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妻歸來後,帝國盲少帶崽找上門
前妻歸來後,帝國盲少帶崽找上門 連載中

前妻歸來後,帝國盲少帶崽找上門

來源:google 作者:北藏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承寅 現代言情 舒顏心

【追夫火葬場+雙寶+大佬馬甲+娛樂圈,病嬌深情大總裁X美艷酷颯女王大人】京城第一豪門,喻氏集團總裁喻承寅瞎了禍不單行,只給他留下了離婚證的妻子,帶着剛滿月的女兒跑了他一個人帶著兒子,當了五年的單親爸爸,也成了權貴圈內的笑話五年後,前妻歸來,對復明的他展開了猛烈攻勢,開始了追夫火葬場表面上的喻總冷冰冰——「滾開!別碰我!」「復婚?你也配和我談?!」後來,陰鬱偏執的男人將她禁錮在懷裡,雙目充血,如惡魔低語般命令她一遍遍地重複:「說你愛我」「說你只愛我」「說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倆萌寶躲在角落嚇得嚎啕大哭,眼淚汪汪地爭寵:「媽…媽咪也愛我們的……」展開

《前妻歸來後,帝國盲少帶崽找上門》章節試讀:

聲線顫抖,輕如蚊訥,喻承寅腳步驟然頓住,只片刻便加快了步伐,再未停留。

舒顏心慌亂地跟上去,一路小跑卻還是沒跟上喻承寅。

她坐電梯到達頂樓後,卻被林特助攔在了大門外。

走廊盡頭的門被摔出巨響,接着是一長串器物碎地的聲響,震遍整個長廊。

林特助:「少夫……舒小姐,喻總交代不準人打擾。」

舒顏心苦笑,「好,我知道,我不打擾。」

屋內的碎裂聲無休無止,印證着男人的暴怒無遺。

舒顏心的心就像那一地的器物,碎了萬瓣,她焦急道:「他這樣會出事的!」

「這是你我無法控制的。」林特助勸她:「舒小姐請回吧。」

舒顏心無意識地往回走,全身的力氣被悉數抽空,靠着牆邊一寸寸地滑落。

她沒想到今天會遇到喻承寅,她緊緊地拽着胸前的衣物,感覺心絞在了一起,劇痛難忍,無法呼吸。

昨晚聽到見面地點定在喻景時就該改了,而不是抱有僥倖心理。

毫無防備,措手不及。

她原本想把糟心事處理完,在臨走前遠遠地看一眼就好,再帶着女兒回來,找回他。

喻承寅那麼孤傲的一個人,怎麼會只給她幾天的時間。

她想,她應該制定一個嚴密的計劃,就像當初喻承寅追她一樣。

可五年過去了,這個男人強大到眾人矚目,萬人敬仰。

而她踏着的每一寸土地都獨屬於他的王國,她根本逃脫不得,她一直都知道。

喻承寅在總統套房內一直待到深夜。

屋內漆黑一片,直到喻夫人一個電話催過來,他才起身走。

深秋降溫快,大風將男人額前的碎發吹起,臉色更顯蒼白。

整個人像是從地獄裏歸來,周身籠罩着旁人無法靠近的陰鬱之氣。

直到走到車前,喻承寅才看到抱膝蹲在駕駛室旁的女人,全身隱在陰影處,瑟縮着。

舒顏心在看到他之後,眼眸霎那間清亮起來。

藉由着燈光,喻承寅清晰地看到她臉上早已乾涸的淚痕,此時惹人憐愛的模樣和在餐廳時的傲氣自得判若兩人。

這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樣子演給誰看?

喻承寅緊緊地盯着她,心又在抽痛起來,晚上的那一眼早已到達了他的承受極限。

舒顏心站起身,輕聲喚她:「阿寅……」

喻承寅垂在身側的手指緊握成拳,一開口沙啞到了極點:「舒小姐這是在幹什麼?」

「我在等你。」

幾乎是瞬間,喻承寅無法自抑的怒火便瘋狂地叫囂着,像是被人戳到了痛處,他緊咬着牙,聲音仿若地獄的修羅。

「等我?舒小姐也配說等?你知道等人是什麼滋味嗎?況且,喻某可擔待不起一個等字。」

舒顏心低下頭,眸中的光瞬間湮滅,抿着唇一言不發。

喻承寅瞭然一笑,「舒小姐是來問責的吧,我給你未婚夫當眾難堪。」

他笑中帶着嘲諷,以及自己都尚未察覺到的苦澀:「但是抱歉,喻某沒有接待前妻和她未婚夫的喜好,還請舒小姐見諒。」

舒顏心詫然抬頭,只慌亂道:「不是,他不是,我……」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喻承寅,儘管光線微弱,但她依然清晰地從他的眼睛裏看到了自己,「阿寅……你的眼睛……」

「是,我的眼睛能看到了,很失望吧?如果知道我的眼睛好了會看到你,我寧願它永遠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