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你若盛開花自來
你若盛開花自來 連載中

你若盛開花自來

來源:google 作者:咸移仁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馥儀 楚鈞墨 霸道總裁

當楚鈞墨將她的傷口撕扯得鮮血淋漓,厲馥儀就知道自己該為十八歲時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她因他走向光明,也因他墮入永夜這一場戰役沒有贏家,有的只是兩個人的萬劫不復展開

《你若盛開花自來》章節試讀:

差點就割到腕動脈?
厲馥儀轉過臉,木然的看着自己正在被縫合的地方。
真是可惜,離腕動脈就差兩厘米。
她抬眼看向四周,短短一瞬周遭的景物在她眼裡變得黯淡無光。瞥見不遠處一把泛着銀光的手術刀,她好想把它放在手腕上,狠狠划過!
鮮紅的血流出來,一定能衝破那些討厭的灰色……
腦海里,有一個陌生的聲音瘋狂叫囂着,「割下去!割下去!」
厲馥儀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動了動,卻在下一刻因為肚子里的動靜怔住了。
瞬間,她渾身冒出冷汗。時隔幾年,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又來了!這種不由自主站在懸崖邊,被誘惑着跳下去,一了百了的感覺,
不行,現在她不是一個人,她還有兩個孩子……剛冒出頭的異樣感覺被她硬生生強壓了下去。
她不能再走回當年的噩夢,不能再被陌生的情緒所帶動!
小醫生動作熟練迅速的縫合好傷口,再輕柔的包紮完畢,「三天後來換一次葯,五天後過來拆線,拆線後一周才能碰水。」
厲馥儀回過神,扯起一絲笑意,誇道:「都不怎麼痛就結束了,不愧是學霸。」
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看着她踩在冰涼大理石地板上灰濛濛的小腳,猶豫了下還是開口說道:「我、我有拖鞋,新買的還沒穿過的,給你吧。雖然是夏天了,但晚上還是有點涼。」
一個陌生人都注意到了,楚鈞墨卻……
他不是沒看到,而是毫不在意吧。
厲馥儀縮了縮腳,朝他露出今天第一絲真心的笑意,「謝謝你。」
從抽屜拿出還帶着包裝的拖鞋,小醫生手裡還多了一包濕紙巾,他並不認識厲馥儀,只是直覺這樣的女孩,任何臟污都不該跟她沾邊。
似是鼓足勇氣,蹲下身輕輕抬起她的腳踝,見她沒有反感的意思,這個大男孩耳根慢慢浮現一抹青澀靦腆的紅。
「你的水腫不嚴重,每晚入睡前,多按摩下肢,有助於消腫。還有就是多吃清淡、低鹽的食物,多吃雞蛋和魚補充蛋白質……」
厲馥儀怔怔的看着面前為自己擦着腳上塵土的男孩,眼前浮現出楚鈞墨為自己按摩的樣子。那時候自己因為睡姿錯誤導致血液不暢,半夜腿腳抽筋睡不着,他沒有一點不耐,馬上為她按摩,還下廚做吃的喂到她嘴邊,一天五餐至少有兩餐是他親手做的……
她還跟爸爸「抱怨」鈞墨管太多,爸爸就說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自嘲的笑笑,才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只是天真的以為,今後還會有很多這樣的幸福……
估算着傷口處理完了,等了半天卻還不見厲馥儀出來,楚鈞墨擰着眉推門,卻看到醫生半跪在地上給她擦腳!
更扎眼的是,厲馥儀嘴角帶笑、眼神溫柔的看着別的男人!
「我竟不知道,什麼時候醫院還多了給病患擦腳的服務?」倚在門邊,楚鈞墨薄唇輕抿,墨色雙眸里暈染着不自知的醋意。
冷怒的質問讓厲馥儀瞬間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忙把腳從小醫生手中抽回來,穿上拖鞋。
楚鈞墨看到她腳上的男式拖鞋,心頭燃起一簇無名火。才這麼一會兒,厲馥儀居然就勾搭上醫生,又是擦腳又是送鞋,他還真是小看了她!
厲馥儀不敢看他,埋頭走到他身邊,喏喏的說道:「我好了,可以走了。」
楚鈞墨垂眸,卻只看到她的頭頂。怎麼,這就心虛了?
「厲馥儀。」
這是他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叫她。
厲馥儀微微苦笑,都什麼時候了,她還在意這個,是不是賤?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找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