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連載中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來源:google 作者:呆a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郁 陸清桉

十年前,蘇郁被綁架失蹤,音樂圈少了一個青年鋼琴演奏家十年後,蘇郁在執行任務中,意外看到了個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氣但美男的脾氣有點冷,嘴巴有點毒搭訕失敗,犯賤不成,就算攜手解救被挾持的人質,也要被他「誇」是個憨批她想:這個福氣,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頂頭上司蘇郁:......夭壽哇!陸清桉:閉嘴!蘇郁(慫兮兮):好的呢!陸清桉:叫老公!蘇郁:那我還是閉嘴吧陸清桉:.......離奇慘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間沒有第二人進入的跡象塵封數年的老舊棺材裏,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敗巨人觀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漢,胃部竟然殘留着自己的身體組織......所有案件撲朔迷離,抽絲剝繭中,十年前那起連環綁架殺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處詭異烙印的秘密,逐漸浮出水面最後一個受害者,蘇郁,坐在審訊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掛着淺笑,「我殺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風明月,更有家國天下,還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隊長vs沙雕賤萌女刑警食用須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這是一篇披着懸疑文的小甜餅展開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章節試讀:

拳打腳踢像雨點似的落在身上,疼痛傳遍了四肢百骸,蘇郁捂着肚子趴在地上蜷縮着,纖細單薄的身體顫抖着,腹部滲出的鮮紅色不斷擴散。

像是一幅美麗妖艷的畫。

漆黑的槍口對準脆弱的腹部,居高臨下看着她的男人冷笑着,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砰!」

「就憑你?隻身一人也想逞英雄解救這些人渣?什麼**?什麼公道?所謂正義難道就是為了保護這群垃圾!」

「你們自詡正義之輩,號稱命案必破,但為什麼不為我女兒昭雪?!為什麼讓她含恨而終!」

方宇歇斯底里的質問着,快步上前一把薅住她的頭髮迫使人把頭抬起來,舉着照片的手都在顫抖着,「我的女兒年輕漂亮,苦練拉丁十年。」

「就因為一場比賽的視頻被發佈到網絡上,被這些鍵盤俠抨擊詆毀!被他們造謠污衊成**!最終承受不住流言蜚語跳樓自盡!」

視線里,照片上的女孩笑容明媚,看上去僅僅十幾歲的模樣,蘇郁強忍着疼的想要打滾兒的念頭,在心裏默默問候着他的祖宗十八代。

鍵盤俠惹你,你去揍鍵盤俠啊!

中年人不講武德呢怎麼?!

眉頭緊皺着,目光打量着周圍偌大的空間,餘光最終停留在不遠處,被黑衣人緊緊看守的人質身上。

剛才從天而降的太突然,根本沒時間搞清楚情況。

綁匪這次的行動完全是報復社會,他們手裡有槍,目測十人左右,人質的數量也在五人以上,全部聚集在三樓位置,而且......

空蕩的廠房半空中,他們的頭頂上,懸掛着一顆搖搖晃晃的炸彈,僅僅用一根繩子固定着。

彷彿下一秒,它就會掉落。

女人的面色慘白,嘴角掛着蜿蜒流下的血跡,顯得整個人脆弱又妖媚,黑漆漆的眼睛靜靜看着,聲音虛弱,「他們發佈不良言論,誹謗詆毀,法律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儘快收手,你女兒也不想讓你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呸!」用力把人丟到地上,方宇小心翼翼把照片上的灰塵拂去,目光里寫滿了珍視,掏出引爆器大笑起來,「他們說我女兒下流低俗!說她穿着暴露!」

「舞蹈動作妖艷,以後也會是風流浪蕩的人!躲在網絡背後披着馬甲,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批判所有人!」

胸膛上下起伏着,怒火在眼裡燃燒,方宇的聲音抬高,質問着,「我女兒自殺,就因為他們不負責任的言論!難道他們不算是故意殺人嗎?不應該以命抵命嗎?」

「你為什麼要保護他們?!你根本沒有見識過骯髒的人性!」

蘇郁皺着眉,眼眸暗了下去。

「不過我很敬佩你,我的秘密基地這麼隱蔽,還是讓你找到了,」方宇眼眶泛紅,喃喃着,「既然你們這麼厲害,為什麼不能救我的女兒......」

視線在女人姣好的面容上停頓幾瞬,突然問道,「你叫蘇郁?」

「誒,你爺爺在此。」

方宇:「......」好一個大膽的**。

蘇郁:「.......」一不小心暴露沙雕人設了腫么辦?!

在線等,挺急的。

「啪!」

一聲清脆的匕首落地聲響起,男聲很冷,「你們誰能殺了這個**,我就放誰走。」

蘇郁感覺,這個綁匪絕對是在小心眼的報復她。

角落裡的男女互相對視着,每個人面上表情各異,藏在最裏面的小女孩張大了嘴巴準備呼救,卻被媽媽捂住嘴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終於,一個男人顫抖着唇緩步上前,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緩慢走上前,撿起匕首。

看向地上女人的眼神,由一開始看救世主的希冀變得陰狠惡毒,「對,對不起.......」

「反正你中彈了,也活不了......我,我想活下去......」

方宇露出一個「本該如此」的笑。

男人越走越近,蘇郁看着他手裡寒光凜凜的匕首,紅唇上揚,平靜的眼眸中暗光划過。

匕首被高高舉起,用力揮下!

「啊!」

伴隨着男人給自己鼓勁的大喊,千鈞一髮之際,躺在地上的纖細身影突然起身,身影矯健的猶如鬼魅,閃身躲開匕首,輕飄飄一個掃腿——

男人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這就是傷害友軍的代價!

擺出防禦姿勢,蘇郁臉上不見絲毫虛弱,彷彿瞬間滿血復活,眼裡只剩下男人手中的引爆器。

俗話說得好,擒賊先擒王,做人你別狂。

百因必有果,你的報應,就是我。

快步上前,速度極快,趁着他還沒回過神的時候,一個高抬腿毫不留情的踢過去!

方宇防禦不及,手腕處傳來強烈的疼痛,引爆器瞬間脫手,自由落體般朝着地面掉落!

眼疾手快的迅速接過,蘇郁嘴角的笑容還沒來得及勾起,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破空聲,條件反射的後退。

黑衣人的拳頭擦着她的頭髮快速掠過!

好險!

幸好她腦袋不怎麼大哈!

蘇郁睚眥必報,眼神一凜,手臂迅速彎曲,藉著強大的慣性力量,快速扼住黑衣人的脖頸,朝着他的反方向用力!

「喀嚓。」

骨頭分離的清脆聲音響起。

果斷閃身彎腰,黑漆漆的大坨東西在眼前閃過,蘇郁一不做二不休,禁錮住黑衣人的手臂,腰部用力,利落的彎腰扣肩!

一個漂亮的過肩摔!

堪比動作大片的情景讓人質們都看傻了,蜷縮在小小的角落裡,年輕男人眼眸中倒映着女人頑強抵抗的模樣,握緊拳頭下定決心,「上啊!一個小姑娘都能和壞人反抗。」

「我們這麼多男人,怕什麼?!」

其餘人蠢蠢欲動。

就像是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方宇舉起手裡的槍對着角落射擊,聲音陰狠,「不許動!不然......」

聲音落下的下一秒,腹部突然傳來劇痛。

「壞人死於話多。」男人揍她的每一下都被蘇郁在心裏用小本本記下,不留餘力的勾拳朝着他臉上呼,根本不客氣。

她攻擊的角度刁鑽,專門挑隱蔽極痛的位置下手,方宇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劇烈的疼痛讓他的頭腦清明。

混亂中,整個人在地面上不斷翻滾着,嘴角揚起殘忍的笑,舉起手裡的槍!

黑衣人看準機會,上前糾纏住準備躲避的女人!

「砰!」

子彈結結實實的打在腹部,蘇郁手上的力氣瞬間消失,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下,五官都緊緊皺在一起。

卧槽!好疼啊!

引爆器掉落在地上。

余光中高高舉起的黑漆漆槍口對準了她,蘇郁咽下嘴巴里的腥甜,不得不快速朝着引爆器反方向翻滾。

接二連三的子彈射擊在地面上,迸濺起不少灰塵。

方宇眼睛血紅,寫滿了絕望的瘋狂,伸長了胳膊企圖撿起引爆器!

一起死吧!一起給他的女兒陪葬吧!

察覺到他的意圖,蘇郁反應極快,不顧危險朝着黑衣人的位置撲過去,手捉住他舉槍的手腕向天花板上抬起!

膝蓋彎曲,重重砸在他柔軟的腹部!

順利搶奪手槍的動作彷彿就在一瞬間發生,雙手不受控制的顫抖着,對準移動的男人,扣動扳機!

子彈結結實實射中地面!

卧槽?

射偏了?!