿不到錢成了殘廢,我乾脆直接跟媽去了,到時候看你怎麼和爸媽交代!」

只會用爸媽威脅她!

該死的是,她每次都會妥協。

「你媽媽她生前最寵你哥,她要是知道你哥哥受苦,肯定死不瞑目。」父親的聲音響在耳邊。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只是一句話。

慕憐雪盯着散落在地上的離婚協議,默默掛了電話,撿起協議還到簡默手中。

「回去告訴墨越澤,離婚可以,三天之內,我要一百萬。」

輕顫的聲音帶着一絲哭腔。

簡默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見她重新蜷縮起來,長發凌亂地散落下來完全擋住了臉,便沒再開口,停了幾秒鐘轉身離開。

……

把慕憐雪趕走後,墨越澤在醫院照顧了一天一夜,剛回墨宅休息。

簡默回來的時候,剛好撞上谷瀟瀟。

谷瀟瀟一眼瞄到他手裡拿着的東西,笑着開口,「越澤最近很累,這協議要是簽完了,就不要再拿到他面前了。」

簡默低頭看了眼協議,又看了看谷瀟瀟。

谷家的千金小姐馬上就要成為墨太太,有些話不必避着她。

他如實說出慕憐雪離婚的條件。

「不過是一百萬而已,這張卡拿去給她,讓她儘快簽了協議。這件事不必告訴越澤,免得他煩心……畢竟夫妻一場,還是不要太難看的好。」

簡默看着谷瀟瀟手中的卡,心裏權衡。

依少爺的性格,一定會讓少夫人凈身出戶,但是——

今天見到少夫人着實可憐,她需要這些錢,谷小姐願意用這些錢換墨太太的位子……

「我替她謝謝谷小姐。」

拿到錢,她就沒有理由不簽那份協議。

慕憐雪乾脆地簽下字,她要儘快用剩下的五十萬給媽媽買墓地,不然等到慕俊偉發現她有錢,這五十萬就保不住了。

「對不起,小姐,您的這張卡被凍結了。」

什麼?

慕憐雪神情一怔,幾乎無法相信,墨越澤竟用一張凍結的卡,換她簽下離婚協議。

非要把事情做得那麼絕嗎?!

她拿出手機,想問個清楚。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機械人聲一遍又一遍重複,墨越澤把她所有的聯繫方式都加入了黑名單,她根本沒辦法聯繫到他,他們之間,再無聯繫。

哈……

墨越澤你還真是狠心啊!

慕憐雪接過銀行服務小姐遞過來的卡,笑得眼淚滾落。

婚,離了。

錢,沒了。

媽媽,不在了。

她還能做些什麼?

慕憐雪重新回到停屍房,坐在門口,習慣性的蜷縮起身子。

從前發生的所有事都還歷歷在目。

媽媽最後的夙願,大概是希望爸爸和哥哥能過得好吧!

為了媽媽,為了贖罪……

她打電話給從前兼職認識的朋友,上次她說……賣酒可以賺好多錢。

夜場。

慕憐雪換上總共也沒幾塊布料的兔女郎裝,手裡捧着幾瓶上等的洋酒進入包廂。

「先生,需要酒嗎?我可以給您介紹。」她極力低着頭,卻還是被那些男人一眼相中。

靠她最近的男人抬手將她拉到身邊,猥瑣地捏着她的小手。

她咬着牙忍着沒動,那人卻越發過分,眼見着寬大的手掌就要移上大腿——

「先生,您要不要試試我們店新上的這款洋酒?」她向男人又靠近了幾分,身子靈巧地躲過了男人的手掌。

男人被她的舉動取悅,點點頭讓她開酒。

倒好酒,她獻媚般的將酒杯遞到男人唇邊:「您嘗嘗,要是您覺得好,可不可以多買幾瓶?」

男人從口袋裡拿出支票,迅速在上面畫了幾個零,在她眼前晃了晃。

「坐在哥哥懷裡把這瓶酒喝光,這五萬就是你的了。」說著,他順手將支票塞進她的衣領里。

她身子一僵,條件反射就要將杯子里的酒潑出去,幸好在最後一刻忍住了。

她向男人走近,一點一點坐下身去,以為馬上就要坐在男人身上時,手腕處多了一抹力量,整個人被拉起,撲倒在來人身上。

她慌張地掙扎了兩下發現無濟於事,猛地抬起頭。

墨越澤,他怎麼會在這?

還沒來得及掙脫,墨越澤拉着她的手腕大力將她扯出了包廂,一路到地下停車場。

手一松,她被直接甩在車門上。

嘀——

車子發出警報聲,響徹地下停車場。

後背撞得生疼,慕憐雪蹙起眉頭想掙脫,墨越澤欺身壓下,讓她動彈不得。

「缺男人?還是缺錢?」墨越澤伸進她的衣領,將剛才那張支票掏出來。

待他看見上面的數字後,不屑地「嘖」了一聲,隨手將那張支票撕得七零八碎。

慕憐雪滿眼只剩下那些碎片,那是她好不容易用尊嚴換來的。

「我們兩個已經沒有關係了,你憑什麼撕碎它?你還我……還我!」

她發了瘋似的捶打他的胸口,尖叫出聲,轉瞬又失去了所有力氣,身子直直向下墜去。

墨越澤下意識的摟住她的身子,才發現她好像比從前更瘦了,像個紙片人。

才離開他幾天,至於活成這副德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